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错诱总裁·女人,只玩你! > 用你的手抚摸我的心跳……(虐九少!)

用你的手抚摸我的心跳……(虐九少!)

        她也凑近他,非常的凑近,还踮起了脚,直到彼此的唇就要触碰上

        “我只是觉得恶心,一不心就看入迷了。睍莼璩晓”

        男人温润的气息落在女人的唇上,她却在最接近接吻的距离上毫不犹豫的离开。

        嘴角的弧度似乎因为没能一品芳泽而僵硬了一下。

        “真不好意思,让你看到那么糜烂的画面。”他笑得很轻蔑,就像自暴自弃的浪荡子攴。

        “听喜欢糜烂生活的人,是因为太空虚。”

        “那么你该庆幸我们已经分手了,不然解释起来真的很麻烦。”

        “呵,原来你有在乎过向我解释娣”

        袁采洁自嘲一笑,像是自言自语,却又有种不出的凄楚。

        这个时候,刚才那个和陆秦苍一起走进酒吧的女人跑了过来,一把挽住陆秦苍的手臂,娇嗔责怪,“九少,你怎么能把人家一个人丢在里面,她是谁”

        女人用不屑又敌意的眼神看着袁采洁,她用着更不屑清冷的眼神回敬过去,“不用在意我是谁,想要亲热的话,请继续,就算在大街上,我想姐你也不介意的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嘲弄她是轻浮的女人么

        女人被袁采洁冲了一句,身体前倾立刻要冲上去,陆秦苍的手却一把握住她的腰,根不让她动弹,那力道极大,令她腰间一阵疼痛,“九少”

        女人不是第一天接触豪门公子哥,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当一个男人为了另一个女人紧张的话,就明那个女人是和她这样的女人不同的。

        女人识趣地压下火气,袁采洁已经转身离开,连一声道别的话都没有。

        看着袁采洁渐行渐远的背影,“九少,人家有乖乖听话,你可要好好补偿人家呢。”

        女人撒娇着,大半个身子已经粘上了男人的身上,她只要不是个瞎子,就会察觉到男人的视线一直跟着袁采洁离开的背影凝注。

        显然她卖力的在他身上点火,根点不起他的兴致。

        男人握着她腰的手也松了开来,一辆私家车开了过来,停靠在路边,女人知道陆秦苍肯定要丢下她自己离开,不依不饶地粘着他。

        男人早就看透女人的戏码,只了句“乖,自己回家,方导的下部戏的主演会是你。”

        女人一听,嘴角就挑起了兴奋的笑,“多谢,九少”

        -----------------------------------------------

        陆秦苍上了车,韦廷坐在司机座上,车内的气氛非常的森郁,韦廷看了眼后视镜里的陆秦苍,忽地,森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前些天给我传的相片,是不是少了一些”

        “”

        韦廷一震,陆秦苍的视线看着窗外,但显然他的口吻是带着斥责的。

        难道九少是知道了什么

        韦廷想起刚才把车开过来的时候,在街角转弯的地方看到了袁采洁,难道

        “酒店设计项目取消就是因为她”

        陆秦苍好似漫不经心的问,韦廷更是紧张。

        就算九少偶然碰到袁姐,也不可能知道她就是这次合作的设计师吧

        “办公室的工期还有几天完成”陆秦苍眉宇间的阴霾越发深沉,刚才他从袁采洁的身上闻到阵阵刺鼻的油漆味,如果不是长时间呆在装修的地方,身上换了新的衣服是不可能还有那种味道的。

        这三年来,他不曾刻意跟踪她的消息,但她去了意大利,在设计圈闯出不名气的事,在一些应酬的酒会上,就听人提及过。

        他原不觉得这么巧的事会发生,但是在拿到那份设计图稿的时候,不知道为何就有种感觉,也许那个人就是她。

        所以他特地交代韦廷拍摄办公室装修的照片,但显然他一定把她存在的照片刻意的删除了。

        “约定好的完成时间是一周后。”

        韦廷不知道陆秦苍为何问工期结束的时间,当然此时此刻他也不敢多问一句。

        “以后有关她的事,不需要隐瞒我。”

        “是。”

        九少的意思是,他会重新关注袁姐么

        -----------------------------------------------

        一大早,袁采洁揉着太阳穴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也许是昨晚喝得太多了,一晚上都没有睡好,今早起来整个人都不太舒服。

        “袁姐,你来了就好了,那个大客户正在办公室里等你。”工程队的向师傅跑了过来,神情非常严肃。

        “大客户”

        他不是不露面,还特地交代过顾老板不能泄露他的身份,弄得可是相当神秘的么

        袁采洁不免好奇而加快了脚步。

        只是踏进办公室,那在阳台上的男人,为什么那个背影这么熟悉

        男人负手背对她,当他缓缓转过身,那张让她被酒醉折磨的同时,花了一夜时间去忘记的脸孔又闯入了她的视野

        怎么会是他

        “袁姐的设计果然和设计图稿一样没令人失望。”

        陆秦苍走了过来,他是在褒奖她么

        袁采洁仍处在震惊中而没能出话来,只看男人好看的薄唇又动了动,“见到你,就像这壁画一样让我感到震惊。”

        “应该是我更震惊吧曾经和自己同床共枕的人原来喜欢的是男人”

        袁采洁冷冷挖苦,陆秦苍嘴角挑起极邪魅的笑,一步逼近,又一步逼近,袁采洁下意识的往后退,无意识得身体就贴上了冰冷的墙壁,而男人单臂跟着按在墙上,将她圈入他狭的怀抱里,强势的气流将她包围,仿佛是要把她依赖呼吸的氧气都夺走

        -----------------------------------------------

        “怀疑我的性向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用身体向你证明”他的唇逼近她的唇前。

        “无耻”

        她竟然不躲不闪,眼神只有深深的鄙夷。真的被她讨厌了呢。

        是讨厌,仿佛还远远不够,是厌恶,是恶心,是唾弃。

        陆秦苍挑了挑嘴角,收回那让人觉得不良无耻的动作,单手插袋,“你对这次的工程很认真的”

        “当然认真,某人答应过只要对我的设计满意,就会让我们公司接下整座酒店的室内设计,可是我再怎么出色完成,也敌不过某人言而无信”

        袁采洁言辞激烈,她现在算是明白了,他为何会出尔反尔,就是因为知道她是设计师,对不对

        那么讨厌见到她的话,何必一开始答应采用她的设计方案。

        “如果我改变主意,那么你会全程负责么”

        陆秦苍问,袁采洁一愣,“什么叫做你改变主意”他是会让公司接下整座酒店的设计项目

        “设计头脑不错,理解能力却不够么”

        男人幽默的呛了她一下,袁采洁咬着唇,又生气又隐忍的表情不自觉地惹得男人眼神闪现一抹情迷的笑意

        他有多久没见过她这样可爱的表情

        陆秦苍自己也没注意,凝着袁采洁的眼神,一不心就停留了太久,当她的眼神触礁上来,彼此都是不自然的一怔,将视线看向别处。

        “我当然会全程负责,不过那么大的工程,不可能只有我一个设计师。”

        -----------------------------------------------

        “那么性就交由别的设计师来做,只要你退出,我就把酒店的整个设计工程都交给你们公司,如何”

        “哎”

        袁采洁一愣,他的意思是要她退出,他就改变主意

        “你就那么讨厌见到我么”

        一时气愤就脱口而出。

        “不是讨厌,是怕靠的太近,会擦出火花。”

        男人的一句话,让气氛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袁采洁张着嘴,难掩诧然的反应,“我对你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你大可以放心,我不会缠着”

        “我怕控制不住的人,不是你”

        陆秦苍夺过袁采洁的话,他投掷来的眼神,让人胸口的跳动一下子就凌乱了。

        他不怕她控制不住,那就是他自己会控制不住

        哈

        太荒唐了,把她狠狠甩掉的人不是他么

        “三年了,你还是没有变成天戴着一张假笑的面具,躲在虚伪的背后,崭露自己的真心就这么难么还是你根就没有心陆秦苍,你真可怜”

        袁采洁怒骂。

        她再也不会相信他口中暧昧不清的话,和那一脸诱人迷情的笑。

        全是假的,都是假的

        -----------------------------------------------

        他没有变

        在她眼里他就是那么一个没有心的人,把他对她的爱一概否定。

        心口好像有点痛。

        一个没有心的人不是应该不会痛的么

        有那么点讽刺,陆秦苍淡然一笑并不反驳,她的确是变了,她不在是三年前那个依偎在他怀里,再受伤再心痛也不吭声的女孩儿。

        也不会再因为他而为难自己。

        “如果我退出的话,你就能守信把工程交给我们公司,那好,如你所愿,我退出”

        “不用,刚才只是个测试恭喜你,通过了。”

        陆秦苍凑近袁采洁,嘴角玩世不恭的笑让她下意识的讨厌。

        他的意思是,刚才是在试探她是不是对他还余情未了

        因为他绝不允许她对他有一丝一毫的幻想

        -----------------------------------------------

        他到底要把人伤害到什么地步才肯收手

        “请不要对我再做那么无聊的事,我对你完全没有感觉了。”

        袁采洁竟一把握住陆秦苍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有感觉到跳动么这里早就对你死心了。”

        罢,狠狠甩开他的手。

        身体撞开他就跑了出去

        掌心里还弥留着她的体温,在触碰上的那一刹,他似乎感觉到强烈的一记跳动,然而那不再是因为心动,而是因为憎恨

        韦廷停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陆秦苍似乎很痛楚的闭上眼,他知道三年过去,九少心口的伤并没有愈合。

        其实他不懂,九少为何不把当初的真相告诉袁姐,以九少现在的实力,哪怕是和老爷子抗衡,也未必会输。

        何况,他和贺姐的婚约已经

        “秦苍哥。”

        就在这时,一记清脆的喊声出现在门口,裴依萱礼貌地向韦廷用眼神打了个招呼,便一副女主人的架势走到陆秦苍的身边。

        “喊得那么娇滴滴,又想问我要什么礼物”

        “得我好像是吸血鬼一样,讨厌人家只是以为你会主动联系我,至少对我声谢谢什么的。”

        裴依萱脸蛋贴在陆秦苍的手臂上,眼神在暗示他和贺菡雅解除婚约的事。

        就在一个月前,贺锦正亲口对陆寇邦提出解除婚约,陆寇陆为之大怒,但陆秦苍拿她当挡箭牌,暗示他会和她结婚,陆寇邦才暂且没有追究。

        只是一个月过去,他根就没有向她的父亲提出过和她订婚的事,倒是他和女明星的绯闻隔三差五的就登上各大报刊头条。

        -----------------------------------------------

        “只是欠你一声谢谢么没有比谢谢更想要的”

        男人眼角的笑慧黠犀利,让人很难掩藏住心里的秘密,裴依萱向来也不喜欢遮遮掩掩,“秦苍哥已经和那位贺姐解除了婚约,不是么所以如果秦苍哥选我做你下一任未婚妻的话,我一定会很乐意的。”

        她真的很直接。

        想要的,都会明明白白的出来。

        三年来,他对她的“爱意”总是来者不拒,所以让她误会了,他应该是难辞其咎吧

        他让全世界的人都误会她是他的女人,甚至连贺菡雅都那么以为。但贺菡雅可不会因为他另外有了喜欢的女人就放弃和他的婚约,这三年,他不断庞大自己的产业,就是为了有足够的实力和贺家谈条件。

        贺菡雅会主动提出解除婚约,是他暗地里给了他们贺家一笔相当庞大的数字,贺锦正才松了

        口,答应解除婚约。

        毕竟贺菡雅28岁了,对女人来,也已经是个不能再等待的年纪了

        “依萱,你今年几岁了”

        “24。”

        “女人的青春是很宝贵的,三年了,还没让你意识到你我是不可能的么”

        陆秦苍就这么淡然的着,让听着的人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裴依萱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什么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这世界上,还有哪个女人比她更合适他对于他的那些花边新闻,她都不放在心上,只要他高兴,她便不点穿。

        因为在他身边三年的女人是她,而不是别的什么女人

        -----------------------------------------------

        那是因为他喜欢的人是她,所以才一直让她留在他身边,不是么

        “秦苍哥,你你我不可能是要和我分手么”

        “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何来的分手”

        “什么”

        裴依萱诧然,不能相信跟前的男人,那个总是对她很温柔很体贴的男人,这一刻眼中的冰冷就像个陌生人。

        “陆秦苍,你开什么玩笑你吻过我,抱过我,怎么能我们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

        裴依萱愤怒的指控,陆秦苍凑近她,“从来都是你主动吻我,我只是没有拒绝罢了”

        顿了顿,眼尾勾出残忍又极美的弧度“抱有上床的含义,女生可不能乱用,我和你从没有那样的关系。”

        裴依萱整个人都傻住了。

        他是在否认这三年来,他们之间甜蜜的每一个片段。

        “你利用了我从头到尾,你都算计好了如何利用我利用我让陆寇邦对你和贺菡雅解除婚约的事保持缄默,利用了我,让贺家找到可以和你解除婚约的借口,你陆秦苍,你好卑鄙”

        也许他是很卑鄙,可她也不简单

        “三年前,你耍了那么多的心机,让我和采洁分手,如果我利用了你,不如,你一直在想着如何操控我,你我都一样的不择手段,不存在谁更卑鄙,不是么”

        -----------------------------------------------

        “你早就知道放出你我绯闻的人是我为什么既然知道,为什么要借着那个理由,和袁采洁分手”

        裴依萱怒斥,突然很激动得握起陆秦苍的左手。

        她的眼神落在那枚无名指上的戒指上,从三年前起,这只戒指就没有从他的手上消失过,她曾问起过这个戒指有什么含义,他却只是神秘一笑并不回答。

        “陆秦苍,你还爱着她,对不对”

        -----------福利  "xwu"  ,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65ws.com/a/127/127732/434432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