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超绝萌爸 > 第二千九百六十三章:青兰心事

第二千九百六十三章:青兰心事

        天空中飘落下丝丝小雨,透着舒爽的同时,周围的空气也变得压抑沉闷起来,一柄油纸伞这在展青兰的头顶,相貌可人、声音糯软的展夏道:“青兰姐,掉雨点儿了,我们还是回屋子里吧。”

        展青兰没有答她,目光一直望着院落门口的方向,那儿已经不见了林昆离去的背影,刚才两人交谈短暂,林昆的那一句灭了这江湖,却在她的心涧不断游荡。

        展夏只当是自家的姐姐为林昆的到访而烦心,宽慰道:“青兰姐,他虽然是过江龙,可毕竟要离开我们东山省了,你不必为他刚才的话感到烦心。”

        展青兰苦笑一下,道:“东山省,东三省,距离又不是很远,如果他真的想一步踏回来,又有谁能阻拦得了呢?

        我们沈家的三大家族里,谢家的谢般若与他交好,秦家秦大力被杀,沈家被一把火烧了,到现在不也没个说法?”

        “这……”

        展夏神情一恍惚,才发觉自己被他刚才那谦谦的外表所迷惑,竟忘了他几天前的残暴杀手,以及诸多的东山省江湖大佬,都是死在了他的手上。

        展青兰起身向屋内走去,展夏讶然之余赶紧跟了上去,油纸伞撑在展青兰的头顶。

        少女的心事最难懂,展青兰外表看起来冰冷,可心毕竟是热乎的,红山湖酒楼的那一夜,她误伤了林昆一刀,而林昆却在紧要的关头对他不离不弃,鲜血染在他的脸上,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是那么决然,那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与真诚的感觉,好似只有从父亲的身上感受过,可那个并非自己的父亲,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

        展青兰站在窗外,望着那渐渐迷蒙起的雨幕,心中竟有了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他的背影似乎又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不,应该是已经烙印在了她的心里。

        “展夏,我是不是错了?”

        “啊?”

        展青兰突然发问,展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展青兰继续自顾自的说:“或许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盟友,可以同富贵、共荣辱,而我却因为心中的多虑而错过了他,错过了他这个人……”

        展夏似乎隐隐明白了一些意思,但总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担心自己说错话,她索性就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地站在展青兰身旁,随着她一起望着窗外的雨幕,那滴滴答答的雨滴急促得打在地面上的声音,仿佛少女的百缕情丝……

        林昆对谢勇光的重用,朱坤学没有丝毫意见,不过内心里却是有着压力,等了半辈子等来的机会,他可不想这么白白流失掉,就算自己不能享受后半生的荣华,也要将其留给自己的儿子。

        夜深人静的时候,林昆一个人坐在面馆的二楼,独自端着一杯清茶,望着大雨过后的干净夜空,陆婷这时走了过来,她坐在了林昆的对面,脸上笑容平静,拿起了一个小杯子,自顾的斟了半杯茶。

        林昆看了她一眼,道:“怎么还没睡?”

        陆婷道:“见你没睡,过来和你聊聊天。”

        林昆笑着说:“彭家不会善罢甘休吧?”

        陆婷道:“眼睛方面传来的消息,彭老爷子重病住院,目前具体的情况还没有透露,彭家的那些小辈叫嚷着要来东山省替彭朝花出气,夺回彭家的面子,可有彭嘉伟的前车之鉴,这些人倒是消停的很,最多只是过过嘴瘾罢了。”

        陆婷话音微微一顿,莞尔道:“你现在在燕京的名声,似乎比以前更响亮了,不少大家族都开始注意你了。”

        林昆笑着说:“我还真不喜欢这种感觉,不知道这些人这么盯着我,到底为了什么,是怕我砸了他们的饭碗么?”

        陆婷笑着说:“不说这些暂时无用的了,河口组那边最近的动静不小,已经在黑河省犯下了十余起的案子,他们似乎子在趁着你不在黑河省这段时间,有意扩张势力向我们华夏警方挑衅。”

        林昆手中攥着茶杯,嘴角轻轻地一笑,“河口组,岛国的这些组织还真是贼心不死,我们偌大的华夏地大物博,可这是我们华夏人祖祖辈辈的地盘,他们总是喜欢伸着湿乎乎的鼻子,想要从中谋取一己私利,为何会这么不要脸?

        如果是因为缺钱吧,岛国的经济一向不错,弹丸大的地方,只要领导层不太傻缺,都能发展地不错,倒是我们这种超级大国管理起来比较麻烦,可他们为什么就盯着我们华夏不放呢?我们祖先又不欠他们的,从明朝时候的倭寇,到抗战时期的入侵,又到现如今的和平年代,他们还这么不安分守己……”

        林昆说着,不由地长叹一口气,“要我说,这些岛国佬就是贱骨头,就好比我小时候在乡下,村子里总有些人莫名其妙的坏,人家过得好了他妒忌,人家过的不如意了他火上浇油,我现在还能记得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李昌祚。”

        陆婷小时候就生长在城里,对乡下农村的一些事,也仅限书本上或者电视上的了解,乡下的一些趣事她倒也知道,林昆说的这种人不光是在乡下,在城里也有很多,说白了就是妒忌心所为。

        陆婷也是随口一问,“那后来这个人怎么样了?他家的日子过得好么?”

        “死了。”

        林昆道:“被人给打死了,那案子到现在都没破获,死了之后也没人抬,他家里人没办法,只能靠自家的人给抬到山上埋了,在我们那边有流传,人死之后被带有血亲关系的人抬是不吉利的。”

        林昆说完又是一笑,“咱们聊的是岛国,怎么聊到我老家了,要我说啊,这岛国佬就是妒忌,他们生活在弹丸之地,非要惦记着我们华夏的地大物博,多少年前我们华夏贫穷落后,任它欺凌,现在我们华夏壮大富有了,它大的作为没有了,反倒是玩起了一些鸡鸣狗盗的东西……

        黑河省的河口组,已经不单单是江湖之事了,这一次我要让河口组甚至整个岛国的地下世界明白,我们华夏不是他们家的后花园,跑到我们的地盘上拉屎,那就要拿出死亡的觉悟来偿还!”

  https://www.65ws.com/a/118/118591/400081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