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准提天罡 > 第23章 会龙新任太爷斗

第23章 会龙新任太爷斗

        司马明珠说:呵呵你还是在想这个!我看你还是该想想眼前龙新一旦来了怎么样才不出破绽吧。小金箔找到找不到都很难说。你就别考虑我怎么样了。

        齐召说:咱两口子真在这里傻等?依我看他们之间的混战凌环胜利的可能性很大。智真未必就能算准。

        司马明珠说:你说智真靠不住?

        齐召说: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他的判断。

        司马明珠说:他带你去都说了什么了?你到底看见准提佛了没有?

        齐召一笑说:万物皆是佛那能看不见吗。你过来摸摸这个树枝子你就知道非同寻常了。我要拿这个东西战胜魅尊。智真说这个东西进了魅窟不会变软。佛宝啊这东西叫龙树。

        司马明珠说:不说这个了。你想你儿子吗?

        齐召说:呵呵我就学我师父拿我当亲儿子解闷儿,这不有个替代品嘛。人总是会遇上无奈的。

        司马明珠说:行!行啊!你足够心狠!但是我觉得凌环战胜的可能性是没有的。你没听人家的判断是有可能有妖人。这吐谷浑的妖人到底想干什么呢?

        齐召说:再怎么妖人也是人。吃饭喝水睡觉生孩子这些都具备了就想改善生活条件。然后就找几个狗使的奴才满足权力的欲望。这个模式概莫能外。

        司马明珠说:你没听说要人分不出男女来生什么孩子啊!人家魅族就不生孩子也不用担心骨肉分离。想想还真有点羡慕他们了。

        齐召一笑说:呵呵说你什么好呢——那和僵尸有什么区别啊?不能传宗接代自己的感受还要受别人控制。说到这里还有个谜团呢。那就是我这个宠物真就和大肉球有关系?可惜啊!绝手三娘不在这儿。那时候就没问问。

        司马明珠说:你那么小你问什么?长大了有玩的就行管他从哪来的呢。你都喂它什么吃的?

        齐召说:这东西很好养。虫子苍蝇蚊子实在没吃的就吃乌苏国的牛肉干儿。要是没吃的就饿着它像乌龟一样。不吃不喝也能活。在昆仑山洞里我就把他放在水塘附近我都不知道它吃什么去。哎呀想想那时候我从天坑掉进去走后门儿进了神仙洞府。险些丧命啊。

        司马明珠说:你说齐晶收了的那颗珠子。是不是也和水晶一样有增强内功的作用啊?

        齐召说:这我哪知道啊。我回去之后就伺候我爹了我真信了三个月就要死了。我没有其他的想法。但是你这么一说我想起件事儿来。咱们家有一块陨石说不定也能增强内功。

        司马明珠一挑眉毛说:那东西就在我身上。我实验过很多次了放进命袋里面就发光。用手一碰就发麻。但是我没觉得能增加内力。因为这东西咱两口子还分开了。我掉进长江差点儿淹死。你说运气不好是不是因为带着这个带的?

        齐召说:那不能吧!我师父不能害我啊!再者说了这好几年都过来了一直打胜仗来着。应该不会不吉利。一儿一女眼前花这多舒服啊。肯定是好东西。就像我的宠物一样为我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啊!

        司马明珠说:你还别太高兴。万一你的宠物和大肉球有联系。你进了魅窟你的宠物再咬你那还真麻烦了。现在咱们的运气太低啦。

        齐召说:咬我也没问题我也不怕它的毒液。我身上的毒能毒死大肉球。

        齐召话音刚落门前进来一个人脸上带着龙头面具。不用说那就是龙新来了。

        龙新接口说道:想法当然不错。但是首先要打败魅尊。你可知道大肉球是什么吗?

        齐召淡定的说:我不知道还有您呢。您不知道还有凌环呢。凌环去哪了?

        龙新说:呵呵怎么连大师都不称呼我了?你很恨我对吧?你的女儿呢?

        齐召一笑说:呵呵大师请坐!我怎么悔恨你呢。我只恨我自己逆天而行。到如今凌环把我女儿

        抢走啦!

        龙新说:行!你足够淡定。女儿丢了面不改色心不跳还能谈笑风生。既然你女儿被凌环抢走了。你还问我凌环去哪了?岂不是自相矛盾啊。你在这里真的坐的住吗?小和尚智真都告诉你什么了?智真怎么不在?

        齐召说:我女儿丢了我老伤心啦!我们两口子一直都在哭动不了地方了不淡定能行吗?我追不上凌环您这是知道的。所以我才问您凌环能藏在什么地方啊!至于说智真嘛人家为了自己的信仰去朝圣天竺国去了。我已经落魄成这个样子了人家谁还跟着我。你也会算我也瞒不住你。你要是不信就自己算算看看我是不是在撒谎。你算算看看我女儿是不是被人家带走了。你再算算看看智真是不是离我而去去了天竺。

        齐召这样一说龙心真的屈指一算指掐手指节。过了片刻点点头说:还行。你还算说真话。看你夫人的眼圈还真就是哭过。老夫信你了。你考虑的怎么样啊?你看出来了吧?凌环他们这一帮人不是老朽的对手。你也只能和我合作。咱们先去女国你说服闻德光一家臣服就好免动干戈。这叫上天有好生之德。

        齐召说:别说了谁爱打就打。与我无关啊!我要等的就是你合作可以先把我女儿就出来。要不然免谈。要不你就弄死我们一家子你休想拿到昆仑神的一草一木。看样子你是把妖人也请来了?能让我看看新鲜吗?

        龙新沉吟了片刻说:你知道我和你师父有交情。我绝不会出手杀了你们一家。要想杀你那太容易了。我也不是想要昆仑神的东西。这不嘛孩子们都吵着要弄一块自己能说了算的地方。我这当师爷的拗不过孩子们只能这样两全其美的帮一把。你能理解吧?

        齐召一笑说:我也真不知道你和我爹是啥关系。更弄不清楚你和我师父是怎么样的交情。别的都被说先救我女儿。你不说你要让我女儿当掌门人吗?还有一个题外话你的徒孙绑架了我大师兄的皇后。你们真的不怕大隋?

        龙新说:既然你不着急。那咱们就慢慢做下来说说来龙去脉。

        齐召说:那好!您请坐。想吃点什么?想喝点什么?想喝点香水吗?

        龙新退后一步说:谁告诉你的?

        齐召说:我女儿告诉我的你长得和我爹是一个模样。我觉得奇怪的事儿还真就数不过来。您到底是谁?

        龙新听完这话想先走了两步拉了一把凳子就坐下了说:人算不如天算。我说了我不会杀你这是真话因为咱们有血缘关系。所以我才要你的女儿当掌门人。

        齐召说:呵呵真让人难以平静啊。你不会是我太爷爷吧?

        龙新说:也算你猜对了。还有就是古曲那是我女儿生的。古龙那是我的外孙。你爷爷是我儿子。咱们是一家人。

        齐召哼了一声说:哼!你就继续编。

        龙新说:真的假不了。我弄丢了你的小金箔那是为你好。那东西不是男人练的。我要是直接说你肯定舍不得。我偏向你爹。我也不偏向古龙一家。我真心诚意的把我的财产让给你女儿。用来交换女国的那方面的顺心。我是出了馊主意你觉得我害了你了。但是你这样的人啊确实不适合当帝王。

        齐召说:你打住把你!你真能顺杆爬。一下子还真成了我太爷爷了。人家说龙突骑是你儿子。和你有关。

        龙新说:你说的这个我没不承认啊。这又有什么影响呢。这并不影响你爷爷是我儿子啊。

        齐召说:就算是我也也是你儿子也是小老婆养的吧?

        龙新说:正好相反那是我大老婆养的。这边的焉耆国的国王那是我小老婆养的。我小老婆是原来焉耆国的公主。我也想借焉耆国这块地复兴大齐国。但是人家发现我有大老婆了人家就不干了。大老婆发现我娶了小老婆了我的家我也回不去了。这话没法和外人说。我要是不带着面具我都没脸和你说知

        道吗?

        齐召一笑点点头说:呵呵蛮有趣儿还真很合理。原来咱们一家的传统就是抛弃孩子。

        司马明珠说:你多加小心别被他套住啊!也许他是蓄谋已久了他是化妆改扮的。这老家伙老谋深算什么招数都有啊!害得咱们两口子还不够惨吗?我来说你既然是太爷我们女儿丢了当祖太爷的去雷神谷吧~~把我女儿救出来我们就信你了。要不然你就是说的天幻乱坠你也是老鬼。

        齐召说:你这意思是想把闻家人驱逐出去。咱一家人掌权。此计甚妙啊!但是我不答应卸磨杀驴呢?您将如何?

        龙新说:那就由不得你啦。我就会去女国把他们干掉。

        齐召说:好!你足够狠。闻德光是我的连襟。你这样做考虑过我吗?

        龙新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不适合当帝王。你有妇人之仁你是被和尚带坏了。

        齐召一翻脸说:你他娘的放屁。不许你侮辱旧主人智觉。你们一个个都是丧心病狂的人渣。你要说的不是真话我佩服你的阴谋。你说的要是真的。只要我有三寸气在,你就是我亲太爷爷我也得想法弄死你。你看我有没有妇人之仁!

        司马明珠说:嗯!这话说的带劲!

        龙新听了这话缓缓地把面具拿了下来说:你去弄点水过来。我给你洗洗脸你看看是不是化妆的。

        齐召虽然听女儿说了也不过就是诈三圈而已,但是龙新拿下面具之后惊呆了。因为真的和他爹十分相似。司马明珠也看的发呆了。

        龙新一笑说:呵呵怎么样啊?如果不愿意去打水。你可以过来在我脸上挠一把试试看。我把我的镇岛之宝虬牛枪都给了萧逸箫。如果不是我的亲人我怎么会如此大方呢?

        齐召看了几眼之后低头不语。过一会儿抬起头来说:那我爹说他想当皇帝甚至还打焉耆国的算盘。也都是因为你了?你为什么说杨坚不死你不敢动呢?是因为有天罡吗?

        龙新说:我这老脸啊今天是不想要了。让你们挠一把你们还不肯。说实话我看出来了。凌环告诉你们我也是为了香水儿对吧?既然你们什么都知道了。怎么走下一步呢?能说给我听听吗?

        齐召说:凌环抢走了孩子。你为什么不出手帮忙?怕他揭穿你的老底吗?不要问我下一步怎么走。我自己会走。不用你管。你可以走了不要理我这个有妇人之仁的人。我自己去雷神谷。我女儿也不稀罕你家的财产。既然你不肯说杨坚不死你不敢动的道理。我也不问了。你等着瞧好了。我没胆子杀我爹但是我敢杀你的外孙。你要不杀我你放了我你会后悔一辈子。

        龙新说:你说话情绪太严重了。你师父说过你这人适合当行侠仗义之人。不适合掌握权力。这不是我编出来的。我不是不想救你女儿。我是无法进雷神谷啊。那里面电闪雷鸣时时不断。就连昆仑神堪和黑妈都不敢涉足其中。我呢确实需要香水儿维持现状。我想那个凌环也不例外。人都想多活几年人之常情嘛。

        齐召说:你呀别想啦!我就是有香水儿也不会给你。我不想让你们这种人活在世上。

        龙新说:别这么六亲不认。你要真想进雷神谷我可以告诉你办法。那就是昆仑神坯有个厨房里面有一个石头柜子挂在高处。顺着滑道可以进入雷神谷腹地不至于被天雷所伤害。但是我没进去过。

        齐召说:如何才能出来?打不过如何逃走呢?你是想骗我上昆仑你在后面为随进去吧?那个凌环肯定不是从我师父的密道里进去的吧?这样吧!你要是有种的话你跟在我后面。你看着我们一家三口怎进的雷神谷你敢跟着我去吗?我就是不上昆仑秘道我就直接从口进入。你不想去看看热闹?我死了你好给我爹捎个口信儿让他安心享受他儿子死啦。

        龙新咬牙说:好小子你有男人骨头有种敢和你太爷爷较劲。就冲你这句话我

        这个热闹看定了。什么时候动身你说。

        (本章完)

  https://www.65ws.com/a/120/120083/406429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