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师兄太妖孽 > 第006章 失控的太阳之力

第006章 失控的太阳之力

        简玉衍怒极。睍莼璩晓

        巨龙张开大口,要将青衣老者吞没,青衣老者离着秦落衣已经不远,不过此时他若是继续朝着秦落衣而去,肯定难逃一劫。

        电光火石间他已经做出决定暂时放弃秦落衣,先离开这里再徐徐图之。

        手上捏起法诀,一道道银光从他手上闪烁而出,速度极快的刻下了许多符文,他周围的空间动荡起来,巨龙有半截身子陷进了空间里,便似身陷泥潭一般,攻击的动作慢了数倍。

        简玉衍眼中闪过一抹冷厉之色,在空中,衣襟猎猎,手上也快速的捏出几道法诀,空气中的灵力动荡得更加厉害起来,都潮着巨龙身上涌去。

        “少主”

        数十道神虹从远处疾射而来,那些身影,宗无影都不陌生,神色震惊的看了一眼简玉衍,手上的动作却更快了,暂时阻住了巨龙的攻击,白玉台就被他召了出来,跃上白玉台,很快消失无踪,虚空再度恢复了原样。

        见秦落衣没事,简玉衍脸色好看了一些,看着宗无影消失了方向,若有所思。居然可以徒手撕裂虚空,还让他攻击的力量在被扭屈的虚空之中很难发挥,趁机逃了开去这人很不简单。

        秦落衣来到他身边,见他身上没有什么不妥,没有受伤,不由得放下心来。

        追上来的数十名紫府修士,俱都是皇甫家的核心人物,看着简玉衍,他们的神色十分紧张。

        临走之前,简玉衍冲着皇甫炎摞下的话他们都听到了,没想到为了秦落衣他居然会如此绝决,居然要散去身上的修为。

        皇甫炎也来了,他是用飞行法器赶来的,神情十分愧疚,更有担心,怕简玉衍真如他的那般,散去修为。

        皇甫家族一直以来,虽然实力势力都极为强大,统治的疆域十分广阔,可是却一脉单传,到他这一辈,他双修的伴侣不少,却一直未能得到一脉,几千年了,他也早已心淡了。

        修真之人与天争命,不管你修为多高,这后嗣之事却是强求不得的,早几百年前,他就一直在为皇甫家物色人选,要将皇甫家族交到一个可靠的人手中。

        两年多前走火入魔见到好友邬山的弟子简玉衍,他就十分喜欢,知道他是混沌体,更是大喜,不仅收他为义子,更将一身修为倾囊相授。

        简玉衍也没让他失望,不管是天赋,还是坚强的心性,都让他十分满意。对他更是十分尊敬,就是亲身儿子,也不过如此了,没想到因为秦落衣哎,这事也是他做差了。

        虽秦落衣修炼天赋奇高,可是在玉府阶段强行用府邸之力炼出了那么多的太阴之力,即使有含和星辰之力和混沌之力的晶石补充,她伤了根,肯定许多年都无法晋阶了。

        想到这里,他眼中的愧疚更浓。

        “玉衍”他张口要话,突然简玉衍闷哼一声,一缕鲜血从他唇角逸了出来。

        炙热无比的能量更是透体而出,让离他很近的秦落衣感觉到灼热无比,身上的肌肤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无比。

        “糟糕太阳之力又发作了”皇甫炎脸色大变“难道刚才你战斗的时候,动用了太阳之力不成”

        简玉衍闭上眼用力的运功压制那股脱控的强大力量,没有话。

        压制片刻之后,他唇角的鲜血逸得更厉害了,受了伤,太阳之力已经失控,即使要散去修为,此时也不是好时机了,如此暴虐的力量,稍一不慎,就会暴体而亡。

        “简玉衍,我们回去”秦落衣也感觉到他体内的力量波动得十分厉害,若真失控,或者一个不慎结出灵花,后果不堪设想。

        皇甫炎早命人过来扶简玉衍进入他的飞行法器中,简玉衍没有抗拒,他微微睁开眼,看着神色焦急的秦落衣,扯出一抹笑容“不用担心,我没事。”

        对于搀扶他的人,他没有抗拒,那青衣老头实力强大,战斗经验也极丰富,又狡猾无比,若不是他冒险动用太阳之力,恐怕无法战胜,早栽在他手中了。

        使用太阳之力有危险,他很清楚,却没想到发作得如此之快,原以为还能再等等的,等他散去修为,也不怕太阳之力作怪了。

        皇甫炎十分焦急,万年玄冰玉在修炼室里,简玉衍走得绝决,万年玄冰玉也没有带,留在修炼室里。

        飞行法器的速度极快,不到半个时辰,就回到了位于山顶的宅子,已经浑身通红,大滴汗水快速滴落的简玉衍被飞快的移进修炼室里。

        有了万年玄冰玉的压制,简玉衍的脸色好看了一些,皇甫炎神色间却不见放松,反而更加焦急,悄然走了出去,对着萧文博几人低声的交待着什么。

        萧文博等人脸色也异常沉重,很快离开地下修炼室,走了开去。 皇甫炎的神色很不对劲,心中十分担心的秦落衣走了过去。

        “他动用了太阳之力,就算他成功压制了下去,一旦太阳之力回复正常,肯定会很快凝聚出灵花。”皇甫炎避过简玉衍叹了一口气声道。

        秦落衣沉默片刻,然后道“阵法和其它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唯今之计,只能抓紧时间融合太阳之力和太阴之力了。

        皇甫炎“那些东西倒是准备好了”突然心中一惊,吃惊的看向秦落衣,突然有些明白了她要做什么。

        只是此时双修风险更大。

        之前的风险是她修为太低,修炼太阴神经会太过耗损体内的府邸之力和元,现在双修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让其它人都退出去吧。”秦落衣转身就走入了修炼室里,漆黑的凤眸中闪动着幽幽的光芒,看着盘腿而坐的简玉衍。

        皇甫炎望着她的背影,欲言又止,终是什么都没有,带着人全都退了出去。

        “你亲自带几人守在外面,若有不妥,立即通知我。”皇甫炎神色威严的对汪琴道。汪琴也是紫府修士,她的手下,俱都是女弟子,个个修为都不弱。

        看着通往地下室的入口,他暗自叹了一口气,若是平日也就罢了,此时双修,异常的危险,不过即使再危险,也要搏一搏,否则简玉衍危矣。

        无论如何他也要护这两人无事。

        若是实在不行,到时候他再用太阳神经将暴乱的力量引入自己体内以简玉衍的和秦落衣的天赋,只要他接引及时,断不会伤到他们的经脉,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假以时日,他们再修炼出来灵力,结出府邸,完全有可能。

        眼中闪过一抹毅然之色,大步走出院中,有些事情,他必须要先行交待清楚才行。

        汪琴匆匆走下地下修炼室,看着立在简玉衍面前的秦落衣,眼中难掩担心,她将一块封印了自己一缕灵魂之力的玉简交到她的手中,低声嘱咐道“若是不行,不要强撑,只要捏碎玉简,我就会下来。”

        秦落衣没有拒绝,点了点头。

        汪琴深深的吸了口气,伸手将她抱住,很快又松开,快速的掠了出去。

        秦落衣回头望着她的背影,唇角勾起一抹浅笑,她把玉简放入储物空间里面。

        走到简玉衍身边,轻轻伸手碰触着他火红的俊颜,一股炙热无比的气息传到她的手上。

        简玉衍睁开眼,因为炙热的太阳之力,他的眼睛都变成了红色,冒着火光,看到她居然还在,先是一怔,随即沉声道“衣儿,快出去”

        秦落衣眨了眨眼,微微一笑,摇头道“不行,我要在这里陪着你。”

        手指一动,她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外衫滑落开来,内衫很薄,也很贴身,甚至能看到里面内衣的颜色,胸前诱人的春光若隐若现。

        简玉衍觉得自己更热了,汗水更是大滴大滴的落下,哑声却十分坚决的道“衣儿,这里冷,快穿上衣服,出去。”

        他明白秦落衣想做什么了。

        他自已的身体自己知道,太阳之力他快压制不住了,离结灵花肯定不远。

        眼中闪过愤怒的火光,秦落衣修炼太阴神经不久,对太阳神经了解得也不多,肯定是他们又跟她了什么。

        秦落衣自然不会出去,她要真的出去了,简玉衍以后就危险了,太阴之力她都修炼出来了,这紧要关头她不可能真的放任简玉衍遇险。

        简玉衍却知道此时双修危险至极,现在他体内的力量暴动想要破体而出,一个不慎,不定就会伤了她,那股暴动的力量若是他控制不住,入了衣儿体内那后果他想也不敢想。

        他怒喝道“衣儿,出去”一掌向她拍了过去,强大的灵力卷起她的身子,就朝着门外扔去。

        修炼室的门当着她的面砰的一声重重的关上,那门是用精铁做成,极为结实,秦落衣就算能打开,至少也得费一两个时辰。

        秦落衣用力的敲击了几下,丝毫也无法撼动,只得放弃,等到她把这门敲开,到时候什么都晚了。凤眸狠狠的瞪着里面盘腿而坐的简玉衍,眸光异常的犀利,怒道“打开。”

        简玉衍闭上眼“你快点出去,我一会儿就好,等我好了之后,我会来找你。”

        然后不再话,强行运转修为,和以往一般,要把太阳之力压制下去。

        片刻之后,一股熟悉的气息钻入他的鼻尖,他猛的睁开眼,秦落衣正笑嘻嘻的在他的身前。

        简玉衍眼中满是错愣,回头看向精铁制成的大门,大门完好无损。

        眼中的错愣更浓。

        秦落衣可不想再被他甩出去,厚着脸皮,趁着他错愣的时候,扑进了他怀里,两只手则紧紧的勾在了他的脖子上,身子也紧紧的贴着他,这样子就算简玉衍想再甩开她,除非将她的手弄断。

        刚刚挨着简玉衍的身体,一股炙热无比的力量就从他的身体上传了过来,烫得她一个哆嗦,身子颤了颤。不过却仍没有松手,更没有放松警惕。

        心中却是又好气又好笑,自然这样算什么真成了霸王硬上弓的魔女了。

        简玉衍看着那扇闭得严严实实的大门,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她是怎么进来的,那道大门有机关,机关除了他就只有义父知道。

        他忍着没问,啪了一声将门打开,又想将秦落衣扔出去,可是秦落衣抱得太紧,整个身子都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根甩不开,若强行甩开,肯定会重伤她。

        伤害她他自然不愿。

        简玉衍不会狠心的将她扔出去,这早在秦落衣的意料之中,秦落衣眸光轻闪,微微抬头,红唇吻上了他完美却炙热无比的唇角。

        简玉衍身体一僵,随即手上用力,再度要将她推开,秦落衣趁他不备,将银针刺进了他的手臂,暂时封住他两只手臂的力量。

        简玉衍不防她还有这么一招,被刺了个正着,两只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衣儿。”

        他眼中闪过一抹宠溺的无奈,她究竟知不知道现在跟他双修有多危险

        脸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继续运功,调动周身的力量朝着两手而去,既然无法让衣儿出去,只能先制住她了,是自己心尖上的人儿,平日就只是看着她,也让他爱极,能得她如此主动相待,他高兴都来不及只是现在却不行。

        温香软玉在怀,她再这样在他怀里扭来扭去,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做出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来,上次为她解了春药之后,即使他很想要她,想得心都痛得,只是他体内有极热的太阳之力,他怕与她在一起次数多了,会伤她的身体,所以才一直努力克制着。

        此时可禁不住她这样。

        秦落衣哪里不知道简玉衍在打什么主意

        以她的修为,银针制住端木长英或许行,不过简玉衍她可不会忘记当初的二师兄就是自己把穴解开的。

        简玉衍是紫府巅峰修士,此时体内的力量又在暴动中,也不知道她究竟能制住他多久。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等简玉衍有了准备,到时候她再想偷袭,怕是很困难了。

        心中一发狠,一只巧锋利的匕首出现在她的手上,猛的出手,冲着简玉衍身下划去,将他的裤子划破,又将自己的裤子弄破,然后身子一扭,就将他纳入了自己的体内。

        当然,会如此顺利,是她早在刚才扑入他怀里后不久,就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

        简玉衍闷哼一声,不可置信的瞪着她,目光异常的深沉。秦落衣着实不舒服,为了制住简玉衍,她还真是恶虎扑羊,没有前戏的后果就是她很难受。

        眉头轻轻的拧了起来,随即很快散开,冲着他一笑,俏颜如花“我们一起运起心法,将我体内的太阴之力融合进你的体内。”

        简玉衍瞪着她,心中又怜又痛,她的不舒服,他怎么会不知道

        秦落衣在引动心法的之后,快速的举起银针要去解开封住简玉衍手臂的穴道,他体内的灵力乱窜,若不是实在没办法,她不会用封住他手臂力量的法子,即使只是片刻,体内的力量受阻,也会让他更加难受。

        “不用了。”简玉衍抬起手来,他已经顺利的冲开了双臂被制住的穴道。抬手扶住怀里只着单薄衣衫的娇躯,眼中满是怜爱。

        他在她的耳边轻喃着她的名字,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随即轻轻的含住了她的红唇。

        两人现在已经这样,秦落衣体内的太阴神经已经运转了起来,太阴之力朝着他快速的过来,进入自己体内此时除了努力配合她,再没它法。

        心中更怜惜秦落衣的不适,手指抚上了她身上的敏感地带--在半个月前两人数次缠绵之中,秦落衣身上的敏感地带他已经了解了不少。

        闭着眼睛运行太阴神经的秦落衣被他火热的手抚得忍不住低吟出声。身子更是柔若无骨的紧挨在他的身上,身下因为太阳之力失控而变得滚热的身躯让她的身体也变得火热无比,俏脸上染上了桃花般的色泽,一滴滴晶莹的汗珠从脸上滚落,香汗淋漓,霎是迷人。

        简玉衍目光炙热无比,一边运行心法,一边望着她的俏脸,眼中是满满的深情和爱意。

        他有一种不顾一切想要驰骋的冲动,还好理智及时压下了这样的冲动,心的运行着太阳心经在经脉之中运转着。

        太阳之力如奔腾的岩浆,炙热无比,而太阴之力却不一样,似春风一般的柔和,从秦落衣身上过来的太阴之力,遇到太阳之力,便水乳分隔交融,让得简玉衍炙热的体温会有一点点清凉之感。

        不过当一股失控的太阳之力进入秦落衣体内,秦落衣就很不好受了,那股炙热如岩浆一般的强大力量,烤炙着她的经脉,每行进一步,都让她十分的难受。

        简玉衍看她脸色苍白,身子更是因为疼痛而轻颤着,忙将她搂得更紧,那缕失控冲入她体内的力量没有办法再收回,好在不多,若是他身体内的太阳之力全部失控,情况就糟糕透顶了。

        秦落衣忍着痛将一道太阴之力引了过去,让它们相合在一起,这才好受了不少。  之后运行太阳神经的时候,简玉衍不敢再分一点心神,控制着体内的力量,不断的融合着从秦落衣体内绵绵不绝涌过来的太阴之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落衣体内的太阴之力已经全部融入了简玉衍的体内,体内的太阳之力也变得柔和无比。

        “唔,总算是好了。”秦落衣长松了一口气,高兴得眉头飞扬起来,太阳之力和太阴之力顺利融合在了一起,简玉衍就算结出灵花,也不怕以后会走火入魔了。

        原风险极大的双修,算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她想从简玉衍身上起身,便松开环在他身上的手,只是还不待她起来,扶在她腰上的手突然一个使力,她又重重的坐了下去。惊呼声还未逸出,红唇便被重重的吻住,

        “简玉衍”

        明明太阳之力已经被压制下去了,可她却发现,简玉衍的身体,还是那么火热。

        简玉衍热烈的吻着她,从眉到眼,到唇,无一遗漏。双手紧紧的箍扶着她的身子,不停的上下移动。突然来临的狂风暴雨,让得秦落衣有些难以承受,凤眸潋滟而迷蒙,低喘轻吟再次溢出口中。

        数个时辰过去了,此时已经是半夜时分,天上繁星点点,皎洁的月儿挂在天空。

        汪琴一直焦急的等在外面,不时徘徊着朝修炼室的入口处望去,若不是一直没有感应到灵魂玉简破裂,她怕早都忍不住冲进去了。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她在心中安慰着自己,太阳之力和太阴之力要彻底融合,确实需要不少时间。

        皇甫炎也十分担心修炼室中的两人,亲自谴人来问过了好几次。

        又过了近两个时辰,黑夜过去,太阳从东方升了起来,霞光满天,从洞口缓缓走出两道身影。

        简玉衍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身上太阳之力的气息完全敛了回去,秦落衣明艳的俏脸晶莹剔透,散发着莹莹的光泽,没有丝毫疲倦之态。

        汪琴一怔之后,随即喜笑颜开,有些急促的道“少主,秦姑娘,你们没事,这真是太好了”然后又快速的吩咐一起守在外面的女弟子将此事禀报皇甫炎。

        皇甫炎带着人很快赶来。看到简玉衍和秦落衣的样子,更是十分的高兴,原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萧文博和他师父--十三阶炼丹师水千行相视一眼,眼中都同时闪过释然。跟着皇甫炎来的其它皇甫家族的核心人物也暗自长松了一口气。

        简玉衍看向众人的目光却很漠然,只有看向秦落衣的时候会变得温润柔和。秦落衣出现在修炼室中,而修炼室中却退得一个人都没有这些人明明都知道留下她跟自己双修是何等的危险,可是他们却仍然没有阻止。

        皇甫炎见了他那冷漠的样子,眸光一暗,却没有解释什么,只道“凝结灵花的雷劫不准时候时候就会到来,度雷劫的阵法已经准备好了,咱们先过去。”

        一位中年男子拿出一座白玉台,开始刻画符文,片刻之后,周围的空间开始震荡起来,白玉台一次最多只能送八人,最开始过去的有简玉衍,秦落衣也被简玉衍拉了上去,还有萧文博和他的师父,另外还有汪琴和两个修为已经达到紫府九阶的修士。

        ------题外话------

        谢谢雨中之莲亲亲的花花2花,谢谢天是蓝的123亲亲的花花。添加  "xwu"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65ws.com/a/127/127677/434115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