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苏厨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游说

第五百八十四章 游说

        第五百八十四章游说

        邵雍看人分三品,上品之人,不教而善;中品之人,教而后善;下品之人,教而不善。

        老仆领着苏油和张载过来了:“秀才,小苏探花和张山长给你带来了。”

        苏油扭头看了一眼老仆,还敢管司马大佬叫秀才?这老仆也太嚣张了吧?!

        几人坐定,司马光与苏油介绍:“这是安乐先生,明润你见礼罢。”

        邵雍是当今《周易》象数派第一大拿,以运会推世,也颇神奇。

        和蜀学的基础相似,都是数,但是却走向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极端,一派结合象图,走向了客观唯心,一派伴随理工,走向了客观唯物。

        但是蜀学的客观唯物是自然之理,精神之理则是走向格物正心,到此又和邵雍“殊途同归”了。

        起点和终点都一样,不过道路却不相同,这里边值得讨论探究的东西太多了。

        四人坐而论道,邵雍和苏油词锋激烈,司马光和张载从旁助攻,转眼便过了午时。

        老仆又来了:“秀才们靠说书饱肚的?菜都要凉了!”

        司马光哈哈大笑:“这是我家老仆人,当年我还是秀才时,常常因读书忘记吃饭,叔父便派他来监督我饮食起居。走吧,今日论道,可真是让人心神大快,正是‘今日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邵雍对苏油异常欣赏,并不是因为苏油今天展示了蜀学一派的光彩。

        他的门生故旧都是保守派,王安石上台后,那些人纷纷投劾而去,邵雍批评他们:“正贤者当尽力之时。新法固严,能宽一分,则民受一分之赐矣。投劾何益也?”

        知易而行难。

        苏油能够身体力行,比他在林下空言更加难能可贵,这才是邵雍真正高看苏油的地方。

        大宋士大夫勋贵,有一家算一家,没有一家饮食能让苏油满意的。

        和王安石一样,要求司马光注意饮食之道,那是想多了。

        苏油估计搞不好这几道“家乡土菜”,就是出自刚刚那老仆之手。

        盐下的贼重!还是少吃菜多干饭的路数!

        而且还是麦饭!

        勉强吃了个半饱,饭菜撤下去,苏油就不禁摇头:“不知道贪吃这条,今后会不会成为御史弹劾我的罪名。也不知道会不会传出我家厨房侍婢只会切葱花的言论。”

        邵雍笑道:“贪吃就不会节用,不会节用就会追求侈欲,呵呵呵……”

        司马光笑道:“明润却自有另一番解说,我与他同船就领教过了。”

        苏油说道:“是,安乐先生此解,适用于唐前,却不适用于唐后。适用于小国寡民,不适用于当今之世。”

        “要全世界都是农人,此论是正解。但是天下展到今日,织者,田者,工者,皆是生产者。”

        “对其余人来说,工坊,就好比他们的土地;产品,就好比他们的稻麦,而且需要交换后,才能得到真正的稻麦。”

        “如果没有消费,就白白生产了。好比辛苦种地后却颗粒无收,那这些生产者如何可活?”

        “而我大宋的土地,够所有人都做农人吗?明显是不行的,因此那些选择不同生存方式的人,也必须纳入我们关心的范围。”

        “仅仅靠一句不耕者不得食,那是过于简单粗暴了。”

        这事情后世在别国生过,最后搞得国民把入侵者当做解放者欢迎。

        “所以到了我朝,需要诸业并举,方得繁荣。要让织者,工者生产更多的产品,商者转运及时,那就需要效率。”

        “要效率,就得有分工。拿军器监厨房来说,就分了勾管,火头,墩子,白案,红案,杂事,灶头……看上去是有人只会切菜,有人只会烧火,相当奢靡,但是其实整个军器监,料理数千人的食堂,所用不过二三十人而已。”

        “其实是大大降低了成本,不过我担心外间看不通此节,到时候胡乱弹劾。”

        邵雍问道:“这就是经济之道?”

        苏油拱手道:“是,明润这次前来,就是将所思所想的陕西政军举措,先与学士和先生相商,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支持。”

        司马光笑了:“明润,老夫如今闭门著述,尧夫他本就是林下之人,这些与我们说不着吧?”

        我信你个鬼!苏油心里腹诽,表面却愈恭敬:“先不说明公如今还是朝官学士,安乐先生是学问大贤。只说两位都是陕西土著宿老,惯悉民情这一条,也值得苏油求访仰仗。”

        不过要两人吃这样没水平的糖衣炮弹那是想多了,司马光并不立刻表态:“你先说说吧。”

        苏油这才正色道:“是,就我想来,陕西的大政,一为军,一为民,一为蕃。三件大事处理妥善,那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邵雍点头:“但是三件大事,哪一件都是烦难,不知明润是怎么考虑的?”

        苏油说道:“三件事,基础还是民,陕西民生,乃是头等大事。”

        “就农政来说,渭州的办法已经行了数年,效果还是不错的。陕西风土,人情,物候,都与渭州相同,可以试着于其余诸地推行了。”

        “石门峡为我所控之后,渭州方面的压力就减轻了,其北德顺军和镇戎军的土地,可以大力开起来,这就涉及到水利兴工……”

        司马光立刻阻止:“陕西军民,负担已经够沉重了,明润此举怕是不妥……”

        苏油说道:“学士,这不是负担,而是福利!”

        “以往工役,那是盘剥压榨,百姓以此破家者,不在少数。”

        “究其原因,就是朝廷支给百姓的役费,远不足用。”

        “如今西夏人入境十二万,除了数万游牧的蕃族,剩下的都是汉民,可以将这些人用上,让其以工代赈,度过这个难熬的冬天。”

        “今后这两处耕地开出来,可供军用,这是西汉屯田之法。”

        司马光说道:“那我边境虚实,岂不为夏人尽知?”

        苏油说道:“这些都是农垦事务,关键的寨堡和军事设施,当然不能由他们来。”

        “军事工程,所给自然会丰厚。就如泾原渠前例,冬日农闲,能有钱可赚,百姓们都是很踊跃的。”

        邵雍说道:“明润,必须做好监督,严防胥吏们克拿卡要。”

        苏油笑道:“有道是县官不如现管,流官们在这方面肯定不行,所以苏油这不求上门来了啊。”

        司马光和邵雍对视一眼,这小子果然滑头,这是想利用二人在本地的声望,约束乡绅们吃相不要过于难看。

        不过这是为国开源,而且苏油答应效仿泾渠工程时给民工工钱,想想这娃搜刮西夏一通,如今肯定不差钱,当即点头表示同意。

        又听苏油说道:“陕西农事,除了耕,还有牧。”

        “我的意思,如今狼渡牧场,经营太杂,这次又获得了不少的好马,以后狼渡就成为专门繁育军马的马场,牛羊只保留选种和优化业务,剩下的,交给边蕃,然后在陕西内地,推行青储和棚养。”

        司马光说道:“青储棚养之法,的确利民,但是明润,这法子你都推广到延边熟蕃那里了?要是让西夏人知晓,怎么办?”

        苏油说道:“学士,凡事有利则有弊,此法的确有好处,但前提是定居,后果是部落解体成为家庭单户。要是西夏人愿意学了去,我还巴不得呢。”

        司马光和邵雍两人面面相觑,邵雍觉得匪夷所思:“你知渭州时多大?这一点是当时就想好了,还是后来推广中现的?”

        司马光挥挥手:“蜀中奇才,尧夫此问就是小瞧人了。原来此法还有如此深意,实在是出乎老夫意料之外。”

  https://www.65ws.com/a/114/114586/509036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