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脑内的哲学选项ver2.0 > 18.章之十七

18.章之十七

        A、囚禁这个精灵!将他当成禁脔收进图鉴!

        B、让我们来看看这个长耳朵想说点什么。更新最快┏m.read8.net┛

        C、吃了他。

        ……

        看到选项的时候,苏阳突兀地停下了讲课。

        她已经很久没有因为选项问题而长时间停顿自己的动作过了,很多时候她顶多顿一下,立刻就会做出决定——毕竟十五秒的选择时间太短,一旦错过,就会面临系统强制性的随机选择。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选项,苏阳并没有立刻将它们往艾斯维尔身上考虑,自从将监视那位游侠的任务交给下属们之后,她便只是过问一下情报进度。

        不过很快……她探查到暗系分院的结界附近有些许异动,来自那位神秘的客人。也许选项内的精灵和长耳朵,指的就是艾斯维尔?

        摩杜纳颁发的身份牌,相当于一个庞大契约体系中的凭证,每个人独有一块,滴血订立契约,没有冒充一说,这个体系的符文算得上苏阳至今为止,呕心沥血的最高杰作,复杂到她搞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见到符文就想吐,完全不想再搞其他符文。

        每个握有身份牌的人,都在摩杜纳的中枢法师塔里记录在案,为了方便官员们查看,市政府内也有备份,除了纸质档案外,还有一个方便检索的巨大屏幕。正式居民归一档,临时居民归一档。每个居民记录下来的名字,平时看着就是普通墨水的黑色,但在开启检测系统后,会发出不同色的光芒。

        正式居民的契约是终身制,检测系统下是白光,死亡后名字会变灰,若有人要移出在摩杜纳的户口,名字会发出蓝光(不过至今还没有要移出摩杜纳户口的人)。

        临时居民的契约则是有时效,时效内会发出绿光,过了时效名字会变红,临时居民需要在时效过去之前及时更新自己的身份,申请继续“在留”,否则会被城卫队拘捕。至于不带身份牌的人,一旦进入摩杜纳,就像是墨水滴在白纸上那么清晰,在特制的城防地图上会有地点标示,同样会被拘捕。

        单个搜索人名,只要有记录,就会显示紫光,换了名字也同样会显示。打个比方,某人以前来摩杜纳用的名字是XX,这回来用的是OO,搜索OO的时候,以前那个XX也会显示并发亮,让搜索者知道这是同一个人。

        官员们都有检索权限,刷下他们自己的身份牌即可,如果检索对象在摩杜纳的权限等级比检索者更高,会显示权限不够无法查看。而苏阳,她作为契约系统的设立者,只要人在她设立的整座城市结界内,她稍一凝神便会感知到。

        只不过她本人没什么偷窥癖,感知全城又是一件很耗费心神的事,所以自己平时并不会这么干。

        在城门口领取身份牌的时候,接待员会进行一定的解说,当然,不是这么详细的内容,只是告知不带身份牌和不及时更新身份牌的后果。

        显然艾斯维尔为了能潜入城市,滴血时没有作假,不过他太小瞧身份牌的效果了。

        不如说,没人能想得到这世上会有如此庞大精细的契约魔法,闻所未闻。

        教室内的几个学生,在看到自家可说年幼的导师突然沉默后,也没有发出躁动声,不知道是暗元素带来的影响,还是他们过去人生突变的影响,使得这些本该活泼好动的孩子们,显得比较阴郁沉默。

        苏阳看了眼学生们,考虑到缓转余地的程度,她选了B、让我们来看看这个长耳朵想说点什么。

        丢下一句“现在开始自习”的话,她离开了教室。

        苏阳自己的脑内系统,是个相当“cool”的存在,不是帅气的意思,就是很冷漠寡淡,从来不和她这个宿主有任何交流,只是平平淡淡发出选项,然后逼她选择。不过看选项的陈述内容,又让苏阳觉得系统很精分,最少两个、最多四个选项里,肯定会有正面或负面的选择——正面选择至少有一个。

        有时候陈述看上去直白简单,像随口拼组出来的内容;有的时候一本正经,好像有大事发生(不过实际上不一定有什么大事);还有的时候……皮得很。

        不过今天的选项有些微妙,虽说ABC选择内容仍然不同,但都散发出了一种对精灵的不友好。如果将A的“精灵”替换成“长耳朵”,B的“长耳朵”替换成“精灵”,苏阳可能还不会觉得奇怪,正好一如既往代表着正反两面。

        偏偏,哪怕是看上去最和平的B,陈述内容也是用“长耳朵”这种不太尊重的称呼来指代——应该是指代精灵族吧。

        暗系分院大门口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只要艾斯维尔稍有异动,就会被包围他的侦察队齐齐攻击。

        苏阳手下的侦察队,可不仅仅是擅长气息遮蔽和探查情报,虽然他们的皮可能比战士要脆些,却个个都是擅长一击必杀的好手,战斗力不会弱到哪里去。

        缓步踱到门口,苏阳没有受那种一触即发的氛围影响,好奇地打量着那位游侠,他的耳朵看上去很正常,至少从他的外表来看,是完全发现不了有哪些精灵族的特质。

        伊琉斯见到苏阳没有太意外,他知道自家领主这会儿肯定是在分院内上课,大门口发生的动静瞒不住领主大人。他没有挪动步伐,但体式有了些许变化,正好能防备住艾斯维尔可以攻向苏阳的线路。

        “精灵?”苏阳没有多做试探,直接就问了。

        艾斯维尔可能没想到她会察觉出自己的种族,呼吸乱了一瞬。他看上去没有多少敌意,冷静下来后,摘了自己的毡帽。原本还让苏阳隐隐约约感觉到的奇特气息,立刻明显了起来,他的耳朵也发生了变化,不再是普通人的耳朵,而是约定成俗一般长长的精灵耳。

        “日安,人族的领主。”艾斯维尔行了一个简单的礼,“我必须先声明,突然造访你的领地并非恶意,我可以用自己的名字起誓——艾斯维尔是我的真名。”

        “能否让我与你私底下谈谈?”

        因为苏阳早就选择了B,那她肯定就只能听听对方想说点什么了。

        “进来吧。”有了苏阳的允许,艾斯维尔可以毫无阻拦地踏进暗系分院的大门。她没让伊琉斯带人跟进来。

        伊琉斯叹了口气,对于领主大人这种“以身犯险”感到无奈,弯腰遵从后,眼睁睁看着这个来意未知的精灵族向领主走去。

        苏阳可不会管下属们想些什么,她习惯自己的身体自己保护了,敢和人私下交谈,也是有自保的自信。

        暗系分院的结界很厚,光从外面看,可看不出这里有什么特殊。但进去之后,敏感的精灵就感受到了活跃的暗元素,他脸上便也显现出了排斥的神情。

        苏阳带他去了分院内的会客室,在这里住着的除了她自己以外,也就是暗系的老师和学生们,平常自己照顾自己,吃饭会去学院的大餐厅,会客室自然也没有专人奉茶——苏阳是懒得给人烧水泡茶的。

        艾斯维尔倒不介意她的待客之道,在她对面坐下后,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人族的领主,我们想知道你为何要培养亡灵法师?你们已经彻底忘记了当初的‘圣战协约’了吗?”

        苏阳一挑眉,她上一次听到……或者该说是看到“圣战”二字,还是几年前在帝都图书馆里查资料的时候,这个世界的魔法传承有断层,因此苏阳多少去查了一下过往的历史记录。可惜不只是魔法传承,连整个历史的断层都很严重。

        也就一些非常古旧的手札中,稍微提到过千年前似乎有一场大战,过去使用的文字拼写和现在有些许差异,阅读起来艰涩难懂,苏阳又没有考古的兴趣,大致看过后就扔一边了。

        “首先,我没有培养亡灵法师;其次,我还真不知道‘圣战协约’是什么玩意儿。你来和我说说?”

        听她漫不经心地说完,艾斯维尔的脸上有一瞬间的空白,这大概对寿命漫长的精灵族而言,是很难理解的事。

        “圣战”,光名头就知道那绝不是一场小战役。

        艾斯维尔来之前,他们族里设想过无数可能,却从来没考虑过人族已经忘却过去了。

        当年参与过圣战的精灵族还活着呢,那场战役的一切都历历在目,每个精灵族的孩子都是听着“圣战”故事长大的。他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才迎来胜利。

        人族和龙族亦是如此。

        精灵族的长老们谈论起自己的人族战友,总会露出怀念的神情——人族,多么特别的种族呀,他们几乎集合了这世上所有种族的个性特质,丰富多彩,明明寿命短暂到犹如烟花般转瞬即逝,却也灿烂到可以照亮整个夜空。

        是的,精灵族和人族一直都是盟友关系。虽然他们已经多年没有往来了,但长久相安无事、互不干涉,在这些与世无争的精灵心中,人族和过去一样可爱可亲。

        你看,摩杜纳还生活着两只小龙。他们相信,人族和不可一世的龙族像过去那般要好,和精灵族更不会有什么变化。

        说不定是有什么隐情和苦衷,说不定人族需要他们帮忙?

        这也是为什么,在察知摩杜纳的领主培养亡灵法师后,精灵族没有立刻与摩杜纳为敌,而是派了族中最稳重的年轻精灵来看看情况。当然,艾斯维尔有属于他的自保手段,若人族领主并不如他们想象中友好,他总能安然回家。

  https://www.65ws.com/a/114/114706/421996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