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523章:前任和现任的见面

第523章:前任和现任的见面

        这3天大概一更,要撸大纲和细纲,另外还要考虑剧情~~见谅见谅,大体想法已经有了,下个副本应该是昆岩池

        …………………………………………

        嗡……幽冥界中,命运绽放万丈光芒,所有字迹于这一瞬化为无穷水墨,溪流一样进入笔端。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咔擦……虚空中响起了严丝合缝的声音。第二任阎王看着天空,许久后,露出一个笑容:“心的磨砺,永远都是痛苦的。你做得很好。”

        “任何人,走在通往成为一界之主的道路上,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就像人的一生,有,也有低谷。宛若春夏秋冬。冬日是为了春天的繁荣。若一成不变,那是梦幻。身处于梦幻之中,你根本应付不了阎王的真正职能。”

        “现在的你,应该能坐稳那把椅子了……”他低下头,轻轻一招手,命运飞到自己手中。他有些感慨地抚摸着:“你也应该换个主人了……”

        他的身形化为青烟,渐渐消逝:“存在我这里的东西,我也终于……可以放心交给你了。”

        就在他身形消失的同时,蓬丘城中,正在游乐场中狂欢的鬼民忽然抬起头,震撼地看着天空。

        “光?”一位阴灵倒抽一口凉气,看了看地面,再抬头看向天穹,猛地尖叫道:“各位!大家快看啊!”

        不只是他,所有阴灵都看到了,无数玄黄色的光芒从天空垂下,将整个蓬丘笼罩在金光之中。

        “我的天……这是什么!”“难以置信……地府、地府竟然有光?”“这是……太阳?”“不对!这些光好像在缩小?”

        最初,仿佛地府永远黑暗的天穹后,升起一轮玄黄色的太阳,短短数秒,笼罩上百平方公里的光芒之海急剧收缩,最后……化为一道玄黄色光柱,将离镜宫大楼整个包裹其中。

        刷!一圈金色的冲击波横扫整个蓬丘城,紧接着,一阵缥缈的乐曲,不知从何处传来,有编钟声,有笛声,有古筝声,声声汇集,悠扬而婉转。糅合在风中,飘散在空气里,响彻每一位阴灵耳中。

        当……虚空之中,一声钟鸣缓缓响起,这一声虽轻,却穿透三界,直接传达到了鬼门关。

        阳间,无数阴风汇聚成型,秦夜的身形一步踏出。他立刻看向了鬼门关。

        茂园工地,除了高大的鬼门关正在渐渐变得虚幻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那如山似海的阴灵,已经不见踪影。就连之前大开的鬼门关,也已经严丝合缝。而就在大门之前,站着一道身影。

        在他周围,仿佛天地都是模糊的。而仿佛只有秦夜才能看清他的面容。

        那是一个高大的男子,大约一米八五左右。穿着通体黑色的冕服。上面不是谛听,也不是獬豸,而是……烛龙。

        烛龙衔灯。

        腰系黄色系带,头带黑色冕冠。面容极其英俊,浓眉若刀,脸部线条若刀刻斧凿,整个人都给人一种锋锐的感觉。

        就在他身后,谛听和阿尔萨斯恭敬地跪拜于地。

        秦夜缓缓走了过去,深深看着对方的面容。许久才道:“第二任阎王?”

        “何以见得?”

        “谛听外骄内傲,能让它跪拜的人,不多……你为什么在这里?”

        “心有歉意,不能不见。”

        秦夜微微颔首,神色古井无波地看了看周围的废墟:“你做的?”

        仿佛是在问,是他帮忙关上了鬼门关。也像是在问,昨晚的一切巧合,是不是出自他的手。

        然而,答案只有一个。

        “是。”第二任阎王从袖袍中取出一只金色的毛笔,通体镂空雕刻,里面仿佛蕴含着一道金色灵魂,璀璨不已。

        “它叫命运。”

        “是本王御笔,号称三大神器以下至高神器。它能将一切巧合汇聚在一起,最后……磨砺一个人的心。”

        话音未落,他眼角抬了抬,身体习惯性地动了动,然而,却忍住了。

        啪!下一秒,一拳狠狠揍在了他脸上。身后阿尔萨斯和谛听齐齐倒抽一口凉气,正要说什么。第二任阎王头都被打偏到一边,显然没有用阴气做任何抵御,然而却平静开口:“不关你们的事。”

        “这是阎王的对话。”

        你们,还没参与的资格。

        阿尔萨斯和谛听咬牙跪伏原地,心惊胆战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平时怂嗒嗒的秦夜,此刻却如同猛虎一样,一拳拳直奔第二任阎王的全身,虽然没有用阴气,却能感觉到丝毫没有留力。足足揍了三分钟,咬牙一脚,正踹在对方胸口。对方一声闷哼,直接退出数米。

        “满意了吗?”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第二任阎王微微有些喘息地开口。

        秦夜深呼吸了一口,手一晃之下,判官笔出现手中,紧接着化为一把长枪,斜斜指着对方。

        “给我个理由!”他咬牙切齿地开口:“否则……这一枪,哪怕我不是你的对手,我也一定会刺下去!”

        “然后你们该找谁找谁!老子不干了!!”

        第二任阎王轻轻叹了一声,随后身躯骤然化为阴风,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穿着迷彩服,军靴,乱碎发的现代人打扮。

        “我去过的所有空间,没有任何生物敢用武器对着我。”他用一根指头轻轻拨开长枪,秦夜用尽全力,然而,却感觉对方的力量如同高山大岳,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但,我不怪你。”拨开枪头,他放下手,看着天空喃喃道:“对不起。”

        谛听眼角都在抽筋,这位公认的三界第一人,居然会对一个新任阎王说对不起?

        整个世界所有阎王加在一起,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然而……他居然对秦夜说对不起?而且无比诚恳?

        “我不想听道歉!”秦夜寒声道:“我要听理由!”

        “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我就要离开了。”话音未落,第二任阎王忽然幽幽开口:“我能呆在这个空间的时间,只剩最后两个月。”

        “和我有什么关系!”

        第二任阎王看了他一眼:“是永远离开。”

        秦夜的声音戛然而止,愕然看向第二任阎王。

        “我的力量,已经超出了这个空间的上限太多。说的虚幻一点,这是宇宙的意志。你是不是想过,我在,地藏在,一百五十年后,哪怕地府再不济,也不会出大事。但是……这不可能。”

        “三界之中,有太多不成文的规则。能了解这些规则的,每一界都不过屈指可数。而属于地界的规则,除了我和地藏,其他没有人会知道。”

        “阎王到底有哪些权柄?真正职能到底是什么?千百年来,你是第一位突然接手阎王位置的。即便是本王,也在接任之前学习了整整两百年。这些东西不会写在地府传承上,是每一位阎王声口相传的东西。而这,也是我这次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秦夜没有开口。他明白,阎王,那是一界之主,有太多的秘密不能被外人知道。而这些秘密,更不能见诸于字里行间。

        他是来做最后的告别的。

        同时,将阎王真正该知道的,传给继任者。三界能做到随意出现的,恐怕只有他一人。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他冷冷问道。

        “我理解你的感受。”第二任阎王直视他的眼睛,缓缓开口道:“但是,人的一生,总要有所付出,有所回报。如果可以,这不是我想用的方法。然而,时间已经不够了。”

        “我走了,地藏不可能下界,你的心态,你的做法,肩负着这一界几十亿阴灵的存活!还有阳间十几亿人的平衡!如果你不能通过这次试炼,我会抹消掉你的记忆,放你回阳间。”

        秦夜目光一闪,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词:“试炼?”

        第二任阎王点了点头:“你不会真的以为,孟婆交付了阎罗印碎片之后,你不管怎么做,都是阎王了吧?”

        “一界之主,需要的不仅仅是特殊的身份。诚然,你的身份可以带来太多的方便。我认为你可以成为史上最不同的阎王。然而,这还不够。”

        “一界之主的力量,绝不可能如此简单交给某个人。你回想一下阳间,要成为最高执政者,需要通过多少年的试炼?从最卑微的公务员做起,一步步县长,市长,省长,部长……途中经过的坎坷绝不会比你现在低。直到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才能坐上那个最高的位置。”

        “阴司再怎么破败,也是数千年传承,绝不可能病急乱投医!你知不知道,天界每天有无数目光在注视着你。那些已经飞升的地府老臣,无时无刻都在关注你的一言一行。而我这次来,就是最后的试炼,也是他们全部人拜托我进行的试炼。只有通过了它,你才有资格真正接受阎王职能。”

        “你做的很好。”他的声音柔和起来:“之前的近两年,你堪称做的完美。但是,你在打下蓬丘之后的选择题,却没有做完美。如果我还能留在这方世界,我们有的是时间,让你从柔软的地方一点点触动。而不是……现在这样粗暴。”

        “对不起。”他诚恳地看着秦夜的眼睛:“不过,我并不后悔。人的一生,都要经历类似的成长。而你的一步踏错,带来的是整个国家的万劫不复。我们不能冒这个险,华国也不能冒这个险,希望你能理解,也请你理解。”

        秦夜没有说什么,是的,他理解,他当然理解对方的做法。然而,不等于接受。

        明知道对方是为自己好,但是方法却不在他接受的范围。

        或许数年后,自己的心态会改变,或许自己也会如此对自己的继任者,但,不是现在。

        如果能如此迅速调整这份心情,那是圣人。

        他不想就这个话题谈论下去,甚至现在不想开口。以至于现场一片沉默。不过,他不说话,不代表别人会不说话。

        “它叫做命运。”第二任阎王将命运放到了秦夜面前:“它真正的作用是……写下的东西,都会实现,和持有者的实力息息相关。现在,它是你的了。”

        “另外……你不想去阎王该去的地方看看吗?”

        秦夜淡淡道:“比如?”

        “比如……金銮宝殿?”

  https://www.65ws.com/a/111/111001/498023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