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从政典范 > 第196章 这样畅所欲言

第196章 这样畅所欲言

        卢跃进在招待所洗个头,梳理好出门,刚到办公室门口,李义过来说:“县委办通知你开常委会。”他一愣,不相信是真的,车转身,疾步去了书记办公室。

        龚祥兴说:“是的,已经通知下去了,下午就开。”

        卢跃进道:“可是,还有几个人没有征求到意见呢。”

        龚祥兴说:“来不及了,有多少算多少,有想不通的,就在现场做工作。”

        “太急促了,会不会有意见呀。”

        “意见哪个时候没有?开会就是要解决不同意见,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求同存异嘛。”

        “就怕有的常委想法大,在会上耍起脾气来。”

        “耍脾气?那好啊,我正想看一场热闹哩。都是一级演员,平时都戴着一副假面具,冠冕堂皇的,说什么都不会有错,今天我就要看看一些人的真面目了。”看看时间还有,龚祥兴就说:“你赶紧回去,抓紧把议案准备好了。原来定下来的,后来新推荐的,你听到什么不同意见的,都收集汇总了,一并上会。”

        卢跃进跑回办公室,拿起笔记本口授给打字员,看着她一个名字一个名字敲下来。名单打好了,他拿一份审校,一边思考,踩着地砖踱步,想着陈长英的事,这应该是个机会。想好了,如果会上有人问怎么回事呀?那就说陈长勇找过领导们了,提出来要求调人事局。取笔添上陈长英的名字,让打字员再敲。打字员敲上了名字,看着他,等他说出拟调任去向。他说:“后面内容暂空。”

        议案发给各位常委,大家埋头看名单,有几个就向他投来疑问的目光,卢跃进没有一个个回看,只是扫视的时候用余光带过。卢跃进只专注龚祥兴的动态,只见他高昂着头,视线掠过每一位常委的颜面,淡淡地注视他们,然后缓缓地平移过去。卢跃进就想,他一定在观望,分析谁最可能是今天第一个发言的人,要看看这个人怎么表演。卢跃进内心同时隐隐感到不安,如果因为某个干部的调整不尽人意,争论起来,甚至发生吵闹,按照龚刚才的想法,倒是可以进一步看清人的本来面目,但是传到社会上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传到上级又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卢跃进其实不希望出现那样的情景,大家在一起共事,船头不遇码头遇,谁能保证自家门上永远挂的免事牌?说不上哪天有什么事要求人,所以此时应该放开胸襟,高举手臂,去得来得就行了。

        大家看着议案,龚祥兴就开始说话了:“今天常委会,有一个常委请假,他就是张敬民同志,他陪着柴总下去考察去了。大家都知道,柴总在我们先工作一段时间了,他的工作作风很踏实,值得我们学习,来了半个月,都在下面,在城里就只呆了半天。本来是李俊陪着他,但李俊今天又赶回省城去了,他要向单位交个申请,要求继续在贵山挂职一年,一定要等到火电厂上马他才安心。我们真幸运呀,来了这样好的干部。他还有个小秘密,这个小秘密不需要藏着,让大家找到了才好。他给我说要是能够把手续都办下来,成为真正的贵山人就好了。他热爱这里。这很感人是不是?我们身为贵山人,我们由他这样的心里话么?真的,我认为呀,他要是来了,我们要给他最好的待遇,解决房子给他住,还有他妻子的工作要安排好。你看,我的开场白扯宽了,回归主题。今天的会议就一个内容,部分县管干部的调整,本着多数常委参加过半就行的原则,可以开会。组织部门已经把准备工作做好了。卢部长也把方案发给大家了,大家先看吧。人数不多,本着大稳定小调整的原则进行。我说啊,卢部长,你们是做了不少工作,可还是不太扎实呀,有错别字呢,龚丽的丽字就错了,不是这个美丽的丽,是茉莉花的莉,请你们拿笔修改一下。就龚莉的问题,我想先说一说。大家都知道她是我女儿,我还有个儿子,叫*,现在大学毕业了,不回来了,要考研,儿大不由爹呀。我身边就这个女儿了。按说讨论子女亲属时,要回避,我可不能带头违反规矩,有关事项还是由卢部长来操作。表决发言的时候我回避就是。我说了,是因为一个错别字,引发了我这几句,要求更正而已,没别的意思。现在,请卢部长先做介绍。”

        “嘭!”的一声,把大家都吓了一跳,是一个茶杯被碰倒了。谁的?罗大放的。龚祥兴纠正女儿名字的时候,他就松耸动肩膀要发言了。旁边的常委拉了他一下,还低声劝他不要急躁,等书记讲完再发言。他肩膀是不动了,但是一双手在桌面上就难以安分了,十个指头忽而散开,忽而捏紧,好不容易等龚祥兴讲完,两个大巴掌一撑,就要站起来。常委又赶紧拽他,一拉一扯,就把茶杯碰倒了。旁边的常委扯手巾出来擦,罗大放什么也不顾了,站起来,举起一个拳头在空中摇,说话就像铜钟:“龚书记你搞什么名堂呀,现在讨论干部?是不是你真的要走了呀。”

        会场上出现了轻微骚动,好几个常委都抬起头来,看罗大放,又看龚祥兴。进会场之前,有的常委就已经通过电话,或者走在路上交谈过了,龚祥兴要走,都笃信这回是真的了,讨论干部就很能说明问题。罗大放一直不相信,拿到名单脑袋顿时就大起来,一股热流直往脑顶皮上冒,他决定骂娘,拍桌子,走人。别人阻挡他两下,拉扯中把杯子碰倒,骂人的话也碰飞了。

        罗大放盯着龚祥兴,神情很严峻,龚祥兴却微笑着,轻声吭吭两下。

        “好啊,大炮开始发威了,*味浓得很呢。大放同志问我是不是真要走了,这个问题不回答还不行了呢。我想大家对这个事也很关心吧,我怎么回答呢?说没有的事,有人胡打乱说,可是外面风声一阵紧过一阵。说是有这回事,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一级组织和那个领导给我说过这个话呀。我是不是可以主动去问一下呢?想过,但是没有去,就算在地委开会,书记专员过来打招呼,握手,交谈,我都不能问这个事,这是有纪律的呀同志们。他们呢?也跟没事一样,嘻哈大笑,该喝酒喝酒,该作报告作报告。我是心里干着急呀。有时候也想,请同志们从侧面找有关部门打听一下,看看是不是确有其事?马上又想,这又算什么事呢?这是搞小动作呢,我能干吗?有的同志就不一样了,很相信传言,而且还跟着去传,说得好像他亲耳听见似的。我能批评这些同志么?人家是关心,是爱护,也可以说是担心,担心什么?担心一旦我走了,谁来接我的班,甚至还有可能从内心思考,谁最合适?人都有思想,怎么思考都存在自己脑子里,别人干预不了,思考什么那是人家的自由,我也不能去干涉。怎么办呢?是不是躺倒,等着,什么也不干?不行,那绝对不可以,工作继续,开会照常,吃饭穿衣睡觉一如既往。是不是这样?同志们,关于我走不走的消息,我自己就是这样想的,一点也不保留,全都说给大家了,我想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吧。”

        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目光划过大家,来到马运昌这里,停下不动了,看到马运昌点了头,接着说,“走不走,那是组织上的事,不是个人考虑的事,考虑多了伤神,于身体不利,更不利于工作。现在就借这个机会,正式给大家打个招呼了,不要再议论了,没有什么意思。下面的干部要议论,你们听到了,能解释的所以说,不想解释的各自走开就是。好了,开场白就完成了,接下来呢,还是按程序开会吧,大家先听听卢部长先介绍情况,大家了解充分后,再一个个发言。再强调一句,大放同志这样的直抒己见,是值得鼓励的。向大放同志学习。”

        龚祥兴说完了,就朝卢跃进抬一下手,卢跃进理会,就按照事先构思好了的说词,把这次调整干部的原则,方案说了。大家都看过名单了,就逐个开始研究讨论。

        排在名单上第一的是龚莉,龚祥兴就站起来:“我还是遵守规矩,先出去一下,你们研究,完了以后我再回来。正好抽支烟。”开门出去了。

        卢跃进介绍:行署教育局来了两次,对龚莉进行了考察,随后就发来了正式商调函。考虑到是龚书记的女儿,组织部就给他作了汇报。龚书记开始的时候不知道有这个事,还说在这边好端端为什么要调呀。组织部就把想法说了,既然是行署教育局来选调,作为下级也只能服从上级。

        “我都把不该说的话给龚书记说了。我说万一下步你真的调了,女儿已经在那边了,也就减少了一道手续,那也好啊。我说完这个意思,龚书记就没有再反对。”卢跃进进一步道。

        罗大放问:“你还要说他要调走的话,刚才龚书记不是已经申明了吗?你怎么还要提起来说?你啥意思哟。”

        卢跃进说:“我有啥意思?常委会上畅所欲言嘛。”

        罗大放说:“介绍情况就介绍情况,少说些没用的。”

        卢跃进说:“我说的哪一句没用?”

        罗大放说:“你和他说话的时候,我们不在场,说了什么谁知道啊,现在你胡乱编一些来说,叫人怎么相信?”

        卢跃进说:“这是常委会,请你不要信口雌黄。而龚莉调到行署教育局考虑要她担任基本建设科科长,所以……”

        罗大放说:“那也一样呀,行署教育局怎么任用,那是他们的事呀。你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卢跃进说:“行署教育局要我们出一个推荐意见,点明了要按照科级干部的标准条件进行考察。”

        罗大放道:“是行署教育局有这样的要求,还是你们要这样做?”

        卢跃进朝罗大放乜斜一下眼睛,不回答。

        罗大放继续哼哼:“这样拍马屁的功夫,也太低级了。”

        卢跃进忍不住,大声道:“罗大放同志,请你说话注意点。”

        罗大放笑道:“我说错了吗?你对得很吗?不该拿上常委会的,你拿上来了,为什么呢?因为她爹是书记。还有你看,拟任组织部副部长的这个,还加了括弧,正科级,哼,你敢说,这个人不是马县长的儿子,而是另外一个同名同姓的?不敢吧,?H!你再往下看——厉害呀,一大堆呢,你敢给我发誓,排在前面这一堆,有哪个不是县领导的子女!你敢吗??H!”

        随着罗大放的一声吼,墙壁上一个镜框“啪嗒!”一声掉地上了,秘书跑去捡起来看了看,好在是塑料的,没砸坏。镜框就暂时立在墙边,上面写的是《常委会议事制度》,黑字宋体。

        镜框落地的状况,对罗大放的情绪并没有多大影响,片刻的寂静中,他挽起了衣袖,露出了粗壮的手臂,他要继续表达他的意见……这时马运昌扬了一下手,说:“我建议等龚书记回来了再讨论吧。大家稍等,我去看看他在哪里,请他一下。”

        十多分钟后,马运昌回来,站在门口说:“常委会开不成了,龚书记有急事要办。就休会吧。”

  https://www.65ws.com/a/118/118592/400034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