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脱北者 > 56.第 56 章

56.第 56 章

        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再次响起,用力之大犹如泄愤。

        “羡慕、嫉妒、红眼病。”林东权冷哼着吐出一个个词语,“只崇拜强权和暴力的人,又怎么可能得别人的信任”

        宋琳不怒反笑“破解几个邮箱、直播几场视频就能证明你被信任了”

        眼看双方又要开始斗嘴,李正皓一个头两个大,干脆清清喉咙,言简意赅地明“来意”。

        在朝鲜,组织就是严父慈母,配合调查是毋庸置疑的义务和责任。尽管“人民科学家”态度冷淡,却也没有明确表示反对,而是闷不吭声地点了几下头。

        见此情形,李正皓背过手,悄悄摸自己的“袖扣”,缓步靠近林东权和他的电脑。

        经过仔细观察,已经可以确定,眼前这张乱糟糟的桌子,就是最好的安装地点摆放位置居中、外部形状不规则,从积落的厚厚一层灰尘看,主人显然从未做过清洁,袖珍式窃听器被发现的可能性很低。

        然而,正当他废话尽,快要摸到桌子边缘时,身后却响起咳嗽声。

        只见宋琳在窗台上按灭烟蒂,踮着脚凑了过来,拍了拍李正皓的肩膀道“2档次不错嘛。”

        那双素手指纹变形,关节处覆盖着厚厚的老茧,掏摸烟盒的动作却异常熟练,还顺便捏了捏男人的肩膀。

        李正皓愣在原地,为掩饰尴尬,只好无奈答道“部里发的,你喜欢就留给你。”

        “我可不敢抽。”宋琳嘴上推辞,手脚却没闲着,很快又点燃一根含进嘴里,“龙凤烟草厂的特供香烟,一盒能抵半年工资,给我就该犯错误了。”

        老旧的苏式建筑里,没有单独的通风系统,空气流动性原就差。再加上天气热,房间内充满浓烈的烟草味道,几乎随时可能把人薰晕过去。

        林东权忍无可忍地起身“李大校,你要求我做的事情全都没问题,麻烦带她走行吗”

        “虚伪。”女人撇撇嘴,直接将烟灰点在地上,“吃喝嫖赌抽,哪一样你不在行少学着装清纯。”

        眼见两人又要吵起来,李正皓只好一边推着宋琳往外走,一边仓促告辞。

        临出门时,他不忘回头补充“我会和工作组一起来,到时候麻烦你”

        话还没完,厚实的木门便在两人眼前重重摔上。

        宋琳“噗嗤”一声笑起来,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前仰后合,简直无法自已。

        空荡荡的走廊里,突如其来的笑声反复回响,引得岗卫兵侧目,犹豫着是否需要采取行动。

        李正皓连忙一把牵起她的手,大跨步地朝外面走去。

        他步伐不稳,受过伤的那条腿关节僵硬,每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酸涩的疼痛感直往心窝里钻。

        然而,莫名的情感、混乱的思绪、颓丧的挫败却彼此纠缠,渐渐形成一股巨大的合力,将理智推向爆发的边缘。

        军基地楼外,司机和副官正在路边聊天,见上司怒气冲冲地出来,身后的女人还笑得花枝乱颤,顿时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李正皓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大力拉开车门,将宋琳狠狠扔到座椅上,自己则俯身坐在外侧,气息不定地质问“为什么”

        为防止林东权起疑,他已经强压了半天脾气扣在手心里的东西,居然被轻而易举地夺走,动作之快,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李正皓感到深深的屈辱。

        宋琳像条蛇一样滑到他腿边,指尖捏着那枚纽扣式的窃听器,表情夸张地反问“你是这个”

        李正皓的喉咙哽了哽,稍微恢复冷静,沉声道“我只想知道真相。”

        “你当林东权是傻的”女人由下而上仰视着他,目光中却充满挑衅,“还是张英洙是傻的”

        “如果我不调查,又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真傻”

        宋琳的目光没有偏移,却伸手锁好越野车后座的车门,整个人跨坐到李正皓的大腿上“这种型窃听设备功率都很大,稍微用干扰仪测一下,就能找到接收台的位置,你想被抓现行吗”

        为保证乘坐的舒适性,司机下车前没有拔钥匙,空调一直保持制冷,车上温度很低。然而,面对近在咫尺的曼妙酮体,以及女人若有似无的挑逗,李正皓却觉得体内窜着一团火,随时会把谨慎、冷静、克制、保守这些曾经引以为傲的品质焚烧殆尽。

        侧首看向窗外,他试图转移注意力,却见司机和副官干脆躲进大楼的门厅里,任由长官独自受辱。

        欲念在咆哮、理智在呻吟、尊严在跪地求饶,李正皓拒绝接受这样明目张胆的挑逗,更不愿让对方趁机转移话题。

        然而,正当他用手托住宋琳,试图退出一段距离的时候,却意外遭到了抵抗。

        “你敢”宋琳双腿用力,死死卡在男人的腰上,“推开我试试”

        原宽敞的后排车座变得拥挤,湿濡濡的气息弥漫氤氲,李正皓口干舌燥,无法言语,只觉得脑子和身体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无论林东权动机为何,之前倒切切实实地做成了几件事,如今是侦查局的重点保护对象,你动不得。”

        女人声线沙哑,红唇紧贴他的脸颊颈侧游走,保持着些微距离,暧昧而克制,促使车内温度继续升高。

        李正皓重重喘息,原想要推拒的双手,却像被涂过胶水一般,紧贴着那清晰的下臀曲线,舍不得离开分毫。

        即便隔着质地粗粝的迷彩服,他也能够感受到宋琳体内散发出的滚烫温度,竟比头顶烈日更加炙热。

        一双玉臂环在男人颈后,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她的全身重量都压在腿上,确保彼此腰腹紧密相贴。

        “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欢迎都来不及,怎么会阻止”宋琳故意曲解他的话,笑容也愈发放肆,气息洒进制服衣领里,激发出更直接的生理反应。

        似乎还嫌惹的麻烦不够大,她又挪动身体,在敏感处来回碾压,慨叹中带有几分劝慰“我是怕你引火烧身,到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李正皓咬牙,将人死死按住,灰色眼瞳直视对方“张英洙到底在搞什么鬼”

        宋琳挑眉“如果没人告诉你,明你根不需要知道。”

        情报工作中,有一条久经考验的老规矩,叫做“须知原则”一个不了解情况的人,无论怎么粗心也不会漏嘴,因此消息只在必要的范围内传播。

        宋琳这么,仍然是在提醒他不要冒险,可李正皓相信自己的直觉,性换个方式提问“你知道多少”

        “我只是个佣兵,拿钱做事,其他的一概不知。”女人垂眸,用牙齿咬掉李正皓军装上的风纪扣。

        衣襟松开后,宋琳反而没有着急动作,而是像犬类一样慢慢嗅探、接触,巧的鼻尖寸寸扫过他的胸口,同时也将自己的气味烙印在男人身上。

        李正皓深呼吸,仍不放弃刺探的努力“这是你带的第二批学员吧,第一批人都到哪儿去了”

        “土耳其、巴西、厄瓜多尔”她一边一边向下移动,唇齿和舌尖相互配合,轻松咬掉了他的第二颗纽扣。

        这些国家非乱即战,彼此之间并无地缘政治关系,区区几个情报人员过去能做什么事

        李正皓刚出心中疑问,便引发对方一阵嘲笑“谁他们一定要做什么朝鲜以外的地方早都进入了信息时代,技术为王。”

        “你所的技术,指的就是林东权”

        “当今世界的主体是和平与发展,或者叫杀人于无形。”她滑到军裤笔直的裤缝之间,看着那处明显的变形,含混不清道,“土耳其政变,埃尔多安用faceti煽动选民;民主党邮件门,特朗普趁势上位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

        过往两年里,国际政治风起云涌,李正皓隐隐感觉到有股力量在背后推波助澜,却看不清其中的脉络。

        如今宋琳一语道破天机,真相如同漩涡般深不见底,直将人的思绪往最黑暗的海面下牵引。

        这番话太过大胆,以至于真假难辨,李正皓无暇分析其中的逻辑关系,干脆直截了当地发问“假如这些事都和林东权有关,他投诚的理由又那么充分,你凭什么呃”

        话没问完,感官便被灭顶的快感裹挟,堙没在瞬间降临的高潮之中。

        方此时,车厢内的温度也终于达到沸点,直将所有残留的理智、矜持,统统遣散得无影无踪。美女  ""  ,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65ws.com/a/127/127765/434584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