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末世之修修仙,种种田 > 第一次亲密接触

第一次亲密接触

        李进意味深长的抬头看了黄军一眼,扭过头默不作声。

        曹婶抱着李进无助的哭道。

        “你这孩子,咋这么倔呢。的时候喜欢上什么东西就一直哭闹,非要得到不可。大了还是这个样子。你听你爹的话,乖乖的成了亲,什么念头就没了。过几年再生个胖子,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多好”

        李进的眼眶早就已经湿润,把头埋到曹婶的怀里,沙哑道。

        “妈,我不想结婚,我做不到你要是让我和夏如云结婚还不如杀了我”

        曹婶的脸色骤变,神情脆弱绝望,带着哭腔道。

        “我什么都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你们以为我是个傻子你们以为我是傻子啊”

        曹叔顿鄂,颤抖着手指着曹婶问道。

        “文儿他娘,你你都知道”

        李进身子瘫软在地上,双手抱头,痛苦道。

        “妈你”

        曹婶直视着曹叔,神色中带着一丝的坚决。

        “我是他妈,他有什么事情我能不知道我早就知道了,我只是只是”

        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曹婶紧紧的抱着李进。

        “儿呀,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听娘的话,你们这样子是没有好结果的。娘这是为你好啊”

        1米8多高的李进在曹婶怀里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妈,我好痛苦,我真的做不到。你们当初就应该杀了我。”

        曹婶用衣角帮李进擦干了眼泪,抱着李进轻轻的摇晃着。

        “你啥傻话呢啥傻话呢”

        李进从曹婶怀里抬起头,目光紧紧的盯着曹婶,眼神中带着一丝的决然。

        “妈,你们别逼我好不好,别逼我,我们以后会很孝顺你们的。”

        曹婶被李进决然的目光吓了一大跳,轻轻的抚摸着李进的脸庞,温柔的看着李进,轻声道。

        “好,妈不逼你,不逼你,你自己一定要过好。”

        李进闻言像是一个孩子把脑袋埋进曹婶的怀里无助的哭了起来。

        曹叔终于忍不住了,把板凳一甩,起身进了里屋。

        李刚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曹叔既然不想跟别人,那么自己再呆在曹叔家里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解铃还需系铃人,一家人的问题终究需要一家人内部解决。

        叹了一口气,李刚转向曹文道。

        “那我先回去了,你们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直接叫我就可以了。”

        完领着阿黄便回到家里。

        从曹叔家回来之后,李刚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堵住了自己的胸口,一直心烦意乱的。对于灵气流的掌控也乱了许多,原先绘制四象阵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也下降到了百分之二十左右。

        半天功夫在李刚手里爆裂的桃木符就已经达到了七个。

        看着手里的又一堆木屑,李刚知道今天想要画出四象阵是不太可能了。绘制附录的要求之一就是保持平和的心境,这样子才能够绘制道纹,沟通天地之力。

        看见旁边正趴在草垫上安然入睡的阿黄,心情莫名其妙的平静了许多。李刚干脆坐到聚灵木下吐纳打坐,稳固最新达到的练气期第二层修为。

        晚上李刚搂着阿黄刚入睡没有多久,大门就被人敲的咚咚作响。

        李刚开了门后发现李进和黄军正在门口,借着月光还能看到李进嘴角的红肿。

        李进看着李刚,示意了一下手里的提包,无奈的苦笑,难掩沮丧之情。

        “被我爸赶出来了,刚子,能在你家借住几天吗”

        李刚连忙侧身让开大门。

        “当然没问题曹叔也实在有点太过份了,什么事情不能好好的商量吗”

        神色有一丝的暗淡,李进声音嘶哑道。

        “不管我爸的事情,都是我们的错”

        阿黄也从床上爬了起来,围绕着李进和黄军两人乱转。对于这两人,阿黄还是挺有好感的。

        黄军放下包,蹲下来挠着阿黄的下巴,阿黄轻轻的仰着头,舒服的裂开了嘴。

        李刚看着凌乱的堂屋,也有些不好意思。

        “自己一个人住,屋里有些乱。这样吧,你们先在屋里等一下,我去给你们收拾床铺。”

        幸亏侧屋的粮食早就被用来跟赵老怪换牛犊了,要不然还真没有地方给两人腾出地方住。

        李刚找出凉席用湿布重新的擦了一遍,铺在养父的老床上,从柜子里掏出两个竹编枕头和一床床单。电灯和风扇暂时是没有办法了,为了省电,李刚只在自己睡的屋里扯了电灯和风扇。

        找出根蜡烛,点燃,暂时也只能先这个样子凑合了。

        至于侧屋的地下地窖,李刚并不担心会被李进和黄军发现。地窖早就被李刚布了隐形阵,寻常人看上去跟周围的没有什么两样。

        黄军用李刚找出来的紫药水帮李进擦了擦伤口,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刚总觉的黄军和李进对视的目光中多了些其他的什么东西,具体是什么东西又不上来。

        李进沙哑着嗓子了声谢谢,两个人便进了侧屋入睡。

        李刚和阿黄也重新躺下,在头顶风扇吱啦吱啦的转悠声中酣然入睡。

        半夜里李刚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那声音是痛苦又不像,是快乐也不像,有种压抑憋屈的感觉。大腿上好像还有根粘湿滚烫的东西,一抽一抽的。

        李刚感觉自己好像boqi了,自从末世后自己还从来没有打过手枪呢。

        伸出右手颤抖着摸上下身,来回的套弄着,喘息着。手臂突然碰触到毛绒绒的东西,李刚猛然惊醒终于反应过来搭在自己大腿上那根热乎乎滚烫的东西是什么了。

        李刚睁开眼睛,借着月光果然看到阿黄正把脑袋蜷缩在自己的脖子处,狼嘴微张,呼呼大睡,下身伸的老长,还不停的在自己的大腿上磨蹭着寻找着快感。

        而李刚的右手已经攥住了自己的下身,内裤也被不自觉的退到了脚腕处。

        隔壁侧屋里还在持续不断的传出“恩啊”的压抑喘息声,李刚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红了,侧屋的声音不就是之前自己末世前看av时女主角发出的声音嘛

        李刚轻轻的把阿黄推到一边去,蹑手蹑手的重新穿好了内裤。看来阿黄也开始性成熟了,已经开始发育了,不过这种情况实在有些尴尬。

        蹑手蹑脚的动作并没有逃出阿黄的耳朵,片刻后阿黄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李刚不解的问道。

        “阿刚,干嘛呢”

        狼耳朵竖起来抖动了几下,阿黄看了侧屋一眼,回头盯着李刚。

        “阿刚,李进他们在干什么发出的声音好奇怪”

        李刚有些尴尬,李进他们还能干什么,不就是那档子事情嘛真没想到李进和黄军竟然是一对,难怪曹叔那么生气,非要李进结婚不可。自己末世前曾经看过一些,知道同性恋这回事。

        原以为只有在大城市中才有,没想到竟然被自己碰上一对。难怪一直觉得两人对视的目光中有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听声音好像黄军还是下面的那个。

        李刚尴尬的撒谎道。

        “他们在梦话。这个我们不用管”

        阿黄翻了个身想要下床去侧屋叫醒李进和黄军,被李刚一把拉住,这要是让李进他们知道自己听到了,以后还怎么相处。

        “阿黄,听话,我们继续睡觉。他们没事完梦话就继续睡觉了。”

        阿黄有些怀疑,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盯着李刚。

        “真的”

        李刚重重的点了点头。

        “真的,不能再真了”

        阿黄沉吟了片刻后,突然道。

        “阿刚,你谎”

        坏了,自己忘记阿黄可以潜意识察觉人类话的真假了,连忙一把抱住阿黄就往床上拖。

        “听话,李进他们再做很私密的事情。我们要是闯进去,他们会很生气的。”

        “真的”

        “真的”

        李刚从来没有如此的迫切阿黄单纯的脑袋能够复杂些,对于刨根问底帝实在无能为力啊。

        “我们乖乖的睡觉就可以了。”

        “好吧”阿黄终于不再纠结那奇怪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发出来的,转而专心睡觉。

        噪音对于阿黄等同与无,阿黄可以随时在想要睡觉的时候屏蔽一切噪音。而李刚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催情的噪音从耳边无比清晰的传了进来,下身不知不觉的又重新bq,而且有越变越大的趋势。李刚心里暗叹一声,终于下定决心,背对着阿黄,颤颤巍巍握住下身的胀大,来回的套弄起来。

        一股难以言明的快感从下腹处涌现出来,扩散到四肢。李刚舒爽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手里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下身也越涨越大。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阿黄不满的声音。

        “阿黄,你干嘛乱动,我这样子睡不着觉。”

        李刚被这么一惊一吓,握住下身的手掌猛然的收紧,一股抽搐感沿着鼠蹊涌了上来,伴随着阵阵的强烈快感,一股白液喷涌而出。美女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65ws.com/a/127/127764/434582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