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你从时光中走来 > 第60章 他是个正常男人

第60章 他是个正常男人

        偏偏,叶佳禾就像一个不知死活的人,拼了命的扑上来,在这一把火里,她能再添一桶的油。

        真是他妈的——

        “叶佳禾,不要再靠近我。”纪一笹沉了沉,一字一句低沉的警告着叶佳禾。

        叶佳禾咬着下唇:“二叔,我和季行——”

        “我不想知道。”纪一笹拒绝的很彻底。

        就在这个时候——

        “佳禾,pizza好了哦。”小乙的声音传来。

        他已经端着热好的pizza走了出来,结果却看见叶佳禾和纪一笹站在楼梯口,小乙楞了一下:“爹地,你和佳禾干什么站在楼梯口说话?”

        他有点莫名:“坐下来说话不好吗?”

        叶佳禾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

        纪一笹则很淡定的开口:“没什么。”

        小乙的思维并不复杂,没多想纪一笹和叶佳禾是否发生什么事,招呼着叶佳禾:“佳禾,你还站着做什么!”

        叶佳禾被动的应了声,这才朝着小乙的方向走去。

        她也不想让小乙觉察自己和纪一笹之间的不对劲。

        偏偏,小乙又看向了纪一笹:“爹地,这么大的pizza,佳禾吃不完的,你也来一起帮忙好不好。老师说了,不能浪费粮食的,农民伯伯很辛苦的。”

        小乙的话落下,叶佳禾更尴尬了。

        她才想开口的时候,纪一笹已经很淡定的走了过来:“好。”

        小乙冲着纪一笹笑了起来,就很自然的拿着刀具小心翼翼的把pizza分开,再仔细的分给了叶佳禾。

        甚至,小乙还贴心的给叶佳禾准备了果汁。

        然后,小乙就这样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叶佳禾:“好吃吧。爹地说,这家pizza在北浔是最出名的,也是最地道的。”

        “嗯。”叶佳禾含糊不清的应着。

        “我和爹地说,你最喜欢吃夏威夷pizza的,但是每次都是在自己偷偷吃,不带我去的。然后爹地就说,那就给你打包一份。”小乙把当时的情况快速的还原了。

        叶佳禾吃着pizza,就被小乙的话说的,呛了一下。

        小乙倒是很认真的说着:“你慢点,佳禾。”

        叶佳禾已经把果汁都喝完了,还没能缓和过来,小乙倒是很淡定的拿起一旁纪一笹的杯子:“爹地,可以给佳禾吗?”

        纪一笹没说话。

        小乙就当纪一笹同意了,直接把纪一笹的杯子递给叶佳禾。

        叶佳禾更尴尬了。

        但是被呛的难受,她也顾不得那么多,就这么就着杯口,快速的喝了下去,一直到喝的见了底,叶佳禾才缓过来。

        然后,她尴尬的看着空掉的杯子,立刻说:“对不起,二叔,我马上给你再到一杯。”

        说着,叶佳禾就朝着厨房走去,头也没回的。

        纪一笹没看叶佳禾,倒是小乙莫名的看着叶佳禾的方向,然后才一本正经的看向了纪一笹。

        “爹地,你和佳禾吵架了吗?”小乙并不傻。

        纪一笹安静了下:“没有。”

        小乙挑眉,倒是说的自然:“佳禾挺傻的。得罪人有时候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的。”

        说完,小乙倒是不说话了。

        也不刻意指着谁,若无其事的说着。

        纪一笹始终很安静。

        那眼神却若有若无的看向了厨房的方向。

        很快,叶佳禾已经重新倒了一杯水走了出来,纪一笹的眼神堪堪的收了回来,仿佛从来就不曾看过一样。

        叶佳禾毕恭毕敬的把水杯放在纪一笹的面前:“二叔,水。”

        纪一笹很淡的嗯了声。

        叶佳禾松了口气。

        起码在小乙的面前,纪一笹没给自己太多的难堪。

        而小乙就好似没事的人一样,偷偷又吃了一口pizza,被叶佳禾看了一眼,小乙立刻一本正经的粘好。

        “佳禾,时间不早啦,我去刷牙洗脸睡觉了。”而后,小乙就头也不回的,蹦蹦跳跳的朝着二楼的房间走去。

        叶佳禾哭笑不得。

        她还没来及转身,纪一笹也已经站起身,看着小乙的身影没入房间后,他迈着长腿,也朝着二楼的书房走去。

        叶佳禾楞住,被一个人留在客厅。

        她没说话,低着头,安安静静的把pizza吃完,而后再把没吃完的yoga保鲜膜包好,收拾好桌面的一切狼藉,这才回了主卧室。

        在经过书房的时候,叶佳禾的脚步停了一下。

        她曲起手指想敲门,但最终叶佳禾还是没敲下门,叹了口气,回了主卧室。

        她还是有点怂的。

        在纪一笹的冷漠里,叶佳禾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反而把气氛弄的越来越尴尬。

        最终,叶佳禾就只能选择保持沉默。

        ……

        ——

        入夜。

        叶佳禾很困,迷迷糊糊的在床上躺着,而原本属于纪一笹的位置却始终空荡荡的,纪一笹并没出现在主卧室内。

        这人是不回来吗?

        叶佳禾不免胡思乱想。

        忽然——

        主卧室的门传来动静,叶佳禾掖着被子,小心翼翼的看着门口的方向,再确定纪一笹的身影走进主卧室的时候,叶佳禾提着的心松了一下。

        原本的困意,在纪一笹进来的时候,就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她安安静静的等着。

        纪一笹的动作很轻,拿了衣服就直接进了洗手间,没一会就传来流水的声音。

        等纪一笹出来的时候,叶佳禾看了一眼时间,凌晨1点10分了。

        叶佳禾抓着被子的手不由自主的紧了紧。

        脸色开始异常的红润。

        那是一种又羞涩,又不安的感觉,心跳快的快蹦出喉咙口。

        抓着被子的手,越发的汗涔涔的。

        就连藏在被子里的腿,都不由自主的动了动。

        若是平常——

        纪一笹只要回到大床上,根本不会在乎现在是几点,叶佳禾是否睡着,纪一笹会折腾的叶佳禾彻底的清醒过来。

        那样炙热的温度,会在第一时间就围绕着叶佳禾。

        再多的不情愿,在纪一笹的热情如火里,也会渐渐地变成欲拒还迎,最终大抵不过弃械投降。

        而如今——

        纪一笹就只是安静的躺了下来,没一会,均匀的呼吸声就跟着传了过来,这姿态就好似已经对叶佳禾没任何兴趣了。

        叶佳禾安静了下。

        明明这人昨天还热情如火的。

        她很小心的翻了一个身。

        纪一笹的后背对着叶佳禾,叶佳禾在静谧的夜黑里,可以清晰的看见这人的肩胛骨随着呼吸,上下松动。

        背部的线条,流畅而紧实。

        这人习惯裸睡,叶佳禾很清楚。

        似乎不需要再贴上去,闭眼都可以想到这人的好身材,再想到这人圈着自己,热情如火的模样,叶佳禾的脸彻彻底底的滚烫的烧了起来。

        明明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叶佳禾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了。

        就在这样的混乱里,叶佳禾不自觉的在翻动自己的身体。

        被子随着叶佳禾的翻动,也跟着不断的动着。

        最终,原本安静睡觉的男人有些受不了了。

        纪一笹阴沉的声音传来:“叶佳禾,你到底睡不睡。”

        叶佳禾一愣,没想到自己把纪一笹吵醒了,这下,她更加不知所措:“二叔,我……”

        原本还背对着叶佳禾的男人却忽然转过身,棱角分明的面部线条在黑夜里,显得越发的凌厉。

        叶佳禾有些被吓到了,红唇动了动,半天没说话一句话。

        漂亮的大眼,蓄满了复杂的情绪,白皙的肌肤在黑夜里显得透亮,随着被子被纪一笹猛然的掀起,叶佳禾的腿就这么裸露在空气中。

        纪一笹的喉结滚动。

        眸光越来越沉,甚至看着叶佳禾的眼神都带了几分的危险。

        那被子堪堪的落在自己精瘦的腰间,挡住了下面暧昧的风光,肌理分明的小腹,人鱼线越发的清晰。

        纪一笹的手就这么撑在床边,眸光锐利的看着叶佳禾。

        叶佳禾下意识的躲了下。

        结果,叶佳禾没来得及逃的太远,就已经被纪一笹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

        那样再清晰不过的触感,让叶佳禾倒吸了一口凉气。

        纪一笹滚烫的肌肤已经贴近了自己,灼热的感觉,让叶佳禾不自觉的扭动了下,但偏偏,越是扭动,纪一笹的眼神,越是沉的可怕。

        “二……二叔——”叶佳禾的声音都跟着结巴了起来。

        “叶佳禾。”纪一笹一字一句的叫着叶佳禾的名字,“怎么,胃口被我养大了。我放过你,你就受不了了?”

        “啊?”叶佳禾没想到纪一笹能曲解成这样。

        她没来得及解释,纪一笹的声音再一次的传来:“好好的觉不睡,这是主动邀请我的意思?”

        “不是——”

        “不是,那你现在做的是什么事?”纪一笹逼迫着叶佳禾,一字一句问的再清晰不过。

        叶佳禾被纪一笹看的头皮发麻,贴着床单的样子也跟着瑟瑟发抖起来,空气中的温度却不断的燃烧了起来,温度越来越高。

        明明已经入秋,叶佳禾却汗涔涔的。

        “我——”叶佳禾想和纪一笹解释“我只是想说,我和季行——”

        然后——

        就没然后了。

        叶佳禾所有的声音已经被纪一笹的吻给彻底的吞没了。

        纪一笹拒绝听叶佳禾的解释,甚至有些发狠的在叶佳禾柔软的唇瓣上,重重的咬了一口,一直到在彼此的口腔里尝到血腥味,纪一笹也没松开叶佳禾。

        叶佳禾呜咽着,拼命的摇头。

        越是挣扎,纪一笹越是野蛮。

        在叶佳禾开口提及到季行的时候,纪一笹下意识的抵触任何和季行有关系的话题。

        纪一笹原本是根本不想回到主卧室,但是他的脚却完全不受控制的朝着主卧室走来。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纪一笹是真的没打算碰叶佳禾。

        结果,叶佳禾倒好——

        平日的时候,只要是做这种事,叶佳禾是抗拒和闪躲的,纪一笹几乎是野蛮的把叶佳禾拖下水,叶佳禾才没了任何反抗的余地。

        渐渐的跟着沉沦。

        而今天倒好,叶佳禾竟然主动靠近自己。

        纪一笹是一个男人,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毫无反应的。

        再加上叶佳禾那看起来委屈又楚楚可怜的样子,越发的让纪一笹觉得烦躁。

        最终,他忍无可忍的翻身。

        既然叶佳禾不想睡,那就大家都不要再安静了,彻底的不放过彼此为止。

        结果偏偏叶佳禾总可以无时不刻的再给自己添堵,明明知道自己忌讳什么,却仍然要不断的提醒自己。

        那种感觉,还真是他妈的混蛋——

        “二叔——”叶佳禾尖叫出声。

        纪一笹根本不给叶佳禾任何准备的时间,就这么阴鸷的看着叶佳禾,那情绪已经紧绷到了极点!

        撑在床边的手越来越紧,手背上的青筋暴露。

        发了狠的眼神

        把一下午积郁下来的抑郁情绪,彻彻底底的爆发了!

        顾不得叶佳禾的任何反应,就只是在把自己的情绪爆发,那是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但是得到安慰的就只有躯体,内心的那种狂躁,却仍然清晰可见。

        叶佳禾是疼的尖叫。

        她要推开纪一笹,但是纪一笹却直接扣住了叶佳禾的手。

        纤细的手腕被掐的通红。

        叶佳禾哭着看着纪一笹:“二叔,好痛……”

        纪一笹只是很淡的看了一眼叶佳禾,眼中不带一丝的感情,摆明了就是不想让叶佳禾好过。

        叶佳禾越发觉得委屈,细白的牙齿咬着下唇,唇瓣开始微微的渗了血。

        纪一笹的眸光一敛。

        终究还是心疼了叶佳禾。

        叶佳禾喘息着,眼眶已经氤氲了雾气,就这么委屈的看着纪一笹。纪一笹被叶佳禾看的烦躁不已。

        徒然而生的感觉,硬生生的让纪一笹觉得自己就是个禽兽。

        但是——

        那又如何。

        纪一笹的胸口就好似堵着无数的沙土,怎么都没办法清理干净,那呼吸都随着这样的恶劣环境开始变得粗重起来。

        叶佳禾哭出声,她真的觉得自己要会死在纪一笹的手里。

        想过无数次解释的情况,但是叶佳禾真的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酣畅淋漓的纠缠。

        床头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纪一笹打开了。

        她的眼中满是这个男人。

        汗涔涔的,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眸光深处的狠戾,就如同一只猎守猎物的美洲豹,再扑向猎物的那一刻,精准而锐利。

        叶佳禾真的受不了了。

        她哭喊着,抓着纪一笹的后背,在他的后背抓出了一道道的红痕。

        纪一笹的眉头一皱。

        “阿笹,不要这样好不好——”叶佳禾哭着求饶。

        “该死的——”纪一笹低咒一声。

        下一瞬,纪一笹在叶佳禾低低的叫喊声里,彻底的爆发,绚烂的烟火在最后的时候达到了顶峰,就如同绽放的樱花,成片成片的,让人缓不过神。

        而纪一笹却没任何的眷恋,头也不回的就朝着淋浴间走去。

        叶佳禾软着身子,大口的喘息,就这么听着淋浴间里传来的流水声。

        呵呵——

        叶佳禾很无奈的叹息。

        最终,还是没能和纪一笹解释清楚。

        而身体的疲惫,加上紧绷的神经在彻底的松懈下来后,叶佳禾的眼皮都睁不开了,葱白的手就这么抓着床单,顾不上黏糊糊的难受感,没一会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淋浴间的流水声停止的时候,纪一笹走了出来。

        他看见就这么趴着已经沉沉睡着的叶佳禾。

        纪一笹很清楚自己下手是狠了,再看着叶佳禾疲惫的完全没了反应的模样,说不心疼是假的。

        但这样的心疼很快就会被叶佳禾的态度给彻底的覆盖了。

        纪一笹站在原地,看了很久,一瞬不瞬的。

        叶佳禾似乎在梦魇里都在挣扎,不断的呢喃着:“二叔……不是……季行,我们……我……”

        断断续续的声音,纪一笹并不知道叶佳禾在说什么。

        但是季行的名字却如同噩梦一样的缠着纪一笹。

        纪一笹手心的拳头渐渐的攥紧,最终,他套上衣服,直接朝着主卧室外走去,他真的害怕自己再留下来,会把叶佳禾狠狠的摇醒。

        不想听叶佳禾和自己提及季行,纪一笹怎么都不敢承认,那是内心的一种恐惧。

        沉了沉,纪一笹大步流星的朝着主卧室外走去。

        主卧室里,很快就变得静悄悄的。

        ……

        ——

        接下来的周末。

        叶佳禾根本没机会看见纪一笹。纪一笹也没回过公寓。偌大的公寓就只剩下叶佳禾和小乙两人。

        佣人在周末的时候不会出现在公寓里。

        这是纪一笹的意思。

        纪一笹并不喜欢周末的时候有人在家里来来去去的。

        所以,周末的早餐是叶佳禾处理的。

        偶尔纪一笹也会弄早餐。

        而今天,叶佳禾弄好早餐的时候,频频的看着公寓的门口,那是一种无意识的行为,但是叶佳禾却很清楚,自己在等纪一笹出现。

        纪一笹有晨跑的习惯,所以这个点不在公寓也没任何奇怪的。

        结果,一直到小乙从房间走出来,叶佳禾却仍然还没等到纪一笹回来,这让叶佳禾怔了怔。

        倒是小乙喝了一口牛奶,很淡定的说着:“佳禾,你早餐做多了。”

        叶佳禾一愣:“为什么?”

        她做的是三个人的正常量。

        “因为爹地去出差了呀,一早就走了。大概要到周二才能回来呢。”小乙慢慢的解释着。

        叶佳禾:“……”

        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纪一笹从来没和自己说过。

        而小乙却知道的清清楚楚的。

        那种感觉就好似自己已经被纪一笹排除在,他和小乙的世界之外了。

        忽然,叶佳禾就跟着安静了下来。

        小乙像是觉察到叶佳禾的反应:“佳禾,是不是爹地没和你说,所以你不高兴了?我想爹地不是故意的,肯定是忘记啦。”

        “没有。”叶佳禾勉强的笑了笑,“我只是担心,多余的早餐怎么办,会浪费的。”

        “可以留着一会当点心,反正都是牛奶和面包。”小乙倒是说的直接。

        叶佳禾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

        很快,纪一笹给小乙安排的私教已经来了,小乙随着老师去了房间读书。偌大的客厅就只剩下叶佳禾一个人。

        安安静静的。

        而纪一笹彻彻底底的在这个周末,完全的失联了。

        没有给叶佳禾打过任何一个电话,更不用说交代叶佳禾什么事。

        仿佛就已经把叶佳禾彻底的遗忘了。

        而叶佳禾却可以在晚上的时候,路过小乙的房间,清楚的听见纪一笹的声音透着门缝传了出来,父子俩在轻声交谈。

        不仅仅是学习,还有每天发生的新鲜事。

        面对小乙的时候,纪一笹的耐心十足。

        叶佳禾在房间内听了很长的时间,而后沉默的朝着主卧室走去。

        不再言语。

        ……

        ——

        一眨眼,已经是周三。

        纪一笹仍然没回到公寓,也没任何的消息。叶佳禾好几次想问小乙,但是那话到了嘴边就吞了回去,没再开口。

        她看着小乙吃完早餐,收拾好,就把小乙送到楼下,司机在楼下等着小乙。

        在小乙上车后,司机转身看着叶佳禾:“夫人,先生交代我送您去公司。”

        叶佳禾一愣,是因为司机的称呼。

        她很淡的笑了笑:“不用了,我地铁过去很快的。”

        司机有些为难。

        “还有,不用叫我夫人,我不是纪先生的妻子。”叶佳禾解释了一下。

        司机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而叶佳禾已经安静的朝着地铁站口走去,没再多说什么。

        司机挠挠头。

        可他对着纪一笹这么叫叶佳禾的时候,纪一笹完全没任何反驳的意思。

        这——

        但司机也没多想,纪家的事情从来都不能碎嘴,他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很快,司机也没多说什么,快速的上了车,车子匀速开了出去,朝着德威的方向开去。

        而叶佳禾也已经走到小区口,准备朝着地铁站走去。

        “佳禾。”叶胤的声音传来。

        叶佳禾一愣,有些意外在这里看见叶胤。

        自从纪一笹给了叶胤五千万的现金支票后,叶胤变得忙碌了起来,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急于求成,反而稳扎稳打。

        之前叶氏的危及对叶胤的打击很大,反而让叶胤渐渐的成长了起来。

        起码现在的叶氏,虽然不算多好,可是已经渐渐朝着正轨走去。

  https://www.65ws.com/a/108/108165/365662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