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黑色重生:宠妻日常 > 第135章 被掳(下)

第135章 被掳(下)

        刀爷接到沈素的电话,先是安慰着沈素:“沈素,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他们是我亲自送进幼儿园的,老师还把接送卡给我了。”

        幼儿园里那么多人,黑门的人就算有本事带走他的两个儿子,也会有人看到的。

        除非他们能够隐身,否则都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他的儿子。

        沈素已经跨上了电瓶车,她说道:“刀奕,我现在去幼儿园,要骑车了,先不跟你说,你赶紧的也去一趟幼儿园。”

        涉及到儿子,沈素不敢大意。

        就算儿子是在幼儿园的游乐场里玩得不记得回教室,她也要去一趟幼儿园,亲眼看到两个儿子是在里面,她才能放心。

        刀爷把黑门说得那么厉害,沈素这几天的心总是吊着的。

        在A市就没有人敢招惹刀家的。

        故而这么多年来,就算沈素带着儿子住在娘家,娘家那种旧住宅区,不管是哪方面,都很差,特别是安全性问题,不过他们都生活得好好的。

        就是因为她相信在A市没有人敢找刀爷的麻烦,她是刀爷的女人,哪怕她再不肯承认,不愿意嫁给刀奕,却抹不掉她是刀爷女人这个事实,她的两个儿子又像极了刀爷,谁见了他们都说儿子是父亲的翻版。

        不过沈素也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刀家在A市地位超群,在其他地方未必就是强者。

        从刀爷的嘴里,她知道黑门的存在,更知道黑门比刀家厉害,用刀爷的话说,刀家已经成功洗白,现在属于是正当商人,做人做事都受到法律的约束,不会再像几十年前那样什么都敢做了。

        而黑门却是亦正亦邪,好事会做,坏事也会做。

        有束缚的人和没有束缚的人交手,肯定是没有束缚的那个人赢的。

        安安静静地过了几天,都没什么事,沈素的心依旧悬着,刀爷跟她说会安排人暗中保护她和两个孩子,沈素倒是不担心自己,她是担心两个孩子。

        她被黑门的人抓走的话,只能威胁到刀爷,但威胁不到刀家。

        两个孩子被抓走的话,份量就重多了,刀家在乎那两个小孙子呀。

        现在两个孩子在幼儿园里失去了踪影,刀爷的人是否知情?

        沈素骑着电瓶车一路飞奔,以往她骑车不会那么猛的,现在她是恨不得自己开的是飞机,能够快一点到达幼儿园。

        刀爷在沈素挂了电话之后,正想打电话给他安排暗中保护儿子的那些手下,他们先一步打过来,刀爷连忙接听。

        同时,他人也抓起了车钥匙,匆匆地走出办公室。

        “两位小少爷呢?”

        刀爷一边走一边问着电话那边的手下。

        “大少爷,潜在幼儿园里的人说了,没找到两位小少爷,两位小少爷失踪了。”那人的话里也满是担忧,还有着浓浓的愧疚。

        他们一直暗中保护着两位小少爷,甚至安排了人进幼儿园当生活老师,方便盯着两位小少爷在园里的生活。

        本来他们的人都是两位小少爷班里的生活老师的,周一的时候,有几位生活老师辞了职,园里暂时还没有请够新的生活老师,偏偏辞职的生活老师是负责小班的小朋友。

        小班的孩子都是两岁左右的小朋友,吃饭都还要老师喂,有些还会尿裤子,故而缺不得生活老师。新来的生活老师可能是经验不足,带不好小班的小朋友。

        在今天,便把沈俊熙班里的一位生活老师调去小班了,另外调了一位新来的生活老师给周老师当副手。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刻意,调走的那位生活老师正是刀爷手下安排进去的人,那个人不肯换班的,又怕自己不听从安排会被解雇,只得暂时听从。

        她也亲眼看到刀爷送两个儿子入园,她多少都放心些,便想着等下班后往外面递消息,让刀爷出面再把她调回到周老师身边当副手。

        结果就是在她被调走后,沈俊熙兄弟俩便莫名其妙地不见了踪影。

        在周老师发现打电话给沈素后,她就上报了园长,园长他们赶紧在园里到处寻找两个孩子,他们的人才收到消息。

        大家在幼儿园里都没有找到沈俊熙兄弟俩,查看监控只看到刀爷送他们进园以及进教室的画面,并没有看到他们出教室。

        真是见鬼了。

        监控里并没有看到兄弟俩离开教室,刀爷又亲自把儿子送进教室的,现在两个孩子却不见了,他们去哪里了?难不成还能遁地?

        “通知信息部门,马上全城寻找两位小少爷的下落。”刀爷冷声吩咐。“看好沈素,别让她到处乱跑,我现在先去幼儿园看看。”

        沈素一旦去到幼儿园,就会确定两个儿子是真的失了踪,刀爷当爸爸的,听到这个消息时,都担心得四肢发软,但他现在不能慌,不能乱,两个儿子还等着他去救呢。

        他还要当沈素的靠山,一旦他慌了,乱了,沈素只会更乱。

        但当妈的在知道孩子出事后,肯定会发疯的,他就担心沈素发疯,不相信他,然后不管不顾地自己乱跑乱撞地去找孩子,反而又会落入黑门的手里。

        刀爷是认为两个儿子落入了黑门少主的手里。

        对方的手伸得够长,也厉害呀。

        他做了那么多的准备工作,结果两个儿子还是失了踪。

        “把黑门少主以及他的人都给我找出来,哪怕是挖地三尺也不能让他们遁了!”

        “是。”

        挂了电话后,刀爷赶紧开车赶往幼儿园。

        在路上,他又给陆寒打电话,陆寒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在上周六的时候为了参加慕奶奶的生日宴,他已经出院了,之后便没有再住院,已经回公司打理公司的事。

        虽说陆寒的保镖团都是从他这里挑去的人,不过陆寒是陆氏的总裁,积累了大量的人脉,也能帮到他的忙。

        陆寒得知刀爷的两个儿子在幼儿园不见了,马上就说:“刀奕,我马上请人帮你找,别担心,就算是黑门少主动的手,暂时也不会伤害两个孩子的,他们还要拿两个孩子来跟你谈条件。”

        刀爷知道,可那是他的亲生儿子呀,他能不担心吗?

        算了,不跟陆寒说这个问题,陆寒都还没有当爸爸,哪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

        陆寒又请求他生意上的朋友帮忙,幼儿园又报了警,反正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形成了好几股的力量,到处寻找沈俊熙兄弟俩。

        刀爷猜得没错,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他两个儿子的正是黑门少主的人。

        他早就吩咐下去,他想见见刀爷的两个儿子,他的见,其实就是让人把两个孩子掳来。

        A市毕竟是刀家的地盘,黑门少主就算再嚣张,也懂得强龙难压地头蛇,他初来乍到,哪怕黑门在道上让人畏惧,他也有忌惮的,故而两个孩子一被带离了幼儿园,就马上被转送上私人飞机,送到了黑门的一个部门基地所在的城市。

        数个小时后。

        两个小家伙坐在一辆黑色的轿车内,左右两边都是高大峻冷的黑衣男人,把他们兄弟俩夹坐在车后座的中间,兄弟俩倒是不惊不惧也不哭。

        就是,嫌弃左右两边坐着的是大男人,占的位置太多,把兄弟俩挤得很不舒服。

        “哥哥。”

        小宝轻轻地叫了大宝一声。

        在哥哥看向他的时候,他抱怨地说:“太挤了。”

        大宝伸手就想抱起弟弟,不过他和弟弟是孪生子,兄弟俩就差了十分钟,可以说是一样大的,他抱不动弟弟。

        只得拍拍自己的大腿,对弟弟说道:“小宝,坐到哥哥这里来。”

        兄弟俩坐在一起,这样就没那么挤了。

        小宝没有迟疑,很快便爬到哥哥的大腿上坐着,大宝有模有样地揽住了弟弟的腰,一副把弟弟抱在怀里的样子。

        两个孩子的一举一动皆落入两名黑衣人的眼里,再冷漠的人见着这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又俊销可爱的孩子时,都无法保持着冷漠。

        他们峻冷的表情缓和些了。

        少主虽然早就开始安排着掳人计划,却也吩咐下来,谁都不准伤害到两个孩子。

        少主不过是要拿两个小朋友来跟刀家谈条件罢了,暂时不会伤害他们的。

        至于以后,那就不好说了。

        他们的少主虽说是半路得来的,却天生带着一股狠劲,被门主救回来后,展现出来的狠劲深得门主欢喜,后来不管门中大部分人的反对,门主坚决让记不起自己是谁的少坐上了黑门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

        少主上位后也没有让门主失望,更让那些当初反对他的人暗惊,有不少人现在都被少主收服了。

        所以,刀爷的两个儿子,不过是暂时安全,如果少主不能满意,哪怕是刚出生的孩子,少主也不会放过的。

        这股狠劲让他们都心惊,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他们就算身在黑门,也不会轻易动孩子。

        两个孩子被带到了一栋很大,里里外外都藏着很多人的大别墅里面。

        这里面的人都是黑门少主带过来的,并无外人,故而他并没有背对着。

        他此刻就坐在豪华大厅里的那张双人沙发上,背靠着沙发的椅背,手上还拿着一份A市日报,悠闲地翻看着。

        听到脚步声,他才抬头往屋门口的方向望去。

        两名黑人各牵着一个孩子的手,带着他们往里走。

        很快,他们便走到了少主的眼前。

        黑门少主随即合上了报纸,看到两个小家伙居然不哭不闹,此刻还眨着明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呢,黑门少主忍不住就笑了笑。

        这是刀奕和一个叫做沈素的情妇所生,小家伙们长得很像刀奕。

        黑门少主朝两个小家伙招手,笑着说:“来,到叔叔这边来。”

        大宝拉着弟弟的手,并没有走过去,依旧眨着大眼睛看着黑门少主,清澈明亮的眼睛里有着迷惑不解。

        他觉得眼前这位叔叔很眼熟呀。

        像,像家里挂在墙上的那张相片里面的人,而那张相片里面的人,外婆和妈妈都说过,是他们的外公。

        兄弟俩曾经问过妈妈,外公去哪里了,为什么他们只能看到外公的相片,却看不到外公本人。

        妈妈说外公离世了。

        兄弟俩年纪小,不懂得什么是离世,妈妈便换一种说法,说外公去了天堂,那是个很远很远很远的地方,人去了天堂后,自己的亲人就见不到他们了,只能看看他们的相片。

        为什么眼前这位叔叔和他们去了天堂的外公长得很像呢?

        黑门少主见兄弟俩都这样看着自己,他依旧笑着,那两个牵着兄弟俩进来的黑衣人都觉得意外,他们这位半路杀进来的少主,向来不苟言笑,就算是笑,也是奸笑,冷笑,嘲笑,反正就不会是现在这种温和的笑。

        虽说刀爷的这两个儿子长得很可爱,可以说是人见人爱的,少主是谁呀,少主可不管大人小孩的。总之,能让他们少主露出真诚的笑容,就是这两个孩子的厉害之处。

        “小朋友,不要怕叔叔,叔叔现在不会伤害你们的。”

        黑门少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见着这两个小家伙,他的心本能地变得柔软下来,本能地想亲近这两个孩子。

        他想,可能是这两个孩子长得太像吧,又俊俏可爱,让他这么冷硬心肠的人见了都忍不住展现出最柔软的一面。

        他伸手把大宝小宝拉近来,一边手抱起一个,让兄弟俩分别坐在他的左右两边大腿上。

        “小朋友,你们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黑门少主其实早就把兄弟俩的资料调查得很清楚,否则他也不能布好局,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兄弟俩带离幼儿园。

        “叔叔是坏人,妈妈说,不能告诉坏人,我们叫什么名字。”小宝稚气地说道。

        他还在看着黑门少主,近距离看了之后,他还伸出他白嫩的小手去摸对方的脸。

        还站在不远处的两名黑衣男子,惊得出了一身冷汗。

        少主最不喜欢别人近他的身,难得少主愿意抱抱这两个小家伙,已经是非常少见的了,小家伙竟然还伸手去摸少主的脸。

        让他们意外的时,他们的少主并没有阻止小宝的动作。

        大宝也好奇地摸了摸黑门少主的脸。

        “是真的呢。”

        大宝嘀咕一句。

        黑门少主好笑地问他:“沈俊熙,你以为叔叔的脸是假的吗?”

        大宝愣愣地看他,愣愣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虽说兄弟俩都有防备之心,毕竟才三岁多,被对方叫出自己的名字后,他立即就追问对方,等于承认了自己就叫做沈俊熙。

        黑门少主低低地笑道:“叔叔很喜欢你们,所以就知道你们的名字了。你叫沈俊熙,你弟弟叫做沈明轩,你们兄弟俩是孪生子,你仅比你弟弟大了十分钟,叔叔没有说错吧?俊熙,叔叔不是自夸的,只要叔叔想知道的事,就没有知道不了的。”

        沈明轩接话:“叔叔,你说的是真的吗?那,你怎么会像我外公?”

        沈俊熙也说:“我还以为叔叔的脸是假的呢,如果不是假的,怎么会我外公的脸那么像,不过我外公去了天堂,叔叔你是从天堂来的吗?你能见到我外公吗?”

        兄弟俩不怕黑门少主,主要是看到对方很像他们的外公,外公的真人,他们是没有见过,但外公的相片,他们天天都能看到,早就记在心了。

        黑门少主:……

        他像两个小家伙的外公?

        人家的外公还去了天堂。

        问他是不是从天堂来的?

        他活得好好的,还没死呢,顶多就是忘记了前面二十几年的事情,现在他的记忆,仅有他被义父救下之后几年内发生过的事。

        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自己失忆前是谁。

        因为他失忆,前尘往事一点都想不起来,就算他现在是黑门少主,有权有势了,还掌管着黑门的信息部门,安全部门等重要部门,却无法查找自己的亲人,无法查明自己到底是谁。

        此刻听到两个小家伙说他长得像他们的外公,黑门少主心中一动。

        虽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也会有人长得很相象,不过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有血缘关系的长得相像,他失忆前会不会和这两个小家伙的外公有什么关系?

        “叔叔?我想尿尿。”小宝扯了扯黑门少主的衣服,提出要尿尿。

        “我也想去。”

        黑门少主回过神来,便把兄弟俩放下地,吩咐着人:“带他们去洗手间。”

        立即便有人过来牵着兄弟俩去洗手间。

        到了洗手间门口,兄弟俩不准他们进去,大宝还一本正经地说:“我们要尿尿,你们不能跟着进去偷看,妈妈说,小孩子也有隐私权的。”

        那两名黑衣人好笑地说:“行,我们不进去,你们赶紧进去尿尿,别尿湿了裤子。”

        大宝拉起小宝的手,兄弟俩进了洗手间,还知道关上门,当然,他们无法把门反锁,因为门锁太高了,他们够不着。

        “哥哥。”

        小宝在洗手间里才露出了害怕之色。

        毕竟才三岁多,一下子就被带到这么远的地方,又是坐飞机,又是坐车,已经脱离了他们熟悉的环境,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大宝拍了拍弟弟的背,安慰着弟弟:“小宝,别怕,妈妈说过爸爸是个很厉害的人,爸爸还有陆叔叔帮忙,我们只要等着,一定能等到爸爸和陆叔叔来救我们的。”

        被哥哥这样安慰,小宝点点头。

        是的,爸爸一定会来救他们的。

        “那个坏叔叔长得好像外公呀。”

        小宝又说。

        沈俊熙小朋友连忙对弟弟说:“小宝,妈妈说如果不幸落入坏人的手里,一定要镇定,不能惹怒坏人,那样对我们没有好处,千万别叫他做坏叔叔。”

        他不太懂妈妈说过的话,但能记住。

        现在他们不就是落入了坏人的手里?

        在还没有脱离危险之前,他们都要按照妈妈教的,要镇定,不要惹怒坏人,否则吃亏的便是自己。

        相信爸妈一定会想办法救他们的。

        他们只需要耐心等着就行。

        “那个叔叔长得是像外公,可他不是外公呀,妈妈说外公都去了天堂,去了天堂的人,就再也看不到的了。”大宝觉得从他会问墙上那相片里的人是谁开始,就没有见过外公。

        现在那个叔叔能看得到,摸得着,就肯定不是外公。

        至于为什么会那么像外公,以他们现在的智商及年纪,他们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免得钻进死胡同里出不来,影响自己的心情。

        却说黑门少主在两个孩子要求去尿尿后,他就当即掏出手机打电话给信息部门的老大,在对方接听电话后,他吩咐着:“去沈家把沈素父亲的遗像给我取来。”

        他是调查过沈素一家的,知道沈素父亲已亡,母亲多年前曾经生过一场重病,因为没有钱医治母亲,沈素才会成为刀爷的情妇,刀爷出钱给沈素的母亲治病。

        后来沈素和刀爷的契约到期了,沈素便离开了刀爷,却想不到会怀孕,而刀爷在沈素离开后发现自己是爱着沈素的,回头找沈素,意外得知沈素怀孕了,刀爷立即就像个回头的浪子一般,把以前的风流都改了。

        一心一意地守着沈素,可惜苦追了四五年,沈素都没有松口嫁给他。

        沈素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一个哥哥,她哥哥高中毕业后就出去闯荡,却不知道去了哪里闯荡,多年来音讯全无。

        当初看过沈素的资料后,黑门少主没有什么想法,现在听了两个孩子的话,他才想求证一下。

        “少主?”

        对方错愕,怀疑自己听错了。

        少主怎么会让他去沈家取人家亡父的遗像?

        那可是对死者的大不敬,对活着的家人来说也是一种伤害。

        沈素的父亲已死,留给母女俩的也就是一张遗像了,遗像都被抢,对沈妈妈的打击是很大的。

        信息部门的老大觉得少主要跟刀爷谈条件可以,却没有必要去惊扰亡魂。

        “算了,去查查沈素父亲的墓地在哪里,看看有没有墓碑,把墓碑上的遗像拍一张发给我就行。”少主也觉得安排手下去沈家取人家亡父的遗像太不像话,才改了计划。

        “好。”

        这个倒是不会惊扰亡魂,信息部门的老大便接下了这个任务。

        ……

        刀家。

        沈素陪着母亲坐在主屋大厅的沙发上,母女俩的担心掩都掩不住,可是此刻她们除了等消息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刀家出动所有能出动的人去寻找两个孩子。

        能动用的势力,他们也都动用了。

        几个小时过去了,他们的孩子还没有找到。

        刀爷的母亲在大厅里来回走动着,时不时就骂上几句。

        “哪个不要命的向天借了胆,连我刀家的孙子都敢掳走。”刀太太骂着,“别让我知道他是谁,否则我绝对会把他们碎尸万段。这都过去几个小时了,怎么还一点消息都没有,真是急死人了。”

        她转身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沈素,脸色阴沉,几步就走到沈素跟前,一巴掌就朝沈素的脸上扇去,嘴里骂着:“你是怎么当妈的?孩子还那么小,不看好他们。”

        沈妈妈用身子挡住了刀太太呼来的那一巴掌,那一巴掌没有落到沈素的脸上,而是拍在了沈妈妈的后脖子上。

        “妈。”

        沈素连忙推开母亲,就去察看母亲的后脖子,刀太太年轻的时候就很嚣张,现在一把年纪了,性子也没有改变多少,而且她也会拳脚功夫,那力道比一般的女人要大得多了。

        她向来不喜欢沈素,就算孩子失踪不是沈素这个当妈的失职,她也迁怒于沈素,一巴掌呼去,力道很大。

        沈妈妈的后脖子立时就红了。

        沈素怒了,她霍地站起来,怒视着刀太太,怒道:“刀太太,我知道你向来不喜欢我,两个孩子不见了,我是当妈的,难道我就不担心吗?孩子是在幼儿园失踪的,你硬要怪到我头上来,就算你再不喜欢我,也不能这样冤屈我。”

        孩子不见了,就像要了她的命,要不是刀奕哄着她先回刀家等消息,说担心别人又对他下手,反而分散了他寻找儿子的注意力,沈素都不愿意带着母亲回刀家。

        这几天住在刀家,刀太太就没有给过她好脸色,但刀太太在刀爷的面前,对她又是极好的,让刀爷以为母亲肯接受沈素这个儿媳妇了,刀爷一转身走开,刀太太就原形毕露,对她各种嫌弃,为难。

        沈素都忍着,是为了两个孩子的安全。

        没想到她忍了几天,孩子还是出事了。

        沈素都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但她又不能让刀奕过份地担忧她,免得影响了刀奕找孩子。

        刀太太也心疼孩子,沈素知道刀太太是真心疼爱两个孩子的,那是刀家的骨血嘛,可是刀太太不能因为孩子的失踪就这样指责她这个当妈的呀,那简直就是在她这个当妈的伤口上撒了几把的盐。

        一巴掌未能落到沈素的脸上,刀太太反而比沈素更生气。

        见沈素怒视她,刀太太又扬手。

        “太太,蓝家大小姐来了。”

        恰好一名佣人在这个时候进来向刀太太禀报,刀太太的手才放了下来。

        “蓝家的大小姐?她来做什么?”刀太太对蓝若没什么印象,不过知道蓝家的存在。

        佣人进来的时候看到自家太太和未来的大少奶奶之间气氛不好,心里暗叫倒霉,就怕被台风尾扫到,面上却不显,依旧恭敬地答道:“蓝家大小姐说她和沈小姐是朋友,知道两位小少爷出事了,蓝小姐过来陪沈小姐的。”

        末了,佣人补充一句:“是陆寒少爷身边的展林送蓝小姐过来的。”

        “阿寒的人送过来的?”刀太太皱了皱眉,很快就想起来了,她说道:“蓝小姐就是阿寒正在追求的那位吧,请她进来。”

        她倒想看看蓝若是何方神圣,能得到陆寒的喜欢。

        陆寒是她女儿思华看中的男人呢。

        佣人恭敬地应着,然后转身出去请蓝若进来。

        刀太太等佣人出去后,又狠狠地瞪了沈素母女俩一眼,冷冷地说道:“有客到来,暂时饶了你,你最好就祈祷我两个宝贝孙子毫发无损地回来,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别以为有阿奕护着你,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了,我还是阿奕的妈!”

        沈素也回以凶狠的眼神。

        两个人还没有成为婆媳,但婆媳间的矛盾却加深了一层。

        蓝若很快就进来了,还有展林。

        陆寒很了解刀家的人,就算蓝若是蓝家的正牌千金,蓝氏集团在本市占了一席之位,以刀太太的尿性还是瞧不起蓝若的,他要是不安排展林送蓝若过来,只怕蓝若连刀家的大门都进不来。

        陆寒和刀爷关系好,兄弟情深,再加上刀家的人都误会刀思华喜欢陆寒,故而陆寒在刀家是很有地位的,他来了,刀太太疼他就像疼爱自己的儿子一样。

        “刀太太。”

        展林先向刀太太问好。

        蓝若随后,她礼貌地向刀太太问好。

        刀太太回给展林的是温和的笑容,回给蓝若的却是挑剔的眼神,她挑剔地把蓝若打量了一番,觉得蓝若各方面都不如她的女儿思华,怎么陆寒就爱上了蓝若呢?

        “不知道蓝小姐冒昧前来是?”刀太太明知故问。

        上辈子的蓝若没有见过刀太太,也很少听到与刀太太有关的传闻,现在见到了刀太太,那看人的眼神就像带着刀子一样,锐利又冰冷,看她的时候,还极其挑剔,似是恨不得在她身上挑出一箩筐的缺点出来。

        “冒昧前来打扰了刀太太,是蓝若的不是。我听说大宝和小宝的事了,沈素与我是朋友,我就过来看看沈素,陪陪她。”蓝若礼貌地回答着刀太太的明知故问。

        刀太太对她的挑剔,蓝若很快就想明白了,上次她充当慕楚的女伴,陪着慕楚去参加宴会,就遇到了刀爷的妹妹刀思华,从而知道了刀思华对陆寒有爱慕之心。

        刀思华:谁说我爱陆寒了,我对陆寒那纯粹是哥们的感情!

        想来,陆寒那厮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女婿人选呀。

        没事长那么帅干嘛?到处招蜂引蝶,又要来招惹她,害得她被别人仇视。

        蓝若在心里把陆寒骂了万万遍。

        刀太太横了沈素母女俩一眼,淡冷地说道:“那真要谢谢蓝小姐了。”

        说着,她起身,依旧淡冷地说:“蓝小姐请便,我出去走走,我的两个孙子被人掳走了,我担心死了,是无法像她当妈的能坐在这里的。”

        说完,她抬脚便走。

        经过展林身边的时候,她问了展林一句:“阿寒和阿奕在一起?”

        “没有。”

        多方势力把A市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两个孩子。

        而黑门少主那里又没有电话打过来,警方去黑门少主那个晚上下榻的酒店看过了,黑门少主还在那里,依旧是以背对人,并且不说话,不过没有找到两个孩子,他们死不承认两个孩子在他们手里。

        没证没据的,就算认定是黑门少主下的手,他们现在也拿人家没有办法。

        找了好几个小时,刀爷的人才查到了点蛛丝马迹,两个孩子可能已经被转出了A市,虽还没有完全确定他们在哪里,刀爷已经带着人坐着私人飞机飞往了可疑之地。

        陆寒则受他重托,还留在A市继续找着,也是帮刀爷守好后方,免得黑门少主两头下手,那样刀爷就会前后被夹攻。

        陆寒也担心自家若若会遭遇不测,亲自去找蓝若,哄着蓝若,让蓝若过来陪陪沈素,安慰安慰沈素,借此为由把蓝若送进了刀家,这样蓝若也会安全。

        陆家大宅那边,他也吩咐下去,未经他同意,不要让太太出门。

        刀太太叹口气,“希望能找到我两个孙子。”

        她还念了一声佛,便出去了。

        主要是不想和沈素同处一室,她得出去透透气,否则过份的担心会让她越加的迁怒沈素。

        刀太太觉得沈素要是早点把两个孙子还给他们刀家,说不定两个孩子就不会出事。

        以刀家的权势,肯定会送两个孩子去最好的幼儿园,绝对安全。

        都是沈素的错!

        刀太太一想到两个孩子此刻不知道在哪里遭受着怎样的伤害,她就怨极沈素。

        “沈素。”蓝若在刀太太出去后,赶紧坐到沈素的身边,看到沈妈妈后脖子红红的,似是手指印,她关心地问:“沈素,伯母怎么了?”

        沈素气恨地说道:“她迁怒于我,想教训我,我妈护我心切,被她打了一巴掌。”说着说着,沈素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落。

        孩子失踪,生死未卜,她这个当妈的什么都做不了,承受着巨大的心理痛苦,可是刀太太还要迁怒于她。

        沈素是又担心又委屈,在蓝若面前便忍不住,泪水滚滚而落。

  https://www.65ws.com/a/105/105831/464992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