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秦时明月之时不待九华 > 104章 怒薄红颜

104章 怒薄红颜

        常山想说我不是好人,我心中没有大义。

        但他看着面前合起来的布帛咽了口唾沫。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个好东西,可这好东西值不值得拿命换,他就说不准了。

        常山朝那布帛伸手,刷地往自己身前一揽“咸阳不过也就两处能关人的地儿,最严的是咸阳边远的一处,那处离这儿不远,还有一处据说就在咸阳宫不远处,守卫的可都是王城禁军。”

        常山一边说一边拿手指沾了水,在桌上画下咸阳宫旁边的地图。

        他画的不细,仅能看出那地方在什么方位,至于什么几时几刻有人巡查,几时几刻换人,他却没说清。

        赵熙凌看那标清楚的地方,打算这两天就将它先探探清楚。

        “常老板爽快人,待小女子找着人,不日定当登门拜谢。”

        常山听了赵熙凌的话,没忍住咽了咽唾沫,心说你可别来了,麻烦……

        赵熙凌又摸了锭银子放在桌上“饭钱。”

        接着不管常山脸上是怎样的五彩缤纷,施施然出了门,向咸阳宫的方向去了。

        赵熙凌思来想去,韩非贵为公子,就算被关在监狱里,也不可能被关在条件艰苦的北边,只可能是靠近咸阳宫的那一处了。

        赵熙凌一路疾行,避开人多的地方,缩地成寸不要钱似的用。

        这边赵熙凌赶路的功夫,那边发现赵熙凌不见了的星魂看着被赵熙凌脱在门后的那一摞衣服首饰嗤出声。

        星魂拾起流水一般的纱衣,摩挲掌心滑腻的布料仿若掌心的不是一件衣服而是一双美人的柔荑。两列傀儡在他身后排的整整齐齐,低着头,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

        “你们连一个戴着镣铐的小姑娘都看不好?”星魂问话的声音轻极了,也温柔极了,像是情人的耳语。

        “做成了傀儡,没有了思想,连脑子也没了吗?”星魂眯眼,暗色的眸子里暗藏着滔天怒意。

        他不再摩挲手中的衣料,任由布料从指尖滑落“去将苍龙大人的侍女带来,我要问问我们藏龙阁恪尽职守的侍女长大人,那贪玩的小龙去哪儿玩了。”

        傀儡当即四散开,死道友不死贫道,若被开罪的是他们,他们连灰都不会剩下。

        星魂转身就去了赵熙凌的住所,藏龙阁,就在繁星阁旁边一点儿,繁星阁更高些,藏龙阁在高入云天的繁星阁的衬托下显得中庸极了,星魂微动手指,藏龙阁厚重的青铜大门就在他面前缓缓打开,屋子里东西的摆放位置没有丝毫变化,连书箱都仔细锁好,若非星魂知道她连东皇阁下赐的衣服都丢弃在地上,他还以为她只是出门晃一圈罢了。

        侍女长战战兢兢跪在星魂面前,略微有些暗淡的白衣衬的她面无人色,她方才才知道苍龙阁下竟然不知去向,平日里苍龙阁下事事亲力亲为,甚至连研墨这样的小事都不让她们插手,她们只要每日为她整理被褥打扫房间里的灰尘即可。

        阴阳家的侍女们都羡慕她这个藏龙阁侍女长的轻松,在此之前她从未想过会有跪在星魂大人面前被问罪的一天。

        星魂见面前还算眉清目秀的女人颤抖的模样,心中的气消下去些,但星魂实在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他伸出手,五指张开,拇指微动,地上伏着的女人就不受控制的直起身来,侍女长的面庞已经因为被恐惧占领而变得有些扭曲,那样的面庞和眉清目秀已经沾不上边了。

        涕与泪从侍女的面庞上滑落,她颤抖的如同筛子一般,嘴里颠三倒四地说着她不知道以及求饶的话。

        星魂充耳不闻,他稍抬手腕,侍女的脖子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弧度向上扭,侍女跪着,她的头几户向后折成直角,使得她与星魂对视。

        因为声带被挤压,她嘴里只能发出轻微的嗬嗬声,侍女用祈求的目光看向眼前俊朗的青年,但那人不为所动。星魂凝神一聚,将神魂分出一缕探向侍女长的眉心。

        侍女长近日来的记忆便像走马灯一般在他眼前掠过,可惜的是,作为苍龙阁下的侍女长,她脑中关于苍龙的记忆却少的可怜。除了每日晨起时的一次整理房间和扫除灰尘,剩下的竟然都是与后山采药弟子在一起你侬我侬的记忆。

        星魂看着眼前男女越靠越近,将面面相贴时终于按耐不住骤然抽回自己的神魂。

        恶心至极!

        这女人竟在三位弟子之间周旋,怪不得忙的连呆在苍龙的身边的时间都没有。

        星魂的厌恶都写在了脸上,侍女顾不上脑袋被神魂倾入时针刺和翻搅时反胃的感觉,待星魂一收手便跪爬在地上,膝行至星魂面前,手才伸出去便被星魂寒凉彻骨的眼神一扫,到底还是没敢用手碰星魂的袍角,她忍着身体的不适向星魂哭诉“大人,奴不知晓苍龙大人的去向啊!大人您也看到了,奴是真的不知道啊!”

        星魂嗤笑一声“你还当自己是南城陈家的小贵女?既然被家族送进了阴阳家,就该做好自己份内之事,我问你。”

        星魂恶趣味的顿了顿,满意地见着眼前的女人白了脸后才说“你为何不知晓大人的去处?”

        他见女人支支吾吾,也不催“我可代你说,不过是从云中君养的采药弟子中挑了几个当面首罢了,既然能做出这等事,又有何说不出口的?”

        “若你还是秦国贵族子弟,养两个面首确实并非有错。”

        “可不说你如今不是贵族了,就算还是以前陈家的小贵女,你一个庶出的草贱之女又有什么资格养面首?”

        “再说,嫡出的嫡亲姑娘,你家父亲又怎么舍得送来阴阳家?”

        眼前女人的面孔一点点白了下去,心中暗疮上的疤就这样被人毫不留情的揭开,腥臭的脓水熏的她连一个反驳的字都说不出。

        星魂对他言语所造成的反应满意极了,他轻描淡写地决定了这可怜女人最后的去处“既然你如此喜欢云中君的药园,不若以后便搬过去住吧,刚好,先前我还听他说最近缺些药人。”

        女人愣了半晌,忽而凄厉地尖叫出声,尖利的叫声刺破苍穹,回荡在藏龙阁殿内。

        “大人!奴婢知道错了!大人!奴不要做大人啊……只要不做药人,奴做什么都可以!”

        女人尖叫着朝星魂爬去,她发髻散乱,也不管星魂脸色,伸手就想要抓住星魂的下摆。

        星魂厌恶地一挥手,前侍女长便被掀翻在地,吐出一口带着碎肉的鲜血。

        鲜血浸湿了女人的前襟,显出女人发育良好的圆滚,在门外待命的两只傀儡当即进来拖走了仍然自以为楚楚可怜的女人。

        他们早已没了思想,不然少不了要有兔死狐悲之感,做云中君的药人可是十死无生的事情,罪无可恕的人活着俘虏才会被送去那里。

        女人的年纪是鲜花盛放时的好时节,却也要凋零了。

        。

  https://www.65ws.com/a/120/120072/483728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