万书网 > 异瞳临世:穆少之霸宠甜妻 > 第093章:彻底无视,甩一巴掌

第093章:彻底无视,甩一巴掌

        “啥?”

        “不许装傻。”

        “哪哪有。”顾?莹摸了摸自己这一头的短发,觉得她貌似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玛蛋,没个两三年时间,她这头发真能长到齐腰?

        “莹莹,我等着。”

        对上穆其琛漆黑精亮的凤眸,顾?莹脸又红了,她糯糯的道:“我好饿好饿,我要吃饭。”

        “想吃什么?”

        “什么都可以,只要是你做的。”说起来顾?莹的嘴巴是非常挑剔的,不好吃的绝对不吃,宁可就是饿肚子也坚决不会吃。

        但谁叫她命好,不但拥有鬼瞳空间还有一个兑换系统,谁缺吃的她都不会缺。

        哪怕就是她在圣西尔亚最艰难的那三个月,在吃食上面她都没受过什么委屈。

        要是别人做的不合胃口,顾?莹能直接不吃,但穆其琛又不是别人,只要是这个男人做的,就算再怎么不好吃,她也能吃得下去。

        更何况有了昨晚的那顿晚饭作为参考,她家其琛哥哥做饭的手艺简直不要太好,简直完美符合她这个吃货小女人心中对未来另一半在厨艺方面的所有幻想。

        “准备的中式早餐,想吃西式的话下次我会准备。”

        “嗯嗯,我喜欢中式的,不管我在国外呆多长时间,我的胃口不会变,心意就更不会变的。”

        “走吧,我们去吃饭。”聪明如他哪里会听不出顾?莹话里的言外之意,一时间只觉曾经他所有的等待与守候都圆满了。

        任由自己的小手被穆其琛温暖的大手包裹在他的手心里,顾?莹乖乖跟着他走,鼻翼间传来的食物香气不禁让她肚子更饿了。

        “哇,好丰盛的早餐,竟然全都是我喜欢的。”说话间顾?莹已经挣脱开穆其琛牵着她的手,此时此刻眼里只剩下美食。

        见此情景,穆其琛嘴角抽了抽,他的魅力已经沦落到连食物都比不上的地步了吗?

        “唔,简直太好吃了,要是以后能每天都吃到的话,那就太幸福了。”

        “吃慢点,没人跟你抢,小心被噎到。”

        “嗯嗯,我我知道。”

        “来,喝口粥。”

        “其琛哥哥别只顾着我,你也快吃。”说着顾?莹就给穆其琛夹了一个煎饼,又夹了一个包子,还给塞了好几个煎饺。

        垂眸看着碗里夹满的东西,穆其琛勾唇浅笑,声音都不自觉的又柔和了几分,“只要以后有时间,我都亲自给你做早饭。”

        他是一个军人,他无法时时刻刻都陪在她的身边,更加无法承诺每天都给顾?莹做早餐。

        但只要有他在家的日子,那么他就愿意每天做她喜欢吃的东西给她吃,尽他所能的宠着她。

        “其琛哥哥你真好。”顾?莹眨了眨眼,隐去眼中的泪意,她又毫不顾忌形象的塞了两个煎饺在嘴巴里,一边咀嚼一边笑了。

        那漂亮的眼睛在那一刻笑得弯如月牙,穆其琛只看到她笑得开心,却忽略了她那一瞬的异样。

        一顿甜蜜温馨的早饭吃完,时间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

        顾?莹昨晚虽说是睡得比较晚,但按照她的生物钟来算,即便就是凌晨三四点钟入睡,早上五点半也会准时的清醒过来。

        可呆在穆其琛身边的她,整个人仿佛彻底放飞自我了,直接一觉就睡到了早上九点。

        现在一看手表,啧,时针已经快要走向十点半。

        “莹莹,我先送你回大院。”

        “好。”

        “有事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

        “......”

        原本安静听穆其琛交待的顾?莹突然没听到声儿了,她一抬头就对穆其琛漆黑的双眸,抿了抿粉嫩的唇瓣软糯的撒娇道:“其琛哥哥我会想你的,你也要想我。”

        一听这话,穆其琛立马就不觉得憋闷了。

        尤其想到他还要去处理跟周芳芳之间的流言事件,便是再不舍也只能先将顾?莹送离他的视线。

        罢罢罢,既然小丫头人都已经回来了,那就不愁见不到她的人。

        于是,某男人就很傲娇的点了点头,“嗯。”

        顾?莹闷笑在心,不打算戳破她家其琛哥哥的那颗幼稚少男心。

        自己家的男人,当然得自己宠啊!

        “喂。”

        副驾驶座上,顾?莹只看到她家其琛哥哥接了一个电话,也不知电话另一端的人说了什么,就见穆其琛的脸色越来越黑,简直都能滴得出墨水了。

        啧啧啧...她怎么觉得有人貌似要倒霉!

        咦,她怎么就那么幸灾乐祸呢?

        “好,我知道了。”沉着脸将电话给挂断,穆其琛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家小丫头才好。

        他的莹莹为了第一时间见到他,昨天就回了国却没有先回自己家,甚至就连顾叔都还不知道莹莹已经回来了,原本因流言事件越闹越大,上面让他‘休假’他心里还忒不痛快,谁知上天却给了他一个更大的惊喜。

        原本还以为‘休假’期间他可以天天都陪在顾?莹的身边,跟她拥有更多的相处时间,哪里知道会突然接了那样一个电话。

        尼玛的,这简直就没法儿愉快的玩耍了。

        尤其是一想到他才说了要送顾?莹回家,结果他们从四合院出来都不到半个小时,他就不得不丢下顾?莹一个人离开。

        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谁TM能体会得到穆其琛此时此刻心里的这种要操蛋了的恶劣心情。

        以前顾?莹不喜欢他,不待见他,恨不得他有多远就离她有多远,不管他是出任务也好,临时有事要丢下她一个人都好,他若是要出任务离开什么的,顾?莹哪里会伤心难过,她只会恨不得跳起来放鞭炮以示庆祝他离她远点了。

        但现在他喜欢顾?莹,顾?莹也喜欢他,他们彼此心悦彼此,就在之前他们还甜甜蜜蜜说着话,下一刻就要让他离开,别说顾?莹心里会怎么想,单单就是穆其琛自己都接受不了。

        以前面对这样的情况,穆其琛感触还不深,但如今面对这种情况,穆其琛第一次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奈。

        那是作为一名军人的无奈。

        可他偏偏就是个军人,而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拒绝不了,他也不能拒绝。

        如此,穆其琛对顾?莹只会感到越发的心疼与愧疚。

        “怎么了其琛哥哥?”顾?莹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猜测,不过她不打算多问也不打算插嘴。

        不论是流言事件还是其他的事情,既然穆其琛不愿让她知晓,那她即便知道也会装作不知道。

        左右以穆其琛待她的心,是不会伤害她的,那么对于他的一些善意的谎言或者是隐瞒,顾?莹是可以做到不去计较的。

        “莹莹我......”

        “虽然其琛哥哥现在是在休假中,但既然已经接到了任务电话,其琛哥哥就不要担心我,去做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好。”

        咳咳...如果可以顾?莹当然不想这么快跟穆其琛分开,但在穆其琛的眼皮子底下,她又不能搞小动作,不然会很容易被发现。

        天知道在穆其琛问她怎么只有一个行李箱的时候,她想都没想直接就对他说,她其他的行李全都办了航空托运,要今天下午才会送到。

        其实航空托运什么的都是假的,她要带给家人的礼物,特么全都收在她的空间里。

        在回家的这一路上,顾?莹原本还在心里琢磨着,她要找个什么借口离开片刻去安排安排她的‘行李’。

        不曾想瞌睡来了送枕头,穆其琛不用她找借口就要先离开一步。

        话说这个消息对顾?莹而言,简直就是喜忧参半的好不好?

        喜的是穆其琛走了,就便于她想怎么操作就操作,丝毫不用担心自己的小秘密会暴露。

        忧的是穆其琛这都还没走呢,她就已经开始想念他。

        果然人就是不能惯着的,在国外的时候天天见不着她也没怎么着,这回国之后一刻见不到她就想得慌。

        “况且我又不是小孩子,下车后直接打个车就能回家。”顾?莹瞧得出穆其琛的自责跟不舍,又哪里舍得他为难皱眉,小手顺势就轻抚了过去,“要是其琛哥哥舍不得我的话,那就快速又要不失小心谨慎的完成任务,这样你就可以早点回来看我了。”

        “莹莹,我只是觉得抱歉,说好要送你回家的。”穆其琛感动于顾?莹的体贴与理解,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带了些许淡淡的失落。

        当他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不禁嘴角一抽,特么他是有受虐倾向还是怎么的?

        好不容易莹莹对他好了,万事体贴他了,他怎么还希望莹莹不懂事跟他闹这是个什么梗。

        他这是疯了不成?

        “咳...我其实只是很失落不能跟莹莹一起回大院,虽然现在马上就要离开,但最迟明天上午我就能回来。”

        “呼——”

        闻言,顾?莹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整个儿一副松了口气的俏模样。

        “会不会说话了,以后你要说话再喘这么大儿气,看我不收拾你。”

        “谢谢你莹莹。”

        “什么?”顾?莹一脸的懵,她做什么了需要他说谢谢。

        “没什么。”穆其琛摇了摇头,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沉着脸道:“抱歉莹莹,现在只能让你坐出租回家了。”

        “没关系,我又丢不了,你也不许把我当成是小孩子来对待。”

        “是是是,我的莹莹长大了。”穆其琛眸光一闪,他的丫头可不就是长大了么!

        该小的地方还是小,但该大的地方一点都不小。

        幸亏顾?莹不知此时穆其琛心中的想法,不然她怕是会控制不住的出手揍人。

        谁让某人欠揍!

        “办完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不然我会生气的。”提着行李箱站在马路边上,顾?莹特严肃认真的看向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

        “莹莹放心,什么都能忘,给你打电话这事儿绝对忘不了。”

        “这样最好。”

        “到家后给我打电话报平安。”

        “那个时候你还能接电话?”顾?莹挑了挑好看的双眉,竟突然对刚才他接那个电话的内容感起兴趣来。

        “可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刚才接的可不是什么任务,上面也没有要求他不能接听私人电话。

        不能亲自送顾?莹回家他心里已经非常不爽,若是还不能接听顾?莹的电话,穆其琛哪里还会有这么好脾气。

        “那其琛哥哥注意安全,等我到家就给你打电话。”

        “莹莹,等我。”话落,穆其琛没再等顾?莹回话,而是直接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飞一样的射了出去。

        他担心继续说下去,继续看下去,怕是再给他两个小时,他都不一定能让顾?莹远离他的视线。

        “真是个傻子,就算你不说我也会等你的。”别说只是等一天两天,就是一年两年,甚至是更多年,只要是穆其琛对她说的,顾?莹就会等。

        真要等不到他也没关系,她就主动去找他。

        直到马路上完全看不到穆其琛的身影了,顾?莹才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姑娘去哪儿?”

        “丽景公馆。”

        二十多分钟过后,出租车在丽景公馆的西门停了下来,“姑娘到了。”

        “嗯。”顾?莹付了钱,下了车,这才提着行李箱走进丽景公馆。

        丽景公馆是位于帝都二环内的一处高级公寓式住宅小区,一间公寓的价格最低都在六千万以上,却在刚一开盘就被抢购一空。

        小区四周林立的不是这样公司就是那样集团,办公大厦写字楼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多,还有帝都各大出名的繁华商圈在这里落户,虽然处于闹市之中喧嚣了一点,但却非常受时下年轻人的喜爱。

        顾?莹人在国外肯定不可能到这里买公寓,但在她的名下,丽景公馆还确确实实就有一套公寓是属于她的。

        当然,这套公寓是科林跟艾伦两个人一起买下来赠送给顾?莹年满18周岁生日的成人礼。

        以他们两个人的身家,也不是单独买不起送顾?莹的礼物,只是担心花太多钱买的礼物会被顾?莹给拒收,反倒他们两个加起来买一份礼物送出去,顾?莹想不收都开不了口。

        天知道他们的老大真不是谁送的礼物都收的,哪怕他们单纯的只是她的手下,平时真要送她什么东西的话,就要做好被收拾的准备。

        咳咳...老大拒收他们礼物的原因也是很奇葩的,当时险些没把他们俩给郁闷到吐血。

        男人的礼物不能随便收,可天地良心他们对自家老大真的没有半点的非份之想。

        那什么顾?莹自然也没有误会他们对她有意思,而是这辈子的顾?莹只想收穆其琛送她的礼物,至于其他男人送的礼物,能不收当然就不要收了。

        可生日礼物什么的,不收好像又不行,最后只能无奈收下。

        这也是顾?莹知道科林跟艾伦的家底,不然像是帝都这个地段的房子,哪怕就是他们俩一起买来送她的,她也不会接手。

        在C幢坐电梯上七楼找到1888号房门,顾?莹这才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将门打开。

        公寓里什么东西都是一应俱全的,妥妥的只要进来一个人就可以居住,科林在知道顾?莹要回国后,立马就请人做了清洁,因此,整间公寓非常的干净整洁。

        顾?莹走进客厅将行李箱放下,也没时间去参观整套公寓,而是直接就打电话联系了一家托运公司,让他们一个小时后到家里帮忙搬东西,然后送到军区大院去。

        结束通话后,顾?莹挥了一下手,八个超大号的行李箱就凭空出现在宽敞明亮的客厅里,加上门口那个行李箱正好就是九个。

        这些箱子里装的都是她带给家人的礼物,还有一些她自己的东西,也算是掩人耳目了。

        将事情完全安排妥当,确认没有任何遗漏,顾?莹就提着一个随身小包离开了这间公寓。

        从丽景公馆出来,一分钟都不到顾?莹就拦到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到军区大院。”

        “啊,哦,好的。”司机师傅听到要去的地方很是愣了一下,倒也很快就反应过来。

        要是廖红雪那个女人在这里的话,肯定能认出这个出租司机就是上次在军区大院外载过她的那一个。

        也是他将廖红雪当成女神经病,就连出租车费都没要的那一个。

        “怎么我脸上有花?”若非感觉到出租司机没有恶意,顾?莹可没有这么好说话。

        “没...没没有。”

        “那就管好你的眼睛。”

        “咳咳...抱抱歉,我只是有点好奇小小姑娘你去军区大院做什么?”

        “我家就在军区大院,你说我去做什么。”

        出租司机:“......”

        由于顾?莹一句话把天聊死,出租司机也不是真没脑子,然后出租车里就彻底没声儿了。

        “姑娘,到到了。”

        透过车窗看到军区大院门口熟悉的岗亭,又想到住在里面的人,顾?莹眸光微闪了闪,“嗯。”

        付完钱下了车,顾?莹就拎着包大步向岗亭走去。

        只是没曾想冤家总是路窄,回国的第二天就让她遇上了超级碍眼,想弄死又不想她死得太痛快的那个人。

        “顾顾...莹莹真的是你。”当顾?莹从出租车上下来,迎面向大院走来那一刻,廖红雪险些将自己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她回来了。

        顾?莹怎么回来了。

        她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如果不是她今天刚好在这里,那她得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这个让她恨得要死的女人竟然从国外回来了。

        “莹莹你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姐姐...我我看到你真是太高兴了。”哪怕心里恨得要死,廖红雪面上却欣喜若狂的就要朝顾?莹抱过去。

        只可惜她以为她是谁?

        还是说她想演戏,顾?莹就要陪她一起演?

        在没决定要一招制敌弄死敌人的时候,彻底的无视她,就是对她最好的还击。

        就在廖红雪要扑到顾?莹身上那一瞬,也不知顾?莹是怎么闪避的,某人可是连她的衣角都没碰到,她就干净利落的躲开了。

        “莹莹,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怎么还没有放下,是还在生我的气......”

        只是不等廖红雪柔柔弱弱的把话说完,顾?莹就眉目清冷的出声道:“你谁啊?”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三个字就这么直接秒杀掉了廖红雪。

        面对廖红雪虚情假意的热情跟欣喜与激动,顾?莹的反应就跟她真的不认识面前这个柔弱娇美的女人一样,目不斜视的就越过她走了过去。

        “莹莹......”

        “好狗不挡道。”去路再次被廖红雪阻挡,顾?莹清冷的嗓音中多了几分不耐烦的厌恶。

        “顾?莹你你怎么说话的。”甭管孙启明是怎么得到廖红雪的,也甭管现在的廖红雪在他心里算什么,但在他看来顾?莹当众打廖红雪的脸,那就是在打他的脸。

        他不在乎廖红雪被顾?莹如此对待会怎么样,他在乎的是顾?莹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顾?莹这是明摆着不给他面子,这口气他又如何能咽得下去。

        时隔将近两年的时间再次见到顾?莹,孙启明整个人都是懵的,若非是廖红雪喊出了声,他简直都不敢认面前站着的这个恣意飞扬,神情清冷的女人就是顾?莹。

        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顾?莹跟以前的那个顾?莹比起来,那还真的可以说是完全换了一个人。

        特么的明明就是从小看到大的人,怎么他从来都不知道顾?莹原来长得这么好看。

        廖红雪好看吗?

        她当然好看。

        可跟顾?莹比起来,廖红雪顿时就有一种瞬间就被秒成了渣的感觉有木有?

        “呵...”顾?莹停下脚步抬眸看向孙启明,即便她没有孙启明那么高却也没有被他俯视的那种压迫感存在,只见她微微勾起嘴角冷笑一声,已然长开的五官精致明艳,犹如上帝手中刻画出来最完美的艺术品一样,既不多一分亦不少一分,那种惊艳是只要看过一眼的人便终身都不能将她忘记的。

        “你不知道我跟她是有仇的吗?”

        孙启明一愣,大概是没想到顾?莹会把话说得如此直白,张了张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嘴。

        “既然我都已经装成不认识她,难道你们不应该也装成不认识我,这样你好我好我们大家都好,还是说你们想要演戏,我还必须陪着你们一起演?”

        顿了顿,顾?莹眉眼一挑,那气场瞬间就飙至两米八,震慑人心的气势直接逼得孙启明后退一步,“不知道孙少你是以什么立场来替某人出头,又是以什么立场来质问的我,嗯?”

        孙启明虽然很不想承认他对站在他对面的顾?莹感到畏惧,但他身体的反应又实在是最诚实不过的。

        他的脚步在不自觉的往后退,后背亦是不禁骇出一层冷汗,就连他的额头上汗水都大颗大颗的开始往下滴。

        孙启明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顾?莹还有如此强势,如此震慑人心的一面。

        在与她对视的那一瞬,仿佛他面对不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女人,而是一个大权在握的上位者。

        “啧啧啧...就你这样的胆子干什么还非得替某人出头呢?”明明顾?莹只有不到一米七的个头,此时却犹如高高在上的在低睨俯视着孙启明,“乖一点,以后见到我就绕路走,毕竟在你的眼里我这个坏女人可是瑕疵必报的,尤其你护着的那个善良温柔又娇娇弱弱惹人怜惜的美人儿可是我的眼中钉肉中刺,要是她再不知死活的往我跟前凑,你又不分青红皂白就要维护她的话,没准儿你姑奶奶我动起手来就会一不小心误伤到你。”

        随着顾?莹一字一句吐出口,孙启明的脸色就一黑,再黑,哪怕锅底灰都没有他的脸来得黑。

        张嘴就想反驳的时候,突然回想起刚刚他与顾?莹对视那一瞬笼罩在他身上那种令他憋闷又窒息的感觉,孙启明立马就识实务的怂了。

        那种近距离感受死亡的感觉,他绝对不想再去体会第二次。

        “哼。”他就知道只要是遇上顾?莹就绝对没好事,这个女人天生就跟他八字犯冲。

        晦气,真晦气。

        他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区区一个廖红雪,哪里值得他去为她出头。

        该死的,他竟然又犯蠢的被廖红雪当成枪使了一次。

        关键这一次廖红雪都还没有开始挑拨他就自己对号入了座,想到这里孙启明的脸色就更黑了,果然习惯成始然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以前欺负顾?莹习惯了,现在还想像以前那样去欺负她时,却猛然才发现她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她了。

        “你的护花使者走了,你确定不用追上去?”丝毫不将孙启明离去前的冷哼放在眼里的顾?莹,清冷玩味的目光终于落到廖红雪的脸上,“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没人领着你,你是进不了大院的,就这样放任你的金主离开,你是找好了下家?”

        一句话说得廖红雪一张柔弱娇美的脸阵青阵白,滚烫的眼泪含在眼里委屈隐忍的要落不落的越发惹人怜惜。

        “莹莹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我我是你的姐姐啊,我们......”

        啪——

        后面的话没等廖红雪说完就被顾?莹干净利落的一个巴掌给打断了。

        “你你打我?”廖红雪捂着被打偏的脸,因作戏而眼中含泪的她满眼都是不敢置信。

        直到痛意袭来,她才清楚的认识到她是真的被顾?莹给甩了一巴掌。

        顾?莹这个贱人,她凭什么打她。

        该死的,她竟然敢打她。

        “姑奶奶打的就是你,下次记得学乖一点,见到我也好,见不到我也罢,最好都当作不识识我,否则我也不敢保证下次会不会只给你一巴掌就了事,毕竟你欠我的可不仅仅是这一巴掌就还得清的。”

        “都是我不好,要是打我一巴掌可以让莹莹你消气的话,那莹莹你就多打我几巴掌消气吧!”

        什么叫做打了左脸送上右脸,这一刻顾?莹大概明白了。

        廖红雪这个女人还真是一次又一次的颠覆着她对她的认知。

        “看来你挺不了解我的。”在大院门口对廖红雪动手,怕是都不用等到明天,她顾?莹就又要出名了。

        不知为何对上顾?莹那双喜怒不辨的眸子,廖红雪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心里硬生生的生出一丝后悔。

        貌似她不该招惹上她的......

        至少不能在明面上招惹上她......

        可她那一巴掌打得她是真疼,原本眼中作戏的眼泪,此刻她是真的被痛到哭出来的。

        “你真以为我不敢揍你,别急,所有你欠我的,从今往后我会一点一点找你讨要回来的。”顾?莹俯身在廖红雪的耳畔,复又伸手轻轻捏住廖红雪的下巴,逼着她被迫看向她的眼睛,“千万想好了再出招,不然我会让你万劫不复的。”

        话落,顾?莹就像扔什么脏东西一样丢开廖红雪,甚至还从包里掏出湿纸巾擦了擦她刚捏廖红雪下巴的那只手,“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女儿,我爸在外也没有私生女,你可有点良心积点口德,出门在外别总说你是我姐姐,我是你妹妹,没得让人恶心作呕。”

        “莹莹不叫我姐姐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们也相差不到几岁,直接叫对方的名字会显得更亲切。”不论心里怎么怒火冲天,廖红雪都仿佛没有被顾?莹的态度给激怒,面上仍旧一副她跟顾?莹姐妹情深的模样。

        廖红雪清楚的知道她不能跟顾?莹撕破脸,一旦她们撕破脸了,那她还怎么算计顾?莹。

        尤其近两年过去,她越发摸不透顾?莹的脾性,这对廖红雪而言非常非常不利,也让她心里越发的没底,她急切的想要抓住些什么。

        只可惜顾?莹没再理会廖红雪,随意的抓了抓她那一头柔顺的短发,拎着包就果断的走了。

        “莹莹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走。”她是跟着孙启明一起才有机会进出大院的,眼下孙启明已经被顾?莹给气走了,她想进去就只能跟在顾?莹的身边,不然她岂不是要灰溜溜的独自离开。

        不,这个结果她不接受。

        “这是我的证件。”

        “证件没有问题,你可以进去了。”哨兵仔细看过顾?莹的证件就对她放了行。

        “嗯。”收好证件走进大院后,顾?莹想了想又道:“廖红雪跟我们顾家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希望你们在放她进去之前审查清楚,千万莫要跟我们顾家人扯上关系,不然出事的时候我们顾家可是不会承认的。”

        相信今天过后,孙启明就算再蠢也不会同意带廖红雪回大院了。

        任何能让廖红雪不痛快的事情,都将是顾?莹倾尽全力要去促成的事情。

        “是,我们明白。”

        紧跟在顾?莹身后走到岗亭的廖红雪:“......”

        果然顾?莹就是她人生中最大的克星。

        还是不得不除去的克星,否则她这一辈子都别想站到最高处去。

        她的任何事情只要遇到顾?莹,她就会一败涂地,这样的认知再度让廖红雪情绪失控并暴走。

        “咳...那个绍棋我我们也赶紧进去吧。”

        这种被人视若无物的感觉,别说韩绍棋接受不了,就连苏木然心里也怪怪的。

        “嗯。”韩绍棋点了点头,跟在苏木然的身后进了大院。

        对面相逢而不识,顾?莹已经做到了,他却没有做到。

        一时间韩绍棋心里满是讽刺,他不禁开始感到迷茫,不知道回国来是对还是错。

        倘若他心里的某些想法被顾?莹所知晓,那他......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不敢相信一个人的变化会有这么大。”想当初在医院顾?莹说以后要跟韩绍棋做陌生人,苏木然也只是觉得意外,感到诧异,心里甚至还曾觉得过不了多久顾?莹又会缠上韩绍棋,毕竟她是那么的喜欢韩绍棋。

        可直到刚才她与韩绍棋错身而过,哪怕连个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韩绍棋,仿佛她当真就不认识韩绍棋那一刻,苏木然才猛然惊觉,原来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再也回不到最初了。

        “是啊,变了。”

        这样的局面是韩绍棋没有想过的,但他并不后悔。

        让他对她产生朦胧好感情愫的是高考后的顾?莹,也即是现在的顾?莹,而并非是高考以前的那个顾?莹。

        虽然韩绍棋并不知道他现在喜欢上的这个是重生回来的顾?莹,但他却很清楚,重生前的那个顾?莹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即便以前的也好,现在的也罢,她们其实都只是顾?莹一个人而已。

        是以,拒绝以前那个顾?莹对他的追求韩绍棋不后悔。

        可他并不知道现在的顾?莹是以前那个顾?莹换了‘芯’子的原故,当顾?莹对他真的视而不见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难受至极。

        甚至他免不得要产生各种各样的怀疑,以前顾?莹对他表现出来的那些喜欢,那些爱意全都是假的吗?

        不然她怎么就能做到,说不喜欢就不喜欢,说不爱就不爱了呢?

        “绍棋你也别想太多了......”苏木然本就不太会安慰人,看到韩绍棋这样也只能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了。

        “木然,我先回去了。”

        “好。”

        目送韩绍棋大步离开,苏木然才收回视线,又想到先走了一步的顾?莹,他只觉得大院里怕是又要热闹了。

        罢罢罢,左右再怎么闹腾都跟他没有关系,他不要让自己被牵扯进去就没事。

        不管以前还是现在,他对顾?莹做过最不好的事情也就只有不管闲事,既不帮她也不落井下石讥笑她,那她想来也不会跟他计较什么,以后还是保持原状就好。

        别的不奢求,也就不会有所期盼,有所期待。

        “妈,你这急急忙忙的是要去干什么?”

        姚如意买了菜回来就在自家院门外听到隔壁邻居跟人议论,说是顾?莹回来了,还在岗亭那里打了廖红雪一巴掌。

        一听这话姚如意哪能不着急,虽然顾?莹没具体说她哪天回来,但她知道就这几天顾?莹一定会回来。

        怎么运气就那么背,竟然回来就遇上了廖红雪。

        “我听人议论说莹莹回来了,我得去岗亭看看。”自打将廖红雪送走,姚如意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看到过她,但前段时间廖红雪却堵上门来,这一提到她的名字就让姚如意心里很不舒服。

        因顾青锋在岗亭特意交待过,廖红雪通过顾家是进不了大院的,可人家本事大大的有,最近不也隔三差五就在大院里各处晃荡。

        这好不容易莹莹回家来了,要是因此而误会了老顾那可就遭了,想到这里姚如意哪里还有心情向两个儿子详细解释什么,放下菜就要往外面走。

        “莹莹回来了?”

        “在哪里?”

        “听说是回来了,我得去看看才能确定,还有那个廖红雪又来了,她们俩千万可别遇上......”

        陶嘉海陶嘉洋兄弟俩一听哪里还能坐得住,赶紧跟上姚如意的脚步,“妈你等等,我们跟你一起去。”

        “哦,好,那咱们快一点。”

        这边母子三人刚刚从自家院子走出来,那边顾?莹就迎面跟他们刚好面对面碰上,“妈,嘉海嘉洋哥你们这是急着要出门?”

        虽然心里认同接受了姚如意做自己的母亲,但顾?莹原本还以为她会很难才喊得出口的。

        不曾想之前在电话里喊她妈,现在站在她的面前喊她妈,顾?莹觉得其实也还好。

        喊出了第一声,后面再喊也就更顺溜了。

        至于陶嘉海跟陶嘉洋,原是该喊他们一声大哥二哥的,只是顾?莹自小就喊穆家大少二少他们大哥二哥,这要让他们知道她还喊别人为大哥二哥,搞不好他们就要搞事情,为免麻烦她就直接喊嘉海哥嘉洋哥,反正只要在她心里他们是她认可的兄长就行。

        “莹莹你真回来了?”姚如意被顾?莹一声妈给喊懵,缓过神来之后就欣喜的笑了。

        “嗯,回来了。”

        “你这孩子回来怎么也不给我们打个电话,我们也好去机场接你。”姚如意是个聪明的女人,既然顾?莹愿意亲近他们母子三人,那她就更不能让顾?莹感觉到疏远跟距离。

        左右从嫁给顾青锋开始,她就是打算将顾?莹当成是亲生女儿来疼爱的,好不容易现在顾?莹接受了她,那她就要做一个好母亲。

        对自家孩子都又客气,又疏离的话,那还怎么叫对自家孩子。

        “我都那么大个人了丢不了,再说行李什么的都办了托运,大概下午就会直接送到大院门口,我就一个人拎个随身的小包包,哪里需要兴师动众的把你们全都叫去机场接我。”

        真要把他们叫到机场去接她,那她还怎么作弊将行李给弄回家。

        别人不知道她的那些行李是怎么带回来的,她自己还能不清楚。

        “莹莹你你在门口没没遇到什么事儿吧!”

        “嘉洋哥你是说廖红雪。”

        就是她,总阴魂不散的跑大院来,脸皮简直不要太厚。”

        “遇上了,废话太多被我甩了一巴掌。”打就是打了,顾?莹很光棍的说道。

        姚如意母子三人:“......”

        “不用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我们回家。”陶嘉海伸手接过顾?莹的包包,然后带着她往里走,“妈,你中午做点莹莹喜欢吃的,她在国外那么长时间肯定很想吃到正宗的家常菜。”

        “好好好,我们回家,妈妈虽然不是什么大厨,但做家常菜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姚如意笑着点了点头,至于廖红雪被打什么的,哦,她表示风太大她没听清楚。

        “行,等下午莹莹就呆在家里休息倒时差,我跟大哥就去帮你把行李都搬回家。”

        “嗯。”

        ------题外话------

        今天蠢荨犯一个错,上传章节点成了保存章节,然后更新章节木有发出去,还好刚刚在手机上刷自己的文文发现木有更新,冷汗都吓出来了有木有?

        嗷嗷嗷...蠢成这样荨荨也是醉的。

  https://www.65ws.com/a/134/134050/468970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