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你就别想再逃 > 27.Chapter 27

27.Chapter 27

        回去的时候,  外面的雨变小了些,言诺找向太阳要了把伞,  带着居一燃往回走。

        刚出门的时候,  还是蒙蒙细雨。没想刚走了百来米,  天空不作美,犹如银河倒泻,  暴风骤雨席卷而来。

        原本是言诺拿着雨伞,但居一燃高了她有一个头,  她的手臂老是要举得很高,  才能勉强撑到他。

        居一燃干脆接过雨伞,往她的方向倾,  尽量为她挡住风雨。

        言诺推了下他的手,“别只遮着我啊。你的肩膀都湿了。”

        但她的力气怎么敌得过居一燃,他巍然不动,  就专门护着她。

        去向青阳的路是下坡,回言诺家,就是一直爬坡。

        两人刚走了半程,  言诺开始喘气。旁边的人侧头问她,  “累了”

        她没有回答,  又推他的手,  “遮点你的啊。都湿了。”

        他勾着嘴角,  莫名奇妙问了句,  “哪里湿了

        言诺指着他肩膀,  “那里都湿了啊。”

        “湿了好啊。”

        “”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她顿了下,  才反应过来,这黑天瞎火的,他突然开起黄腔来了。

        “毛病”过了会儿,觉得不解气,又骂了句,“流氓”

        话音刚落,他伸手勾住她的肩膀,把她整个人搂进怀中。她抬起头,疑惑看他。

        他倒是理直气壮,“伞这么小,不淋湿只能这样了。”

        “”好吧。

        这老流氓有时候挺招人厌的,但有时候吧,还是挺帅的。

        比如现在。

        言诺缩在他怀中,抵着结实的胸膛,心砰砰跳着,有股安稳的感觉从心底深处腾升而起。

        想紧紧抱着他。

        一直抱着。

        小村落到了晚上显得静悄悄的。

        两边的房子虽然亮着灯火,但照射不到外面的路,眼前还是黑乎乎的。

        她走习惯了,何况现在还被他搂在怀中,也不怎么能看清路,只管往前迈腿。

        他倒是走得小心翼翼,好几次在她要踩上水坑的时候,搂着人把她拉开。

        一路走得艰辛,言诺却觉得心里美滋滋的,只管靠在他怀中,即便是长路漫漫,都不觉得艰难。

        到了家门口,他才松开她。随手推了下铁门,没推开。

        “锁了”

        言诺这才反应过来,“我刚打电话叫黑村长把他儿子带回去了,估计是他帮忙锁上的。”

        她掏出钥匙开了门,跟他并肩走进去。

        两人跟老夫妻一样,一路往前走,顺手都将门关好。回到了客厅,关上门,隔绝了外面的风雨,心也放松了下来。

        他将伞搁在门口的熟料桶里面,转过身,看到她站在客厅中央,抬眸看他。

        她的发梢都被雨水打湿。上身的t恤还好,就是膝盖以下的裤子都湿透,还在滴着水。

        他拧着眉宇,朝她挥手,“快上楼洗澡换衣服。”

        她甩了甩头发,“那我去洗个澡。你房间也有浴室,洗漱用品,下午我给你放床上了。”

        “嗯。”

        她转过身,光着脚往楼上跑去。

        跑的时候,喜欢挥舞着手臂,跟个小仙女似的,赤脚飘然上楼。

        他站在原地,顿了好一会儿,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掌。那种抱着她的感觉,太久违了,让他的心不停砰砰跳着。

        怎么都镇定不下来。

        言诺回房间洗了澡,换上了一套居家服款式的睡衣。跑到楼下厨房,打算烧壶开水。

        刚烧上水,居一燃也下来了。

        对于她在厨房这件事,他终究不放心,走进来,问她“你干嘛”

        “我烧壶水,待会我们都喝杯冲剂。不然明天该感冒了。”

        他“噢”了声,背靠在旁边的冰箱上,“有没有吃的”

        她转过头,“你刚没吃饱”

        “八分饱吧。”

        “现在就饿了”

        “嗯。”

        言诺叹了口气。

        她知道,他这人的胃和别人不太一样,消化特别快。

        “可是,我家冰箱除了蛋没其他的了。不然再吃包泡面”

        “不要。”居一燃表示很嫌弃,“不喜欢泡面那味道。”

        “泡面的味道怎么了不是挺香的么”

        居一燃蹙眉,“在外面拍戏的时候,晚上回酒店经常很晚,饿了就吃泡面。你试试吃六年泡面,看还觉不觉得香。”

        言诺了然,“好吧。那不然花生吃么还有零食。”

        “什么零食”他问。

        言诺让他等着,跑去楼上房间扛出来一个大箱子和一大包花生。摆在厨房桌上,掀开给他看。

        “这包花生是向青阳家自己种的,收割后煮熟了,再晾干的。很好吃。其他的零食,是我自己去超市买的,也很好吃。”

        他往前探头,看到里面满满一箱子零食。

        卤蛋、辣条、凤爪、海苔、坚果,和芒果干等等。

        居一燃显然有点嫌弃,他不太喜欢吃零食。但敌不过肚子饿,只能勉强接受。

        见他点头,言诺非常干脆,拉着他到外面沙发坐下,将零食一股脑倒在了桌子上。

        还非常大气地说“吃吧,随便你吃。不收钱。”

        居一燃拿起一包坚果,眼眸都没抬,“我谢谢你啊。”

        言诺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客气啦。老朋友了,请你吃点零食,还是可以的。”

        “呵,就你那三千块的工资,也只能请我吃零食了。”

        她不乐意了,怒目瞪他,“三千块工资怎么了就我那三千块工资,每个月都能存下来两千五呢。”

        居一燃很不屑地“呵”了声,趾高气扬地说了句“哇噢,好厉害。”

        简直不要太鄙视。

        言诺不理他,撕开一包辣条,开始吃。

        吃了会儿,又忍不住用膝盖撞了他一下,“诶,大明星,来透露下,你的银行存款有多少”

        居一燃翻出一包海苔,撕开了,张嘴就吃。

        听到这问题,侧过脸,睨她一眼,“问这个干嘛”

        “啧,就是了解了解,你们大明星和我们这种小村官的差距有多大啊。”

        他继续吃海苔,并不回答。

        言诺不放弃,又用腿撞了他的,“诶,我先自曝可以了吧。我有好多张卡,不过就一张卡有钱,大约有个两万吧。”

        “哪张”他问,“兴业那张”

        “不是。那张我都不知道放哪儿了。是工商的。”

        “噢。”

        完了,又不吭声了。

        言诺靠在沙发上等了会儿,见他没有要讲的样子,又爬起来,一把抢走了他手里的海苔。

        “到底说不说不说不给吃”

        居一燃抽了纸巾,擦了擦手指,“我也有好多张卡,你问哪张”

        “你每张卡都有存款啊”

        “当然。存款不能全部压在同一家银行里,不懂”

        “这么吊,那你具体有几张卡”

        “十来张。”

        “每张多少存款”

        他对上她好奇的眼睛,“我说了,你记得住”

        “”她很无辜。别怀疑一个高材生的智商行不行。“那你就说总的吧。总存款有多少”

        “六千万吧。”

        “什么”言诺直接跳起来,拽住他的手臂,问“你的身价居然有六千万”

        居一燃“呵”了声,“谁告诉你我身价六千万”

        “你刚刚不是说”

        “我告诉你的是,现有总存款六千万。”

        “嗯啊,不一样么”

        “能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言诺顿了下,才反应过来,“啊,你还有其他资产啊”

        “那当然。”他抢回那包海苔,抬了抬下巴,满脸骄傲。

        她咽了下口水,“那不然你身价多少”

        “几个亿吧没算过,不清楚。”居一燃口气很随意。

        “”

        几个亿

        言诺狠狠咬了一口辣条,“行啊,大吊噢不,我是说大佬,看不出来啊。现在居然身价几个亿了啊。”

        “别羡慕。反正你一辈子都赚不了这么多钱。”

        “”言诺咬牙切齿,“赚多了不起啊,你花得完吗”

        居一燃对她勾了勾手指头,她疑惑了下,还是凑过去,随即听到他低沉如大提琴般的声音,在耳边说“搁银行生利息,我乐意。看着高兴。怎么,你打我”

        “”

        简直一万只草泥马在心里奔腾而过。

        言诺估计是把辣条当他咬了,还吧唧吧唧咀嚼了好一会儿,很是咬牙切齿。

        片刻,又忍不住说“搁银行多亏啊,利息又没多少。”

        他笑了,“不然给你,帮我花花”

        她瞬时乐开了花,“可以啊。我很乐意”

        他身体前倾,靠近她,郑重其事地说了句,“做。梦。”

        气得言诺把辣条都砸在桌上。

        旁边的人已经拉开了那包花生,抓出一把,搁在桌子上,开始掰花生吃。

        她眼珠子一转,轻咳了两声,问“花生好吃吗”

        他点了点头,“还行。”

        “青阳的哥哥和嫂子很辛苦种的,农民伯伯辛勤劳动,总该有所回报吧你看你那么有钱,要不随便给点小费”

        “有道理。”

        她嘴角勾着笑,“对吧对吧,人家真的种的很辛苦,你看这么一大包随便你吃呢。”

        “赞同,那就给点吧。”

        “给多少啊”她歪着头看他,双眼闪烁眸光。

        他对上她的视线,仔细望入她的眼底。

        手已经伸进口袋里,掏出了个黑色的皮质钱包。是个名牌,随便一个钱包都得上万块。

        他反问,“你说给多少”

        “怎么着也得给个一百吧。”她笑嘻嘻说,“种花生真的很辛苦的。”

        “好吧。本来还要给个一千的,既然你开实价,那就给你个一百。”

        言诺整个表情崩了,“一千你给一千也行啊。”

        “那怎么行农民伯伯是诚实的孩子,说了一百就一百。”

        他特意在她面前拉开了钱包,露出里面一大叠的红钞票,仔细抽出一张红票,放在她手心里。

        看着她特别肉疼的表情,心中别提多酸爽。将钱包搁在旁边,他开始悠哉悠哉掰花生吃。

        言诺边吃辣条,边望着他放在桌面上的钱包。

        “剧毒,你看我买零食也要钱,你吃我零食,也要付费吧”

        这次居一燃倒是摇了摇头,“不给。”

        她疑惑,“为什么”

        “刚是谁说,请我吃零食怎么,要反悔”

        她怔了下,觉得有道理。这是她自己说出的允诺,也不好收回。

        可是,看着桌上的那个钱包,她心里痒痒的。

        思考了片刻,她突然跳起来,问他“你有没有觉得光吃花生和零食,有点单调。不然给你拿瓶红酒搭配着吃,怎么样”

        他微微挑眉,看了她一眼,“你这破地方还有红酒”

        “啧,瞧你这话说得,我这地方虽然破,但服务还是能保证周全的。我哥上次来的时候,刚好留下了一瓶红酒。真的很好喝。”

        居一燃掰开花生,丢进嘴里一颗,大手一挥,“行吧,拿来喝看看。”

        她故作为难,“红酒虽然好喝,但它有点贵。”

        “说吧,这次需要多少”

        “怎么着也得两千吧。”

        他二话不说,点头“成交。”

        言诺秉持着从言辞那学来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从居一燃手里接过两千块的同时,将一直被丢在橱柜里面的红酒交给了他。

        还“呸”了一声,开始数钱。

        心中甚是欢喜,还想着这冤大头,买瓶红酒随便就给两千。真是钱多人傻。

        数到一半,已经将红酒开瓶的居一燃突然问了句,“你知不知道这什么酒外面要卖多少”

        她数钱的动作没停下,“不知道,我又不喝酒,是我哥说随便买的。”

        “这酒外面至少卖五位数。”

        “啊”她豁然抬起头,“五位数”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慷慨”

        “”

        她愣了好一会儿,还是很疑惑,“不是,你怎么知道我给你拿的是这种酒”

        “煮面的时候看到了。在柜子里放着。只有这么一瓶酒。”

        “”

        言诺直接扑过去,朝他手臂上揍了一拳,“剧毒,你又坑我”

        “不坑你,坑谁”他举起酒杯,微微晃动了下,“十年如一日的笨。蠢蛋。”

        旁边的人,气得直跳脚,“都多少年了,你怎么专坑我啊”

        他笑得很欢乐,将另一杯红酒推到她面前,“尝尝我请你。”

        又吃了个大亏,言诺心中有气,想着不喝白不喝。

        而且,确实是她自己没想清楚。言辞这人一向懂得生活,他拿来的酒,肯定是上等的。

        懊恼啊。

        越想越懊恼,言诺连灌了五大杯,开始觉得脸颊有点热,头也跟着沉重了许多。

        整个世界摇晃不停。

        门外面还下着瓢泼大雨,时而有巨大的雷声轰隆隆砸下来,天气灰暗得让人害怕。

        因为躲在房子里面,反倒是多了一份安心。

        她穿着一套米白色的睡衣,领口宽松,不小心就会露出胸前的白皙肌肤。

        她蜷缩在沙发上,干脆曲着双腿,手臂环抱着,下巴搁在膝盖上。眼神涣散,意识也有些模糊了。

        居一燃慢慢品着红酒,不时侧头看她一眼,确定人没摔下去就行。

        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喃喃问了句,“不知道天堂会不会打雷天堂那么高,是不是雷声会更大啊还好青阳不怕打雷。”

        他身体往后靠在柔软的沙发上,手里还拿着红酒杯,淡然一笑,仰头饮尽杯中酒。

        将酒杯搁在桌上,又往里面倒了一杯。

        他才说“就你每次听到雷声吓得屁滚尿流的。”

        “我哪里有吓尿,顶多躲在你怀里不敢离开罢了。”

        一句话砸下来,轻轻的,却比门外的雷声还让人震惊。

        居一燃豁然转头,看向她。

        那人缩在沙发中,却没有半点察觉。

        还点着头,跟他说“你不知道,这地方台风真的好多。一到夏天,动不动就有台风。我来了这么半年,遇到好几个。”

        他视线落在她身上,不愿意离开。

        “而且,每次台风都好可怕。上次的台风,差点把我房间的窗户都掀了。我抱着小叮当,一晚上没睡。”

        她伸出手,拍了拍他的手肘。

        “不过一个人习惯了,就知道要坚强了。上次,大台风天,我还和黑村长去田里给人固定支架。穿着一身雨衣也没用,被淋得全身湿透。”

        他的拳头突然握紧。

        “不过,我们村还好了。隔壁村,那次台风被吹走了一个小女孩。整个被大风扫起来,撞到了电线杆上,刚好电缆断掉碰电。她被电死了,还黏在电线杆上掉不下来,特别可怕。”

        她突然爬起来,蹲在沙发上,靠近他,有点委屈地说,“听到这事儿那天晚上,我一个人躺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抱着小叮当也没用。后来好不容易睡着了,还梦见你。气死我了。”

        他脸上沾染着寒气,“梦到我,你这么生气”

        她红着脸,摇了摇头,头重脚轻地往他怀里栽。怕她掉下去,他只能举起手臂护着。

        她抬起头,用食指指了指他的鼻子。

        “不是梦到你生气。我特别想要梦到你。可是,梦到你和韩薇翡在一起,我就生气。你还给她擦眼泪,剁了你的手”

        说着,她抓住他的手臂,用自己软绵绵的手掌,对着他手腕不停做出“剁手”的动作。

        脸上还满是气愤,嘴巴嘟嘟的,是不要太可爱。

        他神色微变,嘴角带着笑意,问“我什么时候给韩薇翡擦过眼泪谁告诉你的”

        “就有。”她气恼道“我自己看见的。在公寓楼下,你还带她上楼了。”

        居一燃蹙眉想了下。

        估摸记起来,韩薇翡唯一一次去他的公寓,是六年前。她在剧组里面差点被强奸,吓得跑到他这儿寻求帮助。

        为了解决那事儿,他差点把自己搭进去,还闹了一阵子的绯闻。

        他低头看了眼,还抓着自己手腕在“砍”的姑娘,心里软软的。故意问“你怎么会看见那会儿,你不是在香港不可能看见。”

        她瘪嘴,“我就看见了。我跑回来找你,才看见的。”

        原来。

        她真的回来过。

        “你都回来了,为什么不来找我”

        她突然鼻子一双,眼眶红了,抬眸对上他的眼睛,神色委屈。

        “因为我生气我爸死了,你不安慰我,还挂我电话。去找你,你和别的女人回了我们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也是坏蛋。”

        居一燃叹了口气,藏匿在心底六年的心结终于解开了。

        曾经年少轻狂,总认为,是她甩了他,他断然不会舔着脸去找她。可是,她离开了六年,他的心也跟着空了六年。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没有她,不行。

        真的不行。

        喝醉了的人终于一头栽进了他怀中。

        他抓着她手臂摇晃了两下,“醒醒。”

        她一巴掌直接扇了过来,软软的手掌落在他脸上,不疼,反倒是有了真实的感觉。

        他抓着那小手,贴在嘴边,亲吻了下。

        再抬起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把人紧紧搂在怀中。又忍不住捏了下她粉嫩的脸颊。

        “这磨人的小坏蛋。”

        你知不知道,当时我拍戏,威亚断了,从高空摔下来,差点死了。回来的时候,发现你已经走了,整个人差点丧死。

        恨不得一头栽进海里算了。

        我曾经发誓,若再看到你,一定要掐死你。

        我也曾经发誓,若你能回来,要用绳子把你绑在我身上。

        这辈子,再不让你离开。

        言诺的酒量一向很差。

        毕业后,因为职业和生活环境的关系,几乎没有再沾染过酒。即便是在言辞面前,她也不喝。

        五杯红酒直接让她倒头呼呼大睡,连梦都没有。

        睡得倒是很不错。

        被电话吵醒的时候,整个人晕头转向,在床头摸了好一会儿也没摸到手机。

        终究睁开了眼睛,爬起来,沿着铃声,在梳妆桌上,找到了她的手机。

        连号码都没仔细看,划过屏幕,接了起来。

        “喂”

        “宝贝儿还睡呢”

        言诺头有点疼,用手指用力捏了两下。听到这声音时,忍不住颤了下,将手机拉开了些。

        “蒋少爷,你宝贝儿够多了。能不能饶了我”

        每次都这样叫,听着都鸡皮疙瘩落一地。

        蒋进在那边骂了声,“你个小没良心的。”

        “找我什么事”言诺头疼得厉害,没精力和他侃大山。

        “听说桥村被台风祸害得很严重,房子都快被吹走了”

        “还行吧。昨天看着雨下很大,不过风没有特别厉害。昨晚倒是下了一夜,今天还要再看看情况。”

        蒋进笑了声,“那就行。我都怕你被吹走了,见不到宝贝儿,我可要难过死了。”

        “滚。不带这么咒我的。”

        “那等这次台风过了,你村官也别做了。”

        “嗯”言诺这才清醒过来,“怎么了”

        “上次尤曼找过你,是不是”

        “嗯,找过。”

        “她也找到我这边,希望我能放你几个月假,让你专心做向青阳那记录影片的事情。听说那边剧本和行程大致都排好了,先在桥村拍,完了回绍城,期间估计还得去南苏丹一趟。”

        言诺扶额,揉了两下,“这个我倒是还不清楚,他们还没告诉我。”

        “这几个月,你走了,我本来想先找个人填你的空。完了,你一年时间到了,也要走。不然乔意估计又往我这边杀过来了。我想,不如你直接撂担子吧。这几年,你也辛苦了,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我这边恰好有个小姑娘,倒是很适合当这村官,也是个医生,应该能胜任你现在的所有工作。”

        言诺坐在大床中央,抬头看到窗户外面还在下着蒙蒙细雨,好似没有要停的样子。

        心里有点烦躁。

        “小诺,我知道,你在那个地方,是因为青阳。如果你是想为青阳做些什么,你做的这些,和你将要做的,已经足够了。”

        蒋进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小诺,我之前说过,你不该老是为别人活,也该为你自己而活。”

        她不是没想过离开这个地方。

        不管是乔意的强制要求,还是言辞的好言相劝,她都能感觉到,他们很希望她能回去绍城工作。

        “小诺。已逝之人已经离开了,活着的人更要珍惜。”蒋进难得苦口婆心劝说。

        言诺听着雨滴不停拍打在窗户上,一下一下,心跳也跟着那节拍,有了自己的节奏。

        她扬起了嘴角,心想向青阳是她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也是她的救命恩人。这是永远不会变的。

        往后,能为她做的,她都愿意去做。

        “小诺”那端没听到她的回答,又唤了声,“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听到了啦。”言诺回答,“蒋进,那你先这么安排吧。我自己的事情,我再看看。”

        “终于呀。你要是不答应,我都怕过几个月乔意真的过来抄我家。你不知道,那姑奶奶最近见了我,都像恨不得往我心窝上插刀一样”

        “那可和我没关系。是你自己长得本来就很欠扁啊。”

        “诶,不要老是说谎话,行不。本少爷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简直是不要太帅。我这么帅的人”

        他叽叽喳喳地说着,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言诺还没开口,门已经被推开。居一燃探身望向里面,“醒了醒了,就下楼吃饭。”

        那端的蒋进听到男人的声音,诧异问“谁的声音言辞吗他去看你了”

        言诺回了句,“不是我哥。”

        “不是言辞那谁在你家”蒋进在那端好像激动地砸下了杯子,“宝贝儿,你不是背着我找男人了吧”

        “诶,你好好说话,我找男人,也不用背着你吧。”

        “那你说是谁”

        他们在你一言我一语讲着,门口的人已经等不及,快步走进来。

        拿走了言诺手里的电话,对那头说“我是居一燃,请问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言诺坐在床上,抬眸看他。瘪嘴,心想你这是请问的口气嘛简直是要和人干架的气势啊。

        蒋进也疑惑“怎么是你你去桥村了”

        “既然没什么事,那再见。”

        说罢,“啪”地把电话挂了。随手扔给床上的人,口吻冷淡地说“下来吃饭。”

        言诺抓着手机,跳下床,拖鞋也没穿,跑上去问,“你做饭了啊可是我家冰箱没菜啊。”

        “我买了。”他低头看了眼她光着的脚,指了指床铺旁边的拖鞋,“穿鞋。去刷牙。”

        言诺倒是听话,跑回去穿起拖鞋,走进浴室,刷牙洗脸后,跟着他下楼。

        餐桌上摆放着三菜一汤,三荤一素,搭配合理。旁边还有两碗白米饭,看着让人觉得胃都暖暖的。

        言诺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外面不是在下雨吗你还出去买菜”

        “谁规定下雨不能买菜”居一燃坐到她对面。

        这种一说话,让人就想把他塞回娘胎的感觉,很不爽。但看在美味佳肴的份上,言诺决定不和他计较。

        她捧起陶瓷碗,扒了一口白米饭。

        香喷喷的米饭在口腔里绽开美味的温暖,让她忍不住“嗯”了一声,眼睛发亮看向居一燃。

        “你的厨艺还是这么好”

        居一燃夹了一块牛肉塞进嘴里,故意说了句,“厨艺好有什么用,还不是被甩了。”

        对面的人顿了下,抬眸看他。

        见他神色漠然,心有些沉了下来。

        这两天,他们几乎一直在一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让她感觉像是回到了过去。

        所以,她习惯性地会像以前相处那般去对待他。

        可她忘了,他们已经分手多年,没有任何关系,甚至比其他老朋友还多了一份尴尬。

        对面的人突然安静下来,居一燃更是不爽,怪声怪气地说“刚刚和人打电话,不是聊得挺开心的。怎么到我这儿,一句话都没有了”

        言诺夹了块排骨,刚想塞进嘴里,听到这话,也有点气恼。

        没忍住怼了句,“我这不是甩了你,不好意思吭声,安静吃肉,免得让你想起伤心往事。”

        “呵呵。”居一燃气得眼睛都红了,“你还真是大度。”

        “一般一般吧。”言诺更是故意。

        对面的人放下筷子,郑重其事地问了句,“你还记不记得昨天和我说了什么”

        “不记得。忘了。”她回答得倒是干脆,“我一喝酒就断片,被甩的人不会不知道吧。”

        “”

        居一燃咬牙切齿,真是恨不得掀桌子。

        亏他昨晚感动了一晚上,想着今天煮点好吃的菜,让她吃饱饱的,再来谈谈复合的事情。

        现在见鬼去吧。

        言诺这人脾气也大,别人给她三分薄面,她会以十分回敬。

        像居一燃这种男人,要不是因为她爱得要死,分分钟都想把他塞回娘胎里去。

        而且,关于当年的分手,不止是居一燃觉得不爽,她更是曾经难过了许久。

        对于自己的伤口,人都有种本能,不想要别人去掀开它。甚至于想方设法地将它掩盖,不愿让人看见。

        所以,她只能以这样的态度去回应有些咄咄逼人的居一燃。

        这顿午饭吃得并不欢乐,两人相对无言。吃完了饭,居一燃甩手走了,直接上楼,回了房间,还把门甩得砰砰响。

        言诺无奈垂下肩膀,去厨房拿了桌布来,收拾好碗筷,到水池边洗干净。

        外面的雨一直没有停。

        洗完后,她走到客厅,在沙发坐了会儿。

        客厅桌子上的东西已经收拾干净,吃剩下的零食整齐地放在箱子里面,桌上没有任何垃圾,好像还特意擦拭过。

        他一直这么能干,简直是典型的家庭主男,偏偏还长得这么帅,让人怎么能不爱。

        要说有什么缺点,就是那张嘴,有理没理都不饶人。

        她缩在沙发上,手托腮,苦思冥想了十几分钟,是真的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

        当时她有点气他老是坑她,故意多喝了两杯,想着至少能回本。没想,喝了五杯整个人都跟被灌了铅一样沉重,脑袋晕晕乎乎的。

        然后

        然后,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啊

        他问她记不记得什么是昨晚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趁着醉酒,她把他强了

        不应该啊,今天醒来身体没有任何感觉啊。应该不是。

        那还能是什么

        让他反应那么大。

        他只不过和蒋进多说了几句话,至于气成那样啊

        言诺顿了下,突然挺直了腰板。

        难道,他是吃醋了

        有可能

        以前,他每次吃醋也是这样阴阳怪气的

        言诺抓起桌子上的手机,穿着拖鞋噼里啪啦往楼上房间跑去。

        她觉得,是不是吃醋,上去逗他一下就知道了。

        刚跑到客房门口,举起手要敲门,言诺手里的电话响了。

        她低头看了眼屏幕,顿了下,还是接起来,“喂”

        “小诺小诺不好了”黑村长在那边叫着,“向清欢那小子,和向和跑到山上去了。我老爹去找他们,从山上掉下来,摔断了腿。你快来我家,我现在背我老爹回去了。”

        言诺一听,着急问“两个小崽子呢”

        “哎呀,还没找到呢。那两个小子,这次被我找到了,非打断他们的腿不可。”

        电话那端,黑校长远远说着“行了,别说了。赶紧把我送回去,快去找他们。下午台风说是会更严重,待会被困在山上,就完了”

        言诺转身往楼下走,“行行行,我马上到。”

        身后的房间门被拉开。

        听到声音,她转身,朝站在门口的居一燃说,“黑村长说,下午台风会更严重,你在房间里休息,别出去了。菜也别去买啊”

        话还没说完,她已经跑到楼下,套了件雨衣,穿好了水鞋。

        居一燃走下来的时候,她都到门口了。

        “你干嘛去”

        “向清欢和向和那两个小子跑山上去了,黑校长找他们摔断了腿,我得去看看。”

        说罢,拉开门,冲进了雨里。

        居一燃跑下来,“等着,我也去。”

        声音被不停砸下来的雨声淹没。

        他穿着拖鞋,刚往外面走了一步,便被淋湿了。他不得不往后退回房间里,站在原地,看着消失在雨中的背影。

        心中很是担心。

        暴雨席卷着整个世界,不知道哪里吹来的风,将院子门口的铁门吹得砰砰响。

        墙角的那排仙人掌也被吹倒,散落了一地的泥土,被雨水打湿,脏乱不堪。

        他只看了眼这凌乱的世界,毫不犹豫转过身,跑到鞋柜边,找到他带来的外用拖鞋换上。又回头开始找雨衣。

        整栋楼居然没有一件雨衣

        他双手叉腰,气得直咬牙。

        看了眼外面的狂风暴雨,简直跟子弹一样,不停地砸下来。

        他走到门口,从桶里拿出昨天从向太阳家借来的雨伞,打开,撑在头顶,跨步走了出去。

        第一天来的时候,言诺是直接将他往家里带的,连介绍都没给他介绍过这个村庄。

        但这并不能阻挡他去找她的步伐。

        他沿着门前的陡坡,疾步往下走。

        很快找到了村里的唯一一间便民店,跟店主问了路,顺利找到了往村长家的路。

        沿着狭窄的巷子走到了尽头,他看到了一栋四层楼。在门口敲了敲铁门,许是雨声太大,压根没有得到回应。

        他迟疑了下,自己走了进去。

        桥村的房子建筑内部结构基本差不多,进门是大客厅。他看到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看到他也愣了下。

        他扫视了一圈,发现里面没其他人了,而这个男人坐在那里,脚上还涂着红药水。

        他很快明白,询问“请问是校长吗”

        那男人长得很黑,憨厚憨厚的样子,转过身,打招呼道“诶,你好,你好,大明星。”

        他招了招手,“快进来坐。找小诺的吧”

        居一燃走过去,问“言诺不在这里”

        “她和我儿子儿媳妇去山上找人了。我那调皮孙子,带着向和跑山上去玩了。那两个小子真是坏透了,都说了台风要来了,他们还往山上跑,说要去救小鸟。我去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他们两个。刚好遇到山上有个旧电杆断了,把我绊了一下,差点没把我这老腿弄折了。”

        “电杆断了”居一燃的脸简直比外面的天还黑。

        “对啊。也不知道什么电杆,老高了,断了掉下来,把树都压倒了。”

        想到她昨晚提到过,有个小女孩在台风天出门,被吹走,挂在电线杆上,被电死了。

        心里更是担心得直打鼓。

        “是哪座山”

        校长看他脸色不太好,宽慰道,“不用担心,就村头那座山,也不怎么高。是现在下雨,路比较难走诶诶,大明星,你去哪儿你知道路往哪儿走吗你找小诺诶诶诶,我找人带你去啊”

        居一燃哪里还有心思听他说完,转身往外跑。

        校长说得那座山,坐车进村的时候,他看到过,很自然记住了地方。

        但是他不知道怎么进山,绕着走了好长一段路,才找到山上的路。

        外面的风很大,雨伞几乎没法撑,他干脆把雨伞收起来,快步往山上走,边走边叫着言诺的名字。

        回应他的却只有不停呼啸的风和席卷的暴雨。

        虽然知道有其他人一起,不会真的出什么大事。但她不在自己的视线里面,他终究不放心。

        此时此刻,还是这种天气。

        他走在泥泞的山路上,四周的树木沙沙作响,雨水不停砸在身上,他觉得全身冰凉,双手开始颤抖。

        如果找不到她,怎么办

        怎么办

  https://www.65ws.com/a/118/118598/400129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