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黑色重生:宠妻日常 > 第138章 跪求

第138章 跪求

        陆寒看得心痛至极,却无能为力。

        好在,他的母亲还是撑住帮他和蓝若办理了后事。

        他和蓝若被母亲做主埋在了一起,墓碑上,母亲请人刻上了“儿媳蓝若”,等于给了蓝若一个名份。

        他生前未能让蓝若成为他的妻,死后,母亲代替他给了蓝若名份。

        陆寒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他和蓝若会双双重生,原来是母亲把他和蓝若合埋了。

        办理了他和蓝若的后事后,陆寒看到母亲强撑着虚弱的身体,既要照顾他的一双儿女,又要努力去打理陆氏集团。

        只是,她的母亲,却没有那种本事,母亲忙得脚不沾地,陆氏集团还是人心渐散。

        陆寒活着的时候没少得罪人,他死后,那些记恨他的人,是巴不得凑过来落井下石的,好在刀爷够兄弟,哪怕他死了,刀爷还是罩着陆氏,但生意上的事,刀爷却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了。

        刀爷就适合打打杀杀,他开的又是侦探社,让他去挖人家的隐私,他非常在行,让他在生意场上跟人家勾心斗角,他就不太适合。

        刀爷也就是能罩着陆太太婆孙三人不被别人欺负,其他的就帮不到陆太太了。

        丁静芳在陆寒和蓝若死后,意然还想连陆氏集团都染指,甚至还想安排丁媛媛嫁给慕楚。

        慕楚自然是拒绝了,他喜欢的人一直都是蓝若,只不过他不曾向蓝若表白。陆寒是知道的,他不让蓝若跟外界接触,主要是不想让蓝若知道慕楚深爱着她。

        陆寒和蓝若都死了,慕楚倒是放下了怨恨,没有再针对着陆氏集团,反而跟陆太太长谈了一次,两家公司成为合作关系,慕楚把海清这个最得力的总特助兼好友,安排进陆氏集团帮助陆太太稳定陆氏集团。

        海清曾问过慕楚为什么要那样做?

        陆氏集团没有了陆寒,慕氏其实可以趁机把陆氏集团吞掉。

        慕楚说了什么?

        慕楚沉默良久,才轻轻地说道:“两个孩子才四岁多,他们是若若的亲生儿女,故人之子女,我如何忍心看着他们被欺负?我不是帮陆太太,我是帮故人。”

        海清听了后,也是沉默良久,最后叹了一声,拍拍慕楚的肩膀,说他:“你爱了十几年,却不曾向她表白,她到死都不知道你是爱她的。既然你放下恩恩怨怨,要帮助陆太太稳定陆氏集团,只为了故人,那我帮你这个忙。”

        慕楚感激:“海清,谢谢你。”

        海清笑,“谢什么呀,咱俩什么关系,还跟我那样客气。”

        就是因为有慕楚和海清的出手帮忙,陆氏集团才避免了又一次的动乱。除了慕楚和海清之外,沈天舒以及他三个哥哥都伸出了援手,陆寒知道,他们不是给他陆寒的脸,而是看在沈天舒曾经和蓝若是好闺密的份上。

        这个世间呀,还是有真情在的,好人,还是有的。

        就是看着丁静芳的所作所为,陆寒那个悔不当初呀。

        他活着的时候,自是不把丁静芳放在眼里,可他死了,他死了就无法拿丁静芳怎么样了。

        所幸他的母亲不再相信丁静芳,没有被丁静芳骗了去。

        还是刀爷给力呀,陆寒的人都是刀爷给他的,陆寒和丁静芳曾是合伙关系,丁静芳做过什么,陆寒最清楚,他身边的人保留着丁静芳母女俩的犯罪证据。

        陆寒死后,在丁静芳意图染指陆氏集团的时候,他的保镖团便把丁家母女俩的犯罪证据交给了刀爷,刀爷再报警。

        有件事让陆寒得到了证实,就是蓝永安真的是丁媛媛害死的,丁媛媛在陆寒去医院之前,先给蓝永安吃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蓝永安不知道继女想要他的命,没有任何的防备就喝下了加了药的那杯水。

        等到陆寒来了之后,蓝永安药力发作,倒在陆寒面前,经医生抢救还是未能救回来,就那样死了。

        蓝永安死后,如果有人追查下去,只要解剖便能知道他真正的死因,但丁静芳身为他的合法妻子,她拒绝了解剖蓝永安的遗体,说不忍心折腾亡夫的遗体。

        陆寒一心以为是自己气死蓝永安的,在蓝永安宣告死亡后,他便离开了医院,也没有追查蓝永安的真正死因,就这样背上了害死蓝永安的黑锅。

        丁媛媛承认了是她害死蓝永安的,她就是想让蓝若误会陆寒,想让蓝若因为恨意而离开陆寒,那样,她便能得到陆寒了。

        也是丁媛媛把陆寒做过的事添油加醋告诉了蓝立的,目的就是利用蓝立把所谓的真相带给蓝若,就连蓝立能越狱成功,都是丁静芳在背后请人帮忙的,母女俩这样做是要让蓝立一辈子都出不来,最好就是死在里面。

        蓝立果然不负母女俩所望,越狱出去后,找到了蓝若,他能找到蓝若,当然也是丁媛媛的功劳,否则他也不能轻易找到蓝若的。

        蓝立把所谓的真相告诉了姐姐蓝若,蓝若也如丁媛媛所愿,恨极了陆寒,以死相逼,姐弟俩逃出了那栋圈养了蓝若五年的大别墅。

        为了摆脱陆寒的追赶,后来姐弟俩又分开逃。

        蓝立很快被警方抓回去了。

        蓝若在陆寒的紧追不舍下跑到了海边的悬崖边,走投无路的她,却宁愿跳进波涛汹涌的大海里,也不愿意回到陆寒的身边。

        让丁媛媛想不到的是,陆寒也会跟着蓝若跳海。

        到头来,丁媛媛并未得到她想要的陆寒。

        丁家母女俩的罪迹太多,丁静芳还曾涉毒,涉毒的克数过大,最后,母女俩双双被判处死刑。

        恶有恶报,丁家母女得到了报应,而他陆寒也同样得到了报应。

        蓝家因他而家破人亡,到最后只留下蓝立和蓝子轩,但蓝立毒瘾太大,还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未知数,蓝子轩在父死,姐亡,母被判死刑时,不过才九岁多,还是个孩子,却无人接管他。

        丁静芳母女被判刑后,蓝氏集团最后被慕氏集团接手了,陆寒知道慕楚并不是想要蓝氏集团,而是不想被其他人成为蓝氏的新主人。

        他连陆氏都不想动,更何况蓝氏了。

        慕楚在接手蓝氏之前曾经去看过蓝立的,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些什么,后来慕楚就出面接手了蓝氏集团,蓝家别墅保留着,佣人们只留下青婶和田姨,以及两名保镖一名司机,是为了照顾年仅九岁的蓝子轩。

        大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没有必要迁怒于一个孩子。

        慕楚还不至于小气到要报复蓝子轩。

        ……

        A市中心医院。

        急救室外面。

        蓝若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陪在她身边的是陆寒的保镖团以及半夜赶到的父亲,还有慕楚。

        陆寒被送进去已经抢救了十个小时。

        从晚上到天亮,医生还没有出来。

        蓝若既盼着医生出来又怕医生出来,她担心医生会说他们尽力了,医生还不出来,说明他们还没有放弃,还在抢救陆寒。

        她亲眼看着陆寒的头部被那个流浪汉用铁棍狠狠地打中了,看到他头破血流。

        而他本来可以不受伤的,都是为了护着她。

        他不扑过来,此刻头破血流的人便是她。

        慕楚走到蓝若的身边,在她旁边坐下来,伸手握住她的一边手,安慰着:“若若,陆总会没事的。”

        知道陆寒为了救蓝若受了重伤,被送进急救室里抢救了十个小时,都还不知道生死,慕楚彻底明白了,他输在哪里。

        是,他是深爱着蓝若。

        可是在蓝若遇到危险的时候,他却不是最先知道的,未能赶去救她。

        陆寒为了蓝若可以连命都不要,他觉得他也能做到,就是他没有那个机会,那样的机会也从侧面说明了陆寒比他强大,能在蓝若遇到危险时,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蓝若的下落,从而救出蓝若。

        昨晚发生的事,如果换成是他,等他找到蓝若的时候,说不定见到的是蓝若的尸体。

        就算蓝若不死,那下场有多惨,也能想象得到。

        慕楚也愤怒。

        他想不到丁媛媛会那么歹毒,竟然请人意欲玷污蓝若。

        丁媛媛昨晚又被打断了双腿。

        陆寒受伤后,展林等人忙着把陆寒送医,倒是没有理睬丁媛媛,直到警方赶到,才由警方把丁媛媛送医,现在怎么样了,没有人去过问。

        不过丁媛媛就算好了,也不会有好下场,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惩罚。

        “十个小时了。”

        蓝若轻轻地说着,她的脸色苍白得像纸。

        他总说,他这辈子会好好赎罪,会爱着她,疼着她,宠着她,再也不做伤害她的事,只求她能够原谅他,给他一个与她重新开始的机会。

        “陆寒。”蓝若红着眼低低地说道:“只要你挺过来,我就原谅你。”

        陆寒却听不到。

        蓝永安也走过来,他坐下后,伸手便揽住女儿的肩膀,把女儿揽靠在他的肩上,他安慰着:“若若,陆寒是个命大的人,他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会没事的。”

        他又对慕楚说道:“慕楚,大家都还没有吃早餐,你出去买点吃的回来,让大家都吃点。”

        慕楚心疼地看了看蓝若,嗯了一声,便站起来,再看一眼紧闭着的急救室大门,然后转身离开,出去帮大家买吃的。

        陆家的保镖团都和蓝若一样,谁都不想走开一步,都在等着医生宣判陆寒的生死。

        “爸。”蓝若靠在父亲的肩膀上,忍不住哭了。

        重生回来,她是恨极陆寒的,恨他上辈子那么坏,害得她家破人亡,她打定主意这辈子如果不能报仇就远离他,没想到他也跟着回来了,他说,她爸不是他害死的,她弟弟也不是他加害的,他最大的罪就是谋夺了蓝氏集团,也曾想过要气死她爸,以及圈养她五年,害她失去自由。

        就算知道不是他害死父亲的,蓝若也做不到一下子就原谅陆寒。

        她想着,给他们十年八年的时间,看着他的表现,或许她能慢慢地原谅陆寒吧。

        现在,他却为了救她生死未卜,蓝若此刻心里只有担心,只有害怕,她担心又害怕他就这样死了。

        上辈子还有很多事情都是扑朔迷离的,他要是死了,万一到最后知道他上辈子真的是背着黑锅,教她怎么办?

        上辈子,她用死来离开。

        这辈子,他要用死来赎罪吗?

        蓝若心里苦,心里痛。

        “若若,他不会有事的。”蓝永安轻拍着女儿的后背,除了安慰还是安慰。

        此刻,他们谁也做不到什么,只能等。

        等医生出来宣判。

        “阿寒,阿寒。”

        倏地传来了哭喊声。

        蓝若离开了父亲的肩膀,扭头看去,看到杨萌萌扶着陆太太匆匆而来。

        她慢慢地站了起来。

        杨萌萌看到蓝若有点不好意思,她以为她这个“间谍”要等到表哥娶表嫂的时候才会曝光身份,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曝光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她更担心的是自家表哥。

        接到姑姑打来的电话,杨萌萌第一时间赶到陆家,陪着不知所措又怕得手脚发软的姑姑赶往医院。

        “我哥怎么样了?”

        杨萌萌着急地问着蓝若。

        蓝若脸上犹挂着泪珠。

        陆太太也是眼睛红红的,这个女人是温室花朵,前半生有父母兄长以及丈夫罩着,丈夫死后,她的独子又替她撑着天,依旧让她无忧无虑地过日子。

        “他,还在抢救。”蓝若艰难地开口回答。

        陆太太只知道儿子受了重伤,在医院里抢救,到底怎么受伤的,她还不知道。

        过去陆寒也曾遭过暗杀受过伤,陆太太便以为儿子又是遭到暗杀的。

        展林等人一致地隐瞒了陆寒是为了救蓝若受伤的,他们很清楚自家太太,要是让太太知道少爷是为了救蓝小姐重伤,太太肯定会迁怒于蓝小姐。

        少爷追蓝小姐追得很辛苦,为了蓝小姐,少爷连命都可以不要,他们怎么忍心再拖少爷的后腿?

        陆太太哭问:“多长时间了?”

        蓝若默了默,轻轻地答道:“十个小时。”

        陆太太的身子一软,杨萌萌紧扶着她,展林也走过来和杨萌萌一起把她扶到一旁坐下。

        “姑姑,我哥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不会有事的。”杨萌萌自己也担心害怕,还要强作镇定地安抚姑姑的情绪。

        陆太太含着泪点头,一手死死地抓住杨萌萌的手,借此来让自己撑着。

        “会没事的,会没事的,阿寒他爸,你要保佑阿寒,保佑他没事。”陆太太喃喃自语,眼睛死死地看着急救室的门口。

        其他的,她暂时没有多问。

        蹬蹬——

        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接着便看到刀爷带着沈素匆匆而来。

        “陆寒怎么样了?还没有出来吗?”刀爷刚从X市赶回来,他的两个儿子也被救回来了,但他没有和黑门少主碰面,他一到X市,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通知他去某个地方接他的两个儿子。

        刀爷以为需要和黑门少主大打出手才能把两个儿子救回来的,没想到会那么容易就救回了儿子。

        黑门少主大费周章地掳走他的两个儿子,最后却又轻易把他的两个儿子还给他,这让刀爷想不明白,不过随即接到电话,得知蓝若也出事了。

        没过多久又接到电话,他的老铁陆寒为了救蓝若受了重伤,还是头部受了重伤,刀爷也顾不得去追究黑门少主了,立即带着儿子,匆匆地赶回A市。

        把孩子们送回刀家后,他又马不停蹄地往医院赶过来。

        可以说,刀爷已经奔跑了一天一夜,不曾休息过,现在的他,胡渣遍布下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那是一天一夜不曾休息所致,整个人显得特别的憔悴。

        刀思华也在医院,她那里有家人照顾着,刀爷暂时还没有去看望妹妹,便先来看陆寒。

        结果陆寒还在急救室里。

        展林等人默默地摇头。

        刀爷的一颗心提了起来,见陆太太哭得眼睛都肿了,他又安慰着陆太太:“阿姨你别担心,陆寒福大命大,他绝对会没事的。”

        陆太太含着泪点头,想说话,却又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刀爷看了蓝若几眼,却没有和蓝若说话。

        众人又等了几个小时,临近中午的时候,急救室的门才被打开。

        等到都要崩溃的众人,顿时都围上前去,蓝若和陆太太的动作最快,她们双双抓住了最先出来的那名医生的衣服,异口同声地问着:“陆寒(阿寒)怎么样了?”

        抢救了十四个小时,医生也疲惫不堪,他摘下了口罩。

        蓝若死死地看着他,怕死他会摇头说没有希望了。

        “他头部伤得很重,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抢救他,结果不太如意,他有可能永远都不会醒来,但,不是死亡。”医生说得也艰难。

        他们都知道伤者是陆大总裁。

        本市最年轻,又最厉害的大总裁,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这辈子都不会醒来。

        闻言,陆太太立即晕倒。

        “姑姑。”

        杨萌萌扶住晕倒的陆太太。

        展林等人连忙唤来其他医生护士。

        蓝若只觉得冷意袭来,让她通体生寒,她颤抖着嘴唇,问医生:“医生,他……会变成植物人吗?”

        不是死亡,又醒不来,就是植物人。

        医生说道:“醒来的机会还是会有的,但很缈茫。”

        有些人变成植物人,十年,二十年后都会醒来,有些人却到死了都不会醒来。

        陆寒能不能醒来,医生都不敢保证。

        蓝若颤抖得更厉害,脸色苍白如纸,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滑,蓝永安扶住她,担心她会像陆太太那样晕倒。

        “怎么会……陆寒……”

        陆寒会成为植物人。

        蓝若只觉得天旋地转,她再也撑不住,沉进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刀爷一把揪住医生的衣领,吼着:“你们是不是没有尽力,陆寒怎么会成为植物人的?你马上进去,救他,救他,我要他醒来,他要是醒不来,我就把你们医院都炸了!”

        “刀奕。”

        沈素连忙拉扯着刀爷,吼着他:“刀奕,你冷静点,他们都尽力的了。”

        刀爷松了手,他吼着:“陆寒会醒来的,他会醒来的,他怎么能?是这些人没有尽办救他,我要给他转院,转到全国最好的医院去,一定要把他救回来。”

        “刀奕。”

        沈素一把抱住了他,“刀奕,你冷静点,陆总现在这样不宜转院折腾。”

        A市中心医院是三甲医院,不管是医生还是设备,都不输于京都的好医院。

        刀爷甩开了沈素的拥抱,转身就去捶墙,他捶得狠,很快,他的手都破了皮还流血。

        沈素知道他现在需要发泄,并没有阻止他。

        急救室外面一团乱。

        陆寒在不久后被推出了急救室,随即转进了重症监护病房。

        ……

        蓝若是哭醒的。

        她梦到陆寒死了。

        他来跟她告别,离开她之前,他还问她,原谅他可好?

        “陆寒!”

        蓝若大叫一声,人便醒了,醒来满脸都是泪。

        “若若。”

        坐在床前守着她的沈素见她醒来,立即起身就要扶她,她挥开沈素的手,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若若,你要去哪里?”沈素拉住了蓝若,“你需要好好地休息。”

        “我要去看陆寒。”

        “陆总在重症监护室里,我们也进不去,你去了也于事无补,还是先好好地休息。刀奕说了,陆总很爱你,等他能从重症监护室出来了,就让你去唤醒陆总,你要不休息好,怎么唤醒陆总?”

        蓝若的动作顿住。

        陆寒最想要的便是她原谅他。

        医生也没有说他真的醒不来,醒来的机会还是有的,她天天跟他说原谅他,他肯定会醒来的。

        “沈素,他没有……”死字,蓝若不敢问出口。

        她怕那个梦是真的,陆寒真的死了。

        上辈子,他们以悲剧收场,这辈子,他要是也死了,还会是悲剧收场。

        蓝若害怕。

        “没有的事,陆总在重症监护室里,如果有什么意外,医生会知道的,若若,你别胡思乱想。”

        蓝若的情绪稳定了点。

        她这才发现病房里只有她和沈素,不见其他人。

        “我爸他们呢?”

        沈素的脸色便不好看起来,她说:“你继母来了。”

        蓝永安,慕楚都在外面,他们不想让丁静芳进病房打扰到蓝若休息。

        陆寒和蓝若会有这一劫,都是丁静芳母女害的。

        当然,还有那个他们都未见过面的黑门少主,如果不是黑门少主冷不丁的冒出来,搅乱了这一池水,以丁静芳的那点能力,很难在刀思华那里把蓝若劫走的。

        丁静芳还不知道刀爷那里已经有了她策划这一切的证据,她以为就是女儿暴露了。

        一来,见到蓝永安,她就难堪又愧疚地扑跪到蓝永安脚前。

        “永安,对不起。”

        丁静芳愧疚地说:“我不知道媛媛竟然……那个死丫头,这一次我都不会饶了她。永安,是媛媛的错,但媛媛现在断了腿,无法来向你认错,道歉,我是她的亲妈,我代她向你和若若道歉,对不起。”

        蓝永安并没有伸手去扶丁静芳。

        由丁静芳跪着。

        慕楚看丁静芳的眼神都是冷的。

        “永安。”丁静芳见蓝永安并没有伸手拉她起来,这里还是医院呢,来来回回那么多人,她以为她一见蓝永安就跪下,蓝永安为了面子,都会扶起她的。

        可是蓝永安并没有。

        丁静芳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心里也恼极了女儿的不听话。

        她问过了儿子邓子明,知道是丁媛媛死要拍照,不肯跟着邓子明走,才会被陆寒看到,陆寒那样精明,哪有想不明白其中缘由。

        这一次,她连想帮女儿找个借口抵赖都抵赖不了。

        “永安,媛媛知道错的了,她年轻不懂事,才会犯下大错,她只是嫉妒若若而已,永安,求求你别饶了媛媛这一次吧,我保证会让她搬出蓝家,以后都不和若若见面,永安,她还年轻呀,要是进去了,她的下半生就毁了。”

        丁静芳眼里含了泪,抱着蓝永安的小腿乞求着,“永安,我都跪下来求你了,求你饶了媛媛这一次吧,你要怪就怪我这个当妈的没有教好媛媛,都是我的错,永安。”

        蓝永安闭了闭眼。

        上次大儿子出事的时候,陆寒还曾跟他长谈一番。

        陆寒说怀疑是他的后妻对蓝立下的毒手。

        蓝永安震惊,也不相信。

        陆寒当时是拿不出证据来,可蓝永安也知道如果没有几分的把握,陆寒是不会跟他说的。

        陆寒说一定会找到证据,再把证据交给他,提醒他要小心丁静芳,别让丁静芳对他和前妻所生的一对儿女下手。

        蓝永安承认,当时陆寒那样跟他说的时候,他是大受打击,不愿意相信小意温柔,又比他小了十岁的后妻那般的歹毒。

        明明,丁静芳对蓝若姐弟俩很好,好得让丁媛媛都吃醋的。

        难道真是演戏给他看吗?

        蓝永安睁眼,低头看着跪在他面前,抱着他腿哭求他放过丁媛媛的妻子,冷冷地说道:“只是嫉妒而已?静芳,媛媛做下那等事,你还好意思替她来求情?好意思让我饶了她?不可能!她伤害若若,该受到怎样的惩罚,法律说了算,我是绝对不会饶了她的!”

        如果没有陆寒,他的女儿会被那十几个流浪汉糟蹋,十几个呀,真被他们糟蹋了他的女儿,他的女儿还有命在吗?

        丁媛媛的心肠真不是一般的歹毒。

        蓝永安只恨自己有眼无珠,养了丁媛媛这头歹毒的白眼狼,更恨自己引狼入室,娶了丁静芳这样一位后妻,如果一双儿女都出事,他还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之下的亡妻?

  https://www.65ws.com/a/105/105831/466082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