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齐欢 > 第二百六十章 心绪

第二百六十章 心绪

        宋成暄说完这话闭上眼睛,是在努力摆脱现在的情绪,半晌他又睁开双眸想要试图起身,手一撑却立即发现做不到,于是慢慢躺下来,双手交叠在腹部,一动不动好像再次睡着了。

        徐清欢知道他并没有睡,如果他能行走自如,早就起身离开,可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悄无声息,尽可能消弭一切会影响自己的事物,不听不想,不动不念。

        不知为什么,这样的安宁,让他显得有些脆弱而无助。

        徐清欢本想悄悄离开,看到这里却不忍心起来:“当年的事,是我们对不起魏王府。”

        宋成暄没有动。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尴尬,徐清欢抿了抿嘴唇:“宋大人先歇着,等您好些了,我就让人送您离开。”

        提起宋大人几个字,他明显微微皱眉,显然这个称呼在他醉酒时是陌生的。

        徐清欢忽然想到当年朝廷细数魏王一家的罪状,其中一条是勾结三朝重臣结党谋反。

        那位三朝老臣也被诛灭九族,只因为他酒到酣处时说,高宗提过,若得佳儿可保社稷三十年太平,若再得佳孙可望百年昌盛。

        魏王谋反案时,有人将这句话冠在魏王及世子身上,说老臣私底下为魏王筹谋,拉拢官员准备谋反。

        这本是无稽之谈,可大约就是因为魏王和世子的确出色,这句话就成了先皇心中的刺,所以下命处置魏王府所有人,包括还年幼的魏王世子。

        宋成暄想要活下来有多不容易,小心翼翼,隐姓埋名,永远不能在人前提起自己真实的姓名,生生将自己从这世间完全抹杀掉。

        严格来说,魏王世子已经死了,至少在平日里宋成暄的身上不留半点痕迹。

        徐清欢想到这里目光再次落在宋成暄身上,他的嘴唇好像很干燥:“你还要不要再喝些水?”

        那双明澈的眼睛再次睁开,然后落在她脸上:“你怎么还不走?”声音中带着几分讥诮,“你们不是早就选好了……应该离得远远的,免受牵连,为何如今还上前来……你就不怕我重提当年的约定吗?”

        不知怎么回事,徐清欢仿佛洞悉了他这话的其他含义,宋成暄所指应该不单单是父亲背叛魏王,没有在当年伸出援手,还有一件违背约定的事正在发生。

        徐清欢不禁道:“宋大人指的是什么?”

        即便这男人还在醉酒之中,神情依旧深沉几分:“冬月初五,丑时一刻。”

        徐清欢愣在那里,宋成暄说的是她的生辰,他如何会知晓。

        宋成暄道:“我的……你知道吗?”他嘴角微勾,“就写在那大红的帖子里。”

        他笑容变得讥诮:“只怕那帖子早就烧毁了吧?”

        徐清欢一下子从锦杌上起身,怔怔地望着宋成暄:“你是说我们有婚约?”将生辰八字写在大红帖子里,只有双方长辈定下婚约,才会如此作为。

        所以他才会说:你是安义侯长女……我竟忘了,你们早已经毁约……,也许就在迷离的那一瞬间,他误以为一切如初,就在她说出那些话之后,他如梦初醒,重新被她拉回了现实。

        徐清欢的心“砰砰”慌跳个不停,仿佛要跃出喉咙。

        她不曾听父亲说过这些事,婚约仍在,却早已经物是人非。

        徐清欢半晌说不出话来。

        宋成暄道:“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他的嗓子异常的沙哑。

        她鬼使神差地走过去,拧了帕子擦拭他的额头,他没有闪躲,只是闭着眼睛。

        “我不知道,”徐清欢低声道,“我父亲从来没有提及过此事。”前世自始至终她也不曾知晓这些。

        “你,”徐清欢攥紧了手中的帕子,“你可要我们遵守婚约吗?”

        她明明靠得他很近,他却能从她的一举一动中感觉到她想要远远的逃离,说话声音很低,如同在呢喃,他给她带来的不是欢喜,而是忐忑、慌张。

        而他躺在这里,就好像在等待着别人的怜悯和施舍。

        宋成暄闭上了眼睛,感觉到她默默站在那里良久,然后又将微凉的巾子放在他额头。

        大约是以为他睡着了,她幽幽地叹了口气,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屋子里重新安静下来。

        宋成暄睁开了眼睛,看着头顶那低垂的幔帐,他撑着坐起身,拉开了身上的薄被,他确实喝了许多,却没有醉得那么厉害,也许他想要这样醉一次。

        徐清欢端了汤,正要再去看看宋成暄。

        孟凌云过来禀告:“宋大人已经走了,我想要追上去搀扶,大人却不肯,然后一路走出去上了马。”

        宋成暄会去哪里呢?他在江阴是否有落脚之地,她重新走进屋子里,昏黄的灯光下,里面自然已是空无一人。

        旁边屋子里的徐清安睡醒了,嘴里嘟囔着劝酒词:“宋大人……英雄豪杰,当真让人敬佩,我们再喝一杯,他日……有机会……一起战场杀敌。

        呵呵呵……功成名就,再将曹家妹妹娶进门,我就心满意足了。”

        徐清欢不禁摇头,对哥哥的要求不能多,当真只能听他说一句正经话。

        而宋成暄却恰恰相反,如此醉酒,也才能让他轻松一时。

        徐清欢缓缓地又坐在锦杌上,望着那空无一人的床铺出神,今晚知晓的这件事,让她的心绪久久不能平复。

        “大小姐,该回去歇着了。”凤雏低声道。

        徐清欢点点头,起身离开了屋子。

        ……

        一夜未眠。

        就算是刚刚重生那些日子,她也能让自己安眠,可昨夜却怎么也睡不着,直到外面天空大亮。

        通常这时候她已经起身梳洗,而今天她却躺在床上半点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直到外面传来徐青安的声音:“没……没喝那么多……宋大人好端端的厉害了,我说的都是真的,爹……我怎么会骗您。”

        然后是酒坛子被踹得七零八落的声响。

        徐清欢穿好衣服打开屋门,徐青安已经被摔在地上,捂着屁股哀叫连连。

        徐清欢走过去,向安义侯行礼:“父亲的伤怎么样了?女儿有话想跟父亲说。”

  https://www.65ws.com/a/129/129308/492014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