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捉鬼的那些年 > 17.第17章 :小心走火

17.第17章 :小心走火

        “的也是”白无常将舌头一撸,塞进旁边专们缝制的口袋里道“我们开始吧”

        着又是一声阴锣声响,白无常从怀里掏出一面旗,迎风一招,那旗子大了五倍不止,上面写着隶书的三个大字“招魂幡”。

        白无常举着旗子一招,嘴里道“阴使已到,新死者王灵妹,快快随行”

        叫了一遍没反应,白无常将旗子一招,又念了一遍,还是没有反应,皱着眉头道“好像鬼魂已经自行离去了”

        黑无常鼻子嗅了嗅道“好像有人的气息”着就要上前去看。

        白无常拦住他道“范兄,还是不要进去了,省得吓着活人,那王灵那妹想必是走失了吧,我们下回来带上就是,反正现在阴司鬼满为患,迟些早些都不打紧”

        黑无常迟疑了一会儿,冷冷的目光看了我良久,这时候阴锣声响起,两鬼已经离开了院子。我紧绷的神经一松,才发现自己全身已经湿透,黑无常的眼神,实在太可怕了,就像是从地狱里突出人间的两把冰刀,直刺人的灵魂。

        吕婷从我背上冒出头问道“走了”

        我坐在地上“走了”我不明白黑无常的意思,从他的眼神里的敢肯定,他是发现了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揭破我,我拉起吕婷“咱们赶紧走吧”

        从王寡妇家出来,我们直奔三婶家。村子里人叫狗嘶,十分热闹,我一把拉住一个提着猎枪的半大子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那子正处在变声期,嗓子就像是公鸭子一样,提着手里的猎枪拨开我的手“刚才四叔发现那东西了,正在吸一头老母猪的血,四叔一搂火,连着母猪一起打了,但是还是给那东西逃了,我们正在追呢”

        完头也不回地跑了

        我和吕婷对视一眼,现在管不上鬼婴的事了,我们向着村东头的三婶家跑去。三婶家里灯火通明,三婶的男人就在村里的临时巡逻队里,她背靠着屋柱子,一边哄着哭闹不休的虎头,一面警惕地四处张望,在墙角上还竖着一杆木柄的猎枪。

        那猎枪我认识,这是双管猎枪,能连击两发,子弹是那种比人的眼珠子还大些的铁珠子,两枪下来,三十四斤的野猪都要被撂倒。

        三婶见到我们,十分宝贝地抱起虎头问道“城里来的姑娘伙子,你们怎么来俺家了”

        也奇怪,自从我们进了院子之后,虎头就不哭了,瞪着大眼睛瞪着我们看,脸上渐渐露出了可爱的笑容,嘴里叫道“妈妈,妈妈”

        三安婶吓了一大跳,战战惊惊地道“两个年青人,你们不是把王寡妇带来了吧”

        我看了看吕婷,吕婷将我信前推,我想了想,道“三婶,我出来你可别怕”

        听到这话,三婶一闪身躲到了柱子后面,操着双管猎枪对着我“王寡妇,我可没有对不起你,你现在过去了,就该放下这一世的所有,回头投个好人家好好做人,今生受的苦,来生老天肯定会报你福,虎头你就放心地交给我吧,我没儿子,会待他像亲生儿子一样的,听到没有,听到了赶紧走吧,不要再呆在这里吓你三婶了”

        我擦,老娘们你跟王寡妇话指着我干嘛,这可是打野猪的枪,一枪能给人身上开个碗大的洞的,持着她抬枪的手有手颤抖,惊得我又起一身冷汗,连声道“三婶,你别激动,先把枪放下,有话咱们慢慢,王寡妇不在我身上,你不心走火了那可是人命官司”

        听到这里,三婶在清醒了一些,农村的人只要一听到病和官司,半夜里都会吓醒呢我的这句话,也足够让她冷静下来了。

        看到她慢慢垂下枪口,我也松了口气,心想还是好好话吧,这就是吊人胃口的下场了。我想了想道“是这样的,我刚刚做了个梦,梦里王寡妇她就要去阴间了,但是想看孩子的最后一面,让我带她过来我问她怎么带她过来,她只要我过来她就跟着我过来了,我想着母亲临走前见孩子一面那是天经地义,不管是真是假吧所以我就过来了”

        三婶了头“那也是这个理”应着身在我身体周边看来看去。

        我骗她“三安婶你就别看了,我都看了几十遍了,什么都没有发现,可能她不想让我们看见我们就看不见”事实上王寡妇就在我们旁边,若不是被我拉住,就要从三婶手里抢孩子了

        三婶哦了一声“那现在怎么办”

        我装做回想了一会儿道“王寡妇只要我抱抱孩子她就能看到”

        三婶狐疑地问道“那这么她一定在你身上”

        我半装做打了个寒禁“三婶,你别吓我,我觉得冷得很”

        我这番表现,反而让三婶放下心来,她想了想,叹口气“母亲眼看儿子,那是天经地义,我要是阻拦你,那是不义,孩子脆弱,只求你别伤着虎头了”

        我从三婶的怀里抱过孩子,王寡妇要伸手来抱,被我一把推开了,压低了声音道“孩子阳气少,你要是碰一下这孩子,他得病上几个月,远远看着吧”

        王寡妇闪电般地缩回手,退开了三四步,生怕伤到自己的孩子。

        三婶在一边看得奇怪,问道“伙子,你在跟谁话呢”

        我回头看了吕婷一眼“虎头看起来有些饿了,我问吕婷有没有奶喂孩子呢”

        三婶禁不住笑起来“都是大娃娃,屁事都不懂哩”

        很快,我的腰眼又受到了吕婷的特别照顾,疼得直吸气。我抱着孩子,装模做样地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仿佛是给谁看一样,然后将虎头送回三婶手里“都转上一圈了,估计王寡妇也看得差不多了,这就还给你们家吧”

        三婶呵呵笑着接着虎头,像宝贝一样护在怀里。王寡妇流着泪不肯走,被我们硬拉了出来。我想着今天老会计也死了,七爷八爷肯定得去他家转上一圈,要是还没走,那就正好,将王寡妇推出去交差。

        我和吕婷,王寡妇,两人一鬼,沿着和村里临时巡逻队相反的方向走去,会计家在村口的一片高地,背靠着山。

        走了一段路,我远远看到前面一个白色的人影,我拉了拉吕婷的手指给她看,她看了一眼有些眼熟。

        我们就追了下去,那身影沿着青石板路往前走,走到岔路的地方就拐弯往山里走去,我心里格蹬一下,谁大半夜一个人往山里走啊不会是鬼吧给力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65ws.com/a/127/127788/434687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