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错诱总裁·女人,只玩你! > 不想要这个孩子,那就打掉吧!

不想要这个孩子,那就打掉吧!

        一道森冷慵懒的声音却从后面传来,“卓奕宸,你还要抱着我的女人多久”

        陆秦苍

        袁采洁后脊梁骨一阵冷麻,身子下一秒就被一只臂膀拽进他的胸膛,无措地抬眸,就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睍莼璩晓

        男人勾着笑一声嗔责,“傻女人,谁许你随便打开身子让别的男人碰”

        他在笑,却笑得让人浑身颤栗,“我”他的眼神仿佛给她下了审判,教她有口难辩辂。

        而他不喜欢极了她这种暧昧不明的态度,“看来我不该给你预约这间医院。”

        “陆秦苍,放开洁儿,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卓奕宸的声音介入陆秦苍和袁采洁之间,他上来就拉袁采洁的手,陆秦苍却冷着脸指节一动就将女人拉到他的身后,用高大的身躯隔开一道屏障,“我想卓少一定有什么误会,如果是谈这个孩子真不好意思,他和你半点关系都没有。婕”

        陆秦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衬着嘴角“优雅”撅起的笑,教卓奕宸眼神一冷,“洁儿和我离婚才三个月,这个孩子有足够的可能是我的。”

        “我不觉得一个没有碰过我女人的男人会有这个可能。”

        “什么意思”卓奕宸面色一僵。

        “意思是,感谢你在我之前,没有对我的女人出手。”

        陆秦苍眼角始终是让人猜不透深意的笑,“不过现在我需要和我的女人好好谈谈,失陪了。”言罢,他拽着袁采洁走出了廊道。

        卓奕宸怔在原地,半响不能反应过来,陆秦苍那自信的眼神就好像确信他从未碰过袁采洁。

        可是那夜,床单上的血,不可能的,他一定才是袁采洁的第一个男人

        卓奕宸一定要搞个清楚,脚步追了上去,廊道上却传来夏语欣的声音,“奕宸,是你么”

        “语欣”

        他猛地停下脚步,脸色不免堂皇又尴尬,身体下意识地就挡在她的身前,想要遮住她的视线,她却还是看到了陆秦苍拉着袁采洁一前一后离开医院的身影,“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你会和他们在一起”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神一般的准确。

        卓奕宸眼神一个晃动,“别胡思乱想,只是碰巧碰上,了几句罢了。”

        只是碰巧陆秦苍那冷怒的背影可并不是碰巧的感觉

        -----------------------------------------------

        陆秦苍拉着袁采洁走出医院,攥在她手腕上的力道有大,把她带上车松开后,能明显看到一圈红痕。

        袁采洁有些生气亦觉得有些委屈,但倔脾气却在这个时候爆发。

        看着男人绕过车头坐上驾驶座,砰的一道车门关上的声响后,冷冷道“想要和我谈什么,就在这里谈吧。”

        陆秦苍没有应她,透着副驾驶座边的车窗,能看到还在那儿驻足凝望的卓奕宸。

        他启动了车子,踩下油门,他不会给她跳下车奔向那个男人的机会。

        陆秦苍将车开上了山顶,他们曾经一起等待日出的那个山顶

        “下车。”

        他先下了车,袁采洁跟着下车,山顶有些冷,阵阵吹着刺骨的冷风,袁采洁瑟瑟发抖地收紧身子,男人瞥了一眼,还是绅士的脱下外套给她披上,她虚脱的跌出一道苦笑“就是这样的温柔才让人迷乱不安。”

        “你不喜欢我对你好”男人轻笑,带着挖苦的口吻,袁采洁瞪他一眼,“只是在想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你还会娶我么”

        一句东问西答的话让气氛冷得好像要把一切都冻结住。

        “你是怕这个孩子不是我的,还是希望这个孩子根是卓奕宸的”

        陆秦苍的回击也不甘示弱,他的声音很冷,眼神很冷,统统冷得要刺入她的骨子里。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的是根没有这个孩子”

        袁采洁出口的瞬间没有想到,自己会有种窒息的痛楚,她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话

        -----------------------------------------------

        就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打乱了一切,她和他来只是一出意外,而因为这个孩子,意外有了不得不纠缠不清的牵连。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就打掉他吧。”

        袁采洁眼神一怔,绝没料想到陆秦苍会出比她更残忍的话,“你过你会好好疼爱这个孩子的,果然,男人床上的承诺都是骗人的”

        “我在欺骗你,你又何尝不是嘴上相信,心里却满是怀疑。”陆秦苍抓住袁采洁的双臂,他不懂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有时好像放下松懈向他靠近了,但终究她从来没有放下过对他的提防。

        “明明和我在一起,心里却一直藏着另一个男人,昨天不是和他的见面了。”

        “陆秦苍,你派人监视我”袁采洁不敢置信他竟然这么对她。

        “我讨厌撒谎的女人”他也不解释,袁采洁嫌恶地推开他,“我也讨厌满口甜言蜜语的男人”

        梦终究是该醒的。

        她从来都不是个相信爱情的女人,所以还是这样更好。

        “原来我们之间的感情就是那么脆弱。”

        陆秦苍冷冷的笑开,那浑身散发出来的疏离和冷漠刺激像一双手把袁采洁推进绝望的深渊,眼眶好像湿润了起来,却倔强的学着他的冷笑,“现在发现还不晚,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

        -----------------------------------------------

        当陆秦苍头也不回驾车离开,袁采洁蹲在地上,将压抑的情绪全数爆发出来。

        毕竟是个才刚满20的孩子,自尊心强,又自卑感强。

        卑微的出身,私生女的身份让她比同龄的孩子更快的看清这个世界的现实,亲生父亲的滥情残酷,让她从对爱情充满绝望,除了阿姨,她不信任何人能给她爱。

        是陆秦苍的出现动摇了她,让她起了一丝不该有的贪念。

        可贪心是有惩罚的

        她逼着自己相信他给予的一切承诺和甜蜜,结果在一起的时间越久,心里揣着的那份不安却越来越大。

        终究她无法再假装下去,还是这样好,她不用再伪装自己,假装自己是幸福的

        该死的,为什么要哭,要这么软弱

        袁采洁倔强的抹着眼泪,脑海里却都是和陆秦苍在一起的每一个片段,那些回忆都太过美好,美好得让人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就会莫名的患得患失。

        不对等的身份,总是想要掩藏却无法自欺欺人的自卑感,害怕这个,又害怕那个,让自己变得敏感,畏首畏尾,不停地猜忌,不停地怀疑,最终,连自己都讨厌这样扭捏的自己。

        无论做任何事,任何决定都不得不受制于人,因为旁人一次又一次的警告,彻底崩溃。

        袁采洁是倔强的,她并不是怕自己会受到陆家的迫害,而是怕自己会连累阿姨。

        李素莙的先例摆在前面,她能给阿姨的保护却脆弱到只能倚靠陆秦苍的力量。

        而她并不是个喜欢躲在男人庇护下的女人,她不想因为得到了他的宠爱,而永远得不到对等的关系。

        其实这辈子她最讨厌的就是向人低头,和陆秦苍在一起后,她就预感到她不得不向很多人很多事低头。

        就好像不得不躲在一个躯壳里卑躬屈膝的活着,终究她的自尊心不容许再这么活着,所以还是现在就结束更好

        “宝宝,妈咪一个人也可以把你抚养长大的”袁采洁抚上腹,紧紧咬着嘴唇,强忍住眼眶中的泪,从现在起,她不会再让自己看任何人的眼色了。

        -----------------------------------------------

        袁采洁辞去了陆秦苍证券公司的工作,他也没有阻拦,就像那天他决绝的离开一般,这个男人就好像彻底消失在了她的生命里。

        袁采洁很快找到别的文职工作,她向阿姨坦白自己有了身孕,但不肯透露孩子的父亲是谁。

        袁阮梅一听到就大发雷霆,狠狠训斥了她一通,甚至逼着让她去把孩子拿掉,“你也像你妈一样生下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么有你妈那么活生生的例子,为什么你还那么没出息的步她后尘”

        袁阮梅其实早有察觉,那天在洗手间地上看到的验孕棒就让她心里一直惶惶不安。

        果然她设想中最怕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洁儿,你才20岁啊,你以为你自己可以独自抚养一个孩子你以为你这样做很伟大,很了不起是么那个玩弄了你的男人就和玩弄了你妈妈的蓝业华一样对那样的男人,不该有什么迷恋,醒醒吧你别天真了,打掉他有一天你一定会后悔自己现在的这个决定,你会厌恶这个孩子,觉得他是个负担,然后就像你妈把你丢弃一样丢弃他”

        袁阮梅大声呵斥,不想再看到当年姐姐经历过的一切再在采洁的身上重蹈覆辙。

        可是她前不该万不该的是把姐姐当初遗弃了她的事都吼了出来,袁阮梅神色一下子就慌了,“洁儿,对不起阿姨是你妈妈她”

        “不用解释,我的人生,我自己会负责,不要把我和那个女人相提并论”

        袁采洁眼眶很红,却没有眼泪,她不喜欢提及那个女人,她早就知道当年母亲被蓝业华赶出蓝宅后突然消失是因为她丢弃了她,她之所以总觉得亏欠了阿姨,就是因为她早就是个被人丢弃的孩子,阿姨却无条件的抚养了她。

        “傻孩子,你还年轻,一个人带着孩子会很辛苦的,你不该为了一个对你始乱终弃的男人付出一辈子的代价”

        “是我自己做错的,那个男人没有错何况孩子也是我的,我不需要有个男人在身边,才能活得下去。”

        -----------------------------------------------

        袁采洁很倔强,袁阮梅觉得自己就好像看到了当年姐姐的翻版。

        无论她怎么劝,怎么动怒,这孩子就是一根筋的投入进去,死都要维护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是因为阿姨么都是因为阿姨,你才会怀上这个孩子的,对么”

        袁阮梅突来的问让袁采洁很是慌张,“阿姨,你别胡思乱想”她是猜到了什么了么

        “都是我的错吧,都是因为我,你才会”

        袁阮梅好不激动,她住在医院的时候不是没有听到医生和护士间的闲言碎语,他们她的医疗费都是卓家出钱的,她被李素莙赶出卓家,那个女人绝对不会那么慷慨,唯一的可能就是卓奕宸。

        想起前些天,她还看到卓奕宸就在公寓楼附近和采洁纠缠不清。

        她虽然不愿意去相信,但是她相信,为了她那笔可怕的医疗费,洁儿肯定会不惜牺牲自己。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这把老骨头拖累你了都是我的错”

        袁阮梅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的自责着,袁采洁蹲在她的脚边,握着她好冰凉的手贴着脸颊使劲摩挲,她不要让阿姨受伤,不要让阿姨自责

        “不是的,不是的,不关你的事,停下你的胡思乱想我用不着谁来对我负责,我”

        “我会对采洁负责的”

        玄关处,竟然突然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卓奕宸脚步坚定地一步步走来,“伯母,我会对采洁负责,对我们的孩子负责。”

        -----------------------------------------------

        卓奕宸的出现让一切顿时又变得复杂起来,袁阮梅没有想到他会来,他的这番话让她更确信,采洁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他们卓家的。

        “你对洁儿负责你母亲会允许你们结婚么”

        “事实上,我和洁儿已经结了婚。”

        “卓奕宸,你够了我们已经离婚了”袁采洁觉得事态在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她对卓奕宸呵斥,她不需要他再跑来给她添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袁阮梅起身又有种不稳的感觉,在听到卓奕宸把他和袁采洁结婚的全过程都告诉她后,袁阮梅一阵眩晕,袁采洁紧张的把她扶到床上躺下,她拉着袁采洁的手,“是阿姨的错,阿姨都让你经历了什么,为了救我,阿姨,都是阿姨的错,都是我的错”

        卓奕宸把袁采洁被李素莙下了药受他强暴的事都一并出来了,袁阮梅大受打击,不停地捶打自己,又哭又闹,袁采洁安抚了好久才让她平复下来,转而怒气冲冲的把卓奕宸拉到门外

        “卓奕宸,你们卓家一定要看着我们袁家的人一个个崩溃才开心么”

        “阿姨是我唯一的重要的人,请你不要再来扰我们”

        “不,洁儿,我是认真的让我对你和孩子负责我知道陆秦苍抛弃你了,我都了他根不是对你认真的”

        卓奕宸很激动,当他打听到袁采洁从证券公司辞职后就等着她会来找他。

        “卓奕宸,是我和他分手,是我不需要他对我负责,准确的,是我不需要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对我负责”

        如果可以的话,存够了钱她一定会搬离a市,远离这里的纷纷扰扰,她真的受够了再被人打扰她和阿姨平静的生活。

        -----------------------------------------------

        “为什么要那么倔强我过会负责就一定做得到”

        “所谓的负责是和我复婚么那夏语欣要怎么办”

        一提到夏语欣,卓奕宸的反应就冷却了一大半,“我会和她解释的,这个孩子需要一个名分,他如果没有父亲,会在别人唾弃中长大的,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受这样的委屈”

        “那你等和她解释好了再来找我”

        袁采洁挣脱开卓奕宸的手,她知道他不会丢开夏语欣的,而她也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纠葛不清的关系。

        她是这样的倔强,决绝,眼神里都是刺

        卓奕宸觉得袁采洁就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不,应该是变成了真正的她自己

        模糊的记忆里,他好像记得她时候,也是这么倔强,才七八岁的样子,竟和十几岁的男生们打架,理由就是他们骂了她母亲是勾引别人丈夫的坏女人。

        “你时候和人打架,弄得一身伤,我是不是给你擦拭过伤口”卓奕宸突然想起了什么,袁采洁的表情很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

        “时候的事,我都不记得了”

        “骗人,你好像很怕我想起以前有关你的事,洁儿,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

        如果真的满了他,那既然开始就隐瞒了,现在又何为要告诉他

        袁采洁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不管他怎么死缠烂打,她还是把他赶走了,但是麻烦不会就此停歇,晚上的时候,不速之客又叩响她家的门

        “袁采洁,你和你母亲一样都是个下贱的婊子”

        才打开门,一记耳光就火辣辣的落在袁采洁的脸颊上

        -----------------------------------------------

        感谢爱若星辰的月票,感谢zoe周的月票,感谢亲们的支持,么么哒美女  ""  ,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65ws.com/a/127/127732/434432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