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穿越之女配的逆袭 > 50

50

        就在柳嘉荨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慕容锦在她耳边不住哈气,“娘子,你明天就要走了,就不想做点什么”

        柳嘉荨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做什么”而后又闭上。

        “比如,夫妻之间的事。”

        柳嘉荨都懒得看他了,“夫妻之间什么事”

        慕容锦奸笑着,将她的手拉到下面。手指腹碰到一个滚烫的硬物,刚想缩回,就被按在了上面,只得抓住。

        细细密密的吻顺着脖颈落了下来,一直滑到腹,不断啃咬着敏感的腹部肌肤。身体瞬间红了个透,滚烫的身体就像煮熟的水,就差冒起泡泡。嘴里溢出呻、吟,下、身潮湿,只等着进、入。

        慕容锦翻过柳嘉荨改成背对着自己,腰一挺,进入到狭窄的通道。

        异物的刺激迫使柳嘉荨清醒过来,该死的,他就不怕她明天起不来床吗。

        绿汀。

        依波,依秋两人窝在床上,声嘀咕,“听明天王妃要去徐州。”

        “咱们的好机会到了。”

        “恩恩,等她走了,咱们就去找王爷。”

        “可是红袖她们都在监视着咱们。”

        “我有办法,早点睡,明天保管让你见到王爷。”

        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是正确的,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辰时了。柳嘉荨手忙脚乱的收拾,还是飞扬镇定,“已经晚了,王妃就不要着急了。”

        柳嘉荨欲哭无泪,她不是故意晚的呀,都怪慕容锦,非要给她留下点念想,来来回回折腾她三次,能在巳时初醒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塞了满满一大车,飞扬和柳嘉荨坐了另外一辆车,直奔徐州。

        柳嘉荨前脚走了,绿汀后脚就打起来了。

        红袖揪着依秋的领子,目露凶光,“王妃一走你就出来蹦跶,想勾引谁呀,王爷上朝还没回来呢。”

        依秋做受委屈的媳妇状,“我没想找王爷,就想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穿成这样做什么,露着肚子,伤风败俗。”

        邑族少女的服装都是露着蛮腰,可没人过伤风败俗。

        依波上前笑道“红袖姑娘,我们真的只想出去走走,要不你跟着也行。”

        红袖冷笑,“我才没闲到逛园子的地步,看来是绿汀的地方不够大,要不我请示王爷给你们换个更大的地方呆呆”

        依秋方要好,依波一个眼神过来,依秋赶紧噤声,“不劳烦红袖姑娘了,这里住着挺好。”

        “那就好,别整天想着见王爷,王爷是那么好见的吗。”红袖冷哼,“前几天别院里来人缺两个做农活的,你们要是不安分,我不介意推荐你们过去。”

        依波忙道“不劳烦,不劳烦了。”拉着依秋进了屋子。

        依秋气的直跺脚,“我就知道这个蹄子不让咱们见王爷,姐姐,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快呀。”

        依波坐在床上,抚摸着被面,在家里,她们家虽然不富裕,也没有盖过粗布的被子,劣质的布料磨的生疼,好几处都没皮了。她和妹妹是家里的掌上明珠,不上娇生惯养,也是细皮嫩肉的,来到王府受这等欺凌,她不知道咬破了几次嘴唇。

        好,你们既然不让我们见王爷,那就让王爷来见我们。

        依波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只白瓷的瓶,依秋的脸色大变,忙抓住她的手,“姐姐,你要做什么”

        依波笑的凄惨,“唯有这样才能见到王爷。”

        “不,要喝也是我喝。”

        依波推开依秋的手,“我是姐姐,我应该照顾你,你你也别想着嫁给王爷了,让王爷给你找个人家,好好过日子吧。”

        “我不要,姐姐,我们都不嫁王爷了,我们离开王府。”

        依波仰天长叹,“人生地不熟,你我又都是女子能去哪里”

        “去哪里都好,只要离开王府。”

        依波拍拍依秋的手,“好,离开,咱们离开,你去找红袖,就咱们打算离开王府。”

        依秋好,跑出去找红袖。

        依波的嘴角绽开一朵最美丽的笑容,“依秋,你一定要珍惜姐姐用性命给你找来的机会。”

        依秋好歹,红袖都不信,直王爷没回府,依秋急的差点哭了,红袖最耐烦人家哭,“去去去,别的地方哭丧去。”

        依秋抹着泪回来,推开门,见到姐姐躺在床上,白色的瓷瓶滚落在地,预感到不妙,直奔到床上。依波七窍流血,已经没了呼吸。

        依秋哭着摇晃依波的身体,依波没有应答,也没有办法再应答。

        依秋哭的声嘶力竭,用袖子擦去依波脸上的血,“姐姐,你为什么这么傻,我了,我不嫁王爷了,你怎么就不信我呢,我知道我心高气傲,我希望王爷,可是我更爱姐姐呀,姐姐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了”她絮絮叨叨的,扶正依波的尸体,给她盖上被子,就像平时睡觉一样。

        依秋的目光渐渐凶残起来,“姐姐,我一定要让她们付出代价,你绝对不能白死。”她好像一瞬间长大了,镇定地让人害怕。

        依秋走出房门,找到红袖,不吵不闹,规规矩矩行了礼,“红袖姐姐,我姐姐去了,麻烦你找副棺材,葬了她吧。”

        红袖一怔,随即冷笑,“你骗谁呢别又耍花样。”

        “我没骗你,不信你去看看。”

        红袖狐疑起来,真的跟她进去看,“这不好”从远处看着依波躺在床上,盖着脖子,走到近前,才发现脸色苍白,嘴唇发乌,明显的中毒症状。

        红袖也顾不上刻毒的话了,掀开被子,去摸胸口,“还热着,赶紧请大夫。”红袖急忙跑出去,临走前丢下一句话,“别动她”

        依秋一听还有救,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下来了,“姐姐,你一定要挺住。”

        大夫很快来了,这回不是花白胡子的老头,是个年轻的后生,长得很俊朗。他不紧不慢,似乎不是来救命的,而是来探亲的,他拿出脉枕,放在依波的手下,三根手指搭在腕上,眉宇间皱成一个川字,他的目光扫了过来,依秋忙垂下头,脸可疑的红了。

        郑松摇摇头,收起脉枕,“如果刚刚服毒就医治或许还有几分希望我尽力吧。”

        依秋哭道“大夫你一定要救救我姐姐。”

        郑松没有话,拿出银针,刺了依波的几个穴位,突然从依波的嘴里流出来一股黑色的血,吐完,依波竟奇迹般地有了呼吸。

        郑松微不可见地松了一口气,“命算是捡回来了,但是她的五脏六腑受损,身子恢复不到以前了。我开个方子,排除余毒,再慢慢养着吧。”

        依秋大喜,只要救回来就好。她没想到在她们那无药可救的毒药,在京城既然有人能解,还是如此年轻的大夫,她对郑松立刻崇拜起来,“谢谢大夫。”

        “不客气,我和王爷、王妃也算是朋友,府上的人出事,我来搭把手也没有什么。”

        依秋敏感地觉得郑松是个好人,定然能帮她们,她要紧紧抓住,“你还能来吗”

        郑松诧异,依秋忙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怕姐姐身上的毒会复发。”

        “这个你放心,我还会复诊的。”

        依秋甜甜地笑道“谢谢你。”

        红袖送郑松出去,顺便抓药。

        一出王府的门,郑松正好和慕容锦打了个照面,慕容锦一愣,“你怎么来了”柳嘉荨已经去徐州了,有什么事能劳动郑神医。

        红袖低着头,把依波中毒的事了,“请王爷责罚,奴婢下次一定看好了她们。”

        “既是自己服毒,也怨不得你,再内院的事一直是王妃负责的。”

        红袖松口气,更是坚定了好好看管二人的想法。

        郑松笑道“王爷既然无意何不把她们送走”

        “王最近很忙,没有顾得上,劳烦郑大夫了。”

        “不客气。”

        慕容锦直奔绿汀,他向来不喜欢多事的女人,既然想死,就别再呆在王府了,也算他送给忙碌的妻子的礼物。

        依波没想到她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又回来了,她盯着床顶,无奈苦笑,不但没有让王爷来绿汀,还险些丢了性命,王府里的人果然个个铁石心肠。

        依秋在旁边直抹眼泪,她傻,不该服毒。依波不断着对不起,是她草率了。

        慕容锦推门进来,两姐妹看到他,惊喜过望,依秋几乎是跳到了他面前,“王爷,你怎么才来呀”她哭的伤心又委屈,还想扑到慕容锦怀里,慕容锦躲开了,阴沉着脸,“你们既想死就死远一点儿,别脏了王的府邸。”

        依秋愣住,他怎么这种话,还不是见不到他,姐姐才出此下策,“红袖他们都拦着我们,不让我们见王爷。”

        “现在不是见到了吗,吧,见王什么事”

        “我”依秋咬着唇,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求王爷给我们做主,王妃欺负我和姐姐。”

        慕容锦冷笑,“如何欺负你们了倒是来听听。”

        依秋一五一十地了,依波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只能抹眼泪,希望英明神武的王爷能给她们做主,整治整治嚣张跋扈的王妃。族长的家里不就是这样吗,几个姨娘一哭,族长就对夫人发火。

        慕容锦听完,笑意更冷,“就这些”

        依秋眨眨眼,这还不够吗

        慕容锦起来,“以后这种事不要找王,王忙的很,没工夫处理鸡毛蒜皮的事,再王不认为王妃做错了,飞扬的也没错,王府里除了王和王妃其他的就都是奴才。王妃出门去了,王也不经常在府中,从今起你们就呆在绿汀,哪里都不要去了。等依波养的差不多了,你们就搬去别院。”远远的打发了,省得以后再出幺蛾子。

        依秋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这不是她想要的,她还年轻,不想一辈子呆在别院,“王爷。”她抱住慕容锦的腿,“王爷开恩呀,我们再也不会有非分之想了。”

        慕容锦嫌恶地看着她,“松开,不然,王马上赶你们出府。”

        依秋只得放开,嘤嘤哭起来。

        许多年后,当包子们看到绿汀,飞扬就会,绿汀里有妖怪,千万不要进去,不然就被妖怪吃了。给力  ""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65ws.com/a/127/127782/434673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