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苏厨 > 第五百八十五章 保甲法

第五百八十五章 保甲法

        第五百八十五章保甲法

        苏油说道:“畜牧之道,本就不是学士所长。这还是范先生渐渐在二林部摸索出来的。”

        “农政说完,便是工。农业和畜牧的基础上升级,就是深加工。”

        “粮食加工成面粉,添加各种营分,制作成多种制式军粮,远比直接运送粮食高效方便,口味更好,还利于吸收,利于存储;”

        “牲畜除了肉,骨头、肠子、皮毛、角筋,都可以利用,以往浪费太多,如今都可以集中收储,化为可用之物。这些都是工的范畴。”

        “还有一桩好处,就是化种地之民为种物之民,比如生产火柴,陶瓷,农具等,除了让陕西所用丰足,还能解决部分无地农人转化为工坊伙计,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

        司马光点头:“明润经济之能,朝堂上无人不服。民的问题大致如此,既然有了产品,当然需要商人从中互通有无,调配转运。是吧?”

        苏油点头称是。

        司马光问道:“这蕃人的问题,又当如何?”

        苏油说道:“英宗皇帝说过:边蕃有为皇宋效力者,一视同仁,视功升赏而已。”

        “苏油经常和他们打交道,蕃人虽然粗直不文,但是也有乐善安定之心。”

        “客人虽远来千里,纵语言不通,夜入毡棚,他们也能竭力招待。”

        “部族间虽是世仇,然头人见面商谈,一样可以放心对方置办的饮食,是为风俗,不用担心下毒加害。”

        “是故其人也粗知礼仪,可以教化,结合民政,完全可以为我用。”

        “如今西军之中,骑军多为蕃军,果勇敢战,多得封刺史者。”

        “学士,先生,我的意思是,给他们公平和公正。给头人添置蕃语汉语皆熟的幕佐书记,帮助他们处理与汉人交往的事务,比如牲畜交易,毛骨收购,培养我们汉人在蕃部的管理人才,引导他们效仿汉地畜牧之法,逐渐掌握他们的经济,政治,为瓦解部落制度,化为齐民编户做好准备。”

        “同时推广汉地风俗,习惯,饮食,文字,礼仪,用具甚至衣带,冠裳。让他们以汉俗为荣,鼓励蕃汉合婚,一步步化蕃为汉。”

        “其中敢勇之人,编入蕃军,使之成为骑军,其后因功论赏,授予华服美器,宝钞爵禄,最终成为忠于大宋的骨干。”

        司马光说道:“就是你安抚西南夷的那一套是吧?”

        苏油说道:“其实比安抚西南夷条件更好,西北蕃落,各部不相统属,相互征战不休,而且有西夏逼迫。如果我们能让他们过上比投靠西夏,自己抱团更安全更丰足的日子,我们就有了吸引他们的基础。”

        “如今王韶在青唐,利用羊毛产业,使之收益大增,因此皆乐为我所用……”

        司马光问道:“这加工之法,他们就不能学去?”

        苏油笑得吭哧吭哧的:“他们的确在努力学习汉地处理羊毛的机械,不过先不说机械制造水平的代差问题,光里边用到的化学制剂,那是天师局的秘方。”

        “当然我们还是有销售啦,不过因为商业渠道问题,算下来还不如直接卖羊毛给我们划算……”

        司马光和邵雍真是彻底服气了,还有这娃没考虑到的问题吗?

        放过这节,司马光说道:“如此一来,熟蕃就算被羊毛捆死在我们这边了是吧?”

        苏油说道:“是,一只羊在西夏那边就是一只羊,在我们这边却多了一年两季的羊毛,价值比卖给西夏人凭空高出四成。凭这四成利益,我们就可以对他们提出一些小小的要求。”

        邵雍问道:“比如?”

        苏油说道:“比如在皇宋银行渭州分行开立账户方便贸易呀……比如在他们领地为宋人商队提供保护呀……比如四通商号在蕃部设立交通站,方便统计调度其所需货品呀……比如开学校教习汉语以便沟通交流啊……”

        司马光目光闪烁:“这就是你能在熟蕃帮助下潜过天都山,突袭石门寨的原因?”

        苏油将手一摊:“对,或者他们并不爱大宋,也并不恨西夏同族。但这丝毫不妨碍他们对夏人拔刀相向,因为——他们只是在捍卫自己的利益。”

        在儒家思想里边,天子施行德化,泽被四方,引得诸夷来投,方为是君王的正道。

        但是即便如古板如司马光,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苏油的做法,既与之相似,又与之不同,这娃完全可以用那套说辞为外衣,把自己包装得冠冕堂皇。

        可是他偏偏不,非要在二人面前说得如此功利和赤裸。

        甚至血腥。

        司马光摇了摇头,感觉有些认知上的困难,作为历史学家,他不能不想到一件事情——难道,这才是三代之世的真相?

        赶紧将这个念头甩开,对苏油说道:“我们还是谈谈军事吧。”

        苏油问道:“不知学士和先生,有没有听闻保甲之法?”

        说起这个司马光就来气:“于民争利不说,如今还要骚扰地方,行商鞅之恶,当真是不畏大人之言!”

        保甲制度,其实一直施行到后世解放前,不能说没有它存在的意义。

        王安石将五户设为一保,二十五户为一大保,二百五十户为一都保的编制,推行于各路乡村。

        规定主户保丁轮流在各地巡检司上番,“十日一更,疾故者次番代之”,“每五十人轮大保长二,都、副保正一统领之”。

        上番之日,“每人日支口食米三升,盐菜钱一十文。”

        而都、副保正可另外得钱七千文,大保长三千文。

        在上番期间,“保正、长、保丁殴骂所辖巡检,依本属刺史、县令法。保丁殴骂保长、保正,加凡斗二等”,明确建立严格的上下属关系。

        除了奖励,还有惩罚措施,保丁“私逃亡,杖六十,计逃日补填。酉点不到,不赴教阅,许小杖科决,不得过七十。”

        同时,裁汰县一级巡检司和县尉司下大量的军士和弓手,其实就是让民兵代替警察,节约大量的开支。

        王安石实行保甲法的目的主要是三个。

        第一是“除盗”。

        诸户连坐,事情就变得和自己有关,人多就嘴杂,不敢在欺隐官府,这样就减少了犯罪的预防和及时处理。

        第二是“与募兵相参”。

        建立类似预备役制度,国家平日里不给这些人军费,让他们自己养自己,到打战时,这些人就是第一批征召入伍的部队。

        所以第三条,“省养兵财费。”就很明确了。

        但是和青苗法一样,改革派将事情想象得过于美好,而反对派又分析不清楚其中的利弊,为反对而反对,拿不出实实在在的改良意见。

        上番,教阅,给保丁们带来的,非常深重的苦难,不仅严重影响家庭的农业生产,还受尽保正、保长、巡检、巡检部属的指使,提举保甲司的指使、勾当公事等等的欺凌和勒索。

        有些保丁自毁肢体,以求免于教阅,逃亡的事件更是层出不穷。

        “保甲一司,上下官吏,无毫爱百姓意,故百姓视其官司,不啻虎狼,积愤衔怨,人人所同。”

        遂起而反抗,“执指使,逐巡检,攻提举司勾当官。”

        到最后“诸路盗贼蜂起,皆保甲为之,本欲御寇,乃自为寇。”

        事势的展,恰好走向了统治者意愿的反面。

        后世无数专家学者给这法洗白,从变法派的奏章书信里边摘录他们的话,说明这个法是怎样怎样的好,怎样的强军弥盗,但是只需要看到一点,就知道这法到底是好还是坏。

        有宋一代,直到保甲法彻底败坏,这些预备兵,或者在地方治安上有些用处,但是没有一个将领,敢把他们带去战场。

        怎么说都行,跟什么都可以过不去,但是跟自己的性命过不去就不行。

        带他们出去,就是连自己的人头一起送给敌人。

        保甲法的效果,可想而知。

  https://www.65ws.com/a/114/114586/509092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