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金手指是终极Boss[系统] > 第80章 城

第80章 城

        “你一个凡人倒是看得通透,随我来罢。”邪焱很满意他的回答,甩袖将所有人都拂进一颗参天的桃花树内,自己也跟着不见了。

        君无曲慢悠悠的抱着苏梓落地,而君无渊就没那么好运了,他在一点准备都没有的情况下被拂了进来,在落地前下意识的就将千机拉近怀里,然后跌了个四脚朝天

        好在千机并不重没将他压出内伤,他将千机扶起然后才爬起来,冷着一张脸指着邪焱怒骂:“明知道千机是凡人没有修为你还直接把他扔进来会死,你还这么干。你故意的你”其实他更想他这身体才十三岁,还没到千机的肩膀呢接住他很困难好吗

        “呵。想要得到朔沅的传承,这点考验也不愿接受吗”邪焱冷笑着回道。

        千机拍拍君无曲的头以示安抚,他向邪焱歉意一笑:“我代他向您道歉,他还只是个孩子,您大人大量别怪他。”

        他是孩子谁信啊他是在你面前才这副样子的好吧三人两兽同时在心里吐槽。而君无渊却很想自己明明已经活了两世哪里是孩子,不过千机这么也是为了他罢了,所以他噤声不语。算了,为了千机的传承不跟这老家伙一般见识。

        “得了,去找朔沅接受传承吧,我还想早点完事回去睡觉。”罢,邪焱指指被一直众人忽略的冰棺。

        众人随着他的手指看去,一具冰棺浮空而立,冰棺内冰封这一人。那人一袭紫衣冷若冰霜,眉如远黛,三千墨发柔顺的披散在身后,一点朱唇勾勒出几份凌厉,细长的双眼紧闭却仍让人能感觉到森寒之意。就是看惯了自己现在这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的苏梓也被惊艳了,世上竟有如此完美之人。

        “不准看”君无曲最先回神,见苏梓一副入了魔的模样他立刻不高兴的抬手挡住他的双眼,师兄的眼里只能有自己,谁也不能夺走师兄的注意

        苏梓讪讪的撇头,不看就不看大不了等下他偷看总成了吧,哼

        千机愣神了一会才走了过去,君无渊想上前跟着却被邪焱一把勾住后领拉了回来。千机走到冰棺面前似乎冥冥中有什么牵引着他,他抬手覆盖上冰棺,下一瞬就消失再众人面前。

        “好了,我们在这里等等吧,大概过几天他就出来了,快的话。”完邪焱就悠哉悠哉的从须弥戒中拿出一张华丽的床躺了进去,再也不管苏梓他们几人自己睡觉去了。

        就这样几人等了一日又一日,过了五天千机也不见出来。期间君无渊几次想靠近冰棺但都被一层隐形的禁制弹了回来,去摇邪焱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性最后坐在禁制前半丈的地方紧紧的盯着冰棺。

        而苏梓则总感觉有人在喊他,频频向冰棺里的美人投去目光,然后又在君无曲威胁的目光下讪讪回头。

        过来走过来想知道那字的由来吗那就过来吧

        这次的呼唤非常的清晰,那声音充满诱惑的味道。这几日苏梓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何八卦阵的八门会有他大华民国的国字,是不是朔沅像他一样是穿越而来如今谜底就在眼前,心里就像有个猫抓在挠一样。

        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向冰棺走去。起初见他走来君无渊和君无曲都以为他会被禁制弹开,不曾想他越过君无渊后直接进了去。

        君无曲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的看着苏梓消失在了面前,而一直假寐的邪焱也跳了起来,失神的呢喃道:“朔沅”

        苏梓也跟着消失了,这下禁制前又多了一块名叫君无曲望夫石

        远在朔沅仙境的混沌并不知道,此时他的虚无界已经被神皇潜入,虚无界一片腥风血雨杀戮不止。

        凌霄斩下最后一只挡路的虚无异兽的头颅,用一卷手帕抹干净剑身的粘稠液体,万分嫌弃的扔到一边,然后才踏入那座色调灰暗却不失华丽的宫殿。

        “神皇好兴致,怎么有空来我虚无界做客可惜尊上不在,不如由我来招待您如何”

        “那仁,您还没死啊。”凌霄顺着声音看去,一身着白衣黑边兜帽遮去半张脸的人影,他一点都不觉得诧异喊出那人影的名字。

        那仁半靠在石柱上,舌尖轻舔着寒光闪烁的弯刀嗜血一笑,而后突然失去踪影转瞬就出现在他身后,弯刀已经横在他脖颈前。那仁勾唇邪笑:“尊敬的神皇陛下,您在看哪恩”

        凌霄冷哼,能稳坐神皇之位如此久,他当然不会是什么泛泛之辈。那仁速度快而他更快,提手剑柄撞开弯刀,同时另一只手抓住那仁的右肩跨肩摔出去。

        那仁在空中翻腾两下,足尖点过几柱石柱,潇洒的落地拍拍被抓来有些凌乱的衣领,而后提起弯刀再次俯冲过去。

        这次凌霄依旧不躲,也没有反击反而闲庭信步的跨步向前。那仁见此邹眉暗道不好,想收回攻势已是来不及了。

        “乱花溅玉。”凌霄抬手摊开五指,朵朵透明灵动的昙花盛开而后迅速凋零,化作片片花刃如暴雨骤风飞射而出。

        那仁躲避不及迅速的支起一个保护罩,可倒底还是受了伤,白衣染血一道道伤口开出惊艳夺目的血花,食指抚过脸色的划痕沾上一滴血珠,他用舌尖舔掉眼中疯狂之意更甚。

        “不愧是神皇大人,不过我那仁可没那么容易被击败”他掩脸低头哼笑,再抬头一双眼睛如猫瞳却如黑洞一般深邃,他抽出腰间另一把弯刀狂笑:“不知我这招能不能给您那美丽的脸上留一道印记呢”

        “生灭予夺。”那仁一字一句,话音未落人已消失在空气中仿佛不曾存在,那低沉的声音却在回响。

        凌霄不为所动似乎一点都不紧张,他闭上双眼用神识窥视,发现无用后性只凭自己的感官。

        后面凌霄回身提剑剑背横扫,那仁显现出身影躲开然后又消失,如此几个来回,那仁几次三番没得手倒也不焦急反而越战越痛快。身形化成两个两面夹击,凌霄邹眉干脆双手出掌一手震开一个,哪知正前又出现一个那仁,他双刀合十挑衅道:“神皇大人心了。”

        凌霄冷哼,手掌接剑抛出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那仁瞳孔猛烈的收缩旋身躲避,手中弯刀脱手而去。凌霄身影瞬间消失,那仁落地勾勾手指,空中的弯刀似受到牵引乖乖的转弯回到他手里。

        那仁舔掉弯刀上的血迹,故作惊讶的道:“呀不心伤到您了呢,呵呵”

        凌霄擦去脸上的血痕,双唇紧抿眼眸中酝酿着狂风暴雨,这证明他动气了。

        殿内剑拔弩张,殿外一人缓缓踏步而来,那人定抬眸,“阿弥陀佛,不如由我来代替神皇陪你打罢,那仁。”

        “是你啊,你不是去了西方极乐如来那闭关了吗怎么舍不得你的神皇受苦”那仁侧头邪笑。

        “非也非也。”明禅摇头,“只是想早点救回太子殿下,去做我该做的事情罢了。”那人等了他那么久,怕是要生气了

        “可我不想和你打,怎么办”那仁苦恼的敲敲脑袋,下一瞬就祭出双刀,攻势迅猛无比,“比起和你打,我更想要你命”

        “神皇快去寻太子,那仁就交给我罢。”明禅朝凌霄示意,而后才与那仁交手,凌霄看了几眼见明禅游刃有余性放心离去。

        他寻过一个一个房间总算在一处偏僻的院找到了凌云。十三年中,凌霄无时无刻不在想办法救回他,奈何混沌藏得实在太密实又时刻有人盯紧,如今好不容易才寻了机会来救凌云。

        如今十三年已过,当年的孩童还是那般模样,但他的心却不如曾经那般天真单纯了。凌云挂着礼貌而疏离的笑容直视凌霄,启唇道:“父皇怎么如此久才来救我”

        看他这般模样凌霄心疼不已,他上前抱住凌云哽咽着道:“都是父皇不好,回家了以后你想父皇怎么补偿你都行。”

        “好,我们回家。”凌云僵硬了一下很快又放松,他双手紧紧的抱住凌霄,声的应和。

        终于可以回去了父皇他没有抛弃我

        一片白茫茫中,唯独能看见有两人执棋对弈,一人身穿紫衣一人着白衣。

        凝神注目的紫衣人突然抬眸,他一子落下输赢立定。他起身拜拜衣袖向千机道:“我赢了。你并不需要我教你什么,这衍天诀你拿去,自行领悟罢。”

        下一秒,紫衣人就不见了,千机还没来得及向他道谢就眼前一晃,竟已经出了紫衣人的意念之界,回到了传承之地。

        一见他出来君无渊立刻扑上去,拉着他左转右转,口中念念有词:“那朔沅仙人有没有为难你有没有受伤拿到传承了吗”

        千机被他逗笑了:“并没有为难与我,只是和我下了一局棋,然后就给了我一书,可惜我看不懂那些字。”

        “这世界的书籍不是那样看的,需要感悟,等回去了我教你怎么看。”

        “好。”千机应声,然后巡视了一番,发现少了一人,而君无曲就像定身一样紧紧的盯着禁制。于是问:“恩嫂子呢”千机不知道苏梓的名字,估计叫嫂子总不会错的。

        “他呀,跟你一样被朔沅带走了,估计过几天会出来吧。”君无渊怜悯的看向那座望夫石,总算有人和他一样了美女  "hongcha866"  ,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65ws.com/a/130/130125/442620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