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穿越之女配的逆袭 > 37红娘做上瘾

37红娘做上瘾

        慕容江昕拂袖,将桌上的茶杯等物扫到地上,“柳嘉玉你好歹毒的心思,竟然害死我的孩儿”

        柳嘉玉颤巍巍地跪在地上,自从惠安宫回来,她就发起烧来,浑身发冷,眼前一阵阵发黑,即使这样,慕容江昕也不见丝毫怜惜,将她拽倒在地,就发起脾气来。

        柳嘉玉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她在惠安宫没了眼线,双眼一抹黑,根不知道柳嘉慧有了身孕,若是知道,她才不会主动去触霉头。

        柳嘉慧柳嘉玉恨透了她,轮起城府,你也不输给任何人。

        慕容江昕摔够了,提起柳嘉玉,双目龇裂,“,你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孩子是了,你不想生,也不让别人生,嫡长子的身份何等尊贵,你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嫡长子从别人的腹中爬出。”

        柳嘉玉连声辩的力气都没了,除了苦笑还是苦笑,看,这就是你以为牢牢控制在手中的太子,柳嘉玉,你太自信了。

        慕容江昕再次把她扔在地上,“我警告你,以后不准踏进惠安宫一步也不准出现在太子面前”

        柳嘉玉的头发披散,脚上的血泡被彩凤挑破,缠着纱布,此时血早已浸湿纱布,显露了出来,她穿着白色的里衣,趴在地上,即使有再美的容颜,也难掩狼狈之色。她望着满屋子的碎片,突然杰杰怪笑起来,慕容江昕,柳嘉慧你们给我等着。

        慕容江昕嫌恶地瞪着她,他以前真的瞎了眼,把柳嘉玉当作是仙子,她根不配。

        慕容江昕走后,彩凤和灵犀将柳嘉玉安置在床上,又喂她喝了药,看她睡着,两人才各自休息。

        柳嘉玉烧的迷迷糊糊的,就像坐在船上,一会儿上一会儿下,颠簸的厉害。忽然一只冰冷的手触摸她的身体,她一阵战栗。

        那手似乎在解她的衣衫,她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有千斤重,怎么都睁不开。

        那手还在抚摸她,甚至到了私密部位,在丛林处不断徘徊,是太子吧他去而复返了柳嘉玉心中欢喜,他还是惦念着自己的。

        柳嘉玉不再反抗任由其进入身体,低低的呻吟从口中溢出,那人堵住了她的嘴,将呻吟声吞咽了下去。

        许久不经房事,身体竟然有些饥渴,不停地迎合,待他将欲望泄出,她睁开了眼睛,房间里空空的,哪里有什么人,想是发春梦了。

        柳嘉玉羞红了脸,可那梦那么真实,她摸摸衣服,丝毫未动,再摸摸,亵裤里湿了一大片,柳嘉玉懊恼地捂上被子,暗骂道柳嘉玉你太不知羞了。

        慕容锦听完暗星的报告,脸色沉了下来,他早就猜到,凭柳嘉玉一个人的势力是不可能进入别院的,果然皇后参与了。

        慕容锦想替柳嘉荨出口气,可是,一方面是太子妃,一方面是皇后,他拿谁开刀都不到时候,只能先忍下。

        那要不要告诉柳嘉荨慕容锦摇摇头,再等等,现在跟她,只能让她担心。

        慕容锦在门外,屋子里的人儿倚在出贵妃塌上看书,她看得入神,根没有注意外面的人已经注视她很久了。

        忽然想起一个声音,“奴婢见过王爷。”是云杉的声音。

        院子里太安静,是以声音就显得太过突兀,柳嘉荨的脑袋停顿几秒,眼睛从书上移开,方要转头,又听云杉“奴婢听轻舞姐姐王爷喜欢吃鱼丸,奴婢特意做了一些。”

        柳嘉荨的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云杉是想姨娘吗

        云杉的脸红通通的,抬起眼帘看了慕容锦一眼,又急忙错开,心中如擂鼓一般,跳个不停。她来了一会儿了,慕容锦挺拔的身子,英俊的脸庞,尊贵的气质,都让她深深折服。

        当初知道慕容锦要娶柳嘉荨的时候,她比谁都高兴,她和新竹跟了柳嘉荨,定是做陪嫁丫鬟的,那就意味着她可以做慕容锦的妾室。她没有多高的期盼,做个姨娘,已经是她的最高目标。

        慕容锦回过头,见她端着托盘,托盘上放两碗鱼丸汤,笑得一点儿温度也无,“王早已不喜欢吃鱼丸了,你端给王妃吧。”

        云杉神情一滞,强装出笑脸,“奴婢”还没等她完,慕容锦早已转身离去。

        云杉整理好情绪,推开房门,看到柳嘉荨依旧在看书,想她未必听到自己的话,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笑道“奴婢做了鱼丸汤,王妃喝一些再看吧。”

        如果不是听到屋外的谈话,柳嘉荨还会为她的殷勤感到欣慰,可是现在柳嘉荨弯起嘴角,一双清冷的眼睛直直盯着云杉,直看得云杉心里发毛。

        云杉低下头,将鱼丸汤放在桌上,用手试了试温度,“温度刚好。”

        “放着吧,我不想吃油腻的东西。”

        云杉怔了一下,自从她和新竹做了柳嘉荨的贴身丫鬟,没见她挑过嘴,真的是做什么吃什么,今日怎么挑剔了莫非做了王妃,端起了架子云杉心有不满,身份变了,嘴就叼了,怪不得人家地位越高的主子越难伺候。

        柳嘉荨拿起几上的青瓷茶杯,抿了一口,“你多大了”她转着青瓷杯子并不看她。

        云杉不知她的用意,回道“奴婢十六了。”

        “比我大两岁,可有中意的人”

        云杉的脸上飞上两片红云,低低地道“没有。”

        是吗柳嘉荨冷笑,你刚不是才对心上人表白过吗。

        柳嘉荨做出一副舍不得的模样,“按你在我身边还不到一年,我不该这么早放你出去,可是你的年纪也到了,我总不能耽搁了你,回头我让王爷留意一下,找一个合适的人。”

        云杉方要话,柳嘉荨便握住了她的手,“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一定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

        云杉咬着唇,眼睛里溢满泪花,却不掉下来,看起来楚楚可怜,“奴婢不嫁,奴婢一辈子跟着王妃。”

        跟着我干嘛抢我的老公呀,柳嘉荨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笑眯眯地道“哪有不嫁人的道理,我可不想被戳脊梁骨,好了,就这么定了,我也累了,你下去吧。还有,把汤端走,我看见了闹心。”

        云杉这才意识到她和慕容锦的话柳嘉荨都听到了,她的心陡然提了起来,柳嘉荨哪里是希望她嫁人,分明是拿嫁人当借口,将她轰出王府。

        晚上,柳嘉荨就跟慕容锦提了下,慕容锦应允下来,白天的事两人都默契的没提。隔了一日,便有了人选,是一个秀才,只有一位母亲,平日里教书,维持生计。

        柳嘉荨点点头,“既然你觉得好,就这么定了,回头我跟云杉一声,定好了日子就嫁过去吧。”

        柳嘉荨告诉云杉的时候,新竹也在,云杉哭的泪汪汪的,新竹只是叹息,没多余的话。新竹是个有心思的,云杉的心眼她一早就看出来了,还劝了几次,见她没有收敛的意思,便由着她去了。她们只是丫鬟,做好份,主子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日子一定下来,柳嘉荨就让云杉专心绣嫁衣,也不让她去跟前伺候了,这样一来,就少了一个贴身丫鬟,按照柳嘉荨的意思这样就行了,可是慕容锦又拨给了她一个,是四大丫鬟中的飞扬。

        飞扬和她的名字很配,英姿飒爽,一身红色的短衣打扮,腰上缠着软剑。乍一看见,柳嘉荨还吃了一惊。

        慕容锦道“飞扬是她们四个中唯一一个会武的,拨到你身边可以保护你。”

        飞扬恭恭敬敬地行了礼,既然王爷把她给了王妃,从此后她的主子只是王妃,她是个死心眼,一旦认定就不会变。

        柳嘉荨霎时有了底气,看你们以后还刺杀我,我有保镖了,不过,她摸着下巴,能不能多几个。

        其实新竹的年纪也到了,按也该配人了,两个丫鬟都是她带过来的,只配走了一个还剩一个,免不了让人诟病,两个都配了人,就堵住了众人的口。

        柳嘉荨问新竹的意思,新竹一切都听王妃的。

        柳嘉荨就让慕容锦也给新竹选一个夫婿,这回她有要求,要人品好,上进的,感情专一的,至于家境如何,那不重要,只要肯努力,什么都会有。

        慕容锦的办事效率不是盖的,很快就找到了,是慕容锦以前的属下,现在是把总,父母双亡,有一个十岁的妹妹。

        柳嘉荨要求见见,慕容锦就领了他来。

        他叫罗秋实,长得又高又壮,一脸络腮胡,话的声音粗声粗气的。他给慕容锦和柳嘉荨行过礼,就在一旁,不断地搓着手,显得很局促。

        柳嘉荨有点不满意,他长得也太粗犷了。

        慕容锦一眼就看出自己妻子的心思,他笑笑,“秋实,王上次给你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罗秋实道“俺倒是没啥,就是怕人家姑娘不乐意,俺长啥样,俺心里清楚,俺怕配不上人家。”

        呵,还挺有自知之明。柳嘉荨抬起眼来,细细打量他,他竟然脸红了。柳嘉荨轻咳两声,他有这么腼腆吗她声跟慕容锦“我看让新竹自己看看,她要是愿意,咱们就给他们办喜事,她要是不愿意,咱们再找。”添加  ""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65ws.com/a/127/127782/434673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