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神医弃妃:霸道王爷难驯服 > 第008章 额外赏赐

第008章 额外赏赐

        “那宫女是谁?你直接把她带去广陵宫就是了,如果觉得不够,再多挑几个。”皇上心情大好,说话就没有什么顾虑了。

        “那,儿臣便先行谢过父皇了。只是,儿臣并不知道那宫女长什么模样,夜间光线不好,儿臣醉醺醺的,未曾看清。”

        夏侯川淡定地说着,还有些遗憾昨夜的迷糊。

        “哦?”皇上更觉得有趣了,“川儿还能有这么迷糊的时候?”

        “让父皇见笑了。”

        “没看清,也没什么问题啊!招呼一声,让那个宫女去侍候你便行了。”

        按皇上的想法,夏侯川那么俊美,又那么迷人,但凡女人,都不会拒绝夏侯川的“邀请”。

        基本上所有人都与他是同样的想法,不由觉得那宫女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许多女子嫉恨起来,牙齿磨得咯咯作响。

        但,翎羽显然并不如那些女子想的那么开心,只有两个月就能出宫了,她想要自由,可不愿意一辈子都被禁锢在宫中。

        而且,夏侯川当众把那事道出来,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

        想时,夏侯川冷不防朝她这边走来。

        “四弟。”夏侯温起身打招呼,有冷风袭来,他忍不住便要咳嗽。

        手捂着唇,他努力了半响,才压下那股冲动。

        夏侯川走到长桌前,“三哥快坐下,你身体不好,可别累着了。”

        夏侯温与之一起坐下去,道:“恭喜四弟,封为燕王。”

        夏侯川抿了下嘴,淡然处之,“这个燕王,臣弟汗颜,西南一带的民乱暂时看似平息了,但那地方民风剽悍,指不定什么时候……”

        后面的话,他以一个苦笑掩饰过去。

        “相信有四弟在,不会有什么乱子的。”夏侯温很是相信他。

        坐了这么一会,还不见宫女斟酒,夏侯川如画的剑眉蹙了下,风情万种的眼睛朝后面瞥去。

        翎羽不期然地与他对视,立即别开眼眸。

        恍惚察觉自己的失误,她拿着酒壶上前,小心翼翼地斟酒。

        离得近了,她鼻中又嗅到了男人身上沁人心脾的清香,那么熟悉,想起昨夜之事,她无可抑制地冒出了一股火气。

        于是,酒壶倾斜着往杯中倒酒之时,她的手因捏得太紧而青筋暴涨。

        她从来不是任何人手中待宰的羊羔,倘若不是身体虚弱的原因,她一定要让这男人好看。

        “不会斟酒?”夏侯川冰冷地开口,站在他的角度,还道是翎羽紧张。

        这如地狱森冷飓风的言语钻入耳中,翎羽咬了咬唇,尽量地平息住心中的怒气。

        恐是心绪波动得厉害,她还未开口,一口血就从喉咙中冒了出来。

        但她不想被人察觉,硬生生地吞咽了下去。

        只是,身体跟失了力一样,手臂一软,那酒壶就悲催地掉到地上。

        “砰”的一声脆响后,白玉酒壶便破裂开来,连同酒水都倾洒一地。

        无数双眼睛顿时朝这边望来。

        翎羽一看,赶紧蹲下去捡碎片。

        夏侯川不悦地蹙起眉头,“安公公就让这等笨手笨脚的宫女来侍候?”

        “……”

        这事儿如果扯到安公公的头上,再一查安公公帮她做的事,那她出宫的事就会发生变故了。

        翎羽听着他的话语,走神之际,一不小心就割破了手指。

        她疼得缩回手,一看,伤口还不小。

        突听夏侯温道:“四弟也莫要不开心,正所谓碎碎平安嘛。”

        这算是给翎羽开罪。

        夏侯川疑惑地瞥了眼蹲着的宫女,“三哥与这宫女认识?”

        “不认识。”夏侯温温文尔雅地否认,“但是,见过。”

        彼此还不知道姓名,的确算不得认识。

        离得不远,皇上的目光看向这边,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父皇不用担心。”抢在夏侯川之前,夏侯温先一步回话。

        夏侯川见他如此为那宫女说话,朝那宫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翎羽忍着伤口的疼,把破碎的瓷片拿在手中,道:“奴婢顾翎羽。”

        宴会上人太多,夏侯温一句“没什么事”,便让许多人都转移了注意力。

        夏侯川的目光落到她流血的手指上,“不疼?”

        “不疼。”翎羽随意回答。

        “顾翎羽,你怎的这么不小心呢?”唐佳佳瞧见翎羽的举动,脸色沉了沉,便过来训斥。

        微微俯身,她立马向夏侯川告罪:“燕王殿下恕罪,顾翎羽乃是掖庭的宫女,平日里都是手脚麻利的人,今儿个看到燕王殿下,不知怎么的,竟然这般慌乱。”

        她明着是在帮翎羽说话,其实有意无意的都是在说翎羽觊觎燕王殿下的垂青,这才表现得与平日不一样了。

        见夏侯川没有任何表示,她斜睨过去,“顾翎羽,你还不快下去清理一下手上的血?可别冲撞了燕王殿下和三皇子殿下。”

        这改变了的态度,让翎羽看她一眼,这才福身告退。

        翎羽从外围出去,走时,听闻皇上火气浓浓地道:“锦儿呢,怎么还不来?身为太子,他的玩心也太大了吧?”

        有损太子的事,皇后立即解释,“皇上,锦儿或许是有事儿耽搁了,臣妾这就派人去催催他。”

        ……

        宴会之后,次日,内侍阁便传出话来:让那个被燕王殿下临幸的宫女去广陵宫侍候燕王。

        这绝对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事,一时间,宫中就热闹了起来,所有宫女都在议论,那个被燕王殿下临幸的是谁?

        在旁人看来,要不了多久的工夫,那个宫女就会屁颠屁颠地去广陵宫了,即便是得不到正妃的位置,少说也会是一个侍妾,燕王殿下的侍妾,那也是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事。

        然而,直到晌午时分,那个宫女都没有出现。

        夏侯川在广陵宫内,冷沉地朝汇报情况的林斌询问:“还是没有来?”

        怒气太甚,他拳头都捏得咯咯作响。

        林斌毕恭毕敬地回:“没有,属下派人去内侍阁问话,也是没有人去那里报备。”

        夏侯川眸中一闪杀机,“继续找,就算掘地三尺,也得把那个女人给本王找出来。”

        竟然敢无视他的命令,真个是活得不耐烦了。

  https://www.65ws.com/a/105/105834/357291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