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苏厨 > 第三百七十七章 诚意

第三百七十七章 诚意

        第三百七十七章诚意

        苏油说道“不管是生意还是诚意,都是双方的。”

        “我如今步入大宋官场,生意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政绩。”

        “但是亲不亲故乡人,当年是乡里长辈照顾我长大,如今别人求到面前,我还能怎么办?”

        “这柄骑刀,就连京中上四军都没有装备,为什么我会担了这个干系,给刺史你安排六百柄?”

        “一来这是陕西出品,研发过程中我蜀中乡亲们出了大力,如今京里还不知晓,才敢钻这个空子。”

        “二来我也知道,什么东西,对刺史来说,最急需最重要。”

        “三来也是想当好这个掮客,给蜀中父老和刺史之间,搭上这条线。今后的生意,就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只管收足榷税,能把朝廷应付过去就得了。”

        “因此我自问诚意已经十足,大总管,现在是该看你们的诚意的时候了。”

        温溪心还待再说话,董毡伸手制止“能说出这番话来,足见至诚。我六谷部爱憎分明,对敌人,要够狠。对朋友,却要够交情!”

        “明润是我见过最替我们想的官儿,四尺八寸就四尺八寸!六百匹好马而已,怎么也大不过这份交情去!”

        苏油按照吐蕃的规矩,伸手与董毡一击“好!爽快!今天话到此处,那我也作个保证。今后与六谷部贸易,我让蜀中父老,只认刺史这面招牌!”

        董毡不由得大喜,有了苏油这句话,他在六谷部中的话语权必定大增。

        苏油又说道“还有一桩生意,蜀中父老,新得了处理羊毛之法。刺史,不需要杀羊,只要再过一月,绵羊的羊毛便已养足,到时候只需将羊毛剪下送来,自有商人收购。五头羊的羊毛,能多产生一头羊的收益!”

        温溪心欣喜莫名,董毡却有些为难“这个……部落里的汉子放羊自是好手,可剪毛这种事情,怕是人手家伙都不够啊……”

        苏油取来一把古怪的剪子,是上下两片梳齿状刀片拼合而成,手柄间还有一根橄榄型的支撑弹簧“这是二林部的毛剪,用起来方便快捷,一把毛剪可顶三把剪刀。”

        说完又皱眉“不过这东西精细,保养维修却是个问题……要不这样,你们现在回部落,将羊赶来,我组织人手,一个月后,便在这里进行羊毛交易,如何?”

        董毡叹息道“换做种家那几兄弟,接下来的话肯定就是派人去帮我们,实则刺探我六谷蕃的道路虚实,兄弟你提都不提,足见诚实。”

        苏油都傻了“还能如此操作?那我现在提来得及不?”

        董毡哈哈大笑“少来!那样再就没法把你当好朋友了。你是大宋的文官,可不能像武将那样坏!”

        苏油很尴尬,居然被六谷蕃发了好人卡。

        可不是吗,对于大宋边境的蕃人夷人来说,文官靖绥为主,在他们的心里边,的确比武将好得多。

        和董毡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两人愉快地决定了接下来的合作项目。

        苏油为蜀中商品,开辟出一个百万户的巨大市场,而董毡在苏油的支持下,暗中厉兵秣马,准备在他爹过世以后,取得部族中的绝对优势。

        不过大佬们只谈意向,具体事务,董毡委任温溪心,而苏油委任程三。

        回去的路上,石薇琢磨了一路,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明润哥哥,这次交易,我怎么觉得太便宜那个董毡了?如今老王将死,三兄弟争权,正是我们要价的好时候啊。”

        苏油笑道“薇儿,要价太高,即使生意成了,也会招到衔恨,有机会别人就会报复回来,这不是共赢的方式。”

        “其实一个吉多坚赞进去,加上我一个益西威舍的名声,就足以回本了。”

        程三问道“那吉多大和尚,是少爷的间谍?”

        苏油摇头“真不是,大和尚就是一个慈悲的智者,不过他在湔氐长大,之后去的西藏,印度。”

        “湔氐与二林部颇有交集,大和尚对贸易交流也有着独到的见解,他认为通过贸易加强六谷部和大宋的关系,是和平的基础和关键。”

        “大和尚的宏愿,就是让六谷部成为松潘那样的佛国,通过和大宋的贸易,实现自足,无需再靠杀戮获得生存物资。”

        说完双手合什“阿弥陀佛,大和尚有如此慈悲之心,少爷我怎能不成全?”

        程三总觉得少爷不会这么好心,又问道“那也可以借着剪羊毛的事情,派人进入六谷蕃辖地,绘制地图,刺探情报啊。”

        苏油继续保持悲天悯人的姿态“那样不是和种家人一样了?程三爷应该听说过鸥鹭忘机的故事吧?你对鸥鹭不生机心,鸥鹭才不会提防你,它们的本能非常敏感的。”

        程三劝谏道“少爷,非我族类啊,我看你和大和尚聊了几次天,怎么开始有佛心了……不好,这样可不好。”

        苏油双手合什,看着天上的白云喃“初夏时节草木繁盛,大批的绵羊移动,踩出来的就是天然最佳线路……到时候自然会有人画好送来。”

        “阿弥陀佛,佛家大开方便之门。我这就叫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少爷的佛心,你们看不懂的……”

        程三不由得暗自腹诽,得,害自己白白担心一场,还是那浑身心眼的小少爷!

        ……

        囤安寨总算是修好了,刘参军正在镇戎军小隐君的帐子里骂骂咧咧“大质,不是老夫挑拨离间,这新来的娃娃知州就不是个东西!”

        “自打韩范二相公守陕西,这守陕文官就一个赛一个的不是好鸟!”

        种诂放下手里的《春秋》“老刘啊,这差事应付完了就得了,这要不是苏明润教你一个乖,拿大木树起夹壁,中间填袋装黄土,你这寨子三个月想完工?”

        刘参军将杯子一放“这事情就是瞎扯淡!连西夏人都当笑话在看咱!三个月的大工,就一个望台的作用!”

        种诂笑道“对哟,那望台架子可得修结实,别让他苏明润找着借口给你穿小鞋。”

        刘参军骂道“他敢!老子回去就参他!”

        种诂摇头说道“老刘你算运气好的,这差事才三个月。你在这边忙活的时候,参他的两位参军,转眼便修路去了,啧啧啧,渭州到商州啊……一千两百里呢,这猴年马月才回得来哟……”

        刘信有些傻了“大质,就看着他这样猖狂?这不是还有都转运使薛公吗?”

        种诂叹了口气“猖狂,那是有猖狂的本钱!老刘,之前苏明润在我这里大放厥词,说是十万贯买我镇戎军一个安分守己,说是蕃人的牛羊马匹,我能给他找去多少,他就敢吃进多少!”

        说完起身来回走了两步,愤愤地将书往桌上一摔“他做到了!他狗日的苏明润,真的就做到了!”

        “这回见识了什么叫财大气粗。老刘,往年我们在渭州,要上下打点,要恐吓威逼,一年担惊受怕,能拿多少?他苏明润,就是直娘贼的陶朱公转世!”

        “都转运使那里的门路早堵死了!自从六谷蕃三王子董毡,将六百匹四尺八寸的一等良马送至狼渡滩那一刻起,他苏明润,就已经是薛公夹袋里边的人!”

        说完转身从座椅后刀架上抓起一柄弯刀丢给刘参军“还有商州高士林!那是谁?皇亲国戚,当今皇后的亲弟弟,官家身边的红人!苏明润就靠这样一把刀,让高士林又立大功!”

        “加上他本身的探花背景,第一批苜蓿的收成。现如今的渭州,他苏明润就靠一个以工代赈,让乡亲们吃得上饭的本事,便已经稳如泰山!”

        “所以老刘,如今的苏明润,捏着我们短处,供着我们好处,就算是为了兄弟们一年十万贯的给养,也且忍忍吧。”

        。

  https://www.65ws.com/a/114/114586/488496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