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你就别想再逃 > 14.Chapter 14

14.Chapter 14

        居一燃说的“等着”是真的让言诺等。因为陆政韦组织了一场大学同学聚会,就在这天。

        他到家里来,也是陆政韦要求,必须把小公主带过去。

        不过为了避免某人饿晕,下楼后,居一燃还是带着她去了面馆,打算让她先吃碗面垫垫肚子。

        今天,居一燃自己开车。奔驰gc。

        按照他如今的身份,价格不算很高,贵在舒适。

        他拉开了驾驶位上车,言诺站在后座门边,犹豫了会儿。主要是怕他寒气太高,坐在副驾驶位上,会被波及。

        但她的手刚拉了下门,前头的人恶狠狠瞪过来,一副“你当老子司机”的表情。

        她瘪了瘪嘴,又绕到了前面,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上车,拉安全带,还没扣上呢,车子就“咻”的一声,开出去了。

        言诺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眼皮还没翻下来,后面传来冷冷的声音,“再翻白眼,丢你下车。”

        “”

        言诺坐好,瞄了他一眼,大义凛然“你才不会。”

        他双手握着方向盘,冷哼了声,“怎么以为我不敢”

        “不是。”言诺摇头,“居老师有什么不敢的啊。”

        他嘴角挑起,听她继续说道,“只是,事关人命,你一向不会乱来。”

        这话一出,他还没有反应呢,她突然就红了脸。

        因为,她意识到好像说错话了。

        她本来是想说,他绝对不会做危害别人性命的事情。可是吐出口来的,居然是这句话。

        事关人命,不能乱来。

        这句原话,是从居一燃口中说出的。

        那会儿,他因为要赶通告,基本无法应对忙碌的学业,只能选择暂时休学。

        休学手续办完后,他就不能再住在学校了,只能在学校外面租了一间公寓。

        当时,她也开始面临着毕业就业的问题,学校不再管得那么严。她干脆跑去外面,和他开始同居生活。

        两个青年男女日日睡在同一张床上,干柴烈火,总是免不了激情时刻。

        每每到关键时刻,他却总是能克制自己停下来。

        有次,她被他亲得软绵绵的,平躺在床上,衣衫凌乱,小腿还勾着他的,就等着他一口把自己吃了。

        没想到,他搂着人,亲到最后,气喘吁吁,咬着牙,硬是不往下。

        她气得捶他胸口,眼睛都红了,“你是不是对我没感觉”

        他也是暴脾气,“老子硬得能钻洞了,你说有没有感觉”

        两人哼哼唧唧怒瞪着对方,就是不愿落了下风。原本柔情蜜蜜的温存,变成两只小花狗的互咬。

        最后,她嘴唇都被他咬破了,瘪着嘴,骂他“混蛋,你肯定是不爱我了。”

        他也快气死了,无奈看不得她委屈,只能哄着她说,“我的小公主,你还不到22岁。弄出个小家伙来,我们怎么搞”

        她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不是没想过未来。

        因为他说,“事关人命,不能乱来。”

        再想起那些过往,胸前里那颗心还是忍不住澎湃,都泛红了脸。

        记忆犹新,好似发生在昨天。

        “又在遐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旁边开车的人看到她莫名红了脸,眼神深刻了些许,嘴角的笑意更甚,“想什么蜜桃事件”

        “呵。”她夸张得表示鄙夷,“我才没有”

        居一燃多少能猜想出来,她的脑回路并不难懂。但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怕自己忍不住,想去抱她。

        车子开到学生路口,他绕道进了旁边的商场地下停车场。

        言诺以为他是要带自己到商场三楼的美食楼吃面,没想从停车场上楼,在一楼就出了电梯。

        一路往外面走去,进了旁边的巷子,在一间挂着高大匾额的面馆前停下。

        她仰头看到那匾额上写着“春风”两个字,恍然明白,原来是那家面馆啊。

        以前这家面馆虽然也很大,但装修没有这么高档。之所以叫“春风”,是因为老板就叫这个名字。

        “愣着干嘛”

        走进去的居一燃不耐烦地回头叫人,她赶忙跟了上去。

        有服务员带着他们往里面走,绕到了里面深处一个角落里的餐桌。

        居一燃率先在外面的位置坐下,把里面靠墙的位置留给她。

        他们以前就习惯这样。

        服务员拿着点餐本过来,居一燃没有接,直接说,“来两份牛肉面,其中一份加个煎蛋,另外再加些鱼丸。”

        言诺将一切看在眼底,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想吃鱼丸”

        对面的人挑眉看她,脸上了然,却没有回答。

        “你不知道,我已经好久没吃了,特别想吃。”言诺眉开眼笑,“我哥家楼下那家面馆也有鱼丸,不过不是特别好吃,一点不正宗。”

        他终于说,“这家还行。”

        “我知道啊,又不是没吃过。”她回。

        如此,牵扯到过往,两人又沉默了下来。

        很快,面被端上来,言诺害怕对上他那冰渣眼神,埋头吃面。

        居一燃倒是吃得不快,估计是不太饿,只吃了些青菜和牛肉,面条没吃多少。

        言诺看了好几眼,总觉得他好浪费,以前他可是会把面和汤都吃光光的。

        面都还没吃完,居一燃的电话响起,是陆政韦来的电话。

        电话接起后,陆政韦在那边嘶吼着,“居一燃,你到底接到言诺没有啊”

        声音太大,连埋头吃面的言诺都听见了。

        居一燃不太耐烦和陆政韦说话,放下筷子,往后靠在木椅子上,只“嗯”了一声。

        没想到陆政韦一如既往地兴奋,“接到了都接到了,你们怎么还不过来”

        “就来。”他对别人一向精炼语句。

        可是,陆政韦和他认识快十年了,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尿性。一听这句,就是敷衍他的。

        “就来是多久来”

        “快了。”

        “你少忽悠我。快了是多快,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你的嘴巴怎么不累”居一燃不回答反问,“整天跟鸟叫似的,你妈知道”

        “我妈当然知道啊,她把我生下来的,她老人家能不知道”

        “”

        “你别给我打岔。说,你把我们言诺拐哪里去了我们在山腰等你们很久了,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来啊再不来,我都想跳崖了。”

        “那你跳吧。”

        “我就不跳,气死你。我要活着气你到一百岁。你们到底来不来”

        “来。”

        “那什么时候来,多久到半个小时,还是一个小时”

        话题又被陆政韦绕回去了,居一燃听他说话,觉得耳朵疼,“啪”的一声,直接把电话挂了。

        对面的人刚好吃完面,抽了纸巾,边擦嘴,边说“你们家陆政韦,还真是爱死你了,一刻不见,都要跳崖了。”

        居一燃冷着脸,“你确定不是相爱相杀”

        “噗。”

  https://www.65ws.com/a/118/118598/400129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