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龙族5 > 第174章但为君故(78)

第174章但为君故(78)

        !ad

        路明非挥挥手令布宁退后,龙血猛犬们已经低吼着扑了上来,它们的奔跑速度追平猎豹,咬合力则堪比鳄鱼。

        路明非滑步上前,短弧刀平挥,刀术并不花巧,但对上龙血猛犬他并未有所保留,刀上带着刺耳的尖啸。

        为首的猛犬一口咬住了刀身,路明非吃了一惊,以他的力量一时间竟然没法把刀从狗嘴里抽出,这些龙血猛犬不仅是力量惊人,牙齿也堪与炼金古刀比硬度。

        猛犬发力把路明非顶在墙上,路明非不得不左手也按着刀背,才能跟那头猛犬抗衡。一人一犬隔着一柄薄薄的短刀角力,路明非觉得自己正推着一头发怒的公牛。

        两只猛犬越过路明非,高高跃起,直扑楚子航。

        “小心!”路明非大吼。

        他想提醒楚子航这些狗狗并不好对付,眼下的楚子航没有关于卡塞尔学院的记忆,也就不会知道这些看起来像狗的东西都能单独对抗狮虎。

        他还没吼完就愣住了,因为战斗瞬息间就已经结束了。楚子航站在路明非对面,一手按在猛犬的头顶,君焰一瞬间就把它的大脑焚毁了,猛犬重重地趴在地下,楚子航手里还剩半个红热的头盖骨。至于另外两只猛犬,已经趴在地上奄奄一息了。

        回想几秒钟前那一幕,楚子航右手提蜘蛛切,左手握着蜘蛛切的刀鞘,第一只猛犬扑到他面前的时候,他闪身进了半步,闪过利爪,用肩顶在猛犬的胸口,左手刀鞘自下而上狠狠地撞在猛犬的腹部。猛犬被那股巨大的力量顶得飞起,撞在屋顶,还没来得及落地,楚子航闪身再上半步,用肘击打在另一只猛犬的头顶,猛犬砸在地上,连头都抬不起来,但巨大的惯性推着它一直滑到布宁面前。

        布宁吓得直往后退,但那长满獠牙的巨口还是贴到了他脸上,稍微合拢就能咬下他的整张面皮来,但那只猛犬只是凶狠地瞪了他一秒钟,忽然倒地抽搐。闪身而过的瞬间,楚子航将蜘蛛切从它的肛门处刺入,这是它全身上下不多的没有被鳞片覆盖的地方。大半个刀身都没了进去,重创了它的脏腑。s3();

        瞬息间解决掉三只龙血猛犬,看起来轻描淡写,事实上却是对时机、力量和速度的精准控制,还有磐石般稳定的心。

        这家伙越来越像路明非记忆中的楚子航了,刺客般的简约凌厉,孤狼般的狠。

        他刚刚苏醒的时候,路明非还能跟他打个平手,但看眼下的架势,楚子航全力以赴的话,路主席也一样被打成狗。但下一刻这家伙就破功了,因为他严肃地盯着路明非的眼睛说,“刺它们的肛门!那是它们的要害!”

        安娜打空了子弹,被猛犬扑倒在地,她能做的只是用枪格在猛犬嘴里,死命地支撑,但她的力量跟路明非没法比,塑料步枪的强度跟短弧刀也没法比。

        至于最先被扑倒的几位客人,已经是血肉模糊,眼看是没得救了。

        楚子航从猛犬的屁股里拔了他的刀出来,微微一振,刀身流过熔岩般的光,刀身周围的空气剧烈波动。那是他在用君焰净化武器,血污顷刻间

        就被蒸发干净。

        他从背后拔出童子切来,童子切上也腾起了烈焰,他冲向走廊那边的猛犬群,双刀左右展开,如同火焰的羽翼。

        倒也符合这家伙的性格,在路明非的记忆中,他还不曾丢下过任何弱者。

        事已至此路主席也没法脚底抹油了,反握两柄短弧刀,一攻一守,一显一藏,跟着楚子航杀进龙血恶犬的圈子里,炼金古刀在恶犬们的鳞片上斩得火光四溅,刀刀都刺恶犬们的下三路,间或楚子航爆出灼目的烈焰,龙血猛犬们竟然能在这堪比凝固汽油弹爆炸的言灵中存活,被撕裂的伤口中隐约可见暗金色的骨头,可它们还是凶狠地发动了一轮又一轮的反扑。

        更多的犬吠声从远处传来,不知道格鲁乌战士们带了多少龙血猛犬来,它们循着血腥味找来了。

        路明非一路杀,心里一路骂娘。即使是他和楚子航联手,也没有开始时候瞬间斩杀三头猛犬的爽利了,这些东西显然受过非常严格的训练,攻守有度,配合默契,即使在受到致命伤的情况之下。而楚子航还不得不控制着君焰的威力,一旦在这狭窄的空间里爆发,除了路明非应该没有人能活下来。

        偏偏这时候他口袋里的电话响了,023号城市根本没有手机信号,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在叫他。

        他一脚踩在一头恶犬的脑门上把它踢翻,退后几步让楚子航先顶住,摸出手机时顺便擦了擦脑门上的血,“有屁快放!”

        “你跟一群狗打来打去没完了?”芬格尔的声音听起来心急火燎,“别管这些人了,带着你家师兄快撤!这个围猎的方案像是学院的风格!”

        “什么?”路明非一愣。

        “学院有些极端的战术,是不会轻易教给学生们的。比如对付极端危险的目标时,放出受过训练的龙血亚种,其中最容易驯养的就是被龙血侵蚀过的狗。你看看它们的脖子上是不是带着高压静电的项圈?”s3();

        路明非打了个寒战。这群龙血猛犬确实都戴着沉重的金属项圈,虽然造型不同,可不能不让人联想起人蛇船上的怪物们。驱使怪物去猎杀怪物,这像是学院能干出来的事。

        难道说格鲁乌特种部队成了学院的私人武装?那么他们真正的目标并非货品,而是他们几个。自从龙血猛犬们加入战斗之后就再也没有格鲁乌战士出现,但指挥这群猛犬的人必然藏在附近。拖不起时间了,必须速战速决,路明非抓起伏地开枪的安娜,用足力气把她丢向背后,顺手从她的腰间拽下另一枚烟雾弹。

        “撤!撤!撤!”路明非大吼。

        除了路明非和楚子航,其他人都搀扶着伤者后退。俄国人也是懂强者文化的,目睹了路明非和楚子航的战斗,这帮家伙都知道该听谁的。

        楚子航再进一步,把双刀挥舞成两个闪亮的火圈,一时间这家伙如同手握两个太阳要往猛犬们的屁股里塞,炽热的气流四向飞射。

        路明非抓住机会,用大臂狠狠地扼住一头猛犬的脖子,把烟雾弹塞进它的嘴里,再用刀柄一捅,直接捅进胃里,再一脚把它送回了猛犬群中。

        &n

        bsp;    “龟波气功来一发!”路明非高呼。

        楚子航退后一步双刀回鞘,双手凭空推出了一面火墙!整个走廊里回荡着他吟唱言灵的声音,狗群被冲击波生生地推到了走廊尽头。

        这时那头猛犬嘴里喷出惊人的烟雾,这家伙完全懵了,疯狂地摆动着脑袋,但这只不过让它看起来更像一头准备喷火的怪物罢了。烟雾团把整个狗群都给罩住了,路明非和楚子航拔腿就跑。狗群狂吠着,却没有立刻追上来。

        烟雾弹的成分是黄磷、四氯化锡或者四氯化硅,无论何种,都会跟空气剧烈反应形成浓烈的酸雾,即使是龙血加强过的嗅觉,在酸雾中也会失效,更重要的是,出于本能那头吃下烟雾弹的猛犬会跟犬群呆在一起,犬群也就一直无法摆脱着这团烟雾。

        至于那藏在暗中的控制者,他的指挥也会因为视线受阻而暂停,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几秒,却已经足够他们撤退了。

        经过岔道的时候,楚子航抬手一道焰柱炸毁了通道的顶部,大块的水泥预制板坍塌下来,应该能够阻挡犬群一阵子,不过它们还是能够绕道过来,只是要多费一点时间。

        “带我们去找那架直升机!”路明非抓住布宁的领子。

        “见鬼!我跟你说了直升机坐不下所有的人!”布宁低吼,“我也跟你说了这些人没有无辜的!我们的苦都是自找的!”

        “为了儿子想要买药的老太婆和为了老公想要买药的欧巴桑,我说不出他们错在哪里。”路明非看着布宁怀里的克里斯廷娜,“你这个为女儿买药的老混蛋,我也没法看不起你。”

        布宁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不远处又传来了狗群的吠声。

        “我们被锁定了,”楚子航说,“他们有某种特别的方法追踪我们。”s3();

        这个推测并不难得出,这里的道路复杂如蛛,但他们一路上不断地遭遇格鲁乌部队,甚至还有架设好的重火力点,并非格鲁乌部队得到了地图,他们的人数还不够封锁每个通道的交汇点,而是格鲁乌部队有某种办法知道他们的准确位置。

        如果不是路明非和楚子航这两条杀胚忽然间跳出来,对方已经轻易地把这伙人团灭并带着货物上路了。

        “去防空洞!”布宁说,“去黑龙那里!”

        路明非立刻想到了那密集的自动武器阵列,除了那条黑龙,没有任何生物能从那种金属狂流中幸存。

        坑边闲话:

        各位亲爱的读者老爷,

        很抱歉。

        很抱歉。

        很抱歉。

        因为近期公司事务繁重,电视电影等项目的上线或即将上线,公司自制项目杀青等事情集中在一起,导致我忙到杂乱无章,影响了写作的状态和时间,非常抱歉因此导致的频繁请假。我会用一段时间来调整我的工作和写作,在我完成该调整目标前,大家可以继续指着我脊梁骨骂我。再度致歉。

  https://www.65ws.com/a/113/113366/485053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