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黑色重生:宠妻日常 > 第137章 离魂(二更)

第137章 离魂(二更)

        “思华,我没……你再说一次!”

        陆寒一接电话就想轰炸思华一顿,没想到听到的话却让他霍地站起来,可他还坐在车上,这样猛地站起来就撞到了车顶。

        “少爷。”

        展林扭头低叫一声。

        陆寒抬手就阻止展林说话,他坐下来,阴沉着一张脸问刀思华:“思华,若若怎么了?”

        “陆寒,蓝若被人劫走了,楼道里太黑了,我和沈素都没有看清楚他们的样子,但我和他们交过手,身手很厉害,我现在都受了伤。”

        思华话里有几分的愧疚,三个女人当中,就她会拳脚功夫的,可她功夫不如人,不仅未能护住沈素和蓝若,自己还受了伤。

        “好,我知道了。”

        陆寒挂断电话后,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涉及到蓝若,他无法冷静下来,一时间,他的大脑短暂间空白,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也就是那一瞬间的空白,很快陆寒就回过神来,他立即打电话给他的人,让他们从帮刀爷找子转为帮他寻妻。

        黑门!

        肯定是黑门的人!

        他们先从幼儿园那里把刀爷的两个儿子掳走,让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找两个孩子上,之后再对蓝若下手。

        陆寒担心蓝若会出事,才会哄着蓝若去刀家陪沈素,谁知道还是让蓝若出了事。

        现在刀爷的主力已经跟着他去X市救他的两个儿子了。

        留在A市的人就不足了,好在A市毕竟还是刀家的地盘,陆寒让他们迅速地追踪蓝若的下落,还是能办到的。

        一个多小时后,陆寒就收到了消息,知道蓝若的下落。

        他当即带着他的保镖团不顾一整天的奔跑劳累,匆匆地赶去救蓝若。

        陆寒后背的伤还没有完全康复的,今天一整天都在奔跑,他的伤口越来越痛,他都忍着。

        若若还等着他去救她呢。

        ……

        蓝若被掳后,被人捂晕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被人带到了一处旧仓库,周围很安静,想必是多年不用的旧仓库了。

        这让她想到那些电视情节,很多人被劫时,大都会带到旧仓库,周围都没有人居住,没想到有一天,她也会成为被劫的主角。

        活了两辈子,蓝若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惊险之事。

        仓库里的气味很难味,虽有灯光,却微弱,她仅能看清楚自己眼前,远一点都看不清楚了。

        她的嘴巴被用胶布封住了,双手双脚也被绑住,既不能喊叫亦不能逃跑。

        蓝若试着动动手,想自己挣脱手上的绳子,发现绑得很紧,她根本就挣不开,动一动,手腕与绳子之间磨擦着,她的手都会痛。

        旁边没有人看守着她,大概是觉得她一个弱女子,被绑住了手脚,也跑不了吧。

        绑架她的人是谁?

        绑架蓝若的人是谁?是丁静芳母女俩借助黑门少主的势力,把蓝若掳来,黑门的人只帮丁静芳把蓝若掳来,随后便把蓝若转交给丁静芳,由丁静芳安排她高价请来那些只认钱不认人的恶徒把蓝若转移到这处旧仓库里。

        他们很多是鹰哥的手下,鹰哥因为陆寒被警方抓了,他那些忠心的手下,听说蓝若是陆寒心爱的女人,别说丁静芳还花了大价钱,就算丁静芳不出那个大价钱,他们也想毁了陆寒心爱的女人。

        外面有一辆黑色的轿车,丁媛媛坐在车内,丁静芳并不在,她借助黑门少主的势力把蓝若掳来,又花一大笔钱请来鹰哥的手下,主要是让女儿出口气的。

        她还要在蓝家那边演戏呢。

        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现身,想来也不会被怀疑的,主要是刀爷的儿子出事了,现在的刀爷可没有心思帮助陆寒,虽说陆寒也有权有势,不过速度就没有刀爷的人那么快。

        丁静芳却不知道刀爷的主力是带走了,但留下来的人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蓝若,更能顺腾摸瓜,一步一步地把藏在背后的她给挖出来。

        “怎么还没来的?”丁媛媛不知道等谁,等得相当的不耐烦。

        “要不,让我先去尝个鲜。”邓子明扭头对车后座的丁媛媛说道,“媛媛,你不就是想毁了蓝若的清白吗,让我去也是一样的。”

        丁媛媛无非就是想毁了蓝若的清白。

        此刻,她就是等着请来的那些乞丐到来,她要让那些乞丐把蓝若轮了,再拍下过程,然后散播出去,让蓝若身败名裂,别说嫁给陆寒了,连慕楚都嫁不成。

        慕家人很喜欢蓝若又如何,一旦蓝若被人玷污了,他们还会让慕楚娶蓝若吗?

        慕楚再爱蓝若,就真能做到不在意?

        “你不准去!”丁媛媛黑着脸,“蓝若认得你。”末了,她又恨恨地问:“哥,你是不是也喜欢蓝若?她有什么好?你们一个二个都爱着她?”

        特别是陆寒,陆寒为了蓝若做了多少事情,丁媛媛都听说了。

        她嫉妒得快要发疯了。

        磨着母亲好几天,总算磨得母亲答应再策划一下,帮着她毁掉蓝若。

        其实丁静芳也想毁掉蓝若,要是蓝若被毁掉,陆寒就不会娶蓝若,没有了陆寒当蓝氏的靠山,就算她违反与黑门少主签的协议,她也能谋得蓝氏集团。

        邓子明陪着笑:“媛媛,哥没有喜欢她,哥就是觉得她欺负了你,哥得帮你出气。”他是不会承认自己对蓝若是有几分喜欢的。

        丁媛媛睨着这个同母异父的兄长,冷笑着:“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管你有没有喜欢她,总之,你不能去碰她。我就要看着她被那些流浪汉糟蹋了,看看陆寒和慕楚到时候还要不要她。”

        邓子明心里觉得可惜了。

        蓝若在他眼里一直是个清纯的女孩子,虽说最近的蓝若变了很多,但让流浪汉糟蹋,邓子明还是觉得可惜。

        不过妹妹说得也对,蓝若认得他,他要是进去了,被蓝若看到,他就完蛋了。

        陆寒会把他碎尸万段的。

        女色与性命相比,还是命更重要。

        邓子明看看那些守在仓库外面的人,个个都凶神恶煞的,一看就知道是个能打的,他们不仅能打,身上还藏着利器,就是为了预防有人来救蓝若。

        “媛媛,哥送你回医院吧,咱们也别在这里待太久,免得被怀疑。”邓子明实在不想在这里听着蓝若的惨叫声,好吧,那些流浪汉还没有找来,但那场面,邓子明已经能想象得到。

        丁媛媛不肯,“我要等拍到相片再走,不亲眼看到蓝若的下场,我都不回去。”

        为了等这一刻,她等了很长时间了。

        邓子明劝了她好几次都劝不动,只得陪着她在这里等着。

        等了一会儿,便看到了一辆面包车由远而近。

        那辆面包车是鹰哥的手下开的。

        “来了。”

        丁媛媛兴奋起来。

        很快就能看到蓝若惨兮兮的下场了。

        面包车很快就在邓子明的车子旁边停下来,车门被拉开,从车上跳下来十几个流浪汉。

        借着车灯的灯光,丁媛媛看到那些流浪汉都披头散发,衣着破烂,连鞋都没有,个个赤着脚,看着他们,丁媛媛忍不住露出了嫌弃,她捂住了嘴巴,好像从他们下车后,她就闻到了他们身上传来的臭味。

        鹰哥的人带着那十几个流浪汉向仓库走去。

        丁媛媛连嫌弃都不顾了,连连催着邓子明:“哥,快,背我去看,我要看着蓝若被他们糟蹋了。”

        “媛媛,你行动不便,万一陆寒和刀爷的人赶到,哥背着你也跑不快,咱们还是快走吧,哥总觉得心神不宁,再不走,可能就会走不了。”

        邓子明不想去看蓝若的下场,他是真的觉得心神不宁。

        陆寒和刀爷是什么人呀。

        就算刀爷现在忙着找他的儿子,陆寒也不是省油的灯。

        他们把蓝若绑到这里来,难道陆寒就真的找不到吗?

        邓子明总觉得陆寒下一刻就会从天而降似的,他想走,迫切地想离开。

        “我不走,我就要看到蓝若被他们碰了,我再走,哥,你背我去看嘛,我顶多看两个人就行了。”丁媛媛着急地求着邓子明带她去看。

        邓子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拒绝了丁媛媛,“媛媛,我们回去。”

        说着,他就要关上车门。

        “邓子明!”

        丁媛媛用力地推他,不让他关上车门,她愤怒地说:“你不背我去看,我自己去看,就算是爬的,我都要爬过去看蓝若的悲惨下场!”

        说着,她还真的自己下车。

        她的脚伤还没有好,走几步路就痛得很,她便单脚跳的。

        邓子明去拉她,她就推邓子明,“你滚,不用你管我,你害怕你现在就走,马上走。”

        “媛媛。”

        邓子明也生气了,“我再问你一遍,你跟不跟哥走?你不跟哥走,哥就不管你了,妈问起来,你可别说是我不管你哈。”

        丁媛媛停下来,堵气地说:“你走,我保证不会向妈告状,你个胆小鬼。”

        邓子明被这个异母妹妹气得不轻。

        他也真的不忍心看着蓝若那惨兮兮的样子。

        眼见妹妹不领情,非要去拍照,邓子明撇下一句话:“我走了,你好自为之。”

        说着,他还真的撇下丁媛媛,匆匆地上了车,开着车从另一边走了,很快,他的车就被黑色的夜幕吞掉。

        邓子明的预感很准。

        他前脚刚走,陆寒就带着他的保镖团,以及刀思华安排的人,匆匆赶到。

        刀思华已经被沈素送去了医院,但她还记着蓝若,觉得是她没有保护好蓝若,才会害得蓝若被劫的,在查到蓝若的下落后,她以刀家小姐的身份,把刀家还能调动的人手,全都调给了陆寒,在半路上跟陆寒汇合,一起去救蓝若。

        鹰哥的人似乎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

        他们也做好了准备的。

        陆寒的人一下车,他们就挥着长刀冲过来,意图杀陆寒一个措手不及。

        丁媛媛在看到陆寒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她惊得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陆寒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来?

        那些流浪汉才被带进去,不知道成事了没有?

        陆寒也看到了丁媛媛,丁媛媛靠着一条腿支撑,另一条腿虽然也放在地上,却不敢使力。

        “展林,把她双腿都给我打断了!”

        陆寒阴冷地吩咐着。

        他带来的人多,鹰哥的人少,还不需要陆寒动手,他吩咐了展林后,立即往仓库里面冲去。

        很快,里面接二连三地传出了哀嚎。

        陆寒气红了眼,那些该死的流浪汉,居然敢染指他家若若。

        他一个人跟十几个流浪汉打成一团。

        蓝若身上的衣衫破烂不堪,她的嘴巴还被胶布封住,手脚也还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混乱的一幕。

        陆寒身手好,她是知道的。

        可是流浪汉有十几个。

        他们觉得好事被陆寒打断了,也满肚子的火气,他们在外面流浪,也曾为了食物,地盘等争过,打过,发起狠劲来,简直就是不要命。

        陆寒是放倒了好几个,还不能分身去救蓝若。

        眼见流浪汉倒下的越来越多,有一个人趁乱也跟着同伴倒下。

        蓝若看在眼里,急死了,却又说不出话来。

        流浪汉再狠,都不是处于愤怒的陆寒的对手,陆寒总算把他们都打得爬在地上起不来,他赶紧去救蓝若。

        “若若。”

        陆寒看着此刻的蓝若,那叫做一个心疼呀。

        这辈子,他说过,他要把蓝若捧在手心里疼着,绝对不会让蓝若受委屈,受欺负的,可是她遇险的时候,他并不在她的身边。

        幸好他还是赶来了,如果他再迟来两分钟,他的若若就……

        陆寒蹲下身去,帮蓝若撕封住她嘴巴的胶布时,他的手都在打颤,既是愤怒,又是害怕。

        蓝若看到那个假装受伤倒下的男人,已经迅速地爬站起来,还随手抄起了一根不知道是谁扔在这里的铁棍,就朝陆寒的头顶狠狠地打来。

        “陆寒小心!”

        陆寒刚撕开胶布,蓝若就大叫出声。

        陆寒本能地一闪,虽然他迅速也快,但肩膀上还是被打中了,恰好又是打到他的右肩,右肩背后的伤都未好,这一铁棍打来,让陆寒的伤口又痛了。

        那人又一棍打来,陆寒再闪。

        可当那人的铁棍朝蓝若打过去的时候,他不要命地扑过来,那一刻,他的速度真是快如闪电呀。

        他只想护着蓝若,其他的都想不到了。

        “陆寒——”

        陆寒的耳边响起了他家若若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他只觉得自己的头上传来了剧痛,好像有血液流出来吧,之后,他整个人被黑暗吞噬。

        若若……

        他倒下了,若若怎么办?

        危险还没有解除呀。

        若若怎么办?

        他怎么能倒下的,他说过的这辈子只为赎罪,要疼她爱她宠她护她的。

        他现在还没有做到,就倒下了,万一若若恨他生生世世,怎么办?

        若若,对不起。

        若若,我知道错了。

        若若,原谅我可好?

        若若……

        ……

        海边悬崖上。

        “若若,你过来,只要你过来,我就把你爸的公司还给你,你弟,我也会想办法把他弄出来的,若若,想想咱们的两个孩子,他们才四岁呀,不能没有妈妈。”

        陆寒回到了当初情断的悬崖边上,他正在乞求着蓝若跟他回去。

        可是蓝若却绝望地说出了那句话:“陆寒,如有来生,只愿我们永生不复见!”

        她纵身跳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海。

        “若若!”

        陆寒不管不顾地扑过去,却未能抓住蓝若的手,连她的衣服都没有碰着。

        陆寒想都不想,也跟着跳进了大海。

        他听到身后传来保镖们的喊叫声。

        落水的那一刻,他瞬间被海水包围。

        他会游泳,但在深海里,就算他会游泳,也救不回蓝若。

        他尝到了绝望。

        没有了蓝若,他的日子怎么过?

        他怎么那么傻呀,看不清自己的感情。

        他爱蓝若呀。

        却把她当成宠物养着,还谋夺了蓝氏集团,累得她们蓝家家破人亡。

        他都做了些什么事呀?

        若若。

        我知道错了,我改,我一定改。

        陆寒在海水里挣扎着,寻找着蓝若,直到他被海水完全吞噬,卷入了无边的黑暗。

        他看到了他和蓝若的遗体被打捞起来了。

        他的母亲接到展林的电话,跌跌撞撞地赶到了现场。

        “阿寒!”

        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让陆寒心生愧疚。

        他既害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又害了若若,他是个混蛋,是个魔鬼。

        若若说,如有来生,但愿永不复见!

        她恨他如斯。

        可是他还想见到她,他想向她道歉,他想认错,哪怕让他做牛做马,他都想见到她。

        母亲哭昏了数次。

        最后,母亲强撑着吩咐人把他的遗体运回去,却打算把蓝若的遗体抛回大海喂鱼。

        “太太。”

        展林红着眼睛对陆太太说道:“少爷是爱着蓝小姐的,蓝小姐死了,少爷也不愿独活,太太要是不把蓝小姐的遗体一起运回去,少爷就算是死也无法瞑目的。”

        陆太太恨极蓝若。

        蓝若死了,她都还恨恨地瞪着蓝若的遗体。

        淹死的人,死得很难看的。

        陆寒看得心疼不已,好吧,他自己的遗体也不好看。

        展林见陆太太还是恨恨地瞪着蓝若的遗体,继续劝着:“太太,蓝小姐其实很苦的,她本来就无辜,是少爷步步算计,挖下了无数陷阱,害得她父亲的公司出事,害得她只能主动去找少爷,其实这些都是因为少爷早在多年前就看中了她,少爷为了得到她,才会花多年来布局。”

        “蓝小姐什么都不知道,她还那么信任少爷,可是少爷却……少爷在蓝小姐死的时候,才知道他是爱着蓝小姐的。太太,你不看在少爷的份上,也要看在小少爷和小小姐的份上呀,他们可是你最疼爱的孙子女,而他们的亲生妈妈却是蓝小姐。”

        “太太,虽说小少爷和小小姐现在才四岁,他们会长大的,如果让他们知道太太你在他们的母亲死后还要把他母亲的遗体扔进大海里喂鱼,他们怎么看你?”

        听着展林的劝说,陆太太眼里的恨意渐渐消失。

        展林还在说:“要不是太太听信蓝太太的话,还间接地成了蓝太太加害蓝立少爷的帮凶,又一直逼着少爷娶丁媛媛,说不定少爷和蓝小姐不会走到这一步。”

        展林说着说着眼睛又红了。

        他们都想不到少爷会跟着蓝小姐一起跳海。

        蓝小姐死了,少爷也不独活。

        既如此深情,又何苦伤害?

        明白了,却没有后悔药可吃,也无回头的机会。

        “是我的错吗?”陆太太泪如雨下,她几乎站立不稳。

        她中年丧父,与独子相依为命,她敢说她把儿子当成她的命的,可是到头来,别人却跟她说,儿子的死,有她的责任。

        她是害死儿子的凶手之一。

        “太太,把蓝小姐的遗体也一并带回去吧,让小少爷和小小姐送送她和少爷。蓝家,现在已经没有人会来帮她收尸了,如果太太不管她的话,她会成为孤魂野鬼,教少爷在九泉下如何安息?太太,少爷是带着悔恨走的,难道太太还要让他在黄泉路上都悔不当初吗?”

        陆太太泪眼看向蓝若的遗体。

        似乎看到她的一对孙儿女正用着怨恨的眼神瞪她,无声地指责她抛下他们妈妈的遗体。

        “展林……把她和阿寒一起带回去吧。”陆太太终究是放下了对蓝若的成见,答应了展林的请求。

        ……

        陆家大宅。

        蓝若生前不曾到过陆家大宅。

        死后,她的遗体被带进了陆家大宅,与陆寒一起被安置在搭好的灵堂里。

        陆霆和陆颖儿兄妹俩才四岁,他们还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意思,只知道爸爸妈妈都躺在那里不动。

        他们在佣人的帮助下,换上了素白的衣服,披麻戴孝。

        大人们让他们跪着,他们不想跪,他们想去叫醒爸爸妈妈,为什么爸爸妈妈一直躺着不动?

        “妈妈。”

        陆颖儿用她白嫩的小手摸着蓝若的脸,蓝若和陆寒的遗体经过处理,已经没那么吓人了。

        “妈妈,你怎么啦?妈妈,你怎么不睁开眼呀,妈妈,你是在睡觉吗?妈妈。”

        陆颖儿一声声的妈妈,听者落泪。

        她稚嫩的脸上渐渐染上了害怕。

        她摸妈妈的脸,还拉妈妈的手,可是妈妈就是一动不动,也不回应她。

        “妈妈,你不理颖儿了吗,是不是颖儿会和哥哥打架,妈妈生气了,所以不想理颖儿?妈妈,你醒来,你睁开眼和颖儿说话,我以后都会很听话的,再也不和哥哥抢东西,不和哥哥吵架。”

        “妈妈,你起来,妈妈,你起来呀……哇哇!哥哥,妈妈不起来,哥哥。”

        陆颖儿哇哇大哭起来。

        她又爬去推陆寒,叫喊着陆寒:“爸爸,爸爸,你快起来呀,你和妈妈怎么了?爸爸。”

        陆霆也在哭,只因他也叫不醒爸爸,为什么爸爸妈妈都不再起来,不再睁开眼睛看他和妹妹一眼?为什么周围的人都在哭?

        为什么这里布置得一片白?

        为什么呀?

        “哥哥。”

        陆颖儿哭叫着,“哥哥,你来帮我,我要拉妈妈起来。”

        “霆儿,颖儿,你们的爸妈已经……”陆太太哭着过来把一双孙子女拉近前,拥着他们哭,“他们死了,他们太狠的心,把咱们婆孙三人抛下不管了。”

        婆孙三人哭个不停。

        陆颖儿摇着陆太太的手,哭喊着:“奶奶,我要妈妈起来,奶奶,你帮我把妈妈叫起来好不好?还有爸爸,爸爸为什么也不理我们了,爸爸说过最爱颖儿的了。”

        “颖儿。”

        小孙女的哭喊就像一把刀,一刀一刀地剜割在陆太太的心上,让她痛彻心扉。

        儿子好狠心呀。

        抛下年幼的两个孩子不管,抛下她这个渐生白发的母亲不管。

        他就这样追随着蓝若走了。

        陆太太也后悔。

        如同展林所说的,如果她不对蓝若有偏见,如果她不阻止两个人在一起,如果她不逼着儿子娶丁媛媛,或许儿子和蓝若不会走到这一步。

        是她的错!

        搂着两个哭叫着要扶起爸妈的孩子,陆太太只觉得天塌了。

        当年,丈夫突然离世,她也觉得天塌了,但当时她还有儿子,儿子硬是以十五岁的年纪帮她撑起了那片蓝天,让她继续过着无忧无虑的贵妇人生活。

        现在,还有谁来帮她撑起那片天?

        庞大的陆氏集团怎么办?

        两个孩子才四岁,他们怎么办?

        陆太太只觉得天旋地转,随即眼前一黑,便晕倒了。

        她倒宁愿死的是她呀。

  https://www.65ws.com/a/105/105831/465729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