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太上仙歌 > 第154章 舍你其谁

第154章 舍你其谁

        “巫祖!”

        肇方秤、鹿朝闻等人泪流满面,俯身跪地将脸庞深深埋在手中,身躯不可抑制地轻轻颤抖。

        巫祖,在洪荒天地中只是仅次于太上的存在,一个早已消逝于上古浩劫里的神话,俨然活生生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是他开辟巫域魂归太虚后,第二次现身于祖灵塔中。上一回,是在五千年前,与巫青昙的那次遥远会面。

        商嘉禾在短暂的怔愣后收起了自己的骄傲,双手合十向巫祖残留在世间的一缕元魄欠身致敬。

        陆叶完全想不到这次巫域之行竟然能够拜会到上古的始祖之一。想起娘亲对自己那份遥不可及的期许,心潮澎湃激荡不已默默道:“娘亲,我一定不会让你等上五千年!”

        陈斗鱼眸光盈动凝视巫祖,平静道:“我叫陈斗鱼。巫青昙来不了,我来替她赴约。”

        巫祖的眼底划过一丝悲伤与遗憾,道:“她终究还是无法达成我们的约定。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太难太难。”

        他的视线慢慢拂视过祖灵塔中的每一个人,从肇方秤起,然后是鹿朝闻、丁鹿德、靳东来、靳朝夕、李圣婴,也包括兀自昏迷的凌花婆婆。

        当目光扫落在陆叶的身上时,有了一个微小的停顿,然后问陈斗鱼道:“这是和你一起从洪荒来的小朋友?”

        陈斗鱼颔首道:“他叫陆叶,是我的好友。还有这位商嘉禾商姐姐……”

        商嘉禾眯着眼向巫祖微微一笑,抱怨道:“能不能让我先睡一觉?折腾这么久,困得眼皮都耷拉下来。”

        巫祖看了商嘉禾一眼,手中递过一个锦团道:“姑娘若愿意,想在这儿睡多久都可以,这个送你用。”

        商嘉禾大喜,顿感倦意上身忍不住以手捂口打了个哈欠,抹着眼泪道:“小老头儿,你很够意思。”

        肇方秤等人听商嘉禾大不敬,纷纷向她怒目而视。

        巫祖油然一笑道:“姑娘也很够意思。”

        陈斗鱼对商嘉禾天不怕地不怕,大咧咧的脾气早已司空见惯,道:“如此多谢巫祖。”

        只有她晓得,商嘉禾体质特殊,若能在祖灵塔顶舒舒服服“睡”一觉,无异于一场旷世机缘,这也正是她邀请商嘉禾前来哀牢山寻觅的仙缘。

        鹿朝闻憋了许久,终于禁不住满肚子的疑问望向陈斗鱼:“青昙天巫,巫祖和你,到底有一个什么样的约定?”

        陈斗鱼淡然回答道:“我只能告诉你们,巫青昙是巫祖派往洪荒天地的使者,要去寻找一个能够令巫域永存不朽的方法——你们可以称之为‘永生之道’。可惜她失败了,而且陨落在洪荒,最终只能兵解转世。”

        “永生之道?!”丁鹿德、鹿朝闻、肇方秤等人不约而同倒吸一口冷气,每个人心电急转下都听懂了陈斗鱼这段话背后隐含的可怕真相。

        靳朝夕颤声道:“难道说……巫域有一天,也会消亡?”

        巫祖道:“天地万物有始有终周而复始,巫域又何以能够独独例外?是我太贪心了。”

        肇方秤道:“不,不是贪心,而是您悲天悯人希望巫域万世长存,亿兆生灵生生不息,永无浩劫安享太平!”

        靳东来道:“敢问巫祖,巫域还能存在多久?”

        巫祖笑而不答,道:“我会尽力而为。”

        丁鹿德霍然抬头道:“巫祖,我等愿往洪荒祖地,再寻巫域永生之道,求巫祖恩允!”

        肇方秤、鹿朝闻、李圣婴和靳朝夕、靳东来齐齐一醒,异口同声道:“我等愿往,求巫祖恩允!”

        巫祖摇头道:“此事,你们应该问她。”

        众人愕然,巫祖目光投向陈斗鱼道:“巫域的未来,由她决定。”

        “青昙天巫?”众人大吃一惊,巫祖这样的一个决定,大出众人的意料之外,只是无人敢质询。

        陈斗鱼面对不解、怀疑、讶异的眼神也是毫无心理准备,第一次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巫祖。

        “我?”

        “对,你代替青昙来,我当然将巫域的未来托付给你!”

        陈斗鱼毫不迟疑地摇头,少有的感到心虚乏力,红了脸微恼道:“我不行。”

        “你不妨征询一下同行的两位朋友意见如何?”

        陈斗鱼看向陆叶和商嘉禾,目光不知不觉中透出几分惶恐。

        商嘉禾满不在乎惯了,又刚刚吃人嘴短拿人手短,难得见到陈斗鱼发窘,居然落井下石道:“反正就是试试嘛,我觉得这事挺好玩。”

        “试试?好玩?”肇方秤等人暗自腹诽,狠狠地剜了黑衣美少女一眼,要不是因为打不过,早撸袖子上去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了。

        这丫头的心得有多大?

        陈斗鱼见商嘉禾要踹自己下火坑,挑高眉头意似警告地问陆叶:“你怎么想?”

        陆叶微微一笑,恳切而真诚地回答道:“我觉得……这的确是件很好玩的事。”

        陈斗鱼呆了呆,没想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陆叶这么快也跟商嘉禾一个调调了。

        肇方秤等人憋住气不说话,却一个比一个更抓狂,满眼都是期待希望陈斗鱼最后能做出正确的抉择。

        陆叶见陈斗鱼将一双美目睁得滴溜滚圆,恶狠狠地瞪着自己,明显下来不会放过他,于是竖起三根手指头先吸引陈斗鱼的目光,然后一根接一根按下道:“巫祖,巫域,青昙……”

        他将重新攥紧的拳头轻轻放到胸前,“想想都令人激动,不是吗?”

        陈斗鱼冰雪聪慧,瞬间醒悟到陆叶在说什么。

        她凝视陆叶放在胸口的右拳,迟疑道:“但我不敢保证……”

        “尽力而为。”巫祖截过她的话头道:“和我一样。”

        陈斗鱼点点头道:“那好,我可以……试一试。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巫祖道:“你会知道的。”

        陈斗鱼沉默了,和她一起沉默的还有肇方秤、鹿朝闻等人,一面是将信将疑,一面是从不敢质疑的信仰,可不管怎么看,陈斗鱼都不应该是最适合的人选吧。

        “妖祖可好?”

        巫祖洞悉到肇方秤等人的心思,但并不去做任何解释。

        陈斗鱼怔了怔,这个问题巫祖是对自己问的,当即理清思路回答道:“当下的洪荒天地只有道、佛、魔三祖,并未听说还有妖祖。”

        巫祖轻轻地“哦”了声,沉默须臾道:“那便是在上次浩劫时也和我一样陨落了。我和他,还有佛祖、道祖、魔祖,说起来都没有来历也没有名字……当然,还有太上。”

        陆叶大感诧异,禁不住问道:“您是说在洪荒上个浩劫前,其实是有五位始祖?”

        “唔,有些事你们将来都会知道。现在,我送你一件小礼物——”

        “呜——”陆叶的长生云纹佩突然发出一缕奇异的颤动,一道青光应声从须弥空间里飞出飘落到巫祖伸出的手掌里,是那根陆博留下的青竹竿。

        陆叶吃了一惊,他的须弥空间是娘亲亲手炼制,即使天君天帝都未必能够透视窥觑,更不要说探囊取物。但巫祖只凭一缕元魄,便可信手拈来随心所欲。

        由此可见,天帝和始祖之间论修为只相差一阶,但两者间的道行却似天堑鸿沟。娘亲当年敢凭一己之力反出天界,在三大始祖的追杀围捕下脱困而出,那是何等的豪情胆魄壮怀激烈!

        巫祖的目光落在青竹竿上,左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缓缓抹过竹竿,脸上流露出一抹旁人难以明白的异色,轻声道:“老伙计,好久不见了!”

        “铿!”青竹竿遽然响起金石之音,在巫祖的手中剧烈颤动,宛若一条随时腾夭欲飞的蛟龙。竹竿表面焕发纯净神奇的光彩,泛起一道道古老玄奇晦涩难懂的巫门符纹,像一条条小鱼儿灵动的游弋闪烁,千变万化美轮美奂。

        “此乃青竹大龙巫刀,我已有万年未见,如今既然落到你的手中,我便再送你一份机缘。”

        正在大家愣神的当口,巫祖的左手已顺着青竹竿来到了竿头。

        “叮”的脆响,他五指握住竹竿微微用力,从竿中霍然拔出半截青色的长刀!

        一道炫目瑰丽的神光顿时充斥塔顶,所有人的神魂登时猛烈悸动,尤其肇方秤、鹿朝闻这些出自巫域的归元阶绝顶高手,甚或清晰地感到一缕恐惧与瑟缩,面色发白不由自主地全力运功抗御,退到了墙边。

        陆叶惊异地打量被巫祖从青竹竿中抽出半截的刀刃,一如秋水纯净,不含一丝杂质,隐隐散发着来自于古老洪荒尽头的本源气息。

        “原来,真的是把刀。”

        虽然锋刃笔直,隐藏于青竹竿中,但在横空出世的一刹那,尽是龙吟刀鸣。

        “不错,这是我炼制的一把随身竹刀。以金克木,以木藏金,你可懂?”巫祖慢慢收刀入“鞘”,塔顶鼓荡的光华和浩渺的刀气随之退潮隐没。

        众人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好似神魂重新归窍一般。

  https://www.65ws.com/a/118/118595/476774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