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苏厨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地震

第五百一十二章 地震

        第五百一十二章地震

        知子莫若父,这话直接点到了王雱的死穴之上。

        不过王雱也是多智之人,立刻便转移了王安石的注意力:“好在父亲囊中,也有这样的人,吕惠卿能力不错,对父亲也算恭敬。”

        王安石忧心忡忡:“难啊,好在你明年春试之后,就能助为父一臂之力了……”

        五月大朝会上,唐介出列上奏:“陛下,计司整顿,已然卓见成效,京师内外府库,清点完毕,总计勾销几方积欠合计四百三十万缗,盘活榷坊四十六所,清理仓房积压物资一百万缗有奇。”

        “最可喜者,此次胄案清理积压库存,通过研新品,粮食深精加工,非但不如往届亏耗一半以上,反而增获二十万贯。”

        “如今京中各司,监,坊,算是理顺了财务,轻装上阵。计司胄案名下个坊司,全面推行新式账法,借贷收支明晰。接下来,臣请将在淮扬盐场,京扬沿线仓漕推广。”

        “此次清欠能够如此迅完成,皇宋银行的成立和宝钞行,功不可没,此皆陛下之圣明大德所致。”

        赵顼飘了,刚要谦虚两句,就听唐介话锋一转:“然银行积蓄,乃天下官民私财。民生可谓至重,臣请陛下亲书敕令,铁牌浇铸,立于银行内院,以示后世历届政府及宋赵子孙,不得侵渔,着为永例!有违者,人神共殛之!”

        靠!朝廷上下全被雷了个倒仰,唐铁头,果然还是原来那个唐铁头!

        赵顼却点头:“唐公坚锐强介,为人所不敢为,成人所不能成。数月展布,已然卓见成效。所言皆准,擢参知政事。计司上下,赏赉有差。将作监兼判胄案苏油……”

        刚说到这里,大地一阵猛烈摇晃,宫殿当中梁柱咯吱咯吱作响,帷幔,悬帐无风自动,殿前铜鹤,几案上的笔筒,书架上的书册纷纷翻覆倾倒!

        文武百官东倒西歪,立足不稳。

        苏油到底年轻,前世经历过比这还厉害得多的阵仗,一声大喝“地震了!”

        几个箭步窜到赵顼身前,拉翻一个书架,和书桌一起搭成一个避难三角,将赵顼按到身下。

        群臣大惊失色,慌张奔窜。

        文彦博须皆张,怒喝道:“殿中侍御史何在?!站到老夫身边来,凡惊惶失仪者,一一记下,事后责罚!”

        百官这才想起来如今可是朝会,今日里表现失当,会被官家亲自看在眼里,以后的仕途,呵呵,那必定是凉凉……咦,官家呢?

        好在大殿是榫卯木结构,自身抵御地震的能力一流,不过殿上的琉璃瓦那也是哗啦哗啦地沿着屋檩往下掉,摔得粉碎。

        须臾之后,震感过去,苏油才扶着赵顼起身:“陛下,赶紧出殿,前往开阔处暂避。另外,太后与太皇太后那里,须得赶紧遣人请安探问。”

        赵顼泪流满面:“明润,可是我有失德,上苍不佑……”

        苏油吼道:“陛下振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筋骨,饿其体肤。于国家亦是如此!如今事态紧急,非计较之时!今日之后,再容臣开解。”

        赵顼拉住苏油的手:“你去!你去接母后和娘娘!对了,还有皇后。”

        这其实是乱命,不过苏油已经顾不得了,看了御围班直一眼,只有个种谊是熟悉的,喊道:“八郎过来,善为看护,须臾不得离陛下左右,我去后宫接娘娘!”

        皇城地势较高,众人出得殿来,就见之前还阳光明媚的天色已经变得昏暗起来,苏油知道那叫地震云,对赵顼说道:“陛下,地震前后,多有云层聚集,今晚或者月色难明,需要留意。”

        说完将身上的皮书包取下来给赵顼背上,低声说道:“这里边有些糕点,今日内中怕是会有失照顾,陛下要是耐不住,就自己取食,臣去去就来。”

        说完又取下赵顼腰间玉牌:“事态紧急,臣便以此作为凭信。”

        汴京城内已经升起好几处灰黄的烟柱,那是房屋垮塌造成的,还有数处火光。

        文彦博和曾公亮,司马光,唐介等人开始号施令,稳定局面。

        苏油心急如焚,还不知道石薇如何了呢,不过此时也顾不上,将官袍前幅撩到腰间掖上,大步朝后宫走去。

        李宪背着两支神机铳,挂着弹药带,带着神机营奔了过来,苏油拦住:“铳械弹药都带上了吗?”

        李宪点头:“带上了,明润,官家怎样?”

        苏油厉喝道:“报数!”

        李宪下意识一个立正:“报告!神机营应到一百五十二人,实到一百三十五人,休假六人,朝会当班十一人。神机铳一百五十支,弹药五百四十二,尽数在此!”

        苏油点头:“去吧,现在种小八守着官家呢,你们到后,除官家,文公,曾公三人之外,其余人的话语,一律不听!”

        李宪又是一个立正:“是!”

        刚跑了两步,苏油又喊道:“等下!”

        李宪不知道什么情况,却见苏油上前,从他腰上解下与神机铳配套的刺刀,挂在自己腰上,说道:“赶紧去吧,我去接两宫和皇后。”

        来到宫门,却见王中正如临大敌一般,身边几个小黄门手持临时找来的棍棒维持宫门秩序,不许里边的人出来。

        见到苏油大步而来,王中正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探花郎来了,官家那边怎样?”

        苏油高举玉牌:“官家无恙,敕命臣前来迎接两宫与皇后,前去大殿开阔处安顿。”

        王中正有些犹疑:“那此处无人看守,我怕有人……”

        苏油将玉牌和刺刀丢给王中正:“都管自管去,这里我替你守着。路途有造乱惊哗者,危言耸听者,冲突銮驾者,杀!”

        王中正一下子有了主心骨,拱手道:“谨闻!”

        其实苏油对李宪和王中正都没有直属关系,官家的玉牌说实话也没有什么效力,他俩能如此听话,算是苏油平日里积累的人品。

        王中正匆匆去了,一个小黄门递上大棒,棒子上还有两根钉子:“探花,给你!”

        苏油看着棒子上的大钉,这明显是临时钉上去的:“这法子挺聪明啊,你叫啥名字?”

        小黄门说道:“我叫童贯。”

        苏油看着这一身干净,毫无惊惶之色的十四五岁小黄门,怎么都和数十年后的“妪相”联系不到一处:“你就是童贯?”

        小黄门贼兴奋:“探花郎也听说过我?”

        苏油喝道:“站直身子!挺起胸膛!现在不是侍候人的时候!”

        童贯顿时立正挺胸:“是!”

        不一会儿,三亭小轿出现在门口,王中正上前来,衣襟下摆上已有血迹:“明润,我们去何处?”

        苏明润将棒子丢回给童贯,将袍子整理好,上前在轿子前躬身:“还请太皇太后宣喻一言。”

        一亭轿子上的帘子打开:“宣喻什么宣喻,你这眉山猴子倒是心思细密!”

        苏油只听过太皇太后的声音,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慈祥的老太太,顿时松了一口气:“启禀太皇太后,官家无恙,如今在紫宸殿外广场上,臣奉命前来迎接圣驾,未知两宫和皇后万安?”

        太皇太后叹了口气:“都没事,走吧,官家又该数夜不得安枕了……”

        回到广场,人已经少了很多,看来是被安排出去调查灾情,安抚民众去了。

        唐介见到苏油就招呼:“明润,胄案和将作需要赶紧准备救灾物资,这事情就交由你主事,还有赶紧去招呼能用的工匠,库丁,防止哄抢。”

  https://www.65ws.com/a/114/114586/502495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