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从政典范 > 第183章 特定环境的生活

第183章 特定环境的生活

        还能说什么呢?二人告辞走出门来到院子里,没见贺国荣。张敬民说:“他不会走远的,会估计着时间来的,我们就在这里等等,他来了会看见我们。”

        李俊说:“张县长,你对今天的谈话,有什么感受?”

        张敬民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有了今天的开始,以后再见就容易一点了。”

        李俊说:“除了接受训斥,还能是什么呢?”

        张敬民看着地:“是呀,专员对我们的成见,不可能一时半刻就消除。”

        李俊说:“我们厅长的风格就不是这样,对下级就很体贴,哪怕我们做错了,或者不听话了,他也不计较。我对我们厅长太了解了。这个项目他看准了,他会坚持不懈,贵汇这边要是还有什么阻力的话,厅长会出面的。”

        张敬民说:“风格不一样的两个领导,见面和会谈会不会顺利?这个是我担心的,所以你要事先和厅长说心里话,把问题说透了,要多说我们县里的问题,少说行署的问题,或者干脆不要提及。就说县里面存在问题,我们正在努力克服。县里面一定要办这件事,要搞工业化,地方经济要强大,这是一条必由之路。我们有条件要办这件事。水电有了,但还不够,要办火电,水火互济。”

        “太对了,水火互济,这就像两只翅膀,把贵山县的发展托起来,向前飞去。”

        “这个比喻不确切。水电火电,毕竟只是能源建设的一部分,而能源建设作为工业发展的一部分基础,还有一部分基础是基本施建设,两只翅膀,指的应该是这两方面。”

        “你说得太对了,看来你在基层这么多年,真正实在实践中度过,提高不小,我在省厅,就难得有这样的体会。”

        “那你就准备多待几年。”

        “好啊。”

        贺国荣跑来了。说他去了《贵会文艺》编辑部,和编辑聊了一会。

        李俊说:“又有文章要发表了?”

        贺国荣笑说:“滴血的梅花那篇文章被选送到省里去了,有些修改意见。”

        “写得好,太感人了,看了以后只感到小保姆太英勇太无私了,很容易就会将自己和她比较,就有一种惭愧……我看过你写的东西,好像都市类小说,都是老百姓的故事,家长里短得多,也有写革命故事的。”

        张敬民说:“那就是生活,写生活的细节,表现特定环境里的人的精神面貌,这是现在流行的风格。”

        李俊忽然说:“哎,我发现一个现象,好多作家文学家都是生活在县城,这时是不是因为我们县城的特定环境,既汇集了地方百姓文化生活点点滴滴,又承载了来自上头和外地传递的各种异域文化渗透,是不是这样?”

        贺国荣笑道:“李县长讲得好深奥哟,你要是动笔写起来,一定很精彩。”

        李俊道:“我是随便乱说,我哪里有心思哟,我搞不来这个,闲情逸致。”

        张敬民说:“你是从作家的书里面分析出来的哟,鲁迅写鲁镇,沈从文写……写矛盾写上海,老舍写……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写的都是自己熟悉的生活。”

        李俊说:“张县长才懂得多,数得出这么多个大文豪的名字。”

        张敬民说:“我只不过是记忆力好一点而已,这些都是课本上有的。”

        李俊继续和贺国荣说:“你对政府工作应该也熟悉,我看你很喜欢看各类材料是,你敢不敢写写官僚主义?现阶段我就想看这方面的东西。”

        贺国荣不解地望他。

        张敬民也只是笑笑。

        李俊说:“像刚才领导对你那样的态度,那种呵斥,就像对待敌人。口口声声要接近群众,关心下级,表面上说的光鲜,而实际上呢?这就是典型的官僚主义表现。”

        贺国荣说:“我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难道这不是生活?”

        张敬民说:“生活包罗万象,也应该有官场里面的,其实不是不敢写,是还不成熟,这方面需要有功底,体会感悟一定要深刻,才写得出好的作品。”

        贺国荣有感而发,说新近看到一篇官场小说,叫《七品县令和办公室主任》,作者对县里面的情况就很熟悉,一些细节县里就有发生。

        李俊说:“这个名字起得怪怪的,七品县令是过去的说法,办公室主任是现在的词语,相隔怎么遥远,怎么可以扯到一起来?”

        贺国荣说:“七品县令是古代的用语,但在文艺作品里却是不衰的节目,提到七品,人们就会联想到县一级领导。而且读者都喜欢先看题目,题目怪一点,新一点,他就会想看下去。平淡无奇的就不怎么很感兴趣了。”

        李俊说:“要说反映官场的小说,还是那本《官场现形记》写得真,把那个时候官场的腐败乱相活灵活现表现写出来了。”

        张敬民说:“现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是改革开放大潮汹涌的时代,这是生活的主流,反映大变革的时代,是作家的责任。”

        李俊说:“可是腐败现象也不能忽视呀,忽视了就等于容忍了,会影响破坏我们的伟大事业呢。”

        贺国荣说:“是的,所以《七品县令和办公室主任》这样的新时代官场小说就顺应潮流出来了。”

        李俊问:“知道是谁写的吗?”

        贺国荣答:“是个省级以上的大作家,名声大。还要有大领导支持,他就可以写大胆一点。”

        李俊说:“我支持你,你写。”

        贺国荣说:“我不够格,毫无一点名气。”

        张敬民说:“你支持他,他就成了县一级的大名家啦。”

        不几天,张敬民李俊都得到要参加一个会议的通知,主要是行署对贵山县有关问题的意见精神来了,要给大家传达并要进行仔细研究。

        会议精神是龚祥兴带来的。

        龚祥兴去参加片区会期间,蒋建琪单独见了他。进去专员办公室,坐下来之前,他走到报架子侧面,从提包里拿出来准备好的物件,很随意地放在报架子后面的吊袋里。他之前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报架子后面有这么个地方,是听别人提醒,今天一看,果然是个好所在。专员不动声色,很淡定地看着他将报纸报包好的东西放进去,一边端详报架子,轻轻拍响空手,还多站了两分钟。

        他相信他走后,蒋建琪会第一时间关上门,取出东西查看。那是一个玉雕卧龙镇纸,七寸长,这个尺寸就暗合七上八下之意。纯正的缅甸玉,龚祥兴不懂,全凭那张纸上的鉴定签名。估计蒋建琪也不懂,但他可以另找专家鉴定。

        坐下来以后,蒋建琪问他火电厂项目跑得怎样?打乱了他的计划,原准备先问一下对方老父亲好,他的老上级,省人大排第五位的副主任与蒋的父亲关系很密切。龚祥兴最近去看望了才知道这层关系,老主任待他可以说慈父一般,提到蒋建琪,暗示了一下关系还不怎么深。老主任明白地说,没事,我们看着长大的,见面了会打招呼,以后多和他沟通就行了。

        蒋建琪把前几天张敬民和李俊他两个来了,送来一份材料,他看了以后,也传给别的领导看了的经过给他说了,县里面大家对这件事意见是不是很统一,他想听听。

  https://www.65ws.com/a/118/118592/400034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