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一路生香笑未央 > 第九十章 不是我的菜

第九十章 不是我的菜

        显然冯清平对于自己和郑兰兰之间的感情还抱有一丝希望,虽然他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冯清平的预感没有错,刚才汪洋修在红酒杯上看到的影像正是郑兰兰和一个男士相拥走在法国的战神广场驻足于埃菲尔铁塔下激情长吻,仿佛与其他热恋中的年轻人一样,请历经百年风雨仍然屹立在塞纳河畔的伟大建筑见证他们的爱情。

        汪洋修还没听说过冯清平在意过哪个人,更别说是女人。女人,冯清平见的太多了。一个多金又睿智的男人,已不惑之年仍孑然一身那得有多少故事阿。

        可眼前的冯清平完全失去了特有的自信与洒脱、沉稳与神秘的气质。种种迹象表明冯清平一定非常在乎这个郑兰兰。

        “同行的是个男士,两个人好像挺亲密。”汪洋修淡淡地说。

        冯清平的最后一丝希望终于破灭了。他再一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拿起手机再一次打给郑兰兰,还处在无法接通的状态。

        “把电话号码告诉我。”胡文浩对冯清平说。

        胡文浩用自己的手机瞬间就拨通了郑兰兰的电话,同时点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在餐桌上。电话里传来郑兰兰动听的声音:“您好!我是兰兰,您是哪位?”

        职业的、热情的、极有礼貌的声音让三个人面面相觑。冯清平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积极回应着:“兰兰你好吗?是我。你什么时候回......”冯清平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冯清平又一次用自己的手机拨打郑兰兰的电话,居然和之前一样无法接通。明显是把冯清平的电话拉黑了。

        汪洋修要了号码给郑兰兰打过去,也点开了免提,果然接通了。还没等郑兰兰说话,汪洋修就开口了:“我们见过面,我是汪洋修。你今天穿了一双意大利著名品牌‘菲格登’高级定制款的黄色休闲鞋,嫩绿色的‘迪亚多纳’运动装是今年的最新款,大红色的唇彩,不过现在的颜色已经不是很艳丽了......还需要我说一下你身旁男士的衣着打扮吗?”

        郑兰兰好像突然被迫击炮轰了似的,完全懵掉了。她搞不清楚汪洋修为什么如神算一般准确地说出自己的穿着打扮,连品牌都说得准确无误。冯清平在清城就已经是大家眼中的神算大师,可他还没到这个层次。

        郑兰兰停止和身边的男士暧昧,四下观望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异样。

        “不必了。你到底什么意思?”郑兰兰问汪洋修。

        “我的意思很简单,都是成年人有必要玩儿失踪吗?即使不能够善始善终也应该好聚好散吧?说声再见有那么难吗?”汪洋修说。

        “我不是玩儿失踪,我是和冯清平彻底分手。”郑兰兰说。

        “彻底分手更不应该不告而辞,据我了解冯清平的生意都是交给你打理的,总应该交接清楚吧。”汪洋修说。

        “提起生意我气就不打一处来,不是把钱拿去投资就是给他老爸治病。我都老大不小了,家里一个劲儿地催,人家都抱娃了,我还没结婚,要等到什么时候阿,我不想等了。”郑兰兰说。

        “事实证明他等得对!我不想和你多说,你如果有话想说还是跟冯清平说比较好。但是我有两句话非说不可:第一,冯清平投资的是你的家乡;第二,谁都是父母生养的,儿女给父母治病是天经地义。你听懂了吗?”汪洋修说完把手机免提关掉递给冯清平。

        汪洋修说话的声音虽然平静但内心却很激动,郑兰兰的无知与无理太令她气愤了,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冯清平难堪。

        冯清平接过手机匆匆往卫生间方向走去,边走边说:“为什么拉黑我?我有话和你说,我们不能就这么分手,再给我点儿时间,我们结婚好吗?”

        “我们分手吧!我不会给你时间,更不会跟你结婚。”郑兰兰说。

        “我们才相处几个月,不会那么急吧?钱不是问题,我从来就没有把钱看得那么重要,让你打理生意就是想让你放心,没有任何顾虑地跟我生活在一起。这次投资也是为了北清沟的乡亲们过上好日子,将来也会有可观的收益。再说,那都是贷款并没有影响我们的生活,如果没有这个投资项目我们又怎么会相识?”冯清平说。

        “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出差的时候我已经让财务结清了我的工资,我的私人物品也已经都拿走了,你给我买的衣服和首饰我可是一件也没带走,我们两不相欠。”郑兰兰说。

        “兰兰,你不能这么绝情,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好吧,你如果非要一个理由我就给你一个理由:我找到更适合我的人了。”

        “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

        “我记得你不是能掐会算吗?你算算就知道了。”

        “这种事儿我不屑掐算。我猜应该是我的朋友,也就是投资北清沟的另外两位投资商中的一位,对吧?再具体点儿二选一,一定是张帅。”

        郑兰兰听冯清平说出“张帅”两个字的时候心猛然收缩了一下。她自知过错都在自己,其它的都是借口,张帅比冯清平更有钱才是问题所在。但郑兰兰还是喜欢用公主的任性与骄横来掩饰自己的心虚。于是说:“你既然猜出来了,我也没有必要再瞒你,你也觉得我们很般配是吗?”

        郑兰兰的话彻底激怒了冯清平,仅残存的一丝希望也彻底破灭了。冯清平把手机高高举过头顶使出全身力气猛地一摔......

        汪洋修和胡文浩见冯清平半天没回来有些不放心,冯清平心情不好又喝了很多酒,汪洋修让胡文浩去看看。胡文浩刚走到卫生间门外就听见“啪”的一声,那不是手机摔落发出的声响分明是心碎的声音。

        胡文浩陪着冯清平在卫生间呆了好一会儿,情绪平复后才返回餐桌,三个人已然了无兴致,剩下的只有悲伤和无奈。

  https://www.65ws.com/a/132/132591/459439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