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秦时明月之时不待九华 > 第七十六章 偷呀

第七十六章 偷呀

        谁也没有预料到血之死誓的图案会在此出现,一时间惊疑不定,三人就这样围在火雨玛瑙的旁边,盯着它沉思起来。

        这个誓言到底守护了什么呢?

        韩非原本以为它所保护的只是一笔可以倾城的财富,但现在看来却不仅仅是如此。

        就完成这火雨玛瑙的工艺来说,财富或许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而制作这玛瑙的人,又为什么劳心劳力地在这颗玛瑙中留下这样的景象?

        实在匪夷所思……

        “这一块火雨玛瑙是弄玉身上的,而胡夫人身上也有一块这样的玛瑙,如果说这一块火雨玛瑙内有乾坤,那么另一块是不是也并非凡物?”韩非推测。

        “弄玉?”

        这不是赵熙凌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事实上她出现的频率还挺高的,上次她仔细看那个姑娘还是因为她潜入血衣侯府偷取打开天泽枷锁的钥匙。

        她只记得弄玉长的眉清目秀,和一般的庸脂俗粉很不一样。

        弄玉年纪轻轻,委实不肯能也是火雨公的女儿,这样想来,她就只可能是一位私生女了?

        赵熙凌神色古怪,私生女并不稀奇,但是要看在什么年代,而且如此算来,还是胡夫人与别的男人的私生女……

        其中曲折光靠猜,她是猜不明白了。

        “胡夫人新寡,她的贴身之物先生恐怕不好要吧?”赵熙凌虽然改口叫了韩非先生,但是神色自在,同之前根本没什么不同。

        或许多了点尊敬?

        反正韩非是没怎么听出来,他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我们打听一下胡夫人的行踪,来个巧遇?”

        赵熙凌翻了个极其不雅的白眼,寡妇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不会参加看戏之类的娱乐活动,韩非到底从哪里算出来他们能巧遇?

        显然韩非也意识到了这个明显的错误,他甚至看到了卫庄勾起了嘲讽的笑。

        他摸了摸鼻子“待我明日回宫,与胡美人相商,让她以安慰胡夫人为由,约胡夫人出门……”

        话没说完,韩非就意识到他的提议不可行了。

        安慰人还要人特意出门?

        这借口破绽满满。

        最终韩非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地提议“要不我们偷吧!”

        “噗”

        赵熙凌没憋住笑了,她实在没想到身为司寇的韩非会做出这种执法犯法的事情。

        她的视线在韩非和卫庄之间转了转,想到韩非走路都能平地摔的身手不禁奇怪“难道你要我师兄去偷胡夫人的贴身挂坠?”

        她就差没在脸上写上这不好吧!几个大字了。

        “诶……怎么会呢?”韩非好整以暇地托住腮帮子,笑的像一只上了年纪的狐狸“卫庄兄是韩国人,他要是在我眼皮子底下行盗窃之事,我身为韩国司寇怎能视而不见?”

        “而你”他话锋一转“你是秦国人,就算在韩国犯法,我一个小小的韩国司寇又怎能管的了秦国人呢?”

        “秦国人犯法,应当移交秦国司寇处置,但来人武功高超没有留下任何把柄,甚至将赃物在无意之中还给失主……”

        “啧啧啧……这如何能算犯法啊?”

        逻辑混乱!强词夺理!诡辩!

        她就这样被抓了壮丁,她觉得之前韩非劝解她的话在现在想来看上去更像是想让她好好帮忙的铺垫。

        赵熙凌气呼呼地哼了一声,纵身前往左司马府了。

        留在紫兰轩的韩非被小姑娘的师兄瞪了一眼,诶嘿嘿地陪笑,打底还是没被鲨齿梳头。

        韩国王宫赵熙凌都能来去自如,更何况是一座小小的司马府?

        胡夫人早已就寝,九华拿了放在一边的血玛瑙就跑,生怕耽搁了时间,解开血玛瑙谜题的时间可不少。

        她带着一身凉风越入紫兰轩,看见的却是韩非与卫庄把酒言欢吃起夜宵的模样。

        在她眼中是把酒言欢,实际上就只有韩非一边喝酒吃菜,一边说话,而卫庄面前的酒杯基本连动都没动一下。

        在卫庄这样的冷场王面前,韩非能让卫庄勾一勾嘴角都是不错的成绩了。

        但是赵熙凌真的很森气,她在外面劳心劳力,这两人居然就这么吃起夜宵来了?

        她将地板踩的咚咚作响,一屁股在卫庄旁边坐下来,在韩非眼里十足像他那个小妹妹闹脾气的样子。

        他好脾气地将一小碟糕点挪到赵熙凌面前,小姑娘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拿起一块小口小口吃掉了……

        赵熙凌吃完一块糕点感觉心气消了些,将那玛瑙拿出来交给韩非,相比起弄玉的,这块玛瑙上的装饰看上去成熟了许多。

        深紫色的丝绦没有一丝反光,平白令人觉得佩戴它的人一定是一位优雅的美人。

        韩非那在手上看了看,接着就勾着它学着赵熙凌的方法想让内包物在内部折射出一个图案。

        不出所料

        他再次失败了

        他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脑子似乎不太好用了。

        “胡夫人的这块似乎和弄玉的那一块不太一样。”说着,韩非就将玛瑙递给卫庄。

        为什么不递给赵熙凌?

        让小姑娘连续长时间盯着蜡烛实在不是一向怜香惜玉的韩非会干出来的事儿,赵姑娘解出来而他没有所以落了面子?

        那自然不可能。

        卫庄也是解除机关的好手,他拿着玛瑙仔细转了转,将所有可能的角度都试过之后,他也并没有找到那藏在玛瑙中的图案。

        然后他忽然明白了过来,他和韩非都陷入了一种思维定式,在解除上一块玛瑙的谜题的时候,韩非一直想着要通过玛瑙折射到外部的光解开谜底,然后他就没找到答案。

        而赵熙凌在内部找到了答案,所以他们就都觉得这两块火雨玛瑙是一样的,这一块也应该在内部找答案。

        实际上它们也有可能是相反的

        卫庄纵身跳入火圈,那烛火甚至没摇晃一下,他就已经在那圈烛台的中心了。

        韩非的眼神追着火雨玛瑙去了,而赵熙凌连头也没回,继续津津有味的吃着她的糕点,直到她听到韩非轻轻地吸了一口气。

        她抬头看向卫庄,只见她身后的那面墙上是一幅用线条组成的画,卫庄正在慢慢转动着火雨玛瑙,那些线条也开始移动,渐渐连在了一起,组成了一幅地图。

        赵熙凌人的折服地图,在座的人之中没有人不认得这幅地图,那是韩国王宫的一部分,是以前郑国的王宫,也就是现在的冷宫。

        。

  https://www.65ws.com/a/120/120072/483728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