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一路生香笑未央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犹未可知

第一百三十四章 犹未可知

        “姐,你能原谅牛世宗就说明你是一个很有胸怀的女人,我自愧不如。所以,还是忘记那些不愉快,有质量地度过接下去的每一天,这是我最想看到的。”汪洋修说。

        “姐就爱听你说话,叫我说就是一个字:贱;两个字:贼贱。”张刘柳说。

        “呵呵......这就叫真爱,傻傻的爱一个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粹的感情,除了父母对自己的孩子,一般人做不到,但是姐,你做到了,我再敬姐一杯。”汪洋修说。

        “可他并不知道珍惜,成天沾花惹草的,我都觉着丢脸。”

        “姐,这你都知道。”

        “不是我想知道,他差一点儿就被开除公职,就因为风流成性,哪个部门都不愿意要他。我真想变成一个又聋又瞎的老太婆,耳不听眼不见心不烦。”

        汪洋修对张刘柳的仁忍怀有敬意的同时,不由得想起胡文浩来,也许这是男人的通病?夫妻或是恋人之间的爱情若想矢志不渝真的挺难,那“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或许只是形式上的圆满。如今,更多的人并不愿意牺牲真实的自我去满足别人的感官,虚假的繁荣并不能填充他们内心的空虚与恐慌,从而选择放手。你并不能说他们自私,因为谁脚上的鞋不舒服都挺难受。

        夜已深,汪洋修想在浓密的胡须爬上脸庞之前和代驾一起把张刘柳送回家。

        显然,张刘柳还意犹未尽。

        “汪总,我冒昧地问一句:你有男朋友没?”

        张刘柳见汪洋修笑而不答,又问:“你那么优秀一般人真配不上,我给你介绍一个和你一样优秀的男生,行不?”

        “刘柳姐,谢谢你的美意!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优秀,我有很多毛病。”

        “我们虽然认识不久,但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好人,又漂亮又懂事,谁娶了你这样的好姑娘,谁家祖坟都得冒青烟。我外甥也特别优秀,我就觉得你们两个特别般配,要不哪天见一面?”张刘柳说。

        “改天再议哈,今天太晚了,明天还得上班,我叫代驾送我们回家,好吗?”

        第二天下午,张刘柳来找汪洋修商量什么时间与她外甥见面的事。

        汪洋修有些为难,没想到张刘柳对这件事如此上心,如果一口回绝不见,一定会给张刘柳一个不信任她的错觉。

        汪洋修还没有从失去胡文浩的痛苦中完全走出来,她虽然从不说起此事,事实是她身边很难找到可以倾诉的人,即便能找到可以倾诉的人,碍于面子,她又能对谁倾诉?

        只有何建翔,汪洋修失恋之后,何建翔就开启了定期给她做心理疏导的模式。

        何建翔今天休息,一大早就给汪洋修打来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见面。他每次约汪洋修做心理疏导都尽量避开专业名词,避免不愉快的心理暗示,他的内心对汪洋修也越发的体贴与疼惜。

        汪洋修说:“时间倒是有,就是已经安排出去了。你晚上陪我去见一个人,好吗?”

        何建翔早已丧失拒绝汪洋修的能力,挂断电话后,他猜想那个人会是谁?

        张刘柳替外甥选择了一个不错的餐厅,她说大家一起吃一顿饭很自然,会少了很多不必要的尴尬。

        当何建翔陪着汪洋修出现在张刘柳和她外甥面前的时候,张刘柳有些吃惊:汪总带个男神来!她外甥却显得很淡定也很自信。

        张刘柳的外甥叫薛子舟,是一名外企高管。确实如张刘柳所言,此人乃一表人才,丰神俊朗,身形健美,最有特点的是他的笑:无邪有善。

        四个人落座之后分别做了介绍,此时,何建翔似乎嗅出了相亲的味道。他内心喜忧参半,喜的是汪洋修对他一如既往的信任;忧的是他依然没有入汪洋修的法眼。

        整个相亲过程,基本上都是张刘柳在与何建翔聊天,她对何建翔的医生职业很感兴趣,咨询了很多有关健康的问题,何建翔专业的回答让她欣喜不已,天真可爱的像个孩子。

        薛子舟一直保持着绅士风度的同时也表现出他体贴细腻的一面,汪洋修一个擦手的小动作他都会积极配合,主动把纸巾盒移到她的手边,张刘柳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今晚的四人聚餐只有张刘柳喝了两杯红酒,其他三个人都开车,故滴酒未沾,她显得尤其兴奋。

        “我再多说几句哈,千万别嫌我老太婆啰嗦。当初我和牛世宗就是由媒人介绍认识的,我是过来人,没人能完全了解另外一个人,有时候就算是父母也做不到完全了解,甚至自己都不了解自己。你了解他的生活,可能不了解他的工作;你了解他的家庭,可能不了解他的人品。所以,我要告诉你们两个年轻人,如果感觉看着还算顺眼就试着相处相处,相处之后再做决定不迟哈。我不是怕担责任,而是不希望耽误你们一生的幸福。你们说是不是?”

        汪洋修感觉张刘柳说得很深刻,这就是生活带给她的经验,很痛却很宝贵。

        “姨妈说得对,我已经加汪洋为好友了,姨妈就放心吧!我们会慢慢了解,好好相处。”薛子舟说。

        说到了解与否,张刘柳了解汪洋修的只能算是皮毛,甚至连皮毛也没有完全了解,可见人与人之间是有多么玄妙?故此,若想给一个人下结论应该是一件很难的事,评说尤其不易。

        之所以有人认为人与人之间很简单,要么是这个人太自以为是,一切从自己的主观出发;要么是这个人真的很简单,所见的一切也就变得简单。

        显然,张刘柳是一个极其简单且善良的女人,她当然希望汪洋修能与自己的外甥结成秦晋之好。然而,汪洋修心理和生理上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薛子舟是否能够欣然地照单全收?这诸多的秘密也必将成为薛子舟走进汪洋修心里的诸多障碍,他能否勇敢地逾越?这所有的疑虑都已成为何建翔心中的犹未可知。

  https://www.65ws.com/a/132/132591/486872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