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从政典范 > 第212章 站街头看四方

第212章 站街头看四方

        星期六,程放生拉硬扯,将程静叫上街来了,姐妹俩在富强路上走了一段,进了一家鞋店。程放挑选了一双棕色小皮凉鞋,服务员收了钱,正要把鞋装进盒子,被她按住手,说:“这盒子上贴了价码,留着你们继续摆架子,麻烦你给我换一个没有价码的新的。”

        服务员找盒子去了,程静在旁边静静观看,鞋子送给人家,不能用价值来衡量,所以把价码抹去。可见妹子也并非是全马大哈,局部问题考虑起来蛮细心的。

        程静拿了鞋子观看,说:“你不先问一问,那孩子穿多大码子,免得穿不得拿回来退。”

        程放说:“我问过他妈的,穿皮鞋二十六码,皮凉鞋要穿紧一点,避免上汗以后滑,小半码。”

        程静抬头,让那孩子的形象在脑子里走了一下。大约三岁的时候,程放带他来过。站在饭桌边上,抓住一张纸就要画画,问他画什么,他头也不抬说:“画出来你就知道了。”

        孩子很遭人喜欢,穿得干净整齐,程放一进家,程放就去拿润肤膏抹他脸,他身子被裹挟着,动惮不得,只能将的脸转来转去躲,表情好搞笑。俗话说,收拾男人有人要,收拾娃娃有人抱。不是自己的孩子,就带来玩半天,身上也收拾得香喷喷的。

        程静问:“她知道你要给她儿子买东西?”

        程放道:“咋不知道?知道。”

        “那她会告诉他。”

        “与他无关。”

        “她会说是她买的。”

        “怎么说是她的事。”

        “不说是你买的,那你不是白费心思?”

        “白费就白费了,我无所谓。”

        程放望着程静,从姐的眼神里读到了什么,噘嘴道:“嗯,你又要胡思乱想了。”

        “是呀,自己生一个就好了。”

        “我决定了,由他同意不同意我都要做。”

        “你要做着什么?”

        “我要收小远驰做我的干儿子。”

        “吓我一跳。你才是胡思乱想呢,要收干儿子,自己没本事生,你就这样……”

        “谁说我没本事生?换一个男人试试?”

        “看你,没笼头的马嘴,又要乱说。”

        “你惹我的,你说我不能生,你拿什么确定?”

        “一直没有去检查?说过多次,你们就是不听。”

        “人家不去,我有啥办法。”

        “你就改一改,少点应酬,多在家里。”

        “这相关吗?你还是多去调查了解一下,再指责自家人。”

        “我咋不了解?我都知道,他有他的不好,好上了打麻将,酗酒。

        现在看来,他为什么会这样?交友不慎是一方面,还有……”

        “还有我知道,是我的不好,我对他冷淡。知道我对他为什么冷淡吗。白天打麻将,晚上回来,一上床就要那个,你心情好不好,你身体怎么样,大姨妈来没来,他统统不管,不给,就发火,衣服裤子扯烂七八条了,这些你知道吗?”

        旁边行人站下来,认真看她俩。她吼道:“看啥看?”行人被吓得举起双手,跑走了。

        程静深深地叹口气:“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实在过不下去的话……”

        程放道:“你是说离婚?你不是一直反对么?你不是说,才结婚几年就离,这多不好,怎么?今天听进去我的话啦?相信啦?知道吗?之前是我是特别想离,说了几次,他不同意,现在反过来了,情况变了,他要离,我不干了。”

        “他提出来啦?”

        “提了,昨天晚上又提。肯定是有了。”

        “有外遇?你拿到证据啦?”

        “我可没那份闲心去捉什么双。”

        “没有证据,就不要乱猜。”

        “七八天没有……那样了。”

        “噢,所以你这样分析?”

        “这样倒好,我巴不得。”

        “既然这样,他提出来了,你就答应嘛……为什么又不同意了呢?”

        服务员拿来了盒子,程放装了凉鞋,要服务员找彩带来,扎一个造型。提拎了鞋盒,走出店门,等程静出来,并了肩。

        程静一直在观看妹子,心里说,不会生孩子,是谁的问题,又不去检查,感情产生裂痕,修补不了,又不离,就这样戗着?早晚都要见面,怎么处?一段时间不纠缠,以后呢?是男人都控制不住的。

        姐妹俩转过惠家购物商店拐角,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喊:“小程!小程!”

        姐妹俩站住了。声音从转角那边发出,要看看是什么人,就得退回去。程静推一把妹子说:“我们走,别回头。”

        程放却很想看看是谁,喊的是哪个,挣脱了姐的手,倒回去两步,看见了一个还算熟悉的脸孔,她折回来告诉姐:“又是一个姓陈的,不晓得是不是他在叫。”

        程静说:“认不得,就不要接话,走。”

        程放说:“不走,就等他过来,看他要干什么。”

        拉着姐一起站了不动。一分钟时间,那人从拐角走出来了,本来一副假装很严峻的脸色:“小程,怎么?不答应我?”

        程放神情平和,说:“对不起,没听出是陈书记的声音来。”

        “是呀,我们这才是第二次见面,对我的声音还很生疏,不要紧,一回生二回熟嘛。这位是谁?小程,你也不介绍一下?”

        程放说:“哦,这是我姐。”

        “亲姐还是堂姐表姐?

        “亲姐。”

        “亲姐哦,看上去不像?健=惺裁疵?郑俊彼底懦?叹采斐鍪秩ィ?拔医谐鲁び隆:芨咝巳鲜赌恪!

        程静的手没有伸出来,也没有正面看他,只对程放说:“我先走了。”

        望着程静远去的背影,陈长勇铁青着脸问程放;“她这是怎么啦?”

        程放说:“她不认识你呀。”

        “我这不是正在给他做自我介绍吗?她是不是有点瞧不起我?”

        程放说:“这不存在,我姐她不常出门,典型的宅女,不善于与外人交流。”

        陈长勇摇晃脑袋:“不,看她那副骄傲的样子,肯定就是目中无人。”

        程放解释道:“这都要怪我,我没有把陈书记情况提前告诉她。等着吧,等知道了一切,看她不后悔,不主动上门赔礼道歉才怪。”

        陈长勇正在街头溜达,一晃眼见了两个长相出众的女子,再看,其中一个刚在前两天的联谊会上见过面,记得她的姓名,程放,在劳动局上班。初次见面,陈长勇就看出来程放不是本地人,洋气,干练,沉稳。不像别的女性,见了领导,嗲声嗲气,浑身筛糠似的抖动。劳动局是从人事局分出去的,原本还是一家子。陈长勇当县委副书记,分工负责管辖组织部,这劳动局以前和人事局是一家,分家日子也不算长,从某种意义上讲,还是一家子。

        上任以后,他就入住了招待所,还是卢跃进住过的那套房子,没有作多大的整改,只要求另外建了一个浴室,安放了大浴缸。工作一天,累了就在浴缸里泡一泡,减轻了很多疲乏。

        他立在两条街的交叉口,他本来对这些地方还是比较熟悉的,但现在他必须做出一个陌生人的样子。要让人家看出来,他是新来的,入主小城的主要领导者。他踱着碎步,欣赏街景,寻找需要加深了解的线索。刚好程放和姐姐程静两人也来了,隔了街面,看见程放身边的女子,比之程放,还要清雅,秀丽,竟从来没见过,陈长勇决定要认识,就快步跨过街面,见她们要转过拐角了,就喊了两声。初次见面产生了不愉快,但这样没啥。既然是程放的姐,那就不愁今后又见面的日子,今天的无礼就先记下来,饶她不知之罪,等到她彻底明白,眼前的男子不光长相,才干,地位,都不能以刚才那种方式对待的时候,明白了后悔了,我们就慢慢算细账,嘿嘿。

        陈长勇的脸色好看了一点,回头看程放,感觉这小女人还算懂道理。她姐第一眼看去是标致,再看一眼,觉得也不过如此。妹妹有妹妹的魅力,小了几岁,女人年纪小,就是本钱。

        “嗯,好吧,小程呀,我就不怪了,你应该今天晚上告诉她,希望早一点扭转对我的印象。”

        “好,听书记的安排。陈书记,你走哪边?”

        “没定哪边,随便走走。”

        “哦,新官上任,微服私访?”

        “是呀,别看着街头巷尾,有好多需要我们了解的信息呢。”

        “我要是站在这里呼唤一声,这位就是我们的陈书记,你看看会有什么反映?”

        “好啊,你喊啊,你一喊不打紧,人家已回过头来,看见我身边是一个美女。会怎样想?”

        “凭她们怎样向,我不都不怕,我和县委副书记站在一起,我光荣,我伟大,谁敢来惹我?”张大嘴巴就要喊。

        陈长勇慌忙张开个指头,去她脸上遮掩:“不要不要,千万不要,做不得做不得。”

        她伸手挡开了他:“我都不怕你还怕?”

        他缩回手来:“嘿嘿,我可是有夫之妇,家有妻室。”

        她摆头说:“人家要问,就说我是你的秘书嘛。”

        他郑重道:“县委副书记配女秘书呀?”

        她笑了:“开你个玩笑,你真要调我去当秘书,我还不干呢。”

        他突然眼睛一亮,想起来一件事情,这要是交给她,不知她会怎么高兴,在这大街上跳起舞来呢。

        地委组织部陈部长来谈话的时候,龚祥兴在场,谈完了,问他有什么想法。他还能有什么想法?服从组织决定,这点规矩谁都懂。但是陈部长却要他谈点别的,作为县委主要领导之一,对县里的经济建设社会发展总该有点什么不同反向的看法,关注点在哪里。本家部长这是在测试他,激活时点醒他,有什么要求,当着一把手的面,尽管说出来。有了,他兴奋起来,面对着龚祥兴,提出来要干点实事,首当其冲的是火电厂,现在已经大张旗鼓地干起来了,作为县委副书记,他不应该袖手旁观,在机关指手画脚发号施令,理所应当投身到那火热的场所里面去。陈部长却说据他所知,县政府已经有几个人在干着了,而且行署也有领导在场,还有诸多部门的领导经常下来指导,人太多了。陈长勇不知道本家部长作何想,只觉得一阵心灰意冷。龚祥兴却笑起来说,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应该满足,县里面最大的项目在那里,县委领导应该从参加其中,这才体现出中心工作的重视。既然那里面的人多了,那就做点外围工作,比方说搞搞后勤保障之类。建议在那个领导小组下面在增设一个后勤小组,就有我们长勇同志负责,抽调一两个人参加,这个事情不冲撞地区的领导体系,相反还给地区的工作拓展了空间,让领导们到县里来多有个走处。陈部长表示赞成,说了这是你们的事,我们组织部门就不过多过问了。

        很快,他要了办公室,要了经费,刻了一枚章,称贵山县重点工程项目协调办公室。拿给龚祥兴看,龚说不是火电项目吗?怎么整成了个笼统?他说,你放心,这个办公室以后就代表县委协调所有的工程了,为什么不这样呢?早就该这样了。龚祥兴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可是要怎样和马运昌他们沟通呢?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自己去和他们打招呼吧。陈长勇去要经费,马运昌给了,随后马运昌打电话给龚祥兴。龚祥兴说情况我都知道,我还在想找个时间,几个人坐拢来好好商议一下,然后再做最后敲定,怎么?他这就去找你啦?他动作倒蛮快的哟,现在我已经感觉到力不从心了,看来,最后的一点权力也要被夺去了。第二天,盖着新公章的县委办文件就下发了。

  https://www.65ws.com/a/118/118592/400034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