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脑内的哲学选项ver2.0 > 第64章 章之六十三

第64章 章之六十三

        苏阳等了半个多月,    坚强的马洛里平民都恢复日常了,    亡灵法师也没有再出现,连试探用的亡灵都见不着。

        这段时间,    “诺伊斯”也顺着她所在的标记,直线赶到了马洛里,路上救过无数被亡灵围困的人,    都快成为“都市传说”了。不过那些操纵亡灵的家伙,似乎知道他是苏阳的从属,一见到他就溜,    完全不给机会,    让苏阳顺藤摸瓜。

        有些军队或民间武装团体是来马洛里共同抗敌的,    被亡灵们堵在了路上。有些则是平民,    大概消息不太灵通,只知道马洛里光系法师最多,应该是最安全的,    所以想要往这里来逃难,被亡灵灭了不少人,又被“诺伊斯”救下不少,    护送着来到马洛里。

        苏阳没有在其他人面前暴露自己和“诺伊斯”的关系,“诺伊斯”甚至不会进城,    他就在城周边徘徊,    有必要就帮助一下受困者。

        亚瑟意外地开明,    哪怕听说了这么个亡灵在城市外边晃悠,    观察了好一段时间后,    确定“诺伊斯”不会对普通人造成威胁,甚至会保护人们,便没有派兵驱逐或消灭他,而是放任他去了。

        福特·罗伊也带着自己的军队过来了,他听说了“骑龙的魔法师”拯救了马洛里,帮苏阳宣传了一波她的“圣女”名头。虽然苏阳完全不肯见他,但亚瑟作为此处的领主肯定得接待他。他们互相交流过情报后,亚瑟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以前只能说是恰到好处的尊重,现在简直是奉若神明。

        苏阳私底下悄悄监听过他们的谈话,因为她看起来并没有“圣女”时期的记忆,所以这些家伙们推测她是“圣女”的转生,预知到了德洛特将有大难,这才重新降生于世。你看,她就算没有前世的记忆了,不也还是在危难中挺身而出了吗!而且她还不是被普通人养大的,她应该是被龙族养大的!

        亚瑟相当信服福特·罗伊的话,特别是他看过苏阳阅读“圣女”留下的信件时的表现,那时候他就觉得苏阳应该是读懂了信中内容的。其他任何人都无法解读“圣女”的信,她一看就明白,不是刚好证明了她的身份吗!

        那封信一定是圣女预知到现在的灾难,写给转生后的自己的!

        总之……那些家伙脑补的剧情还挺完善的……苏阳无话可说。

        苏阳自己是不会自称“圣女”的,这太羞耻了,而且知道真·圣女是个多么不负责任的坑货后,她就更不喜欢“圣女”这个名头了。不过让人误会她的身份,也没必要去较真解释,这个名头起码在德洛特王国很好用。

        又等了半个月,苏阳确定只要有她在,亡灵法师都不会在马洛里冒头了。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也没什么用,苏阳干脆骑着贝尔去了更北方。

        亚瑟和她说过,最开始亡灵灾害爆发,就是从北方曼延过来的。莱安一世逝世后,德洛特北方的马斯洛鲁和巴罗西家族反叛,莱安二世带着大军去平叛。在莱安二世死去的消息传遍全国的时候,亡灵生物也一个个都冒头了。

        马洛里这儿算是彻底失去了北面的消息,起初还派人探查过,但出城的骑兵一个也没有活着回来,马洛里很快就被亡灵包围,直到苏阳出现解救了他们……

        如此看来,北方的城市应该是被亡灵法师彻底占领了,他们的大本营也在那里……大概吧。反正贝尔的速度很快,三四天就能赶到失联的城市。

        临行前,亚瑟对她特别依依不舍,甚至承诺:“马洛里的大门永远为您敞开。”

        ——然而若没有必要,我不会再来了。

        苏阳在心中默默想到。

        …………

        ……

        苏阳骑在龙背上,感受着北方无情的寒冷,被风雪刮了一脸。

        她倒不是怕冷,只是没想到都四月底了,这里竟然还在下大雪,...沿途过来见到的村庄荒无人烟,下去查看了几处,没找到有幸存者躲藏。能跑的全跑了,不能跑的……恐怕已经成为亡灵的一员了。

        北地的暗元素确实要比他处更浓厚,让苏阳确信亡灵法师的大本营就在此处。

        然而等她赶到席璐巴城的时候,却什么都没发现……

        席璐巴城是马斯洛鲁家族的领地,建国百年后,德洛特的某一代王将这里赐给马斯洛鲁家,这里算是应对严寒之地的前哨站,警备着会从那里跑出来的可怖魔物。不过自从当年德罗西亚的大魔法师献祭了大部分族人(包括他自己)的生命,建立了“虚无屏障”之后,再也没有魔物出来过。

        将马斯洛鲁家发配到这里,可算不上什么恩赐。大家都知道,或者该说,都相信魔物们不会再出来了。让他们来到德洛特最北面生活,和流放没什么两样,就是名头好听点。

        后来还有巴罗西家族,在这寒冷的地方建了戴亚城。

        真相无法在被修饰过的历史中查询。也许当初的德洛特王确实忧心屏障的坚固程度,让自己“最信任”的马斯洛鲁家和巴罗西家来此守卫;也许是假装信任实为流放,让他们永远待在这一毛不拔的地方——其实也不算一毛不拔,这里有秘银矿和钻石矿,维持生活是足够的。

        反正,现在的马斯洛鲁家和巴罗西家都是想要回去的,所以在莱安一世死去后,立刻就造了反。他们是第一批造反的人,彻底开启了德洛特的动乱。

        苏阳在席璐巴城上空绕了一圈,又去戴亚城绕了一圈。无序的暗元素静谧地活跃着,但她没能感受出任何指向性。下方的城市一片安宁,不见活人……当然,也没有死人。

        贝妮和贝尔有些莫名的躁动。

        贝尔还算能忍耐,为了不让坐在自己背上的苏阳太颠簸,飞得很平稳。贝妮就没那么多顾虑了,她长啸了一声,化身为龙,一会儿冲上云霄,一会儿又俯冲大地,好像心中有难忍的怒火,无处发泄,对着空地狂喷火焰,没多久,被白雪覆盖的北方就被火焰映出一片红光。

        苏阳没有制止贝妮,一来是这里不见活人,二来也是大雪不会让火势曼延得太过分。要出什么问题,她总归能收拾好残局。

        等贝妮宣泄得差不多了,她才让贝尔降落到席璐巴城内。贝妮只是盘踞在城墙上,怔怔地望着远方。

        空荡荡的城市里,只有苏阳踩在雪地上发出“吱呀”的脚步声,这就是座死城。

        贝尔化为人型,乖巧地落在苏阳怀中,不太舒服地揪着她的衣襟,眉头紧皱。

        “你们怎么了?这里是有什么影响到你们吗?”她安抚地摸了摸贝尔的脑袋,低声问道。她的声音在这座城市里显得相当空洞。

        贝尔摇了摇头,用不太熟练的通用语回道:“不知道……就是……难过。”他搂上苏阳的脖子,依恋地贴着她的脸,补充了一个词——“思念。”

        他们随便挑了间还算完好的屋子进去,里面的家具都积了层厚厚的灰,民居中还残留着干瘪的食物,没有腐烂,就只是失去水分的干瘪,但可以确定放了很久,不能吃了。没有虫子,也没有老鼠。要知道,不管是多么寒冷的地方,总会有相应耐寒的小生命存活。而这空置的房子里,连雪地常见的霜蜘蛛都没有。

        整座城市透露出一种相当彻底的死寂。

        这里不只没有活人,也没有其他任何活物,甚至没有腐蚀食物的活菌。

        苏阳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本意是想让贝尔在此休息会儿,但她刚准备离开,贝尔就扑了过来,“你去哪,我去哪。”

        无奈,苏阳只好将他带上,并叮嘱道:“要是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或者想要休息了,一定要告诉我,不要逞能,知道吗?”

        “嗯!”

        他...们探查了其他的空屋,里面的情况基本一致,又找到了城内的领主府。

        大雪覆盖了太多东西,比如暗红发黑的血迹,比如残留的肢体……领主府也是空无一人,苏阳莫名觉得自己像在玩一个恐怖游戏,探索一座鬼城。她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过去,试图寻找到什么线索好通关这个游戏。

        找到书房后,她翻看了放在桌上的信件,应该是马斯洛鲁家族与其他家族的通信,内容商议了如何推翻德罗西亚王室,自立为王。

        不知道马斯洛鲁家族写了什么,因为那是已经送出去的信件,苏阳能找到的都是些回信。有些家族同意与马斯洛鲁家合作,有些家族则是大骂马斯洛鲁背信弃义,还有些家族没有明确表态。这些信中都隐晦提到了“不死的军团”、“神秘宗教”等信息,苏阳估摸着是在说那个亡灵邪教。

        她又在书房摸索半天,最后有些不耐地进行了一番暴力拆迁,书房没找到别的有用信息,倒是在主卧找到了每个贵族家庭都会有的密室和暗格。

        还没踏进密室,苏阳便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密室的换气系统不怎么样,血腥味封闭发酵成了几乎可以杀死嗅觉的毒气。一具尸体被钉在墙上,血沿着墙壁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在地上凝出了一大滩干枯的暗红色。

        苏阳不确定这人是谁,不过尸体的胸前别着马斯洛鲁的家徽,能死在主卧的密室中,想来身份一定不一般,至少也是马斯洛鲁的直系吧。

        她没有急着进入密室,而是先让它散散气味。自己从暗格中拿出了一部手札,估计是马斯洛鲁家主的东西。前头大半是些无病呻吟的内容,憎恶德洛特王室亏待自己的家族,诅咒这世上一切美好的东西。中间开始有了转变,大体就是信奉上了一个邪神,获得了某些力量(手札上写的是“真神”)。

        手札后半部分有写马斯洛鲁家主献祭了些什么人(这个疯子不只献祭了平民,还献祭了老婆孩子),计划着如何推翻德罗西亚王室,展望重振家族的美好未来……不过厚厚的手札再往后,便是一片空白。

        苏阳快速翻过空白处,想看看里面有没有悄悄夹些其他情报,终于在最后一页发现了凌乱的字迹,笔者写得很匆忙,也没像之前的格式般写上日期——

        我后悔了,我不该相信他们的!那些法师都不是人!他们来自地狱!他们只想用地狱之火燃烧整个世界!天哪,我该怎么办?我要如何弥补我犯下的这一切罪孽?

        ——通用文字的最后一个词,被划出了长长一笔余线,似乎象征着笔者的迷茫焦躁和无措。

        感觉手札中再无其他信息可寻了,苏阳郁郁地将手札扔到一边,走进稍微散了点气味的密室,检查被钉在墙上的尸体。

        死者看上去大概三四十岁吧,衣着布料很不错,手上有长期握剑的茧子。他的眼睛只剩两个窟窿,眼珠被挖了出来。苏阳四处看了一下,没找到眼珠子,难道有人特地把他的眼珠挖出来带走了?

        因为她查看得很仔细,倒是发现了墙上几不可见的刻痕,就在尸体手边,死者被钉上墙的时候应该还没有立刻死亡,用指甲刻出了一个名字——阿尔萨斯。

        只要听过话唠精灵族讲古,就不会对这个名字陌生。在千年圣战的前半段,这个名字的出场率相当高,可以说,会有圣战,就是死亡主神阿尔萨斯引起的。这个主神以一己之力,凝聚了埃罗大陆八成以上有仇没仇的种族共同抵抗他,连其他神都默认了自己的眷属合作,甚至给予帮助。

        要不是他的威胁如此之大,地上种族也没办法轻易放下仇恨与偏见,并肩作战。

        那场战争如此漫长而艰巨,磨合了很多人,你援助我,我拯救你,各个种族互相扶持帮助,又一起忍耐痛苦,毁灭从死亡中回归,成为行尸走肉的同族,建立了相当深厚的友...谊。

        这也使得在后来打败阿尔萨斯和他的眷族后,埃罗大陆幸存的种族间不愿再互相残杀,不愿再被神指使去杀死曾经一同跨越死亡的战友,反过头来掀翻了压在自己上面的神族。

        要不是阿尔萨斯,埃罗众生还不一定能联合到一起呢。

        苏阳站在尸体前,默默沉思了起来,被消灭千年之久的阿尔萨斯,难不成还复活了?回归到这个埃罗大陆了?

        她反复摩挲墙面上的刻痕,竟然感到了一丝紧张。

        光只听精灵族的叙说,就知道那时候有多么艰难,死了多少人,没有任何一处是安全的,没有任何人能置身事外……

        那会儿大陆上还有不少英雄存在呢,也有其他的神给予帮助,现在呢?别说英雄,普通超越八阶的战力都难以见到,更没有其他的神能来帮忙了。

        不是苏阳自大,现实摆在眼前呢,她恐怕算是整个埃罗大陆的最高战力了,天塌下来,就是得她顶着才行。她顶不住,大家一块玩完。

  https://www.65ws.com/a/114/114706/507158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