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大佬们的小甜心[快穿] > 89.新文已开《每个老公都有超能力[快穿]》求收藏

89.新文已开《每个老公都有超能力[快穿]》求收藏

        四个月后,巴黎歌剧院。

        安静地观众席上座无虚席,即将开始之际,两个男人匆匆从后面低调入场,两人均身材高大修长,一个气质更沉稳冷清些,另一个穿着西装看似助手。

        舞台还未开始,陆续入座的观众和嘉宾各自坐在座位上或安静等待,或小声和身旁友人说话。

        男人脱下外套搁置在手边,目光直视舞台,过了会儿拿起手机发了条信息。

        “小心心,加油。”想了想,又在手机上寻了个颜文字发过去,男人没发现自己脸上不自觉的温柔宠溺有多明显。

        助理在一旁安静如己,默默唾弃自家老板的禽兽行为,当年入聘公司时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总裁!

        过了大约五分钟,手机振动了下,男人立马拿起来看。

        小猫儿“你有来吗?”

        尤履想了想,觉得不能给自己的小宝贝压力,便回到“抱歉,有公事,来不及赶过来。”

        小猫儿“没关系鸭,打个赌吧,看我今天能不能拿冠军?”

        尤履“我赌可以。”

        唐心……

        男人等了好久,等到比赛开场,那边都没再回复,他握着手机,不时看眼手机又看眼舞台,没弄清手机那边女孩怎么就突然不回复了。

        尤履问身旁无所事事的助理,“唐心出场顺序是第六个没错吧?”

        强迫症助理无奈纠正道“是唐心小姐所属的舞团上场第六个上场。”自家boss心里只有唐心小姐,别人都是透明的吗???

        他往旁边看去,清隽的年轻男人一手搭在座椅扶手上,目光专注地看着手机,像个热恋中的毛头小子,期待心上人予以回应的样子,跟平时沉稳可靠的集团掌舵人完全判若两人。

        随着比赛开场,各有千秋的知名舞团陆续上台演出,一出出芭蕾舞剧美不胜收,叫人看得入迷,能来的嘉宾观众即使不是内行人,也是深爱芭蕾艺术的,他们安静地欣赏着美丽的舞姿。

        只有尤履注意力始终在手机上,他并非没有艺术细胞和欣赏水平,只是只愿意欣赏自己喜爱的那个。

        唐心早已将手机锁在后台柜子里,与队友们整装待发,等待着轮到他们上场。

        谭璃紧张得直搓手,德馨老师曾经直言不讳地告诉这群少年少女们,他们能够拿到这次巴黎国际比赛的资格,很大原因归功于他们的领队唐心。

        如果不是唐心编写了新的舞台剧,又兼之她的舞蹈功底实在好,能撑起一半的场面,德馨老师也不会放心叫他们去参加这个国际比赛,与诸多知名舞团同台竞技。

        唐心新编的芭蕾舞剧是根据她现世的一出出名舞剧改编的,名为《堕落与光明》,是个关于堕天使与代表光明阵营的天使的故事。

        整支舞剧基调黑白分明,光与暗界限分明又相互交错,拉开黑暗世界血淋淋的真面目,堕天使挣扎痛苦,却又痛快肆意。

        她身处在泥潭中内心向往和渴望那些站在阳光下被赞美和喜爱的光明天使,却又兀自骄傲不屈,不屑与光明阵营为伍,认为他们虚伪得可怕。

        她既骄傲又自卑,既强大又脆弱。

        当音乐拉开。

        男人豁然抬头,目光灼灼。

        数道灯光打在舞台上的众位舞者身上,最亮的那道光属于舞台正中间最前面领舞的漂亮小姑娘。

        她随着音乐节奏响起,单手抬起,作出手势,跟着少年少女们纷纷动了。

        众人看得如痴如醉,他们配合默契,尤其在领舞女孩的带领下,即使面对数百观众和众多名师名将也毫不怯场,以领舞为首,将他们拉成一根线,化成一团火在舞台上肆意熊熊燃烧。

        唐心代表的是堕天使,黑色的礼裙略短,露出纤细白嫩的双腿,整体妆容偏向冷色调,就连黑影和唇色都是暗紫色,幽魅诡秘,但这种神秘冷冰冰的调子反而更加高级。

        完全将少女装点成了那个堕入黑暗兀自强大的堕天使。

        美丽的堕天使挣扎不屈的内心变化在她的舞姿演绎下,展现得淋漓尽致。

        其余舞者们也各有出彩处,助理作为一个单纯的观众,糙汉直男门外汉,也能看得入了迷,先前出场的那几组舞团,助理也觉得跳得好看,但看不懂故事核心,只能欣赏舞姿。

        而看唐心小姐这组,等助理待回过神来,心脏不自觉地砰砰砰直跳,心间只余惆怅感慨,但又形容不出是何感觉。

        他看了看身旁的boss,从来都是从容优雅的男人一颗心早就不知道飞哪去了,眼镜灼灼地盯着舞台上的耀眼的少女。

        谢幕之际,男人回过神来,从助理手里接过花束,亲自上台献给他的女孩儿。

        现场掌声雷鸣。

        唐心转了一圈,从花束里抽出一支递还给男人,然后微微一笑,黑暗系妆容此刻竟显得十分纯净天真,她眉眼弯弯,男人很少看到她笑得这么开心。

        却听得女孩儿开口说道“尤哥哥,我今天棒不棒?”

        向来面色沉稳淡定的男人面色有一瞬间的龟裂,然后惊喜惊异地拉开笑容,如若不是因为此时正在舞台上,女孩正要谢幕,他恨不得一把将女孩抱在怀里,叫她多喊几声哥哥。

        这句软糯清甜的哥哥,让他身体不可自抑地颤了颤,一股电流从心脏流向四肢百骸,他的小猫儿声音比他想象过的还要甜美百倍!

        唐心也是才刚刚发现自己能开口说话了,在跳完这支舞后,喉咙的那道无形的束缚似乎一瞬间化开了,整个人显得轻松无比,就像是心尖上的那道枷锁被解开一样,完全释放了身体。

        尤履分明是来了,还骗她说不来,正好也开口吓吓男人。

        果不其然看他神色变幻是件很愉快的事。

        唐心谢幕退场后,毫无心理负担,队友纷纷围上来,他们紧张得不行,刚刚在舞台上全凭一口气撑着,下了台反而开始紧张起来。

        “左右上过这个舞台了,我们努力过就值得,与其担心不如想想怎么庆祝我们无失误完美的演出吧!”

        唐心此时的表情比平时练舞的时候还要放松,她是真的这么觉得,无论对她还是对原主来说,能登上这么个国际舞台演出已经是很棒的事情了,名次还在其次。

        见她如此,这些少年少女们受到感染,也笑起来,唐心说的没错,能上巴黎歌剧团的舞台已经是每个芭蕾舞者的梦想了,他们有什么不满足。

        这一提议得到了所有人认同和欢呼。

        大约是幸运,也是实力所至。

        唐心所在的名为天鹅梦的芭蕾舞团,这支来自华国初出茅庐的年轻舞团竟然甫一面世便惊艳世人。

        评委和观众为他们新的舞剧而动容,也被他们的舞姿所征服,天鹅梦芭蕾舞团拿下高分与来自英国的皇家芭蕾舞团并列第一,更为了华国的芭蕾史添上辉煌的一笔。

        德馨老师这么个冷淡严肃的人在台下流下动容喜悦的泪水,激动地看着意气风发的少年少女们。

        这些孩子们是她看着一步步成长的,他们每个人都有十几年的舞蹈功底,从小学到大,是新一辈最优秀的芭蕾舞者。

        她看着他们一点点磨合,洒下一滴滴汗水,连续半年多没停止过,能获得第一名,是最好的礼物。

        首次登台演出便拿下第一名的成绩,华国天鹅梦舞团彻底扬名了,舞团里的少年少女们身价蹭的开始飞涨。

        备受瞩目的领舞更被媒体冠为芭蕾天使的名号,由于她扬名的第一场舞蹈是扮演堕天使,与著名的黑天鹅略有相似之处,也有人称她为小黑天鹅。

        男人坐在台下,看着她戴上桂冠,仿佛看见了女孩插上了翅膀,遨游于天际,他眸光越来越暗,深不见底。

        旁边的助理安静如己,默默缩小了存在感。

        两年后。

        当年一战成名的芭蕾天使如今年仅17岁已经是各大国际舞台的佼佼者了,多次获得国际奖项,编写的舞剧也被大剧院所收录,流传于各大舞团。

        她早已从阳黎毕业,入读华国最大的芭蕾艺术学院,成为德馨老师的得意弟子,常年跟着德馨老师往返于各大舞台。

        身边总跟着甩不掉的牛皮糖大佬,尤履看她的眼神,时常让唐心感到害怕。

        但男人也不曾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顶多喜欢给她买衣服鞋子,十分热衷于打扮她,衣食住行,男人除了做饭手艺差没能胜任外,已经几乎将她的生活方方面面都包围了。

        唐心是真的感觉到,尤履乐在其中,他一个身家千亿的总裁总是跟在她身边跟个保姆似的,偏偏当事人工作和保姆两不耽误,每次给唐心打扮投喂都能感觉到他美得冒泡的心情。

        “乖,这个帽子好看,戴这个。”

        男人诱哄着,不由分说将一顶可爱的猫耳帽戴在女孩头上,细细端详后,唐心发现这厮居然满足得满脸红晕,眼里的亮光即使有眼镜的遮挡也能看出一二。

        唐心……

        这该死的变态。

        尤履这次随着唐心出去演出已经随行大半个月了,虽然公司的事情处理得很好,没出过差错,但长久下来也被尤家人发觉了。

        尤履提着行李箱到家的时候,家中已经坐满了人,气氛严肃而紧绷,这三堂会审的架势也没把清隽淡然的男人吓到,他微微颔首,他拎着硕大的粉色行李箱,淡定地提回卧室。

        冷冷淡淡沉稳可靠的男人显然和这只粉色的大箱子完全不搭,众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尤老夫人和尤太太却双眼放光,彼此对视一眼,目光闪亮。

        作为自认为的尽心尽责的饲主,尤履这只箱子里面装满了他给小可爱准备的各种各样的衣物首饰,就连大姨妈巾都有,像个女孩专属的百宝箱一样。

        他将箱子搁置在衣柜里,又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才慢悠悠地下楼接受会审。

        尤家阴盛阳衰,老一辈的太太还在,老爷子早已经不在了,尤履父亲又是个爱玩的性子,因此家中算上七大姑八大姨的,竟是女性长辈居多。

        此时这些长辈们都盯着这个让她们骄傲无比的青年,目露期待。

        尤家一脉单传,她们做梦都想要尤履能早点成家生子,将尤家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尤太太迫不及待地问儿子,“阿履,你这些日子时常不着家,是谈恋爱了?”

        她嗔笑着瞪了眼儿子,“就算是谈恋爱也不用遮掩啊,是哪家好姑娘快将她带回家才是,我和你奶奶就盼着你成家,不管是什么门户的人家,只要品行好,咱家都不在乎。”

        尤履默默顿了下,正要说话。

        已经长得十分阳刚帅气,一头平头黑发的少年迫不及待地开口了。

        程弦咬牙道“哼,高兴什么呀,小舅舅的恋爱是要坐牢的那种!”

        尤履……

        翘首以盼的众人???

        男人卷卷衣袖,表情淡定正直,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都是那个可靠沉稳的尤家继承人。

        他道“算一算日子,心心明天就成年了,等我咨询她的意见再带回来见你们,她年纪小胆子不大,很乖,你们不要吓到她。”

        刺头少年……

        长辈们………

        ——

        ——遐思——

        寤寐求之,梦寐思服。

        现世番外

        唐心从卧室里醒来的时候,漂亮的桃花眼里有片刻迷茫。

        粉白色大床上的女孩长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气质纯净可爱,眉宇间带着一股纯然的稚气天真,综合了那双桃花眼的妩媚。

        唐心满眼茫然,左看右看,房间内熟悉的装饰无一不在告诉她,她回来了。

        只是不知道回的是什么时候。

        唐心下意识呼唤起了和她相伴许久的系统。

        “净哥,我怎么突然回来了,你在不在?”

        唐心呼唤了好久没有回声,她下了床,身上穿着一件卡通睡裙,一头微卷栗色长发乱成鸟窝头。

        但唐心来不及打理,随意拿爪子抓顺了扎成圈圈,匆匆披上一件大衣外套,就往外跑。

        古香古色的院子里,中年优雅美妇正拿着剪刀悠哉悠哉地修剪盆栽花草,另一边,带着眼镜的儒雅男人捧着一本古籍看得津津有味。

        偶尔小鸟经过花园停留在树枝上,发出清脆可人的叫声。

        唐心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小姐,您怎么起来了啊?昨儿个还发着烧,快快进去,喝杯热水。”

        唐心茫然地看着年轻的帮佣阿姨,摇了摇头,然后踩着拖鞋飞奔出去,从背后紧紧抱住了她妈妈。

        “妈妈!”

        女孩儿语气里带着丝委屈和爱娇,像是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小娇花一不小心受到风吹雨打,像庇护她的保护者撒娇和寻求安慰,她晃了晃中年美妇的手臂,一抽一抽的,那双遗传自妈妈的漂亮眼睛湿漉漉,原本想要训斥女儿的唐妈心软了软。

        “宝宝,快去洗漱吃饭,记得吃药,早上露水重,你感冒还没好,别受凉了。”

        唐心忍着嗓子眼里的委屈和喜悦,以及不知所措,待转身见爸爸包容慈爱的眼神,喊了声爸爸扑进他宽厚的怀里,不管不顾地大哭出声。

        “宝宝乖,不哭不哭,吃了药就好了。”

        夫妻俩对视一眼皆是无奈,女儿自小就爱娇活泼过了头,现在生了病娇是更娇了些,但却爱哭了许多。

        等唐心缓过神来,才红着脸哒哒哒地跑回房间。

        唐家是传统的文化传承家族。

        住在南方苏市,即便冬天也不算太冷,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在唐妈的照料下还显得生机勃勃,唐家住的是一栋改装后的古式三进院子,还带着大花园,环境清幽安静,很有古韵。

        外表虽然古香古色,但内里则是现代化的设施,一家三口住在这里日子过得和和美美。

        唐心查了手机,此时已经是距离她记忆里遭遇车祸后的一个月,但显然从周围人和父母身上来看,他们并没有出事。

        唐心是在车祸后被系统所救的,彼时她爸妈为了保护她将她压在身下,但即便如此,医生也下了死亡通知书,父母当场死亡,唐心不过拖延几日也逃不过这个命运。

        当时唐心其实挺高兴的,一家人可以团团圆圆,比留下她一个要好得多,她完全放弃求生欲望了。

        是系统出现说可以救她,可以救她父母,唐心才算活了过来答应帮助系统完成任务。

        但此时唐心只知道自己去了好几个世界帮系统做了任务,并且都完成了,但具体什么任务,发生了什么却忘得一干二净,脑海里只有一些莫名其妙已经会了的知识和技能。

        比如说唐妈刚刚说她还感冒着,唐心脑海里就忆起各种快速有效的感冒药物配方,现在镜子前穿上裙子时,忍不住转了一圈,下意识比划了几个芭蕾舞姿。

        唐心下意识觉得这是她在任务世界里掌握的技能,她以前压根不懂医术,更不会制药,芭蕾舞之前也会跳,却没有刚刚那样美得惊艳。

        种种不寻常之处,在唐心看见自己容貌时达到巅峰。

        她以前也很漂亮,皮肤白气质可爱五官精致,性格又可爱讨喜,从小到大,在学校里无论男女生都她相处得很好。

        但再漂亮也没有镜子里这个好看。

        就像是精修版的,五官在原有基础上更加精致好看了,皮肤白得透光,毫无瑕疵,没有任何斑点或痘痘,简直漂亮得不像个真人。

        她难得苦恼地拍了拍脑袋,真可怕,一觉醒来就跟整了容似的。

        三天后,就在唐心渐渐融入新生活,准备去找实习工作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小幼崽,恭喜你完成所有任务,效率不错,为了嘉奖你我将你的所有积分默认评论分配到你身体属性上,任务世界学会的技能也没有剥夺,愿你有个好的开始,这是你应得的奖励。”

        唐心惊喜地喊了一声净哥,她太习惯系统的存在了,虽然系统总是怼她,说话还敷衍,可是唐心知道他净哥会一直保护她的,在任务世界里,她之所以敢任性,就是因为系统给了她底气。

        她并不关心这些所谓的酬劳,只想知道一件事。

        “净哥,你还会在我身边吗?”

        系统默了默,他声音似乎是初始设定,男女难分,但却很好听。

        “是的,小幼崽,身为维护宇宙平衡的一份子,我需要回去履行我的职责。”

        “所以你之前不在好几天也是回去了吗?”

        系统“是的,我将你送回来后,便回去述职,这次回来与你解绑。”

        唐心嘴巴扁扁的,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她甚至觉得系统已经不下于爸妈对她的重要性,她习惯了事事向他吐槽,也习惯了在他面前卖蠢玩乐,这种长时间的依赖,系统突然说要走了,一去不回来,唐心哇的一声哭了。

        “呜呜呜,净哥,你别走啊,你走了我咋办啊???”

        系统不说话,任女孩哭个够,只是他天生毫无情感设置的数据有一瞬间的波动。

        “我爸妈好好的,我也没事,是不是你帮忙的。”

        系统淡淡道“嗯,这是一开始答应你的酬劳。”

        唐心抽了抽鼻子,又想哭了。

        “我能不能,摸摸你。”

        系统是没有实体的,他是一团虚无的数据。

        唐心等了好几分钟,面前出现一团淡黄色的柔和光晕,完全不成形状,但唐心莫名觉得熟悉,安心,以及威严。

        女孩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碰了下,是温的,她眼睛一亮,双臂展开朝前一扑,将整个光团抱在了怀里,甚至不可自抑地亲了好几口,整个光团肉眼可见的变成了粉红色。

        系统似乎忍无可忍,最后逃离了女孩的魔爪。

        走前,系统提醒了一句“小幼崽,从现在起你要珍惜小命了,由于你没有选择杀死反派,所以如果在现实世界遇上什么奇怪的人和事不要太惊讶。”

        唐心……

        系统丢了个丑兮兮的黄色小猪布偶给她,说是留作纪念,然后就彻底消失了。

        起初唐心还不太明白系统最后说的是什么意思,也不放在心上,她这几天过得很好,很快乐,如鱼得水。

        待唐心潇洒够了,终于选择去应聘工作了,广撒网的好几家公司有三家给了回复,其中有一家还是世界五百强的大企业,出了名的待遇好工资高。

        唐心屁颠屁颠,准备混个办公室文职,是的,她重生回来,哪怕脑海里有一百种生存方式也没想过去改变。

        唐心没法解释那些技能是其一,其二是想在家附近工作,每天可以回家陪爸妈聊天,只有出了事才知道家人才是最重要的,以前唐心总觉得爸妈逼她约这个学那个,但通过模糊的记忆,她隐约知道学过的那些都在不同程度上帮助了自己生存。

        再加上爸妈拼死也要救她,唐心几乎不用想都知道自己才是爸妈心中最重要的小宝贝,她才不乐意离得他们远远的。

        唐心打算得很好,美滋滋地去了那家大企业应聘,先体会朝九晚五的工作,以后有别的打算再说,最重要的是活得开开心心。

        面试很顺利,凭着唐心出众地外形和几世的历练造就的临场反应能力,得了面试官全票通过。

        唐心特意买了正装小裙子,头发都扎成丸子头,露出漂亮的小脸蛋,为了第一天上班,还涂了淡粉色口红,精神很是饱满。

        大约是乐极生悲,唐心在地下停车场倒车入库时一不小心碰了一辆车。

        男人走下车来,敲了敲她的车窗,唐心连忙降下车窗,那张深邃英俊的男人脸叫唐心吓了一跳。

        好像很久以前,有这么害怕过一个人似的。

        男人声音低沉好听,仔细听听,似乎还有些咬牙声。

        “唐,心!”

        “我,我在!”

        男人笑了笑,“很好。”

        从这一天起,唐心莫名其妙被这个男人给缠上了,这男人还是她刚刚入职的公司的总裁!

        唐心曾磕磕巴巴地小声抗议,说自己不接受潜规则的。

        她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男人黑了脸,咬牙切齿。

        “宝宝,你不记得不要紧,我会让你想起来的”————姚生

        除了要应付下居心不良的总裁外,唐心的退休后生活过得挺不错的,是的,她认为自己经历了那么多世界,沧桑了,现在就是退休后的苦尽甘来。

        但不久后,有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找上门来,自称是唐心的男朋友。

        唐妈热情地招待了她,唐心下班回来迎上男人深沉喜悦的目光,傻眼了。

        男人勾唇一笑,“心心,我们什么时候订婚?”

        唐心……

        这是哪来的桃花债????

        “无论如何,即使换了个世界,也该先盖上自己的戳才是。”

        ————秦瑞

        本以为两个男人已经够唐心烦恼的了。

        她明明不认识他们,却被强制性地认为是他们的爱人或女朋友,唐心一度以为是自己撞脸了谁,才会被错认,至于心中隐约的熟悉感,被她心虚地下意识忽略过去了。

        又有一天,有人碰了瓷,唐心正要撸起袖子跟他好好讲讲道理。

        男人躺在地上,笑得肆意而欢快。

        “糖糖,好久不见。”

        唐心白眼一翻差点又晕过去,“……”

        “过去的已然过去,未来的还将续上,我的小皇后。”

        ————澹台律

        无奈将装虚弱,死皮赖脸的男人送到医院。

        拿着病例单的医生,抬起头来,对唐心微微一笑,他长得斯文清冷,笑起来的样子尤其好看。

        唐心却不敢多看,心下涌上不好的预感,拉起装死的男人就想跑路。

        她最近被长得好看的男人吓怕了,各个都是无赖,人模狗样的狗东西,哼!

        医生并未阻拦,只是看着女孩扶着男人的手目光微微一暗,似乎在酝酿风暴。

        “你将我骗到手,换个世界也应该负责到底,我的小美人鱼。”

        ————蒲闫台

        微博最近炸裂了。

        当红实力派兼偶像影帝,年仅26便取得国际影帝,人称项皇的影帝发了条微博。

        吃糖喜欢吃心“本人已有女朋友,勿扰,谢谢!”

        常年微博长草的英俊冷淡的影帝大人居然单方面官宣了,霸气地宣告,不知是反感拉他炒作的女星,还是因为那些黏糊糊的女友粉。

        但从他坚定明白的态度来看,影帝大人肯定爱惨了女朋友,生怕她误会,因此才会迫不及待地宣布和避嫌。

        唐心偶然刷到这条微博的时候,忍不住点了个赞,真是个好男人,优质偶像!

        她顺便刷了下影帝其他微博,仅有的几张剧照,唐心看得愣了愣,那该死的熟悉感和不好的预感又来了,唐心没敢再看,匆匆关了微博。

        晚上埋头睡觉的时候,唐心惊恐地梦到了自己被七个男人追杀,醒来的时候,她坐在床上吓得直喘气,甚至在思考要不要出国旅个游,辟辟邪。

        ……

  https://www.65ws.com/a/11/11987/441384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