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你就别想再逃 > 28.Chapter 28

28.Chapter 28

        心底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  他愣了那么一下。

        站在原地,  雨水沿着脸颊慢慢往下滑落。

        他突然想起来,  六年前,他从横店回来,下了飞机,连家都没回,跑到她们家找她。

        那时,他的腰还伤着。那种痛,连止疼药都止不住。

        他半点都顾不上,打了的士,跑到她们家门口,  拼命按门铃。

        是言辞出来开的门,他告诉居一燃,  “她走了,去了香港。”

        他不敢相信。却无法改变事实。

        回到家后,他趴在沙发上,  眼泪不停地掉下来,  落进沙发里面,谁都没有看见。

        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孩,早早让自己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从来都是宁愿流血不流汗。

        那天,  却因为她的离开,  趴在沙发上,  哭得像个小孩。

        那种痛,  他非常清楚,比腰伤的痛,还痛,还可怕。

        他几乎狂躁起来,快步往山上走,高声叫着“小诺言诺”

        那一刻,他想我要找到她,告诉她,我等你六年了,回到我身边,好不好

        不好也不行。我不准不允许也不会再让你从我身边逃走。

        “小诺”

        “诶我在这儿啊谁谁叫我啊我们在这儿呢”

        居一燃豁然站住,满脸不敢相信地转过身,一眼看到穿着蓝色雨衣的言诺。

        她拨开长树枝,“谁叫我啊村长,你还让谁上来了居一燃”

        看到山路中间站着的居一燃,没有穿雨衣,头发和衣服都湿透了,非常狼狈。

        她再也顾不得后面的人,从石头跳下来,朝他跑过去,拽住了他的手臂。

        “你干嘛啊,怎么不穿雨衣啊”

        雨水不停落下,用力冲刷着他的脸,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但他很确定,是她。她好好的,没事。

        他抓下她的手,紧紧地拽住。满腔的话语一股脑往外冲,反倒是让他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他顿了好一会儿,说出口的却是,“我没找到。”口气有点委屈。

        再找不到你,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那不是拿了雨伞了,怎么不打啊”她拍了下他的手臂,恨铁不成钢道。

        这种情况下,言诺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伸手为他擦了脸上的雨水,“你是不是傻啊,雨伞都不打,跑山里来干嘛”

        他望着她,“我傻,才怕你出事,不管不顾跑出来找你”

        言诺这才反应过来。

        这人怎么回事啊,还在阴阳怪气的。

        就是这阴阳怪气怎么有点委屈的味道

        黑村长家的向清欢,和向和之前在山上玩的时候,看到一只小麻雀在一个鸟巢里面。

        下了一整夜雨后,两个小男孩怕鸟儿被很吹走,想到山上把小麻雀带回家。

        没想到,台风强势来袭,把他们困在了山中。

        言诺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抱着小麻雀躲在山上的一个小木屋里面。

        那木屋是山上种树的木农搭起来,用于平时休息的。这天,倒是给了他们一个暂时躲避台风的地方。

        言诺是真的没想到,会在下山的路上,看到全身湿透的居一燃。

        心中大吃一惊是一定的,还有的,是疑惑。

        他是怎么了

        推开家里铁门的时候,这个问题还环绕在脑袋上面,像是一块转头砸下来似的,让人头疼。

        她慢吞吞地摘掉了雨衣,又用脚踩掉了雨鞋。

        转过身,看到那个男人站在客厅中央,双手垂下,握着那把长伞,全身的衣服都在滴水。

        “你快去洗个澡吧。”

        言诺看他脸色不太好,也不敢太大声,但还是忍不住嘀咕,“怎么回事啊,傻瓜似的,大台风天跑到山上,还不打伞。”

        “小诺。”他突然开口,声音冷得令人可怕。

        吓得她顿了下,“啊”

        “我算了下,除了银行存款,我投资的大约资产有四亿多。”

        “额啊”言诺实在没搞懂他干嘛突然说这个。

        “我们交往的第三年,你说要是我能大红了,给你赚个几亿,让你闲在家里,当个富婆就好了。你专门在家数钱,花钱,替我管着钱。”

        他神色太过严肃,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这句话一出,她更是瞬时感觉到了什么。

        她往前走了两步,站在离他只有一米远的距离。盯着他黝黑的眼睛,问“居一燃,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也往前走了一步,来到她跟前,“小诺,我已经赚到了。都交给你管,给你花,好不好”

        言诺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点头,“好”

        居一燃那么懂她,自然知道她的小心思,他完全不想让她有机会后退。

        “替我管钱,花我钱的,只能是我女朋友,我未来的老婆,你还要不要”

        “要”声音大得比外面的雷声还响亮。

        直到这一刻,居一燃的神色才松懈下来。

        低下头,嘴角扬起了灿烂的笑容,脸上的表情不再冷冰冰,反倒是带着一丝戏虐。

        “见钱眼开的姑娘。”

        “哼。”

        言诺刚想回怼他,突然听到他说,“我的姑娘。”

        她一直知道,居一燃是个深情的男人。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他不会说甜言蜜语,但从来都是把她照顾得非常周到。

        他突然这么说,她也有点震惊。

        她伸手抓住他的食指,问“我们这是算复合了吗”

        “不然呢”他反问。

        “你好好说话是会死噢。”

        “是。”

        “是复合,还是会死”

        他无奈笑了,反握住她的手,“复合。”

        她的回应是,再往前走了一步,环抱住他。他身上的雨水弄湿了她的衣服,让两个人的身体粘粘地贴在一起。

        六年的时光,一下子被缩短了,甚至于消失不见。

        他们好似从六年前,瞬间跳到了现在。

        她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蹭了蹭,也不嫌凉。抓住了他的衣角,笑嘻嘻地说“这次是你先告白。”

        他回抱着她,垂眸笑了。

        “这次是你先追我的。”

        他终是笑了,“是。”

        这次,不止先追你,还要把你拴牢了。你就别想再逃走。

        两人站在客厅中央,抱了会儿,言诺推开他,“我们先去洗澡吧。待会该感冒了。”

        他心情不错,挑眉问,“一起”

        她往他胸口砸了一拳,“别耍流氓快走”

        说罢,把人往楼上拽。

        他一副慵懒的样子,随她拽着自己的手,跟在她身后,慢慢往楼上走。

        到了二楼楼梯口,她松开手,指了指他的房间,“快去洗澡吧。”

        他却跟着她往她房间走。

        她疑惑问“跟着我干嘛快去洗澡啊。”

        他指了指她房间的浴室方向,“我去那里洗。”

        “你房间也有浴室,干嘛用我的”

        他嘴角垂下,蹙眉问,“不让用”

        她疑惑看了他一眼,对他突然的“胡搅蛮缠”觉得怪怪的。但他们两人什么事情都曾做过,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你要洗就去呗。”

        他笑着压了下她的脑袋,“给我拿衣服和毛巾。”

        “噢。”

        她站在门口,呆呆看着他的背影。

        因为拖鞋沾了太多的土,他刚刚丢在楼下,此刻也没有换成室内拖鞋,光着脚,踩在白色瓷砖上。

        他全身湿哒哒的,牛仔裤裤脚滴着水,往前走一步,地上就会多出一滩水。

        感觉不舒服吧,他随手撩起t恤,直接脱掉,露出了精壮的身躯。牛仔裤腰围比较低,围绕着的是紧致的腰,看起来很有力的感觉。

        但她的视线落在了腰间的那块浅浅的疤痕上。

        她走过去,指着疤痕问“这怎么回事以前没有啊。”

        他手里抓着t恤胡乱擦了擦身体,扭过身,低头看了眼,轻描淡写地说,“拍戏的时候摔的。”

        “怎么摔的,这么长一条”

        “本来吊着威亚拍战场打打杀杀的戏,铁扣松了,从半空掉下来,被下面的道具刀划伤。”

        她举起手,沿着伤痕的位置,自左向右抚摸过去,“当时很痛吧”

        “还行,在床上躺了两个月,没下床。”

        她的手软软的,轻轻蹭着他的肌肤,让他有点受不了,感觉痒痒的,便往旁边躲开。

        她的手指却又跟上来。他抓住她的手掌,轻描淡写,“没多大事儿。”

        言诺抬眸,对上他的视线,问“什么时候的事儿呀”

        六年虽然不长,但也不短。她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单调,但也有很多故事发生过。

        她想,他这六年的生活肯定也是这样。

        即便未能一起走过,还是想知道,他这六年里的点点滴滴,包括所有她不知道的。

        他抓着t恤擦了下脸,口气很淡然,“被你甩了的第二天。”

        她怔住了。所以,当时他没有给她打电话,是因为受伤了吗

        他坏笑着,“怎样,有没有觉得很愧疚”

        “”

        他突然上前,搂住她的腰,将人往自己怀里拉过来。低下头,与她四目相对。

        “那时候,躺在床上,疼得死去活来。林成还问我,你那女朋友呢,不是整天粘着,现在怎么不见人影”

        她愣愣的。

        “我回他说,跑了。林成怎么都不相信。看我捶床板捶了两个多月,终于相信了。”

        明明该是鼻酸想掉眼泪的过往,被他这么一说,反倒是让人哭笑不得。

        她没忍住噗嗤笑了声,问他“你干嘛捶床板捶两个月”

        “被你气的。”

        他低头,凑近她的脸,神色有些气恼。

        “当初追人死乞白赖的,满学校跟着我跑,堵人堵到全学校的都知道你在追我。表白不答应,也当着全班人堵着,不答应还不行。走的时候倒好,特别爽快,发了个短信,跑了。打了106个电话,怎么都不接。还一声不吭跑香港去了。能不气么。”

        她被他搂在怀中,实在受不了那肌肤之亲的怦然心动,双手抵在他胸口,没忍住挠了一下。

        “我有那么坏吗”

        他嗤笑,反问“你说呢”

        “顶多也就一点点坏吧。”

        他咬了下牙后槽,“我看是坏透了。看准了我拿你没办法,使劲折腾我。”

        “”

        “折腾了我六年了,怎么着也该给点补偿。”

        她嘟哝“你要什么补偿”

        他低笑了声,直接把人扛起来,往浴室走去。

        她使劲拍他的肩膀,“诶诶,还没给你拿衣服呢。放我下来”

        “不用拿了。”他满面春风,“反正待会要脱,干脆不穿。”

        “诶诶,别拽啊,这裂了唔。”

  https://www.65ws.com/a/118/118598/400129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