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落入凡尘自伤情 > 第443章 她有资格吗?

第443章 她有资格吗?

        司慕是个很冷清的人,他只有遇到司行霈的问题,才会发疯失去理智。

        他很少去讨厌别人,他的世间里,除了朋友就是陌生人,唯一处在敌人地位的,就是司行霈了。

        这种是从小留下的心理阴影,添上了他对顾轻舟那不能掌控的占有欲,被无尽的扩大、变形,变得他自己也不认识自己了。

        “......轻舟一定很恶心我!”他想。

        想着,心中涌起了无尽的悲凉。

        他觉得很冷,很空虚。

        身体的释放,该有的情绪没了,然后空空荡荡的,这种悲凉铺天盖地将他的空洞填满。

        他打了个寒颤。

        司慕洗了澡,身不由己往正院来了,他的书房还在这里。

        顾轻舟就住在他的楼上,他偶然能听到她拖鞋走过的声音.......

        声音不重,不仔细听就没有。

        他不应该来的,他要的不就是让顾轻舟知道他有软玉温香在怀吗,不就是让她明白,他根本不在乎她吗?

        如今大半夜的,他又到了这里,岂不是自找没趣?

        饶是这么想着,司慕还是进了屋子。

        他进来的时候,顾轻舟却在沙发里睡着了,并没有上楼,她的两匹狼守在她旁边。

        顾轻舟长发如青稠,覆盖在她身上,似流瀑般顺滑,她玲珑身段越发娇小。

        侧卧在狭窄的沙发里,司慕仍是看到了她手腕处的淤青。

        内疚、难过,甚至心疼,一起涌上了心田,让他呼吸微顿。

        这是顾轻舟啊,她如此聪明勇敢,她曾为了救他的命和名声,在腊月的江水里浸泡,后来还沾染了寒气。

        她阻止他跟军火贩子来往,让他幸免于难,不会被人攻击成卖国军阀。

        她不应该将司行霈的事,迁怒给这么好的顾轻舟!

        她是他的妻子,她的恩人!

        司慕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想要盖在顾轻舟身上,她的狼却突然龇牙咧嘴往前走几步,似乎要撕碎司慕。

        司慕微愣。

        顾轻舟也醒了。

        眼前的场景,顾轻舟看得有点发呆。

        “怎么了?”顾轻舟问,说着自己看了眼怀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你怎么还不睡?”

        司慕强自压抑着内心的情绪,坐到了对面沙发上。

        “对不起,我那天用力过头了。”他低声,声音有点嘶哑。

        顾轻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腕,就尽量往袖子里藏了藏。

        到底没藏住。

        “已经好了。”顾轻舟道。

        说罢,她佯装打了个哈欠,转身要上楼。

        “轻舟!”司慕喊她。

        顾轻舟就停住脚步。

        司慕站起身,走到了她身边,闻到了她头发里淡淡的玫瑰清香,他的心猛然缩紧,似乎和她的距离更远了。

        他定了定心神,才道:“我以后还住在书房里。开了后花园的门,咱们不知道什么人进来,诸多不便。”

        这就是说,姨太太依旧交给顾轻舟调教。

        他好好的发了一通脾气,现在又回到了原点,那么他岂不是白受气了?

        顾轻舟蹙眉看着他,对他很费解。

        他那么生气,还把顾轻舟的手腕弄伤,争取到的权力,现在又主动放弃?

        喜怒无常的司慕,让顾轻舟摸不着头脑。

        “哦。”顾轻舟回神般,“我也不太愿意开后门的。你若是不住在后花园,开门就没意义了。”

        如此说,等于是给了司慕一个台阶。

        他们说到底只是合约的婚姻,应该对彼此有利。

        司慕这么执拗下去,这婚姻对顾轻舟来说,的确是没什么好处了。司慕想到这一点,立马回过头来。

        “晚安。”司慕道。

        顾轻舟微笑:“晚安。”

        司慕便觉得她黑发映衬的雪白面容,有烈烈的秾艳,妩媚极了。

        她更加漂亮了。

        顾轻舟身上,总有两种气质在融合,清纯与妩媚并行,让她看上去格外不同寻常。她不是最精致漂亮的那一个,却是最容易勾起男人欲念的那种。

        司慕转过脸,疾步走进了书房。

        顾轻舟也带着她的狼,上了楼上的卧房。

        司慕松口了,顾轻舟行事也容易些,她也松了口气。

        第二天早饭的时候,顾轻舟对司慕道:“我今天要见见姨太太,把家里的规矩跟她说一说。”

        顿了下,顾轻舟又道,“所谓规矩,就是我定的规矩——不会委屈她吧?”

        司慕不太想提起那位姨太太。

        生气的时候,想拉这位姨太太遮羞,让顾轻舟看看他司慕也有女人,没有狼狈求着她;可怒意过去之后,司慕对姨太太就是无边的反感。

        姨太太的存在,更彰显司慕对顾轻舟的求而不得。

        “随便你吧。别说委屈,就是发卖了或者打死,都是你的权力。”司慕冷淡道。

        顾轻舟低头吃饭。

        司慕的话,她并没有觉得欣慰,同时也不会替潘韶难过。

        亦或者说,顾轻舟始终觉得司慕和潘韶才是正经夫妻,很正常的男女关系,自己跟司慕更像是盟友。

        置身事外的顾轻舟,对司慕的好恶不加评价。

        “我要去驻地一些日子,可能不回来了。”司慕道,“下次再回来,就要等洛水结婚。”

        颜洛水结婚,司慕身为军政府的少帅,自然要给颜家面子,况且洛水也是他的朋友。

        “好,知道了。”顾轻舟道。

        司慕也没指望顾轻舟会说出什么照顾自己的话,而他也不想提醒顾轻舟别让司行霈上门。

        这种提醒毫无意义。

        司行霈真来了,顾轻舟真见了他,司慕还能如何?

        收敛了心绪,司慕离开了新宅。

        早膳之后,顾轻舟重新上楼更衣,换了件藕荷色的家常旗袍,围了长流苏的白色羊绒披肩,对佣人道:“去叫姨太太来。”

        潘姨太太没有作死,很温顺的来了。

        她一脸疲倦的模样。

        顾轻舟简单问候了几句:“吃得还习惯吗?”

        “住得还习惯吗?”

        “佣人还顺手吧?”

        潘姨太太没有挑刺,一律都说很好,一副温柔敦厚的模样,和进门之前拿乔的姿态完全不同。

        这倒是个聪明人。

        “.......我呢,也没什么规矩,早晚侍奉就用不上你了,我们又不是在前清。”顾轻舟笑道。

        潘姨太愕然。

        妻妾规矩?

        这是什么年代的老黄历了?现在的姨太太,虽然社会地位稍微逊色妻子,也不再是奴啊,什么立规矩早已成了糟粕。

        “顾轻舟她是认真的,还是故意消遣我?”潘姨太腹诽。

        她知道顾轻舟的名字。

        她跟顾轻舟算是校友,只不过顾轻舟入学的时候,潘姨太已经毕业了。

        “但是,家里还是要有规矩的。第一条,你不能随意接待访客。这里虽然不是军政府,算不得军政重地,可少帅书房的机密文件很多,若是不小心丢失,杀了你也无法弥补。”顾轻舟道。

        潘姨太听得很不高兴。

        这就是说,她不能请亲戚朋友上门打牌或者宴席?

        潘姨太还准备借机显摆的。

        如今,她明明得势了却无法张扬,让她特别难受。

        看到潘姨太蹙起的眉头,顾轻舟加重了强调的语气:“这话我只说一遍,一旦你不守规矩,就别怪我不客气!”

        “是。”潘姨太不情不愿道。

        顾轻舟喝了口茶,继续道:“第二条规矩:你和你家里人,不能借用军政府的名头行事。一旦我发现,我就会把你送到军政府的监牢去。”

        潘姨太腹诽:“你关我?你有资格吗,军政府的监牢听你的吗?只要少帅对我好,这些规矩还不是跟放屁一样?”

        心中想着,面上就露出几分不以为然。

        潘姨太很清楚,只要笼络好少帅,什么规矩都是摆设。

        然而在少夫人跟前,还是要尽可能叫她拿不到错儿,免得吃哑巴亏。

        潘姨太像只狡猾的狐狸,当着顾轻舟的面,露出温顺:“是,我都记得了。”

        顾轻舟的眸光微动。

        潘姨太以为她要说什么时,顾轻舟却只是抿唇一笑。

        “.......你的吃穿用度,全部不用操心,管事会帮你安排好。想要出门,随时都可以,只要少帅愿意,你想在外头住多久都行,父母家、朋友家。”顾轻舟又道。

        “想买什么,自己去百货公司挑,记在少帅的名下,管事会去结账。”顾轻舟再次道。

        潘姨太越发觉得好笑:“顾轻舟这个人,该立规矩的时候不立,不该立规矩的地方说了一大堆,真是个无能的。”

        似乎看到自己即将取而代之的前途,潘姨太心情很好,应了声是,扭着小腰回后花园了。

        服侍端茶递水的洪嫂对着潘姨太的背影啐了声:“德行!”

        顾轻舟失笑,问她:“她怎么了?”

        潘姨太表现得挺好啊。

        洪嫂道:“看她那走路的样子,多显摆啊!”

        顾轻舟没觉得潘姨太显摆。

        她上楼之后,良久才明白洪嫂说潘姨太在显摆什么,顾轻舟失笑:“这个洪嫂真是.......”

        身为妇人的洪嫂,眼睛实在毒辣。潘姨太太想在顾轻舟面前显摆,真是打错了算盘。

        只有经历过人事,才懂得潘姨太的炫耀,偏顾轻舟没有,她愣是没看出来。

        潘姨太实在不是省油的灯。然而在玩心机这方面,顾轻舟是很老练的猎手,她不怕狡猾的狐狸。

        只是潘姨太还不知道而已。

  https://www.65ws.com/a/120/120067/406351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