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从政典范 > 第157章 难忘的情景

第157章 难忘的情景

        第二天上午,来了五个人,四男一女。女的是陈长英,接到李义的电话,她就问到地区医院干什么?李义说你到了就知道了,有事情要请你做。她又问是哪一家的事情。李义说别人的事情是不会叫你的,快点来吧,不会乱用你的。李义又警告她不用给区领导打任何招呼,你来以后,我会给他们打电话。

        陈长英在车上就想,既然不是外单位的事情,那么为什么不在部里面做,要跑到地区医院?是谁生病住院要我去看护?难道是卢……?想到是他,陈长英开始心里有点紧塞。

        自从那次邂逅,陈长英的心境就没有很好的平静下来过。那是一段不长的却难以忘怀的经历,简直可以说是人生出现转折的一次起点,过后几乎每天都在想那件事。她想呀想,为什么当时她会那样,轻易就将自己的身子给了他,难道真是为了自己的前途?而分明看得出他他完全是在表演,即兴地迎合,好像是被强迫……她当时竟一点也不怀疑,以为一切都是上天安排的,所以是真诚的,全心全意进入,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之中,她真的没有想要他给她办事,提拔她,给她安排好单位,那一瞬间,她完全是一种陶醉,享受……后来发生了许多事,不知为什么,听到了传言……这时候她才感觉到,他与她之间,完全没有可能,横存着一道沟,无法跨越的,有一道桥就好,突然认为这是想入非非,有谁能为这座桥舔砖加瓦呢?

        走进病房看到了卢跃进,陈长英就知道,很长时间的谋划,这回到了接受检验的时候了。她跟在后面,从前面几个男人的肩缝里,早早地与部长的实现对接了。接下来她和大家一样,接受任务,表了个态,然后由李义带着,集中到那间屋子里。时间紧任务重,六个人只顾埋头工作,吃喝拉撒,都在医院里,一天多的时间,基本上没有机会单独见面,更谈不上有什么话要交流。

        第二天下午,工作完成了,晚餐定在外面一个小餐馆,吃过以后,卢跃进让县机关的同志先走,留下乡镇的等一下,由部里的小车送……李义忙着去清理房子,就剩他和她在门口站着。卢跃进比较真诚地看着陈长英,建议一起在外面走走。

        陈长英双臂抱着肩膀,卢跃进突然感觉很冷,就要脱衣服给她批上。陈长英赶忙压住他的手,说:“不要,一点也不冷。”

        在水库尾巴那里,他见她有点冷,就到处张望,想找什么给她遮挡。什么都没有,只有蓝天白云,小树林旁边的草地……过去这一百来天的时间里,每隔六七天,那情景就会脑子里浮现一次,每次心情都有点异样,那应该不是眷念,她婚前谈过几次恋爱,那种感受和这个不同,有点像是对家里人,家里人发生意外,天灾人祸,第一时间听到,就会这样,心慌口跳的。

        闭嘴走了一段,卢跃进无话找话:“李科长打电话给你,你推辞?”

        陈长英声音幽幽的:“我觉得我还是老老实实是呆在乡下,干好本职工作就好了,不要东想西想,这山望着那山高。”

        卢跃进说:“为什么没又想到,这是一种考验呢?”

        陈长英轻轻遥遥头:“你在上面,听不到什么不利的事情,我在下面,真的受不了。”

        “你在下面?”他突然斜了眼目,柔柔地看着她,“听到什么啦?”

        “听到的多了,我真受不了了。”

        她不说出来,他当然知道指的什么,他道:“你想怎么办?”

        陈长英脚尖踢了一块石子:“离开,或者死掉算了。”

        他赶忙道:“不要乱说,更不要胡思乱想。”

        她突然望着他:“不行的话,那又怎么办?”

        他平静地说:“离开那里,换个地方。”

        “换个地方?又能到哪里去?”

        “县机关怎么样?”

        陈长英摇头,她宁可相信这只是安慰话,要是真的话,可以的话,他早就安排了。

        她道:“真不知怎么办?消息就像影子,步步跟着,不会离去的,”

        他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不过他现在还没有想清楚,该为她干什

        么,怎么干。李义抽调人员,事先也没有说有她。李义怎么介绍?说这个陈长英字写得好,工作很细心,为什么想到抽她,是因为接电话时他们领导刚好在场,就推荐了她。李义是精怪人,狡猾至极,明明知道偏和表演得稀里糊涂,心明如镜却睁只眼闭只眼。

        看着他沉思的样子,她说:”可以的话,请你安排换一个乡镇。”  “你想到哪里去?”

        “到猫猫洞去。”

        “不行,那地方太偏远了。”

        “正因为偏远我才要去,要远离繁华,远离那些长舌妇。我要过

        清静日子,一个人独处,再也不见……”

        卢跃进的眼帘印上了一副场景:高山白云,原始植被,小鸟飞翔,人迹罕至……他喃喃地说,“想法倒是很好,不过,你这样要求,

        作为部长的我,会怎么感受?难道你连我都不想见啦?”

        “嗯……”

        他以为她哭了,靠近去看她的眼睛,眼睛里有颗亮点子。他心里

        道,原来是要试探我。

        “好吧,我答应你。就先委屈你一下了。”

        陈长英仰望夜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眼角潮湿了,想哭,没有

        让哭出来。

        那天晚上卢跃进没有睡踏实,在想陈长英调去了猫猫洞,那么远的地方,离家更远了,那就可以安排一个月去一次,去了就多呆些时间,还可以考虑住下来,那一带的原始风光很好,听他们说犹如仙山一般,引人入胜。

        第二天一早姚晓燕来看见他,惊呼道:“怎么?你失眠啦?早知道这样,我昨晚就应该来。”

        姚晓燕兴致勃勃,说:“你该好好感谢我了,让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今天晚上,你就不会失眠了。”

        卢跃进晕晕乎乎的:“什么事呀?”

        “哎呀,你的学历证书呀,办妥了,从今以后,高枕无忧了,怎么样?”

        他缓缓地吹出一口气,十分冷静地说:“这次生病,也让我深刻地反省了一次,出院以后,我要读书,无论如何,要把研究生文凭拿到手。”

        他赶紧就给蒋建琪打电话,汇报说毕业证书找到了,放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一时就想不起来。蒋建琪告诉他赶快复印一份送过去。

        卢跃进当晚就回到县里。马运昌电话里说,农口一年一度的工作会,要请他参加一下。他说:“好啊,我准时到会,这是难得的机会呀。”

  https://www.65ws.com/a/118/118592/400033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