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黑色重生:宠妻日常 > 第153章 提亲(下,二更)

第153章 提亲(下,二更)

        陆寒打电话给蓝永安的时候,蓝永安已经在公司里忙着。

        知道陆寒明天就要来提亲,蓝永安便又跟儿女们说了一声。

        蓝立知道了除了像父亲那样觉得陆寒挑的日子太赶了之外,倒是又暗暗地跟着陆寒学了一招。

        打铁要趁热呀。

        昨天求婚,明天提亲,陆寒的动作太神速了。

        蓝若已经从陆寒那里知道提亲的日期,再接到父亲的电话,蓝若颇有点无奈地对父亲说道:“他还真是心急。”

        蓝永安笑道:“他是挺心急的,怕死我们家反悔。”

        听出父亲的话里还有几分打趣的味道,蓝若的脸红了红。

        由于是上班时间,父女俩并没有过多地聊。

        昨晚,父女俩已经好好地谈过了。

        陆寒忙着要准备聘礼,虽然他的人多,使唤起来也快,很多事情还是他亲力亲为,故而中午的时候,他都没有过来接蓝若下班一起去吃饭。

        下班时间一到,杨萌萌就小跑过来,一边帮蓝若收拾着桌面,一边笑问着:“蓝若姐,一起吃饭吗?”

        她笑看蓝若的眼神满是暧昧,蓝若好笑地轻捏一下她的脸,小姑娘的皮肤挺滑的。

        “手感不错。”

        蓝若挽起了包,夸着杨萌萌的皮肤好。

        杨萌萌笑眯眯的:“蓝若姐的手感肯定也很好,以后只会更好。”她家表哥不仅会把蓝若姐养得好好的,也会买很多护肤品给蓝若姐使用,更会请专业的美容师,隔一段时间就帮蓝若姐做美容的,还不用蓝若姐去到美容院做。

        姑姑家有专门的美容室,里面应有尽有,和专业的美容院不相上下,君不见她姑姑保养得多好呀。

        杨萌萌亲切地挽住了蓝若的手臂,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走着。

        蓝若还不忘问杨萌萌:“还要辞职吗?”

        提到辞职的事,杨萌萌就不满地说:“蓝若姐,你可得说说你弟弟,也就是我那个学弟,他居然利用他手里的临时权力,阻拦我辞职,我昨天递交辞职信的时候,我的上司是连看都不看,就叫我出来做事,说什么上面说了,我工作认真,是条好苗子,不会让我辞职的。”

        鬼都知道是蓝立搞的鬼。

        “他们真没有欺负我,学弟偏说我要辞职就是他们欺负的,说要替我讨还公道,我倒是无所谓的,但不能害得别人跟着我失去工作,也就暂时不提了,反正学弟再上一个月的班就要开学啦。”

        杨萌萌压根儿没有往爱情方面想去。

        她觉得她和蓝立还不算熟。

        蓝若笑道:“那你就先别辞职吧。”

        杨萌萌撇撇嘴,“也只能这样了,好在还有蓝若姐陪着。”她是越来越喜欢蓝若这个准表嫂,蓝若也喜欢杨萌萌这个女孩子。

        两个人现在已经成了好朋友,就算没有陆寒的关系,蓝若也希望杨萌萌不要离开。

        “若若,萌萌。”

        一路而出,看到两个人的都笑着打招呼。

        他们看蓝若的眼神充满了羡慕,看杨萌萌的眼神就有点不屑了。

        可能是觉得杨萌萌在抱蓝若的大腿吧。

        不过也是蓝若肯给杨萌萌抱大腿,那么多的女同事,蓝若和她们相处起来都很平常,并没有对谁特别好,只有这个杨萌萌,从进来开始,就得到蓝若的青睬,两个人好得像一个人似的。

        等到两个人走过后,就有人讽刺着杨萌萌:“那个杨萌萌刚进来时,看她笑得那么甜,我还挺喜欢她的,现在才知道她就是个抱大腿的,看她和若若多亲热呀。”

        “谁都知道若若是咱们蓝氏的千金小姐,能抱她的大腿谁不想抱,杨萌萌可算是抱成功了。现在若若很快就要成为陆氏的总裁夫人了,那大腿更加的粗,杨萌萌可不得使劲地抱稳。”

        “最讨厌这种只会抱大腿的人了。”

        “抱大腿就算了,有大腿抱,谁不想抱呀?人家杨萌萌目标远大呢,人家是冲着蓝副总去的,蓝副总年轻英俊,虽说还没有正式接管蓝氏,却是蓝氏内定的继承人,总裁退休后,肯定是蓝副总接管公司的,杨萌萌可不稀罕升职加薪,人家想要的是咱们公司的下一任总裁夫人之位。”

        说这些话的人是红姐。

        红姐还真的打蓝立的主意,但蓝立对她就是公事公办,她从蓝立的眼里看不到爱火,见蓝立对杨萌萌有点特别,越加的嫉妒杨萌萌。

        “不是说她和蓝副总是校友,也算得上学姐学弟吗?可能人家压根没有那个意思呢。”也有人不相信杨萌萌是那种人。

        红姐讽刺地冷笑着:“你们看着就知道,我敢说现在她跟着若若下了楼后,准会偶遇蓝副总的,然后她借着若若的关系,就能和蓝副总一起吃饭了。”

        众人半信半疑的。

        杨萌萌没有那个意思,不过她和蓝若下楼后,还真的在前台那里看到了蓝立,蓝立是刻意在等着姐姐下楼的,他知道姐姐和杨萌萌关系好,两个人准会一起下楼。

        “姐,萌萌。”

        蓝立笑着向两个人招手。

        等两个人近前了,蓝立笑道:“姐,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他又看向杨萌萌:“萌萌,你也一起。”

        “走吧。”蓝若拉住杨萌萌跟着蓝立往外走,见弟弟一下子就转到了杨萌萌的身边,蓝若在心里暗笑,这小子动了春心后,小动作倒是不断。

        红姐等人走出电梯后,远远地就看到了三个人并排走着,蓝立还挨着杨萌萌呢。

        她冷笑着,“看吧,我说得没错吧。”

        刚才在背后讨论杨萌萌的那几个女人都不说话了,有些还和红姐一样露出了讽刺。

        蓝立是未来的蓝氏总裁,他的妻子想必也要是豪门出身吧,再低要求也要大公司的高管吧,杨萌萌不过是打杂的,配得起蓝立吗?

        灰姑娘的梦呀,还真是不少人在做着。

        她们就等着杨萌萌撞得头破血流吧。

        以为讨好了蓝若就可以嫁给蓝立了吗,除非讨好了总裁,不过杨萌萌在公司里根本就见不到总裁的。

        “铃铃铃……”

        蓝若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来看了来电显示,是沈天舒打来的,她连忙接听。

        听完沈天舒的电话后,蓝若对弟弟说:“蓝立,天舒在公司外面等我,你和萌萌一起去吃饭吧,我不跟着了,照顾着点萌萌。”

        蓝立巴不得姐姐走开,这样他可以和杨萌萌独处。

        “姐,我知道了,萌萌是我的学姐,我自会照顾着她的。”蓝立这样说是想让杨萌萌不起任何的疑心。

        蓝若哪有不知道弟弟的小心思,从来就没有打算插手管弟弟爱情的她,也懒得点破弟弟的小心思,歉意地跟杨萌萌说了句抱歉后,就先走一步。

        沈天舒的车子停在公司门口,她一身帅气的女式西装,靠在车身上,两手插在裤兜里,显得特别的帅气,很多人远远地看着她都以为她是个帅哥呢。

        “天舒。”

        蓝若笑着走过来,“你刚刚的样子真是帅呆了,要是我公司里的女孩子被你迷住,请我做媒人,我该不该做这个媒人?”

        沈天舒绅士一般帮她拉开车门,笑道:“行呀,她们要是敢嫁,我就敢娶。”

        蓝若失笑:“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真娶个女人回家,你三个哥哥得集体晕倒。”

        “若若,昨天的场面,可真是羡慕死人。”沈天舒把车子开动,“看着你的幸福就在眼前,我也替你开心。”

        就是可怜了慕楚的一片深情。

        沈天舒知道慕楚肯定很难过的,不过她并没有去安慰慕楚。

        出差回来后,沈天舒也就是在同去医院探望陆寒的时候见过,之后再没有单独见过了。

        她不去找慕楚,慕楚更不会主动来找她的。

        “谢谢,你以后也会找到幸福的。”

        沈天舒笑,“那是当然的,我还年轻,总会遇到我的另一半的。”她没有提慕楚,蓝若便知道她说到做到,是真的在放弃慕楚。

        蓝若替慕楚叹息一声,沈天舒真的是个好女孩,但慕楚就是不喜欢天舒,却喜欢她这个心不在他身上的人。

        好在,海清对好友有意思。

        “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沈天舒问着,“我要当你的伴娘,要是最近就会举行婚礼,我就先不出差了,要是还要等上一年半载的,我还要出差。”

        沈天舒过来请好闺蜜吃饭,一是为了问蓝若这个问题,二是两个人很长时间没有一起吃过饭了。

        蓝若先问她:“你还要出差吗?”

        沈天舒嗯着,“分公司的事情本来就未处理好。”她回来是因为陆寒出事,好友需要人安慰,她才会先撇下工作赶回来的。

        蓝若默了默,说道:“我想,可能一两个月内就会举行婚礼了吧,陆寒那个心急的,说明天来我家提亲。”

        后面那句话似是抱怨,其实带着甜意。

        沈天舒也笑:“明天就提亲,他还真是心急,以他那心急的心态,加上他的办事速度,你们的婚礼说不定在一个月内就举行呢,别人还得预约订酒店摆婚宴,你们倒是不必担心这个问题,锦华大酒店就是陆氏旗下的。”

        蓝若:“……”

        大家都把陆寒那猴急看在眼里了。

        他心急着提亲,心急地举行婚礼,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吃她。

        想起他那方面的贪婪,蓝若的脸悄悄地红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间便到了酒店。

        “天舒,蓝小姐?”

        温厚醉人又带着浅浅笑意的声音传来。

        两个女人望向前方,竟然看到海清,海清应该是和客户一起吃饭,他旁边还有好几个人,见到两人后,他低声地说了几句话,那几个人望向两个女人,笑着先进酒店了。

        海清迎过来,笑着又叫了两人一声。

        蓝若留意到海清对她还是那样客气,称呼她蓝小姐,却叫着沈天舒的名字,沈天舒似乎没有反应,想来不是刚改口的。

        “海特助也来这里吃饭?刚好,我和天舒也是。”蓝若笑着说,在海清看向她的时候,她朝海清挤眉弄眼,海清明白她的意思,向来温和却不失冷静的他,隐隐有点慌乱,似是害怕蓝若会点破似的。

        蓝若看得更加好笑。

        在她和陆寒即将就要迎来喜事的时候,她在乎的人,也都遇到喜欢他(她)的人,挺好的。

        唯一让她还记挂着的便是慕楚了。

        希望,有一天,慕楚也能找到属于他的幸福。

        “刚才那几个是我的朋友,我们也是在这里偶遇的。蓝小姐,天舒,要不,一起吧,我请客。”海清短暂的慌乱过后,又神色自若地请着两个女孩子吃饭。

        不等沈天舒回答,蓝若就抢着答应了。

        海清是个很细心很温暖的男人,和海清相处其实挺舒服的,沈天舒也没什么意见。

        吃饭的时候,海清不着痕迹地照顾着沈天舒,每次沈天舒要夹菜的时候,他似有未卜先知,先转动着桌子上的转盘,把沈天舒爱吃的菜转到沈天舒面前时就停下,他装着给自己夹菜,其实是方便了沈天舒。

        不时看沈天舒的眼神更是隐藏着情愫,蓝若吃着吃着,都觉得自己是个电灯泡,很想当个隐形人呀。

        其间,海清还接过两次电话,不过他接电话的时候,避开了两个女孩子,蓝若猜测着,刚才在酒店门口看到的那几个人,应该是海清的客户。

        是海清为了和沈天舒一起吃饭,先把客户放到一边去。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蓝若能预见,好友也会很幸福的。

        再者,海清的表现真的可圈可点。

        ……

        周四和周五的交接,就是日起日落那样简单。

        周五是陆寒来提亲的日子。

        蓝家一家人都没有回公司。

        蓝永安也请了一些长辈过来,知道蓝家要与陆家结亲,蓝家的那些亲戚们特别热衷,直夸蓝若优秀,就该嫁给陆寒那种优秀的男人。

        丁静芳目前还是蓝永安的合法妻子,不过她已经被抓进去了,故而蓝若这边是缺母亲的,不过就算丁静芳没有被抓,蓝若也不想让丁静芳充当自己的母亲。

        她的娘舅,舅母是连夜坐着飞机从国外赶回来,这会儿刚刚赶到的呢,是蓝立大清早就去机场接他们的。

        蓝子轩最开心,因为家里很热闹呀。

        他不时在屋里跑来跑去,时不时就发出嘻嘻哈哈的笑声。

        丁静芳母女俩做过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看蓝子轩在蓝家还是和以前一样,大家也能理解蓝永安的安排,毕竟稚子无辜,蓝若姐弟俩对这个小弟弟一如以往,更让人不敢别待蓝子轩。

        “姐,陆大哥来了。”

        蓝子轩在外面玩着玩着,忽然就跑进屋里,一边跑一边叫喊着:“姐,我看到陆大哥的车子了。”

        小家伙也记住了陆寒的专车。

        陆家来的长辈有六人,主要是陆寒的娘舅们,陆家本族只请来了一位叔公,与陆寒这一支还未出五服的。陆家这边的亲戚在当年加害陆父,被陆寒清算后,已经没有多少家和陆寒来往的了。

        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不敢。

        陆寒的手段比其父更狠一点。

        陆氏在A市本来就是个大家族,不过陆寒这一支,从他爷爷开始就是单丁,整个家族却又数他们这一支最富有,陆氏集团的财富让无数族人眼红。

        很早的时候,族人就合伙想坑算陆寒家里的财产的了。

        陆寒小时候也差点被害死,后来他才学了拳脚功夫自保,这就是刀爷当年会输给他的原因。

        陆氏族人眼红陆寒这一支的财富,又见他们祖父辈三代都是单丁,陆太太又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想着害死了陆父,剩下陆太太孤儿寡母的,哪能守得住陆氏集团?

        到时候陆氏集团还不是被他们瓜分,哪怕他们不能完全得到陆氏集团,能瓜分到一点也能让他们三代子孙都不愁吃穿,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都说财帛动人心,陆父就是死在族人的阴谋之下。

        好在陆寒是个立得起来的人,陆氏集团才没有被瓜分掉。

        也是因为陆寒清算了仇人,所以现在陆寒要请族中长辈过来提亲,就只请到一位叔公,其他人倒是想来了,要么是辈份不够,要么是陆太太不请他们。

        虽说陆寒的长辈只来了六人,不过跟着过来帮忙搬聘礼的人却很多。

        陆寒带来的车队,多到蓝家的空地上都停不下来,最后只能停放在别墅门口的空地,还占用了很长一段路,而那些车子上都塞满了厚礼。

        求婚求得那样高调,提亲也提得那样高调。

        提亲队伍一进别墅区,就如同春风吹遍大地一样,瞬间就吹遍了整个千禧别墅区,引来了无数人的侧目。

        “亲家。”

        陆太太一见蓝永安迎出来,笑眯眯地先打招呼。

        蓝永安见陆家那样高调,也格外的隆重,很满意,脸上的笑容也灿烂得像高空中的艳阳。

        “亲家,屋里请。”蓝永安也改口叫亲家。

        他笑着请大家进屋。

        陆寒的视线先胶在蓝若的身上,蓝若娇嗔他一眼,他就傻笑起来。

        蓝若看着他傻笑的样子,也跟着笑。

        这家伙,激动成啥样了,真到洞房花烛夜的那一天,他会不会过于激动,反而洞不了房?

        男女双方的长辈们都坐了下来。

        一坐下来,陆家的人,包括陆太太都在夸着蓝若,夸着蓝永安会教女儿,把女儿教得那么好,夸蓝家家风好,然后拼命踩着陆寒,把陆寒贬得一文不值的,只差说要打包送给蓝若了。

        蓝家人都被陆家人夸得个个都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线。

        而陆家准备的聘礼还在不停地往屋里搬。

        除了提亲必须准备的,其他的便是陆寒另外加的,金银珠宝,大量现金,这些就多到让人看着眼睛都花了。

        还有十几串新车钥匙,全都是豪车的标志,以及不知道多少十本的房产证。

        陆家本就是靠房地产发家的,陆寒来下聘礼,房产证能少得了吗?

        蓝若看着那么多的新车钥匙,以及那些房产证,忽然觉得自己婚后可以当包租婆了,别人辛苦一辈子都未必能买到一栋别墅,她只需要嫁一次人,就能得到几十栋别墅。

        “你,该不会是把你们家的家底都掏光了吧?”蓝若凑到陆寒的身边,小声说着他。

        以前听说哪位富豪娶妻或者嫁女,嫁妆或者聘礼丰厚,蓝若还不曾亲眼看到过,轮到自己的时候,她这哪止丰厚呀,堪称天价了。

        陆寒捉住她的玉手,趁大家不注意,先拉到自己的唇边亲了亲,然后低声地答道:“只要能娶到你,就算是掏光了,也值了。”

        他又贴到蓝若的耳边小声说:“若若,婚后,我再把我名下的财产都转到你名下,反正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蓝若逗他:“你不怕我卷着你的钱财跑佬,让你人财两空呀。”

        “你真要跑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带着我呀,若若,你想想,我那么聪明,那么会赚钱,你把我带着,随时都能帮你赚钱,你什么都不用干,就能有花不完的钱,多好呀,所以,我这个人,你千万别丢了。”

        蓝若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

        靠在他的肩膀上,她说:“我们要白头到老,除非你把我抛下,否则我都不会丢下你的。”

        陆寒揽紧她,“好,我们白头到老。”

        前来提亲,婚礼事宜自然也要提及,有好几个好日子是陆寒母子俩挑出来的,不过选定婚期陆太太交给了蓝永安。

        母子俩挺担心蓝永安会挑最远的那个日子,那可是要等到明年呢。

        蓝永安看过那几个好日子后,又与蓝若的舅舅,舅母们商量了一下,蓝永安问着陆太太:“亲家,最近的那个日子离现在还有二十天,太赶了,你们准备起来怕是来不及,要不,就用三个月后的日子吧。”

        他知道陆寒心急着娶妻,倒是没有特意选最远的日子。

        但最近的日子,实在是太赶了。

        准备婚礼事宜,蓝若备嫁,都需要时间。

        或许陆家那边准备起来快一点,蓝家这一边却慢一点,因为蓝永安没想到今年就嫁女的。

        用三个月后的那个日子,于双方来说都足够了。

        蓝永安就这么一个亲生女儿,他自是不会委屈女儿的,嫁妆备起来需要时间,他又只有一个人,就算大儿子能帮忙,可还要打理公司呢。

        “二十天的时间,是赶了点,准备起来也是可以的。”陆太太和叔公商量过后,还是希望用二十天后的那个日子。

        蓝永安看了看女儿,跟儿子小声地商讨一番后,便说道:“那好吧,就用最近的那个好日子。”

        就是,太赶呀。

        陆寒做事简直是风风火火的,求婚,突然,提亲,太赶,现在边婚期也定得急。

        蓝若的娘舅也不知道愿不愿意留下来帮帮忙,蓝永安想着还是得他和大儿子多操心操心的了,前岳家在他的前妻去世,他又再娶后,冷淡了很多,而蓝若的舅舅和她母亲的关系又不算很亲近。

        上辈子蓝家出事时,她的娘舅就没有伸出援手,也有可能是他们长居国外不知情吧。

        这次如果不是蓝若要嫁人了,他们可能也不会赶回来。

        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外甥女,外甥女嫁人,又嫁的是A市的商界龙头老大,蓝舅舅不回来是说不过去的。

        “谢谢亲家的理解,更谢谢亲家和若若肯接收我家这个讨人厌的儿子。”陆太太笑着向蓝永安道谢,又把自家儿子踩得低低的。

        婚期都确定了,陆寒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随便母亲贬低他,只要他能抱得老婆归就行。

        还有二十天,他就可以抱得老婆归啦。

        吃饭的时候,是去锦华大酒店吃的,总之,提亲很顺利,男女双方的长辈也都很满意。

        刀爷知道陆寒今天提亲,而且很顺利,连婚期都定好了,就在二十天后,他那个羡慕嫉妒恨呀。

        还以为他会先陆寒一步抱得美人归的,谁知道陆寒后来居上。

        刀爷归咎于是他的大舅哥拖后腿,还有,他家老娘也是个拖后腿的,人家陆太太就比他家老娘好多了,不仅不拖后腿,还是陆寒的神助攻。

        刀爷还知道在两个儿子被失忆的大舅哥掳走后,他家老娘迁怒于沈素,老娘的迁怒简直就是让他苦追沈素四多年打回了原地。

        可能是过于羡慕嫉妒恨吧,刀爷在陆大总裁提亲后,打电话过来诉苦。

        陆寒一接电话,刀爷就不是滋味地说:“陆寒,你咋就那么好命呢,好的都让你占尽了,你教我怎么活呀。”

        “我又没有占你什么,你怎么就活不了?”陆寒好笑地说他,当然知道好友是羡慕他。他还不忘鼓励着刀爷:“刀爷,你再加把劲,总有一天,你能娶到沈素的。就是,沈贺不好惹呀,人家可是黑门少主,根本就不把你刀家放在眼里,哈哈,挺好的。”

        刀爷直接黑脸,骂道:“陆寒,你这是幸灾乐祸吗?”

        陆寒一边笑一边咳着:“没有,我就是随便笑笑。”

        “去你的随便笑笑,分明就是幸灾乐祸,赶紧的,给我支几招,好让我也能早点抱得老婆归。咱俩是好兄弟,你可不能独自享福呀,得拉兄弟我一把。”

        陆寒笑道:“我除了不要脸这一招之外,还真没有什么好招支给你呢,不要脸这一招,你用起来比我更熟练,不用我教的。”

        刀爷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想想陆寒追妻,还真的是除了不要脸还是不要脸。

        “刀爷,咱俩面对的不一样,我的招儿对你来说没什么用的,我还翻过蓝家的墙,你能翻墙吗?沈家也没有墙给你翻,是吧。所以,你还是自己憋招吧,兄弟我是真的爱莫能助。”

        刀爷:……陆寒还翻过蓝家的围墙呀,那可真是够拼的。

        “其实,你真正要处理的问题就是你妈对沈小姐的态度,她才是沈小姐不愿意嫁给你的主要原因,你妈又是个强势的主,沈小姐也有骨气,她们成为婆媳,矛盾少不了,你不能处理好这个问题,我想,沈贺那里都不会松口的。”

        陆寒嘴上说爱莫能助,还是点醒刀爷,症结出在哪里。

        刀爷默了默,叹着气,说道:“我知道,我会处理好的。”

        “祝你好运。我挂电话啦。”

        陆寒祝福好友一句,就挂了电话。

        刀爷还想再打过去,却有电话打进来。

        他一看来电显示还是沈素的手机号码,立即笑眯眯地接听。

        “爸爸。”

        电话里传过来的却是沈俊熙压低的稚嫩童音。

        “大宝,你们回家了,爸爸还想着去接你们放学呢。”

        “爸爸,舅舅去接我和小宝回来的,爸爸,我趁妈妈把手机放在外面,偷偷打电话给你的,爸爸,我偷偷告诉你一件事,你要听着哦。”

        沈俊熙小朋友一边跟爸爸通着电话,一边盯着厨房门口的方向,害怕妈妈出来看到他偷偷打电话给爸爸。

        “大宝,你说,什么事,爸爸听着。”

        “爸爸,我听我舅舅说,要帮我和小宝找很多很多的新爸爸呢,明天幼儿园放假,舅舅说,让妈妈带着我和小宝一起去见新爸爸。”

        “什么!你再说一遍!”

        刀爷暴怒地叫起来。

        吓得沈俊熙小朋友手一抖,手机就掉在地上了,他赶紧捡起来,再也不敢跟爸爸说话,把电话挂断了。

        他还拍了拍胸膛,自言自语着:“爸爸太可怕,吓死宝宝了。”

  https://www.65ws.com/a/105/105831/468743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