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异瞳临世:穆少之霸宠甜妻 > 第072章:他活你生,他死你亡

第072章:他活你生,他死你亡

        听完医生的话,穆席都不知道他是怎么从医生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的,只觉得整个人仿佛如坠冰窖,就连呼吸都疼痛不已。

        “穆三伯,其琛他会吉人自有天相的。”

        “是啊,其琛他会好的。”

        “也许明天其琛就脱离生命危险了,我们要对他有信心。”封浩宇不是个会安慰人的,心里纵有千言万语也不知该如何说出口来,“老四他以前受重伤都能挺过来,这次他也一样可以挺过来,他可比我们所有人都厉害。”

        站在重症监护室的玻璃窗外,穆席看着房间里浑身插满各种管子的儿子心如刀割,饶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此时也不由得红了眼眶。

        万一穆其琛有个好歹,他要怎么跟妻子交待,又要如何面对年迈的父母。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他怎能让他们去承受。

        “其琛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你们来看他,我代他谢谢你们。”

        “穆三伯太客气了,其琛可是我们的兄弟,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兄弟。”

        “好,我知道你们感情好。”顿了顿,穆席又道:“眼看天都快亮了,你们各自都还有工作,就先回去等空了再来吧!”

        “穆三伯应该相信其琛,他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倒的人。”

        “我们都应该相信其琛,他肯定会好起来的。”

        “这个世界上他还有那么多放不下的人,放不下的事,他才不会甘愿就这么离开。”

        “可不,像这样的伤以前他也受过,最后不也好好的,还能揍得我满院子跑呢。”说到这里封浩宇哽咽了一下,差点儿没当众掉下泪来,赶紧背过身去缓了缓。

        是,以前穆其琛的确受过不少的重伤,但却从来没有哪一次伤得这样重过。

        别说穆家的人怕穆其琛会就此醒不过来,就此没了,他们三个也是很怕的。

        “嗯,伯父也相信他会好的,他还舍不得你们这群兄弟呢。”穆席拍了拍桓凯楠的肩膀,哑着嗓子低声道:“都回去好好工作,等下班了,空了就来看他,要是其琛醒着他也不会希望你们因为他而耽误正事的。”

        越是这种时候不管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最终桓凯楠还是带着闻玮欢和封浩宇离开了医院。

        与其他们呆在这里还要让穆席分心来照看他们,还不如他们就先离开,然后看着他们哪里需要帮忙,他们就在哪里出力。

        冷月华交给大嫂二嫂照顾穆席很放心,即便穆其琛在重症监护室里有专门的人看着守着,作为父亲的穆席也舍不得离开半步。

        他自己守在外面,不管里面是什么情况,他都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心里也能有个底。

        “大哥,二哥你们怎么来了?”

        “其琛出这么大的事,我们怎么可能不来。”

        “医生怎么说的?”

        穆席看着同样一脸担心跟着急的穆起和穆荣,将医生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最后才低声道:“之前我跟月华打算如果其琛伤不重就不告诉爸妈,免得他们跟着担心,再急出一个好歹,但现在不告诉似乎不行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倘若穆其琛真的没能撑到最后,难道要让穆爷爷穆奶奶见不到自己孙子的最后一面?

        真要如此的话,怕是他们这几个做决定的人,一辈子都别想得到他们的原谅。

        “爸妈年纪大了,其琛的事情跟他们说了,我真怕他们受不住。”

        穆起拍了拍穆席的肩膀,沉声道:“不能瞒着他们。”

        “大哥说得没错,爸妈都不是好糊弄的,与其让他们从别人口中得知,还不如我们自己坦白。”

        尤其穆其琛伤得太重,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真要有个万一什么的,届时可就麻烦大了。

        “行,那就说,我来打电话。”穆席点了点头,听完医生说的话后,他也就没再打算瞒着穆爷爷跟穆奶奶。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其琛出事的消息我们已经对外封锁,三弟你看还有什么要交待的。”

        “外面的事情就交给大哥和二哥了,我现在一方面要守着其琛,另一方面还要看着月华,其他的事也抽不出手去应对。”

        “好,你就专心留在医院,其他的就先别管了,有我们在不会出乱子的。”

        “嗯。”

        接下来兄弟三人又商量了一些事情,穆起跟穆荣站在玻璃窗外看了看穆其琛后,这才一起离开了医院。

        等待的时间总是无比的煎熬,一分一秒都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

        穆爷爷跟穆奶奶接到自家三儿子的电话后,什么都没说立马就赶到了医院。

        就在他们老两口前脚刚踏进医院大门的同时,重症监护室里的穆其琛再次病危被推进手术室,这一次的等待比起上一次更加令人无法承受。

        “怎么样,其琛他……”

        “妈,其琛还在手术室没有出来。”

        从穆其琛做完手术至今,在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内,他就已经连续被推进手术室进行抢救三次,病危通知都下达了不下六次。

        当手术室的门最后一次打开,穆其琛的主刀医生看着穆家人无比沉痛的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进去跟他告个别吧!”

        “轰——”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顷刻间就轰然坍塌,冷月华完全听不到医生说了什么,她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然后整个人就朝后倒去。

        穆奶奶亦是如此,若非她的大儿子穆起就站在她的旁边伸手扶住了她,她必然是要摔倒在地的。

        在第五次收到穆其琛的病危通知时,穆爷爷就做主将穆家三代能赶到医院的所有人都叫了过来,他已然做出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这个孙子真的保不住,那他们全家也是要聚在一起送他最后一程的。

        顾青锋得到消息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院,没有带妻子姚如意,也没有带他的两个继子。

        “不,不会的。”冷月华自穆席的怀里幽幽转醒,她怎么也接受不了要失去穆其琛这个儿子的事实。

        “月华。”

        “老公你告诉我,是我听错了,我们的儿子他还好好的,他根本什么事也没有。”

        “月华,对不起,我们一起去见儿子最后一面好不好?”

        “不…不不好,呜呜呜……”

        “月华听话,别让孩子等久了,他会难受,他会痛的。”

        “呜呜呜……”

        到底冷月华没再多说什么,她靠着穆席站起来,哪怕浑身都在打哆嗦,还是坚定的一步步朝着手术室走去。

        正如丈夫穆席所说,她不舍归不舍,但她又哪里舍得看穆其琛难受,看他痛。

        伤在儿身痛在娘心,如果可以的话她宁可躺在手术台上的人是她,用她的命去换孩子的命都好。

        可是不行,老天爷为什么不收了她,偏要让她的儿子那么年纪轻轻的就……

        “等一等。”清亮的女声仿如划破阴霾乌云的锋芒利剑,让得丝丝阳光随即倾泄而下,瞬间就将这个灰暗的世界给照亮了。

        “莹莹你……”

        整个人都显得异常狼狈的顾?莹几乎手脚并用的冲到手术室门口,压根都顾不得向人解释什么,只是对着跟在她身后的人厉声低吼道:“他活你生,他死你亡。”

        “啧啧啧…小??你对我可真是够无情。”

        这时众人才看清楚说话的男人有着一头披肩的粟色长发,他穿着黑色的燕尾服,身姿挺拔而颀长,剑眉星目,容颜绝世,气质更是邪肆妖魅,颠倒众生,只一眼便令人终身难忘。

        “救人。”顾?莹被‘小??’这个称呼恶心得鸡皮疙瘩直冒,嘴里吐出的这两个字,愣是从她的嘴里听出了咬牙切齿的味道。

        “小??,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哦!”男人神情专注的注视着顾?莹,伸出一根手指在薄唇前轻晃了晃,就仿佛这个地方只有他跟顾?莹两个人而已。

        “你我之间不过就是一场公平的交易罢了,让我求你,你还不配。”

        “啧啧…”

        “我说救人,他若有个三长两短,我TM就亲手活剥了你。”只要一想到穆其琛在手术台上命悬一线,而面前这个该死的臭男人还在跟她扯东扯西,顾?莹就控制不住满心的想要杀人的戾气。

        “咳咳…说脏话的女人一点都不淑女。”

        “你在找死。”

        闻言,男人总算没再说别的,只是剑眉轻拧的看着顾?莹,带着几分邪气的道:“我等着你的谢礼。”

        话落,男人干脆利落的转身走进手术室,顺带‘砰’的一声将门给重重的关上。

        虽说将顾?莹逗到炸毛很有成就感,但他还是知道适可而止的,万一真把顾?莹给惹毛了,最后倒霉悲催的还是他自己。

        呃,不划算的买卖他可不做。

        “噗——”

        看着他总算进去不再废话,强撑到极限的顾?莹也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鲜红的血来。

        连日来一直紧崩的神经突然松懈下来,顾?莹浑身一软跌坐在地,面色惨白的扫了眼准备冲进手术室阻止那个男人的医生们,冷厉的道:“别去打扰他救人,他可不是那么好请的。”

        “咳咳咳……”说完顾?莹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本就苍白的脸色越发的惨白骇人。

        也是这个时候众人才彻底回过神来,冷月华扑上前抓住顾?莹的手,她哆嗦着问道:“莹。莹莹,那那个人是谁,他他真的能救其琛吗?”

        许是病急乱投医吧,身为母亲的冷月华竟然没觉得顾?莹是在胡闹。

        或许现在冷月华都搞不清楚,她到底是在做梦,还是这一切都是真实在发生着的。

        “死亡医生。”

        “什么?”

        “他…他他他竟然就是那个世界排名第一的,被世人称之为死亡医生的人?”

        “咳咳…就是他。”为了找到这个人,顾?莹可是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要是他治不好穆其琛,那她就让他给穆其琛陪葬。

        除了顾?莹以外,在场所有人都懵逼了,愣住了,任谁都没想明白,她是怎么把这尊大神给请来的。

        更让人无语的是穆家人几乎全都忘了,穆其琛出事,顾?莹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还有她不是在国外吗?

        怎么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穆其琛的手术室外?

        “南宫子衿,我要的可不仅仅是他的命,你若断了他的军旅生涯,那么我们之间的交易仍旧作废,你可千万不要认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顾?莹,这个男人有哪里好的,他根本就配不上你。”就在众人以为手术室里不会有任何回应的时候,从里面清晰传出来的声音,顿时打脸了他们所有人。

        “他哪里都好,配不配得上也不是由你说了算的。”

        “啧,你就不怕我弄死他。”

        “你敢弄死他,我就敢先弄死你,我不但要弄死你的身体,我TM还要连你的灵魂都不放过。”

        南宫子衿:“……”

        众人:“……”

        “医生,医生,你快给我女儿先看看,看看她伤哪里了?”顾青锋在看到顾?莹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好吗,完全都忘了该怎么反应。

        他女儿不是出国了?

        不是去布利蒙特了?

        她怎么就突然回来了呢?

        脑子里面是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出现,有什么在他脑海里快速闪过,但他却没能抓住重点。

        尤其她远在国外是如何得知穆其琛重伤命悬一线的,又是去哪里找到的死亡医生,甚至还将死亡医生带回来,时间刚刚好就赶在主刀医生向他们宣布,让他们进去见穆其琛最后一面的时候?

        跟脑海里的疑问相比起来,顾青锋显然更关心更在意顾?莹的身体。

        特么他都看到他家闺女吐血了,他能不着急上火?

        “莹莹你告诉爸爸,你伤到哪里了,怎么会吐血的。”顾青锋看着顾?莹那叫一个心疼,真恨不得能代替顾?莹吐血,他娇娇软软的女儿,何时这么狼狈过。

        “爸,我没事。”

        “吐了那么多血还叫没事,你告诉爸爸要怎么样才叫有事。”

        顾?莹:“……”

        “你给我老实点,不许说话,不然仔细我揍你。”顾青锋打断顾?莹的话,打横将她从冰冷的地上抱起来放到一旁的椅子上坐好,这才又扭头冲手术室门口的医生喊道:“医生,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看看我女儿怎么样了?”

        不是顾青锋不关心穆其琛,而是在知道手术室里替穆其琛做手术的那个人是死亡医生之后,他那颗提起的心就安稳了几分。

        在穆其琛被接连下达病危通知书的情况下,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谁能救得了他的命,若死亡医生认第二,那么第一就没人敢认了。

        “爸不用担心,我没事。”顾?莹现在的身体情况除了她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之外,医生可是什么都瞧不出来的。

        真要让医生给她下诊断的话,只怕穆其琛还没挂,她就要被下死亡诊断了。

        眼见顾青锋的眼神危险起来,顾?莹嘴角微微一抽,心说她是真不能让医生替她看,不然事情就要闹大发了,到时候她可该如何收场。

        “爸,我发誓我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之所以脸色不好看还吐了血,那是因为我急火攻心,害怕自己赶不及,就错过了救其琛哥哥的时间。”

        闻言,顾青锋愣了愣,一双眼睛满是怀疑的注视着顾?莹,好像在确认她是不是在撒谎。

        “爸,你等我缓一口气,再歇一会儿就会好的。”

        “当真?”

        “真的真的,我保证比珍珠还要真,爸爸你就相信我。”

        顾青锋从来就知道顾?莹是个主意正的,只要是她决定的事情,不撞南墙不回头,还是不要强迫她为好。

        “要是哪里不舒服就要告诉爸爸。”

        “我知道,不会让爸爸担心的。”

        “死亡医生你是怎么请到的?”确认顾?莹没事之后,顾青锋的大脑也就开始正常运作了。

        他跟穆家人情同一家是没错,可在穆其琛有了新的生机之后,顾青锋的所有注意力显然就又回到他唯一的女儿身上。

        要知道死亡医生这个人是非常神秘的,哪怕是在国际上都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可刚才他们这些人貌似都看到了死亡医生的脸。

        以前也不是没有人请死亡医生出手救过人,但根据传闻来看,死亡医生出手救人的条件非常的变态加苛刻,根本不是一般人付得起报酬的。

        从顾?莹跟死亡医生的谈话内容中,顾青锋得出一个结论。

        那就是死亡医生之所以出手救穆其琛,其实是因为顾?莹跟他做了一笔交易,至于这笔交易是什么,他们谁都没有说出口。

        显然,此时此刻作为父亲的顾青锋,他是迫切想要弄清楚顾?莹跟死亡医生之间到底做了笔什么交易的。

        他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女儿跟那么危险的人物有所交集。

        “爸爸,我们晚点谈论这个问题好吗?”

        “可是……”

        “没有可不可是的,我现在很担心其琛哥哥,难道爸爸不担心吗?”

        对上顾?莹那双疲惫中带着担忧,又澄澈如水淡漠无波的眸子,顾青锋满肚子的话堵在嗓子眼,愣是一句都说不出口了。

        他能怎么说,说他不担心穆其琛?

        事实上,自打顾?莹开诚布公的跟他谈过一次以后,他就将穆其琛当成自家女婿一样的来看待,哪里有不担心跟不心疼他的道理。

        他这女儿就是鬼精鬼精的,最是知道该怎么来拿捏他。

        也正是因为有了顾青锋跟顾?莹说话这会子功夫作为缓冲,慌乱的穆家人脑子总算都正常运转起来,全然不似之前要面对穆其琛即将死亡时的悲伤沉痛,以及顾?莹突然出现又带来穆其琛能活下去的一线生机,在这两方猛烈的冲击之下,他们根本连思考的能力都不具备了。

        不然以穆家人对顾?莹的喜欢跟看重,在她出现的那一刻,他们就会对她各种关心询问了。

        也是时机不对,否则顾?莹也不会遭遇这样的冷待。

        “莹莹,你告诉爷爷奶奶,你到底答应了死亡医生什么条件,他才愿意出手救其琛的命。”

        “你这丫头怎么总是叫奶奶这般操心,那死亡医生是什么人,你怎么敢跟他做交易,他要害了你可怎么办?”

        虽然穆奶奶知道,顾?莹之所以会跟死亡医生做交易,目的就是为了救穆其琛,但手心手背都是肉,这叫她说什么好。

        哪怕穆奶奶很想救自家孙子,可她也做不出那种让顾?莹去以身犯险的事儿。

        “莹莹,你告诉伯父,你是拿什么条件跟他交换,换他救其琛的,这事儿不能全让你一个人来扛,要扛也是伯父这个做父亲的来。”

        “对对,莹莹你快说出来,刚才都是伯母急坏了,一门心思全都扑在其琛的身上,都忘了要关心关心你。”顾?莹吐出来的那口血现在都还在地板上没有干,那颜色鲜红得份外刺目。

        “莹莹,他若救下其琛就是我们穆家所有人的事,哪里能让你这小丫头来扛下所有,听大伯父的话,不要想着自己一个人去承担,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

        “你这丫头是我们打小看着长大的,你那眼珠子一转二伯父就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可不许胡乱说点什么来忽悠我们,我们可不是好糊弄的。”

        “……”

        穆家人你一句,我一句,全都是劝着顾?莹把跟死亡医生做的什么交易说出来的,他们都要维护她,都想着自己站出去承担一切。

        也是此时此刻,桓凯楠,闻玮欢跟封浩宇三兄弟才真正认识到,顾?莹在穆家众人的心目中到底有着怎样的份量。

        也唯有这一刻,他们仿佛才真正意识到,大概他们从未真正的认识过顾?莹。

        如果说在顾?莹出国前,他们对顾?莹跟韩绍棋断开这件事情还抱有怀疑态度的话,那么此刻他们才真正的弄明白。

        顾?莹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她是真正的说一不二,半点都不带虚假的。

        她说离开是为了变得更优秀,更配得上穆其琛,原来都是真的。

        只可惜那个时候,他们对她说的话都没有放在心上,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相信过她。

        直到她以这样突如其来的方式出现在穆其琛的手术室门口,带来死亡医生抢救穆其琛的命,似乎在这一刻,他们真真正正的意识到。

        原来,穆其琛会爱上她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原来,顾?莹对穆其琛也不是没有感情的。

        他与她,都是彼此将彼此放在各自心尖上的。

        “人多力量大,不管他想要什么,又或是想做什么,我们一起总能想到办法。”这个时候的封浩宇放下了对顾?莹所有的成见,他觉得穆其琛没有白白喜欢顾?莹一场。

        哼,还算这个女人有良心。

        “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你别客气。”

        “要是你不让我们帮忙,其琛醒来知道了,他会心疼你的。”

        听着他们一句句的话,顾?莹张了张嘴刚想说点什么,只见手术室的门又被‘砰’的一下重重打开,仍旧穿着一身干净整洁燕尾服的死亡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般模样的他,哪里像刚做过一场紧急抢救手术的人?

        “女人,你可别忘了我的规矩。”显然,以死亡医生的耳力,手术室外的一切声音都没能逃过他的耳朵。

        “南宫子衿,你可以滚了。”对于某人的警告跟威胁,顾?莹半点都没放在心上,一开口就直接怼了回去。

        “……”

        谁能告诉他,面对总是一句话就能把天给聊死的女人,他该怎么做,在线等,挺急的……

        “你个该死的女人,早知道我就应该把你对我的坏脾气,全都报复在里面那个男人身上,我不能弄死他,我就狠狠的弄疼他,让他疼得生不如死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那还真可惜,你自己错失了良机。”

        “哼!”

        “慢走不送。”

        “你这女人,你给我等着。”南宫子衿气得额上青筋直跳,他长这么大是真的从未见过有谁像顾?莹这样,分分钟就能把他气得跳脚的女人。

        当然,最可恨的是他还拿这个要气死他的女人,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扎心了……

        “他怎么样了?”

        听到这话南宫子衿脚步一顿,黑沉着一张邪魅众生的脸,声似寒冰的道:“死不了。”

        虽然南宫子衿说话的语气极其的恶劣,但听到这三个字,别说穆家人提起的心稳稳的落了地,就是顾?莹也松了一口气。

        活着就好。

        只要还活着,那么甭管他伤成什么样,她总是能救回他的。

        她很怕。

        她是真的怕自己赶不及回来,会救不了穆其琛的命。

        如果穆其琛不在了,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爷爷奶奶,伯父伯母,我想进去看看其琛哥哥。”

        “啊,哦,好好啊,你去看你去看他,他肯定会很高兴的。”冷月华虽然也很想第一时间自己进去看穆其琛,但她一对上顾?莹水润晶亮的双眼,哪里还能顾得上自己心里的想法。

        更何况在冷月华看来,她的儿子这次能捡回一条命,都是多亏顾?莹找来了死亡医生,不然她的儿子怕是真的就没了,如此她又哪能拒绝顾?莹这个小小的要求。

        尤其这个时候如果穆其琛是有意识的话,他第一个想要见到的人肯定不是她这个母亲,而是顾?莹这个他放在心尖上的女孩儿。

        “行,莹莹你去看其琛。”穆奶奶笑了笑,又拍了拍顾?莹的手,那种压在她心里让她喘不过来气的感觉这一刻总算是消散了。

        而且在她看来,经此一事她家孙子应该是能得偿所愿了。

        单就看莹莹丫头对其琛的这份紧张跟在意,又哪里像是对其琛没有男女之间的模样?

        若说之前她这心里还没有底,觉得他们在一起会不幸福,现在是一点那种想法都没有了。

        这真要是不在意,莹莹她又哪里能从国外赶回来,还为其琛找来了救命的医生。

        “小猫儿快进去看看,那孙子看到谁都不高兴,看到你他铁定最高兴了。”

        知道自己的孙子保住了,穆爷爷的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似的,好在他的自我情绪调节很厉害,要不哪里还能这么精神,怕是连他此时都住进医院需要抢救。

        得亏穆其琛现在没听到穆爷爷嘴里的这个‘孙子’两个字,不然他那张俊脸一准儿会漆黑漆黑滴!

        “那我去看看。”顾?莹能呆在这里的时间并不多,目光从她爸跟穆家众人的脸上掠过,到底什么都没说就转身进了手术室。

        而显然这个时候大家都沉浸在穆其琛脱离生命危险的喜悦之中,也就忽略了顾?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异样。

        否则顾?莹也没有此刻的轻松,只怕她等不及去见穆其琛,就要立马从这些人的面前消失。

        手术台上,穆其琛双眸紧闭安静的睡着,他的身上仍旧插着各种管子,甚至还上着呼吸机,俊美非凡的脸苍白无力,看起来格外的脆弱,仿佛轻轻一碰他就会立马消失不见。

        见此,顾?莹一颗心揪得紧紧的,可甭管在见到他之前,她的心里有多么的害怕,此时此刻看到他就躺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那颗不安的心便慢慢的安定下来。

        只要有他,便是天堂。

        “穆其琛。”沙哑着声音轻唤了他一声,顾?莹一步步走到他的身边才停下脚步,看着仪器上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心中那份恐惧才真正的逐渐消失。

        纤细的手指轻轻抚过他的面颊,最后微凉的掌心轻轻贴在他的胸口,感受着他的心跳声自她的掌心传来,顾?莹唇角就勾起一抹浅浅的温暖的笑。

        “穆其琛,你吓到我了,你知道吗?”

        “你怎么可以不好好保护自己,你又怎么可以受这么重的伤?”

        “你知不知道,只差那么一点,我就要永远失去你了。”

        上辈子,她在忘川河中苦苦寻找他千余年都不曾找到他的魂魄,她又如何能承受得起再一次失去他。

        倘若这一世没了穆其琛,顾?莹真的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样疯狂的事情。

        若他没了,她定会不惜毁天灭地的。

        “你怎么舍得让我这么难过?”

        “你又怎么舍得抛下我,离开我?”

        “穆其琛,你个混蛋。”

        顾?莹将穆其琛的手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手心里,又拉着他的手轻轻贴着自己的脸,一遍一遍摩挲着,喃喃的对着他声声低语,哽咽控诉。

        “穆其琛,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穆其琛,你要赶快好起来。”

        “以后要好好保护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护好自己的这条命。”

        “你要记得,你的命是我的,除了我,谁也不能夺走你的命。”

        “其琛哥哥,你要等我回来。”

        “等我回来,等我回来……”

        “……”

        在最后剩余的时间里,一滴泪自顾?莹的眼眶中滑落,滴在穆其琛紧闭的眼睛上,同时在顾?莹没注意到的地方,只见穆其琛的手指轻轻的颤了又颤。

        而后她俯身在他额头落下一个轻柔缱绻的吻,刹那间,就似有一层幽蓝之光自她的身体里迸射而出,又转瞬即逝,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与此同时,从外面看的话,整个军总医院好似都被一道蓝光所笼罩,却又在顷刻间消失无踪,完全没有影起任何人的注意。

        ……

        “我以为你会等到他醒过来才离开。”

        “……”

        南宫子衿丝毫不意外顾?莹不搭理他,从他见到这个女人的第一面起,他就知道这个女人跟他以往遇见过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样。

        不不不,更确切的说是女孩儿,而不是女人。

        毕竟这丫头不但模样看起来小,就连实际年龄也很小,说起来还是一个小丫头片子,哪里就是女人了。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对顾?莹产生如此大的兴趣,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他竟然真的能容忍顾?莹在他面前那般放肆。

        这要以前有女人敢对他颐指气使,怕是早就被他给割了喉,送去了阎王殿。

        “啧啧,你就这么离开了,当真不后悔?”

        “你可真是当代活雷锋,救人性命这种事都不带留名的,别人我都不服,偏偏我还就服了你。”

        “明明是你付出了大代价救活的男人,最后这功劳都不知要落到谁的身上去,你说你这心里真就一点想法都没有?”

        “喂,我说你丫的就不能回我一句。”

        顾?莹:“……”

        要她回他什么,她能对他说此时此刻,特么的她只想找根针把他的嘴巴缝起来吗?

        他以为她想这个时候离开不成?

        若非她不得不离开,她怎么也会等到穆其琛醒来,亲眼看着他好好的才放心不是。

        问题是她不能。

        这本来心里就够郁闷,够憋屈了,偏偏还有人在你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提醒你,这种感觉真他娘的糟糕透了。

        要不是她的身体受创不宜再动武,顾?莹都想出手揍南宫子衿一顿好好发泄发泄心中的郁闷憋屈好伐!

        “虽然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让他们全部失去这一段记忆的,但我真的很想知道,你这么做当真一点都不会后悔?”

        南宫子衿是谁,以他在全世界如雷贯耳的名号,他若想调查清楚点什么简直不要太容易。

        穆其琛是军人,他自然不会去查军方的事,但他却有着自己的情报专属渠道,以便于他了解一些他想知道的,他感兴趣的事情。

        太过深入的东西查起来虽然说很麻烦,但关于穆其琛任务结束却重伤险些不治的前因后果,他却已然心中有数。

        “认真算起来,明明你才是他真正的救命恩人,没有你的话,他根本就活不成,但你一离开,啧啧啧…他所谓的救命恩人可就变成别的女人了,这样你都不担心,不害怕?”

        南宫子衿看着面沉如水眸如寒冰的顾?莹,刻意将‘别的女人’四个字咬得重重的,生怕她听不清楚一样。

        也不知怎么的,他貌似爱上了这种以逗顾?莹炸毛为乐的事情。

        “我听说那个女人伤得很重很重,对她的以后还非常有影响,你说她会不会就此赖上穆其琛?”

        不知道为什么,南宫子衿就是见不得顾?莹这样一副仿佛什么都掀不起她心里半点波澜的模样,看她这样他就想刺激她,最好能让他看到她不一样的另一面就好了。

        而他好像很不喜欢她的另外一面仅仅只是在穆其琛那个男人面前才毫无保留展露的这个事实。

        南宫子衿将自己的异常全都归结于他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全然忽略了内心深处的那一丝丝情愫。

        “唔,不如我们来打个赌,看看即便没有感情,你在意的那个男人会不会因为责任而娶那个女人为妻,你说我们以这个来打赌怎么样?”

        “南宫子衿,你很无聊。”无力的揉了揉眉心,顾?莹很想告诉他,要不是她现在实力受损不是他的对手,不然她肯定不会跟他有半句废话,她会直接揍得他连他亲妈都不认识。

        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尼玛傻子才跟你打口水仗。

        “你怕了?”

        “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你若怕了,直接承认就好,我是不会笑话你的。”

        顾?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转身将他扔下就大步离开。

        “喂,他要是真跟那个女人在一起背叛了你,你就做我的女朋友呗,他压根配不上你,而你值得更好的。”

        “……”尼玛,她到底是什么地方让他误会她对他有意思了,她又到底是什么地方让他喜欢上了,她改成不成?

        “女人,你早就应该认清一个现实,你跟他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只有我才能跟你站在一起。”

        “闭嘴。”

        “闭什么嘴,我还没说完呢。”

        “南宫子衿,你想打架是不是,是的话姑奶奶现在就奉陪。”

        南宫子衿:“……”

        “别再跟着我。”若非为了救穆其琛,顾?莹不会跟南宫子衿有任何的交集,除了她跟他之间做下的一个交易以外,顾?莹不觉得她需要跟他再有别的牵扯,“我答应你的事情会做到的,除此之外,我并不想再看到你。”

        话落,顾?莹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没给南宫子衿任何开口机会就离开了。

        望着顾?莹离去的方向,南宫子衿倒也没有继续追上去,只是邪魅的勾起嘴角,轻笑道:“女人,你既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又怎么可能放过你。”

        “不急,一点都不急,咱们总会再见面的。”

  https://www.65ws.com/a/134/134050/457999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