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拯救虐文世界[快穿] > 1.第一章

1.第一章

        医院的食堂内人潮拥挤。

        刚打完饭的章之杏被挤了一个踉跄。

        她身体摇晃,餐盘里的菜汁溅出了些,上身的白色衬衫上立时多了些棕褐色的斑点。

        “你挡着路了,能让开吗?”

        身后传来一道男声,章之杏回头,只见一名神色匆忙的男人西装革履,有些不满地看着她。

        章之杏捏紧餐盘,嘴巴微张,刚准备杠他“这路你家铺的啊?!”却没想,话还没出口她的脸就红透了,泪珠扑簌簌地掉了下来。她声音细细小小的,喉间溢出哽咽:“对、对不起——”

        章之杏咬唇,羞愤欲死。

        哭、哭了?

        我他娘的又哭了?

        男人见状,有些尴尬,“没事,你下次注意吧。”

        她低着头,身子微微发抖,微卷的长发垂了下来,耳尖粉红。

        他的脚步停下,迟疑地问:“你没事吧——”

        话说一半,却见面前的女孩抬头看了他一眼,脸色苍白,神情脆弱。

        他愣了下,有些惊讶。

        下一秒,她抱着餐盘转身小跑离开了。

        男人有些呆,这时,手机震动了起来。

        *

        光芒笼罩在章之杏周边,隔离出了一个保护罩,一只模样可爱的肥仓鼠在空气中出现。

        章之杏坐在花园里的长椅上,眼睛肿得像兔子。

        她咬唇,似乎在喃喃自语,小动物的呜咽似的哭泣着。

        她一边嘤嘤哭着一边喷:“我/操,你是个锤子系统,这是个锤子白莲花气质,我哭得眼睛都肿了,你快点让我别哭了!”

        这肥仓鼠黑豆小眼眨眨,委屈极了,“我说了庚越上神送的瑶池莲子是过期的不能吃……是您说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这瑶池莲子能让人拥有如同白莲般的动人气质,可这莲子已经变质,副作用就是使用人情绪一激动就潸然泪下。

        章之杏被噎了下。

        她一听先是心虚地一梗,哭得更大声了着:“你什么意思?!这是我的错吗?让我做任务的是你们,给我送东西的也是你们!”

        “现在我出问题,你们难道不需要负责任吗?!”

        仓鼠一时失语。

        这、这不是耍无赖吗?

        见章之杏还在哭,哭得还梨花带雨,仓鼠心中又嘟囔了几句,以小爪子摸上了她的眉心,微光浮现。

        她眼睛处传来一阵凉意,章之杏眨了眨眼睛,看上去颇有些惊喜。

        “诶,好了!”

        她脸上泪水干了点儿,眼睛眯着,“我就说你们有办法嘛,还让我白白哭了这么久。”

        这话听着还有几分抱怨的意思呢,赖皮极了。

        仓鼠无奈道:“宿主,这只是暂时的,您还是保持心平气和……”

        “嗯……行,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嗯行……”

        章之杏敷衍地点头,心思已经飞了。

        她眼睛一好就什么都不想了,就琢磨着怎么把任务糊弄过去。

        然后,她正好瞥见不远处,有个相貌英俊的男人打着电话。

        他皱着眉,轻轻点头,下巴的弧度都完美得一塌糊涂。

        章之杏转开眼睛,余光却还流连忘返。

        仓鼠见她走神,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立时,仓鼠便炸毛了起来!

        “宿主!这是可攻略角色!”

        章之杏尚未反应过来,就觉得脑子一阵眩晕。

        【世界剧情生成中】

        【剧情载入中】

        【原书的女主章之杏家境贫穷,学习刻苦,以优异成绩考入重点高中。

        高二时,她和学校出了名的校霸——宋泓朗成了同桌。

        宋泓朗因为和朋友的打赌,对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章之杏心思单纯,很快就和他交往了。

        完成赌约的宋泓朗没几天就甩了她。

        章之杏备受打击。

        一次兼职时,她遇见了被混混追赶的宋泓朗。

        她掩护他逃走,自己却不慎被混混伤到了右眼。

        宋泓朗心生内疚,于是提出交往。

        章之杏难以放下对他的感情,答应了。

        之后她又因此被他的前女友针对欺负,她忍气吞声,对方变本加厉。

        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打击使得章之杏成绩一落千丈。

        最后——她撞见了他和前女友相拥接吻。

        章之杏彻底崩溃。

        模考成绩公布日那天,教室热闹极了。

        她却走上了冷清的天台,为自己的人生划上了休止符。】

        而面前的人正是宋泓朗的哥哥宋泓玉!

        还未反应过来,她就看见宋泓玉朝她走了过来。

        “!”

        章之杏兴奋了起来。

        他、他过来了!

        他为、为什么走了过来了?!难道是发现了自己在偷看他了吗?!

        不,也许只是来搭讪了呢?

        想到了另一种可能,章之杏不禁有些膨胀。

        宋泓玉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章之杏下意识直起了腰,挺胸收腹,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小姐——”

        磁性的男声传入耳中。

        章之杏看他,直直撞进他那一双黑曜石般的双眸里。

        宋泓玉黑发浓密,五官清俊,薄唇抿紧,眉宇间有些疏离意味。

        他身材颀长,握着手机的手指白皙纤长,好看极了。

        章之杏清了清嗓子,优雅地抬起下颌,柔声道:“有事吗?”

        她歪头,黑发散落,露出一双全然懵懂的闪亮眸子。

        他沉吟了下道:“请问你可以——”

        我可以!

        这位哥哥,我当然可以!

        沙发上,车里,公园山坡后,我可以,我都可以!

        “嗯?”章之杏眨了眨眼,内心已经陷入了旖旎的想象。

        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宋总,我来了,刚刚真是抱歉了!”

        章之杏侧头看过去,只见方才在食堂撞到她的人大步跑了过来。

        那人也见到了她,面色有些惊讶:“你是刚刚的那个……”

        想起了刚才的丢人样子,章之杏连忙摆手道:“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

        见她否认三连,王特助讪讪地看向宋泓玉道:“宋总,你们认识?”

        “不认识,我想问路,想问问她怎么去食堂。”

        宋泓玉面色冷淡,话音却有点笑意,“她看起来应该知道食堂在哪儿。”

        “啊?”王特助不解。

        宋泓玉看向章之杏身旁。

        章之杏转头,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只见,一个锃光瓦亮的,乘着满满菜肴的餐盘就放在自己的身旁。

        章之杏:“……”

        死一般的寂静中,只有王特助惊讶的语气异常刺耳。

        “咦,这不是食堂的餐盘吗?小姐,医院食堂的餐盘是不能带出来的。”

        章之杏:“……”

        人固有一死,而章之杏现在觉得自己需要一点帮助。

        名为尴尬的情绪迅速蔓延到每一个细胞,她的脑中一片空白,情绪激烈起伏。

        她抬头看向宋泓玉,逆光中,他的脸依旧英俊。

        当你垂涎一个男人时,你捂住嘴,水也会从别的地方流出来。

        章之杏这一瞬间对这一句话深以为然,她的水从眼里溢了出来。

        她哭了,她又哭了,又他娘的哭了。

        不算炎热的阳光下,章之杏猫儿似的眼睛里水光粼粼,白皙的面上绯红一片,

        她偏偏还咬着唇,衬得唇儿也水润了些。

        宋泓玉微微惊诧,正想说话。却见章之杏猛地起身,弯腰,手一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了餐盘就跑了!

        ……

        宋泓玉愣了半秒,有些莫名其妙,却又有些好笑。

        宋泓玉顿了下,问道:“宋泓朗的医生怎么说?他打架斗殴是被记了处分么?”

        王特助跟上他的步伐:“医生说都是皮外伤,包扎下随时可以出院。”

        他又道:“不过泓朗说他想在医院好好养身体。”

        “养身体?”宋泓玉笑了下,脸色却冷了些,“给他把假销了,让他明天回学校养着。”

        王特助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们兄弟感情是极好的,可是随着宋泓朗叛逆期的到来,两兄弟的感情也变得有些生分了。

        王特助又小心地问道:“那他的处分呢?要不要让校方给销了?”

        宋泓玉话音淡淡的:“有本事打架,也要有本事担着后果。”

        王特助:“宋总,其实泓朗也只是一时……”

        见面前的王特助准备说些好话,宋泓玉转移了话题:“刚才那女孩你认识?”

        “不认识。”王特助摇头,“刚才我在食堂不小心撞到了她,她好像因为什么事情绪激动哭了出来,然后抱着餐盘跑了。”

        宋泓玉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王特助看了眼手机道:“到午饭的时间了,要帮您预约您常去的那家餐厅吗?”

        宋泓玉沉吟几秒,“不用了,就在医院食堂吃吧。”

        “啊?”王特助愣了。

        他的老板在吃上一向挑剔,怎么会……

        宋泓玉淡笑了下,“能让人两次落泪而跑都不忘带走餐盘,这家医院食堂想必手艺了得。”

        *****

        在医院飞窜的章之杏在冲进了厕所,大力地合上了门。

        一通啜泣哽咽流泪……后,章之杏脑内紧绷的弦终于松了下来,世界剧情也开始缓缓在脑中播放了起来。

        原书女主章之杏因为一个打赌引发的事情就这么死了,但是男主宋泓朗怎么好像过得很逍遥?

        章之杏想到这狗屎剧情就忍不住抽噎,她看着仓鼠,委屈地问:“不是说好了虐恋情深吗?没见情深在啊?”

        虽然仓鼠知道她的眼泪只是因为瑶池莲子,但它还是下意识放柔了声音,说:“有的,你这里没写而已。”

        “后来宋泓朗心理崩溃,出国休养,继承家业,最后孤独终老。”

        沉默了几秒。

        仓鼠:“就这样。”

        她问道:“没了?”

        仓鼠坚定地:“没了。”

        章之杏:“……”

        这是个锤子的情深哦!

        她起身,抽泣着将餐盘里的菜肴尽数倒在马桶里。

        “哗啦——”

        章之杏出了厕所。

        她走到洗手台前,洗了把脸,冷水朝脸上一泼,情绪登时稳定了不少,眼泪也止住了。

        终于不用哭哭啼啼了,章之杏松了口气,看向镜中的自己。

        镜中人柳眉杏眼,眉眼青涩,水珠顺着苍白的脸滑落,惹人怜惜极了。

        现在的时间点是一切故事的开始——她和宋洪浪刚成了同桌。

        “咔嚓——”

        那一刹那,厕所门被推开。

        章之杏转头看过去,对上一双她没想过会在女厕所见到的,黑黢黢的双眸。

        她艰涩地舔了舔嘴唇,对宋洪浪道:“……你也来上……厕所啊?”

  https://www.65ws.com/a/114/114475/383099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