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太上仙歌 > 第80章 休把冠巾照路尘

第80章 休把冠巾照路尘

        就在一刹那,陆叶心头豁然开朗,彻悟“养生主”剑意真谛。

        在他的天德八宝炉中,第三种元石随之炼成。

        这一道剑意空灵飘逸若有若无,结出的元石色泽黝黑,隐约泛起水光。

        这样周天剑谱五式剑意之中,他已经参悟了其中的三种,分别是逍遥游,人间世和养生主。按照顾华醒的说法,如果能够再将余下的大宗师和应帝王也尽皆领悟,即可水到渠成冲击封山阶。

        不过顾华醒一再提醒他,修行的事急不得,必须稳扎稳打,不必刻意追求晋升速度,而更要在意脚踏实地循序渐进。

        自己的目标,不是羽化升天,不是天君天帝,而是太上之路。

        这时候,傅柔嘉、陈斗鱼和五小也一起回到了船上。众人如梦初醒,环顾四周渐渐回过神来。

        满太保狠狠掐了一把,问道:“我不是在做梦吧?”

        迷迷瞪瞪站在他身边的林抱春“哎呦”一声惨叫,手捂屁股一蹦三尺高,怒道:“你掐我干嘛?”

        满太保不好意思道:“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又怕疼,只好借你的屁股试下。”

        林抱春勃然大怒,但满太保人高马大坏水十足惹不起,他当机立断转头向傅柔嘉告状道:“傅真人,满太保欺负人!”

        傅柔嘉心情恶劣,高挑眉头喝斥道:“闭嘴,也不看看什么时候。”

        林抱春委委屈屈躲到一边,明明是自己被掐得疼了,怎么傅真人骂的还是他。

        陈斗鱼不理这几个毛头小孩,双目直视陆叶道:“怎么回事?”

        陆叶老老实实交代道:“蓝莲妖姬和陈师兄一块儿走了。”

        陈斗鱼挑眉道:“走了?”

        陆叶点点头,心道陈法虎果然有先见之明,只托他将血书交给悬天观掌门及萧墨长长老,这两位姑奶奶……分明是两颗不开花的铁树,对于私奔之事怕是不明白不接受,自己就不必妄想说服两位了。

        果然傅柔嘉满脸煞气道:“陈师兄这是要背叛师门辜负师恩么?!不成,我要追上他问个明白。”

        陈斗鱼道:“傅师姐,你打算去哪里找陈师兄?”

        傅柔嘉抬眼怒冲冲瞪视陆叶,陆叶双手一摊道:“我也不晓得他们去了哪里。”

        陈斗鱼不声不响转身往船舱里走,傅柔嘉问道:“陈师妹,你干什么去?”

        陈斗鱼冷道:“我要即刻飞剑传书向师尊禀报。傅师姐,莫非你有更好的办法?”

        傅柔嘉跺了跺脚,叫道:“船家,开船!”

        船老大和几个水手心惊胆战从后舱里钻出来,哆哆嗦嗦从面色铁青的傅柔嘉身边绕过,一通手忙脚乱后,客船重新上路逆水西行。

        陈斗鱼三言两语写好书信,从须弥空间里取出一柄金色小剑。她的须弥宝物是一枚阴阳双鱼玉佩,平日里悬挂在腰间。

        将书信用飞剑寄出,她仍然心绪难平。蓝莲妖姬和陈法虎之事蹊跷太多,更牵涉到三大魔宫之一的未央宫,她可以想见恩师严墨禅闻知此事后的震怒,说不定会亲上未央宫找凤无邪兴师问罪,一场腥风血雨恐怕难免。

        陈斗鱼不怕战,除魔卫道捍卫师门尊严,本就是她分内之事,但这件事情本身,却着实令她心烦意乱。

        左思右想之下,陈斗鱼无法安坐,索性起身回到前舱。

        五个试炼弟子此刻没谁敢说笑玩闹偷懒耍滑,一个个规规矩矩地挺直小身板正儿八经地在练字,傅柔嘉横眉厉眼冰冷如霜地站在一旁监督。

        陈斗鱼皱了皱眉道:“怎么,遇到个蓝莲妖姬,你们就一个个成了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没精神?满太保,你不是很能说么,接着说啊?!”

        满太保有气无力道:“启禀陈真人,弟子们一宿没睡,所以精神欠佳。可不是怕了那个蓝莲妖姬。”

        陈斗鱼嘿道:“你不怕么,还是只嘴上说不怕?”

        满太保翻翻白眼打个哈欠道:“陈真人,您怕不怕?”

        “蓝莲妖姬,我的确不是她的对手,所以我的确应该害怕。”陈斗鱼出乎意料地坦然,“可这是我的登天路,弱肉强食生死只在一线之间,再害怕也要面对!你们不必相信邪不胜正得道多助的废话,只要晓得,一旦踏上这条路你们就只能拼命往前走,与天地争命以大道炼心。”

        她扫视过船舱里五个呆若木鸡的孩子,徐徐道:“你们都知道神仙好,可谁能告诉我走火入魔形神俱灭是怎么回事?昨晚不过是一场小小的磨难,在你们将来不过是司空见惯的寻常事。这回平安渡过,下回可未必有如此好的运气。所以,想活命,先拼命。”

        几个孩子战战兢兢若有所思,傅柔嘉面露不悦道:“陈师妹,你真以为说这些他们听得懂?”

        “听不懂也得听,牢牢记在心底。想成为悬天观的弟子,第一条,心坚志远不怕死!”

        傅柔嘉冷哼了声,反驳道:“不怕死又如何,做人必须品行端正嫉恶如仇!否则,难保骨子里不是个色胆包天的败类。”

        她一向看不惯陈斗鱼,先前还有陈法虎在,多少可以左右逢源缓冲调解。如今这个师兄算是没了,她憋着一肚子邪火,想不怼上去都难。

        偏偏陈斗鱼也不是个软柿子,她目光凌厉直视傅柔嘉道:“我不信师兄会背叛师门投靠未央宫。傅师姐,你说话要留口德。”

        傅柔嘉眉毛高挑“哈”地一声:“有人敢缺德,还要我留口德。他做得出,为何我说不得?实话告诉你,刚才我也向山上飞剑传书报告此事,就因为怀疑你语焉不详替某人开脱。”

        “你想报告什么,那是你的权力。同样,我做什么也不必劳动傅师姐操心。我晓得你对魔门恨之入骨,昨晚宁可拼得玉石俱焚也要对蓝莲妖姬拔剑相向。但若不是对方手下留情,你能活到现在?”

        傅柔嘉恼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笑话,魔门中人何时心慈手软过?陈师妹,你可是本门年轻弟子中的头名,师门寄予你无限厚望,可不要是非不清正邪不分!”

        几个孩子面面相觑,没想到傅柔嘉和陈斗鱼会在众人面前争执起来。以前二人相争,刚出现苗头,都是陈法虎以师兄的身份及时化解。如今陈法虎莫名其妙走了,还有谁能劝住两位女侠?

        ——陆公子呢?

        没来由的,几个孩子不约而同望向小罐子。

        小罐子立刻站起身举手道:“陈真人,我要尿尿!”

        傅柔嘉斥责道:“女孩儿家说话恁的粗鲁,快去!”

        小罐子闷声一路小跑溜出船舱,又从船尾绕到二楼找陆叶。

        “陆哥哥,两位真人吵起来了!”她推开舱门,就看到陆叶正在舱中练拳。

        “哦!”

        陆叶掌势不收,继续练功。

        小罐子以为陆叶不晓得事态严重,急道:“再不拉开她们会打起来的!”

        “那就让她们打呗,只要不把船弄翻就成。”

        如悬天观这般的正道大派,都会严禁门中弟子私下斗殴,一经查处至少面壁三五年,假如出现伤亡收回修为逐出师门也不是没有先例。

        因此,陆叶不着急,小罐子却不明白其中道理,央求道:“陆哥哥,你快去劝劝她们吧。傅真人和陈真人,肯定愿意听你的话。”

        “就你陆哥哥这点本事,她们果真打起来我也拦不住。”

        小罐子不信,道:“怎么会,陆哥哥您本事那么大,一定可以让她们不打的。”

        陆叶无奈收功,轻轻吐了口气道:“小罐子,往后到了山上,我和小刀哥哥都不在你身边。如果碰到麻烦,你怎么办?”

        小罐子愣了愣,一想到很快自己要孤零零一个人在山上修行,眼圈立马红了。

        陆叶拉拉小罐子额前垂落的黑发,道:“刚才陈真人说的话没有错。你必须活得像一棵树——不寄望他人,把根扎牢,不疾不徐,不蔓不枝,按时开花,按时结果,叶子永远不会枯干,风雨中才更见翠绿。”

        小罐子迷茫道:“可是什么树才能活成那样?”

        陆叶笑了笑道:“任何树。总之,就像书上说的那样——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靠山山倒,靠人人倒,这世上没有谁天生该为谁负责,哪怕爹娘兄弟也是一样。所以呢小罐子,好好地活,用力地长大,悄悄积攒你的本事,说不定哪天我见了你,就得恭恭敬敬叫一声‘小罐子真人’。”

        小罐子脸一红,瘪嘴道:“这名字多难听啊。”

        说着她又低下头道:“可我只晓得自己姓褚,小罐子这个名字,还是小刀哥哥给的。”

        “没关系,等到了山上成为悬天观的正式弟子,你就会有自己的道号,和陈真人、傅真人她们一样。”

        小罐子又开心了,点点头道:“我得好好想想,请山上的真人们起个好听的道号。哎哟,差点忘了,我得赶紧下去瞧瞧,她们是不是又和好了?”

  https://www.65ws.com/a/118/118595/436341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