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你就别想再逃 > 24.Chapter 24

24.Chapter 24

        居一燃来自农村。

        早前,  言诺听他说起过,他妈妈是甘味的教师,  嫁给了当地的养殖户,  在甘味定了居。

        他爸爸是养殖海鲜类,  到期了,转手卖给专门收海鲜产品的中间人。

        虽然没有赚大钱,  不过养家是绰绰有余了。

        居妈妈很喜欢小孩,生下居一燃后,  想要二胎。

        但那会儿政策有规定,  是不能生的。她干脆辞掉了教师的工作,后来又生了一对双胞胎男孩。

        后来,  也没有出去找事情做,干脆在家里的养殖场帮忙。

        居一燃是老大,爸妈忙不过来的时候,  他还要帮忙照顾家里的两个弟弟。煮饭洗衣服等所有家务活,他都干过。

        许是小时候锻炼积累下来的,他厨艺很好。即便是这简单的泡面,  从他手里端出来的,  闻着味道总觉得更美味。

        饭桌上。

        居一燃拿着筷子,  看低头嗅啊嗅的丫头,  蹙眉问“干什么”

        她抬头,  笑说“你是不是往面汤里面加了什么和我煮的面,  怎么不太一样”

        “呵。”他非常不给面子的说,  “你煮的能叫面别逗我,  行不行”

        言诺“”有你这么不给面子的么

        她拿起筷子,挑起面条,吹了两下,往嘴里塞进去,香浓的气味随即窜入了口腔里面。

        她含着面,咬了两口,对居一燃翘起大拇指。

        “虽然不想让你骄傲,但确实,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泡面,没有之一了。”

        说完,她低头喝了一口汤,又点了点头,“真的好好吃。”

        居一燃凝神看着她。

        嘟嘴对泡面吹气的样子,烫到只能仰着头张大嘴巴的样子,还有埋头苦吃不停对他翘大拇指的样子,都太过熟悉。

        只这么看一眼,他都觉得很满足。

        他挑起泡面,嘴角带笑,“慢慢吃,没人和你抢。”

        她咬着面条,对他摆了摆手,声音模糊,“不是。我太饿了,面,又好吃”

        话再没有说完,她埋头,只顾着吃了。

        一大锅面被他们全扫空。

        作为主厨,居一燃吃完,跑到外面晒太阳,苦命的地主只能留下来洗碗。

        洗完走出来,言诺看到居一燃坐在门口的石梯上。膝盖撑着手肘,垂着头,闭着眼睛,一脸安详。

        时光好像突然停止了。

        那个白衣少年坐在树下,闭着眼睛,安静靠在树干上。夏日的阳光透过树叶罅隙洒落下来,印在他白皙的脸庞,有光影影绰绰。

        许是真的放在心中吧,关于他的点点滴滴,时不时就会在这样的间隙里,偷偷跑出来,让人感慨一番。

        言诺站在原地怔了怔,举起手掌,拍了拍脸。

        院子里的人听到声音,睁开眼睛,眼神低迷。抬头,看到她,脸上随即露出欣喜的神色。

        她顿了会儿,走过去,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

        “睡着了”

        “嗯。”

        他很轻地回应了一声,落在她耳边,环绕动听。

        她知道他的所有生活习惯,包括累的时候,只要坐下,闭上眼睛,都能睡着。

        但是,很浅眠,有大的声响就会醒来。

        “刚刚做梦了”她转头看他。

        他还是回了一声“嗯”,不轻不重。

        “没事。人家不都说了,梦都是相反的。”

        他好似也松了口气,虽然脸上还挂着倔强的冷漠,但眼神眸光闪烁。

        好一会儿后,他又开口说,“确实是相反的。这六年,我一直做着同一个梦。但,你还是回来了。”

        言诺抬起头,对上他的视线,“原来你这六年都有梦到我啊”

        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

        居一燃“”

        两人正在互相瞪眼的时候,四眼黑村长来了,手里拿着个诺基亚直板手机,气鼓鼓的。

        “小言,打你电话怎么关机啊打了十几个了”

        “啊”

        言诺看着冷不丁闯进他们家院子的黑村长,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噢,上飞机的时候,关机了。回来路上忘记开了。怎么了”

        “刚刚收到上面通知,说会刮台风,估计山竹快来了。而且,这次台风特别厉害。”

        “那你去通知村民做好措施啊。小学也别上课了,学生都待在家里,不要出门。东边那些果农的场子,让他们赶紧收一收。田地里遮风挡雨的架子,都加固一遍。”

        黑村长这会儿笑嘻嘻的,“我就想和你说这事儿。你帮我去通知下,我急着去田里,把菜拔回来。不然台风来了,要被刮跑了。”

        言诺指了指他,“我说呢,这么急着找我”

        “嘿嘿嘿。”黑村长用手指顶了下眼镜,“这不是家里活儿干不过来么”

        “行,你去忙你的,我待会去村部广播通知。”

        “诶,那我去了。”

        村长眉开眼笑地转过身,还同居一燃点了下头,着急往外走。

        都走到了门口,他又折回来,笑着说“小言,你家男人真俊。我知道他是明星,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说罢,转身,咻咻咻跑了。

        居一燃“”

        言诺指着门口,笑了两声。

        “我们桥村村长。你别看他带着个眼镜看起来挺斯文的,其实高中都没毕业。因为以前打游戏打多,近视了。后来考不上大学,眼睛也没能好回去,只能配了近视眼镜。”

        “噢。”

        “你看他挺黑的吧,跟煤炭似的。是从早到晚在田地里干活,晒黑的。我私底下管他叫黑村长。不过在他跟前不能这么叫。他觉得黑是贬义词,跟黑心一个意思。”

        居一燃转头看她,“其实,我没有很想知道。”

        “额,好吧。”

        言诺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

        “那你先上楼休息会儿,我去村委会一趟。等傍晚的时候,我再带你去向青阳家。”

        他点头。

        这一出去,言诺忙了好几个小时,都没停下。

        先是去村委会,用村委广播,告诫村民,台风要来了,该收的赶紧收,该加固的墙都拿东西堵住了。

        完事后,她又往小学跑了一趟,拿着“台风预警通知”给小学校长,让他安排休假。

        小学校长其实就是黑村长他爸爸,也是个带着眼镜的黑炭。

        看到她进门,黑校长知道她来干什么的,笑着招手“小言,来来来,到里面泡茶。”

        黑校长是桥村里的第一批大学生,毕业后回来的。

        这人从去上大学的时候,就立志要做一名人民教师,带领着桥村的孩子们走进大学,让村里的人慢慢过上好日子。

        他这辈子离开最远的地方,是去读书时候到过的省会。

        所以,对于言诺这种在非洲呆了六年的无国界医生,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每次逮着人,都要让她给他说说外面的世界,充分表现了人民教师的知识好学。

        这么一坐下,足足侃大山了一个半小时。

        出了小学,她转身往家里走。

        虽然居一燃一个大男人独自在家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毕竟是到了陌生的地方,言诺想着一下午都把他丢在家里也不太好,着急要回去。

        走到半路,看到向阿贵和他弟弟向阿成,扛着一张长木椅,嘿咻嘿咻走过来。

        言诺笑着走上去,“干什么呀你们,搬东西去哪儿”

        两人搬得满头是汗,刚好遇上她问话,把木椅搁在地上。

        向阿贵边擦着额头上的汗,边说“不是我们要的,是你家男人让我们去搬的。他说这木椅太难看了,不要。”

        旁边的向阿成插嘴“这木椅不难看啊,我觉得还行吧。我们家也都是用的这个。”

        向阿贵像是怕言诺反悔把长椅要回去,对向阿成摆了摆手,“去去去。”

        转而对言诺说“书记,其实这长椅和你们家的那沙发比,是有点难看。我们家是买不起沙发了,这长椅我觉得凑合着能用就行。”

        画外音,该能听懂吧。

        我们穷啊,这么难看的长椅留给我们得了。

        你们家那个大明星给你买了特别好看的沙发啊

        他们叽叽喳喳讲了好一会儿,言诺低头仔细看,才发现“这不是我家客厅的长木椅吗”

        向阿成点头,“啊嗯,是你们家的啊。你男人不要,说送我们了。”

        “送你们”言诺一头雾水。

        向阿贵笑了笑,“书记,我听村长说了,你家男人是大明星,特别有钱吧给你买的沙发,你去瞧瞧,真好看还有那床,还有雕花儿,贼漂亮”

        言诺大约算是明白了,拔腿往家里跑。

        远远的,看到有几个强壮的男人正在往家里面搬东西。

        穿着蓝色t恤黑色裤子的居一燃,站在旁边,口头指挥他们。

        她快步跑过去,拽住他的手臂,将人往自己这边拉。

        看到她,居一燃并不惊讶,丢了句“回来了。”

        也没有要听她回答,转身继续指挥“这个电视柜摆在正中间,那个电视,安装起来。这个洗衣机放阳台吧。还有那个单人沙发,搬到楼上第二个房间。”

        见他不理会自己,言诺揪住他的袖口将人使劲一拽,“居一燃”

        他转过身,蹙了下眉,“怎么了”

        “你在干嘛”

        他神色突然有些凝重,顿了一秒钟,吐出一句话,“眼瞎啊没看到在布置家具”

        “”

        有时候,她真的特别佩服他的理直气壮,到底是谁给了他这种底气的

        长得帅就了不起哦

  https://www.65ws.com/a/118/118598/400129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