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金手指是终极Boss[系统] > 第59章 城

第59章 城

        见库邑帖总算急了,君无曲走到他面前:“你这块最大的硬骨头倒是软得最快。想我放了他也不是不行,只要你出薄儿怗的下落,我立马放人。”

        库邑帖恨恨的咬牙,道义与忠诚两厢拉扯,最后还是败在了喀勒克的惨叫之下。

        “你当着会信守承诺你发誓你不会食言,否则我绝不会的。”库邑帖直视着眼前的魔鬼,妥协了。

        “哈哈哈”所谓的忠诚也不过如此。

        君无曲挥手,让士兵将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喀勒克挖了出来。

        此时的喀勒克已经一身皮肉有一半是分离的,嫩肉暴露在空气中,一片血肉模糊,格外的刺眼。几位军医很快就到来,熟练的将手中的瓷瓶瓶塞打开,轻轻一抖,瓶中的药粉尽数倒在了喀勒克的血肉上。

        来已经疼得失去知觉的喀勒克,如今药粉一发挥药效,顿时如剥皮的青蛙被扔进了油锅一半,除了张大嘴巴无声的惨叫,竟是连呼吸都没了力气。

        喀勒克的惨状,库邑帖还有几位突厥副将都看在眼里,他们每人都对着君无曲呲牙怒目,恨不得生吃了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君无曲嘁笑,抓起库邑帖的头发狠狠的往后拽,使得他不得不仰头:“我已经信守承诺,将他放了,还好心的找来军医为他医治。不过,我看你似乎不怎么感激我呢。得了,别再给我拖时间,快”

        若不是追击薄儿怗的时候,一群该死的游牧人挡了他的去路,让薄儿怗再次逃脱,此时他何至于费这口舌。

        见他已经不耐,库邑帖知道他已经拖不过去了,他干脆闭着眼一口气了出来:“薄儿怗有一秘密藏身地,就在百里外挞勒平原,他应当是去了那处。”完,库邑帖就后悔了,可是现实却容不得他后悔,他只能在心中对薄儿怗对不起。

        得了想要的情报,君无曲暴怒的心情总算好转了几分。就在库邑帖以为他会放了他们的时候,君无曲突然脸色一变怒喝道:“你在撒谎既然你不肯将实情出来,那就别怪我不人道了”

        话毕,不待库邑帖做出反应他就命令张副将道:“将这个突厥的脑袋砍下来悬挂在城门上,让那些番邦人看看胆敢冒犯我大秦天威的下场至于那些俘虏,挖个坑,埋了吧。”

        轻描淡写间就决定了上千人的命运,君无曲毫无悲悯心。他当然知道库邑帖没有谎,他不过是在找借口要他们的命罢了。

        张副将带着一队士兵将那几位反抗不止的突厥副将的首级砍了下来,将那些首级拿麻绳绑住头发,拎着就等着君无曲下令。

        库邑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袍一个个被砍了脑袋,气的哇一声喷出一口血:“你这个残暴不仁的恶魔你背信弃义,你会遭天谴的”

        君无曲冷冷的看着他,然后拔剑亲自将库邑帖的头颅砍了下来。头颅骨碌骨碌的在地上滚了两圈,库邑帖双目瞪眼,死不瞑目。

        君无曲归剑入鞘,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他神情冷肃,对库邑帖的诅咒弃之以鼻。

        背信弃义残暴不仁便是遭天谴又如何他性就是如此

        不不对这不是他

        君无曲突然自我否定起来,他不应该是此等人的,可又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一时间他陷入了迷茫,如果他不是秦国的定远大将军君无曲,那么他是谁

        君无曲停下脚步,他不断的问着自己究竟是谁,完全没有察觉四周的景色的变化。再回神时,却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一个阴森森的地方。他忽然福至心灵的想起,他,君无曲,乃神界之帝神皇。

        他原只是一个妖子,他天生早惠,远在那所谓的母亲怀着他的时候,他就有了记忆。仍记得那女人孕育了他一百年,在他出生的那一刻亲手毁了他的妖凰之体。而那个所谓的父亲见他已经废了,毫无用处,直接将他丢给了手下的一个氏族君家。

        他知道自己一直在那个男人的控制之下,在君家心翼翼的活到了五岁,生怕表现出一丁点的不同寻常,引来那个男人的注意。也许是他不心,那个男人还是关注到了他。六岁那年,君家被灭族,他藏在自己偷偷挖出的密道中躲过了一劫。为了逃避追捕,他躲进了君家的镇妖塔内,用了十年方才筑基。

        他很清楚,若想彻底的摆脱那个男人的控制,他必须强大起来。想起他曾无意间听族长过剑修最强大,于是他离开呆了十年的镇妖塔拜入了第一大宗御剑宗,并且得了自己的命剑七魄。

        那年起,他成了御剑宗大长老的第二个亲传弟子,上头还有个师兄绍白。只是这个师兄似乎并不喜欢他,处处为难于他不,还经常克扣他的修炼资源,使得他境界提升缓慢。

        这些他都咽了下去,从不曾向师尊诉过苦。可在宗门大比时,在第三关密境试炼时,自己的好师兄却陷害了他,给他吃了化魔丹,让师尊误以为他魔界来的细作。

        犹记那时他被师尊亲手废了丹田,师兄将他推下万丈悬崖。那时他已经绝望了他以为他必死无疑,哪知就是老天爷都在帮他,他非但没死活了下去,还因祸得福得了一仙术秘籍,丹田也被他误食的灵果修补好。

        自坠崖那日起,他发誓若他有幸活着,必将绍白还有那男人都斩于剑下。他在崖底一待就是五十年,待他成功化神时他才离开那个悬崖开始了他的复仇。

        经过打听才知他那好师兄也是化神期,他知道硬碰硬他可能还不能将那伪君子杀了。于是他隐姓埋名,以客卿长老的身份在宗门内一步步将他的好师兄拖进泥泞,让他身败名裂被逐出御剑宗。

        等他成功晋级合体期再去找到绍白,那时的绍白已经心魔入体疯魔了。他这才知道绍白远在他入宗前就因师尊要收徒而有了心魔,而他的出现就是在不停的刺激他。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师兄也是个可怜人,但却不能磨灭他犯下的种种罪行,于是他将绍白封印在了三界交界处,让他日日体会那撕裂之痛。

        解决了绍白,他以为自己可以安心的修炼,哪知那男人却惦记上了他,一度捕抓他想用他的灵魂以及肉身复活他的情人。为了活下去,他不得不和自己所谓的父亲周旋。

        他与那男人整整对抗了二十年,最后一次对决,刚刚渡劫期的他还无法直接与那男人抗衡,就在那男人将他抛进法阵的前一刻,他体内的妖凰血脉却觉醒了,伴随着的是前世的记忆以及力量。

        他在那男人狂喜顾不得反应时亲手将他杀了,从那时起他才真正的自由了。全盘接受了前世的记忆后,他发现绍白居然和自己前世一模一样,那时他无比庆幸自己没有杀了他。

        忆起前世,梧桐为救他身死道消,他用自己的血肉为梧桐铸造了一个于他模样相似的肉身,将他的神魂融入,才与梧桐一起轮回转世。原以为他们转世了就能够重新在一起,哪知竟是成了如今的局面。

        如今他已经是这世间最强大的人,可他却无法正面面对自己亲手封印的绍白,因为那是他前世的恋人的转世,而他却亲自将两人的缘分斩断了。

        每年他都会去看他,不管他怎么费尽口舌想要解放他,可绍白却恨毒了他,宁可忍受撕心之痛都不愿再看他一眼。

        今日,他又来到了绍白所在的怨鬼窟,一入目所见的就是他躺在地上没了生气。他不敢置信的将绍白抱起,入手却是冰冷,冻得他的心都快停止了跳动。

        他抱着绍白的身体,泪水再也止不住。他不停的问着天道,为何为何要这样戏耍他们前世梧桐死在自己的怀里,如今竟然连绍白也死在他面前。就算他是神皇又如何连自己喜爱的人都无法保护,这神皇之位不要也罢

        “汝当真要为此人放弃神皇之位”古老而又沧桑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他立刻坚定地点头,那声音叹息:“吾可给汝一个重来的机会,但重来后汝将再无机会登上神界,可愿否”

        “我愿”他。

        “那就如你所愿。”

        那声音渐渐褪去,君无曲眼前一黑,昏睡了过去。

        神界凌霄殿。

        “呵,想不到这命定子倒是个情种。竟然被这么个的幻境迷住了,实在是颇为难看。”男人看着云镜里的画面,恶劣的轻笑着道:“不若就由朕帮帮你罢。”着,手中一点金光就飘忽进了云镜中。添加  ""  ,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65ws.com/a/130/130125/442620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