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黑色重生:宠妻日常 > 第133章 黑门

第133章 黑门

        陆家保镖团一直把那些爱慕者送到医院的停车场上。

        “我们少爷在追求蓝小姐,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少爷让我们转告诸位,他对你们从来没有动心过,他也不曾向你们许下过任何的承诺,少爷只爱蓝小姐一人。”

        陆家的保镖冷冷地说道,那发狠的视线落在几名爱慕者的脸上,让本来也带着保镖的她们都心头颤了颤。

        陆寒高调地追求蓝若,她们都知道。

        除了羡慕嫉妒恨之外,她们什么都不敢做。

        因为关小姐去找过蓝若,关小姐还没有拿蓝若怎么样呢,陆寒就带着人杀到关小姐那里去,一番阴狠的警告,不仅把关小姐吓住,也让关小姐彻底地醒悟过来,陆寒不是她能掌控的。

        陆寒对关小姐的警告,没有刻意隐瞒,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她们背后要么有家族事业,要么就是属于大公司的高层管理。

        不管是富家千金还是女强人,她们都不愿意失去她们现在拥有的一切。

        陆寒说得出做得到,他为了蓝若能说出那样的话来,谁都不敢去试探一下陆寒话里的真假,故而这么长时间来,哪怕她们嫉妒蓝若嫉妒得发疯,除了丁媛媛之外,就没有人敢去找蓝若的麻烦。

        知道陆寒受伤住院,这些爱慕者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才会前赴后继地赶来探望陆寒,而陆寒允许她们进病房,哪怕每个人待的时间并不长,也就几分钟时间,说几句关心的话就被陆寒的人请出了病房。

        她们以为只要陆寒还没有娶蓝若,她们还有机会的,直到昨晚陆家的保镖去把她们拿到的包包都要了回去。

        今天还过来的这几名爱慕者是不死心,亦不甘心的。

        其他的,倒是不敢再来。

        包包都拿到了手,当时陆寒没什么动作,到了晚上才有动静,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蓝若已经知晓,陆寒那是利用她们来向蓝若表态的。

        她们也是千金小姐,或者是当红女星,再不济都是大公司的高管,拿着高薪,不知道是多少人羡慕的目标,陆寒的态度让她们不得不死心。

        否则下一次陆寒做的可能会更过份。

        他的眼里真的只有蓝若。

        也不知道蓝若到底有什么好,居然能得到陆寒的青睬,一爱便爱得死去活来的。

        “陆总昨天还……”那名女星不甘心地说道。

        她是陆氏旗下的娱乐公司签下的女星,被陆氏捧红了,积累了大批的粉丝,也有很多追求者,她爱上的却上陆寒这位本市最有身价的年轻总裁。

        “昨天是昨天,少爷的话,我已经转述,诸位要是不想和我们少爷为敌的,请谨记一点,离我们家未来的少奶奶远一点,我们少奶奶身边有少爷的人暗中保护的,你们谁要是借了天做了胆敢去找少奶奶的麻烦,就等着面对我们家少爷的报复吧。”

        提醒她们别想偷偷地找蓝若的麻烦。

        陆家保镖说的这一番话,让爱慕者们心下暗惊,幸好她们还不曾找过蓝若的麻烦。

        “少爷从来就没有爱过你们,想来你们心里也清楚的,这么多年来你们像苍蝇似的围在我们少爷的身边打转,拖累了少爷的名声,少爷都没有跟你们算帐呢。”

        “少爷让我们转告给大家的话,我们已经转告,大家好自为之吧。”

        陆家的保镖把话说完,也不管这些爱慕者的脸色如何难看,如何的愤恨,又如何的无奈,他们转身大步离去。

        等陆家的保镖走远了,那位女星恨恨地说道:“都还没有嫁过去呢,就叫起少奶奶来了!”

        另外几位都是富家千金,她们向来不喜欢这个被陆氏捧红的当红女星,听了她的话,其中一个女孩子讽刺着她:“是陆总在追求蓝小姐,只要蓝小姐点头,盛大的婚礼随时都能办起来,你呀,就只能嫉妒的份了。人家就叫少奶奶,怎么着?你能做什么?”

        “唐小姐,你是帮着谁的?蓝若可是咱们共同的情敌,你竟然还帮她说话。”女星气得指责着唐小姐。

        唐小姐笑了笑,笑容苦涩,“其实我早就知道陆总无心于我,一直都是我一厢情愿罢了,经过了这两天,我已经看透了,也该死心啦。我不去招惹蓝若,我还是唐家的千金小姐,还能找到门当户对的男人嫁了,要是招惹了蓝若,我可能就会成为街边的乞丐,什么都没有了。”

        唐小姐不愿意拿家族事业去试探,主要是陆寒对她没有一点爱意。

        拿着自己的家族事业去拼,不值得。

        如同陆家的保镖说的那样,这么多年来都是她们像一群花蝴蝶似的围着陆寒打转。

        外面的人都说陆寒风流,身边美女如云,可陆寒给了谁机会?碰了谁?

        都没有!

        “你是陆氏一手捧红的明星,你要是舍得赔上你的星途,尽管去找蓝小姐的麻烦。”唐小姐刺了那位女星一眼,然后带头离开。

        其他几位千金想了想后,也跟在唐小姐的后面离开。

        最后只有那位女星还站在原地,气得直跺脚。

        她仰头望着那栋大楼,嫉妒蓝若嫉妒得要发疯了,可如同唐小姐所说的,她是陆氏一手捧红的明星,她真惹怒了陆寒,遭到封杀,她的星途就毁了。

        她不想被毁掉星途,娱乐圈里从来不缺新人,她要是被雪藏,很快就会被新人取代。

        “蓝若,你到底有什么好?走了什么运,竟然得到陆寒的真心爱护。”

        女星恨恨地骂了一句,带着她的保镖悻悻而去。

        ……

        “啊嚏——”

        蓝若连打了几个喷嚏。

        陆寒紧张地问她:“若若,你是不是感冒了?”

        说着,他的大手欺上蓝若的额头,蓝若拍开他的她,“是你那些女人在背后诅咒我,毒骂我。”

        陆寒赶紧解释:“若若,我跟她们之间都是清清白白的,都是她们围着我打转,我从来没有给过她们半点机会,更不曾许下承诺。”

        “你放心,从今天开始,除了你和我的亲人女性之外,其他女性休想再接近我,我会时刻与她们保持着三米远的距离。”

        陆寒保证着。

        蓝若一边打开了保温饭盒的盖子,一边讽刺着他:“你还真是心狠呀,她们昨天才来看过你,今天就把人家都挡在门外,也够无情的。”

        “她们还叫你阿寒,叫得真是亲热,我听着鸡皮疙瘩都爬满了身。”

        蓝若上辈子跟他生活了五年,都没有叫过他做阿寒。

        陆寒跨上前一步便站在她的身后了,两手一圈,圈搂住蓝若的腰肢。

        蓝若用力地往他的手背上狠拧了几把,痛得陆寒不得不松手,她转身,警告地瞪着他:“陆寒,别以为你救了我弟弟,就可以对我动手动脚了,你说过的,不会再对我用强的,怎么,说话不算计?就知道你这个毒男人说话不算话的。”

        毒男人?

        陆寒愣一下,原来上辈子的他在她心里已经成了个毒男人。

        纤纤玉手戳着他的胸膛,听得蓝若骂着他:“你个混蛋,除了会算计别人你还会什么?真当我想不明白?我上辈子瞎了眼才会那样信任你,被你害得家破人亡,那是我活该,我……”

        陆寒捉住了她的手,再往他的脸上招呼去。

        啪一下,她给了他一巴掌,是他使的力。

        他又换了一边脸。

        蓝若反应过来,本想抽回手的,看到他那张欠抽的脸,改变主意,加了力道,配合着他的动作,狠狠地往他的另一边脸抽了过去。

        又是啪一声响。

        陆寒的那边脸很快便浮现了鲜红的手指印。

        “若若,对不起。”陆寒道歉,“你骂得对,我就是个混蛋,就是个只知道算计人的混蛋,可我不算计别人,别人就会算计我,与其被别人算计,还不如我去算计别人。”

        蓝若:……他算计别人还有理了?

        “若若。”陆寒并没有松开蓝若的那只手,他深深地看着她,“我向你保证,今后不会让除了我妈和你之外的任何女性叫我阿寒。”

        蓝若冷哼着:“谁稀罕叫你阿寒,我只会叫你毒男人,你就是个毒男人,混蛋!”

        不知道是自贱还是其他原因,陆寒竟然觉得她叫他毒男人,嗯,挺有亲切感的。

        他声音温柔,也承认自己的手段:“昨天是我利用了她们一把,我承认,这是我的错。”

        “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她们不会找你的麻烦,也不敢找你的麻烦,我说过这辈子我都会爱着你,宠着你,护着你,绝不让任何人伤害你一分的,我说得出做得到,除非我先你而死。”

        他就算死了,变成了鬼,也要跟在她的身边,谁敢欺负她,他就三更半夜去吓死那些欺负她的人。

        蓝若迎视着他。

        她知道他敢保证的事,那些女人就一定不敢来找她的麻烦。

        上次关小姐只冒泡一次,后面就再也不见出现,是不是他知道后去找了关小姐?

        蓝若不知道自己此刻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两个人四目相视了好几分钟,蓝若先敛回了视线,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帮陆寒盛了一碗汤,语调温和,说道:“你说你想喝甜汤,我今天特意帮你熬了甜汤,是我亲自熬的,你可得给点面子全都喝完,别浪费我的心意。”

        陆寒的俊脸微不可察地抽了抽。

        他的甜汤是指亲吻,不是喝加了糖的汤。

        不过——

        “好,你熬的汤,不管是什么汤,我都喝。”陆寒宠溺地说道。

        蓝若帮他盛好了汤后,端起汤碗转身就把那碗汤递到他的面前,漂亮的大眼睛含着笑意看着他。

        陆寒被她这样看着,整个人都酥了。

        他伸手接过那碗汤,眼睛还是盯着蓝若看,也不管汤是否烫,他就猛喝了一口,入口的汤水甜如蜜,又滚烫,陆寒差点想喷了,蓝若就在他面前,他怕自己喷出了汤水会喷到蓝若的身上,他舍不得。

        所以,那口甜如蜜的汤水在他的嘴里含了一会儿还是咽了下去。

        烫得他的舌头都痛麻了。

        “刚熬好,我就来了,还很烫的。”

        看着他被烫到,蓝若笑意越发的明显。

        “味道如何?够甜吧?我可是放了足足五斤糖进去。”蓝若笑问着陆寒,眼里有着捉弄之意。

        陆寒不能吃太辣的食物,吃了就会脸红拉肚子。

        但他也不爱吃甜的。

        以前每到夏天,蓝若会做些广式的糖水给他和两个孩子喝,两个孩子像蓝若很喜欢吃甜食,陆寒不爱吃甜的,每次都要先盛他的那一份出来,再加糖进去。

        一个不喜欢吃甜的人,现在要喝着加了五斤糖进去的甜汤,不腻死他才怪呢。

        听蓝若说放了足足五斤糖进去,陆寒的脸又抽了抽。

        上次无赖地跟着她和慕楚一起吃饭,她故意点了很多辣辣的菜,吃得他面红耳赤又拉肚子,这一次,她亲自熬汤给他喝,往里面加五斤糖。

        虽说饭盒是三层的,也知道蓝若熬的汤不会很多,应该就是一小锅,一小锅的汤,放了足足五斤糖,那是什么概念。

        如果不是蓝若送来的,陆寒别说喝完这么多的甜汤,他是连一口都喝不下去的。

        太太太甜了!

        “只要是若若你熬给我喝的,味道都很好,我喜欢喝。”陆寒神色自若,一边看着蓝若一边慢慢地喝着甜汤。

        蓝若撇撇嘴。

        这个男人的嘴巴是越来越甜了。

        喝了她熬的甜汤,岂不是更甜?

        不过陆寒就算再怎么掩饰,蓝若也知道他每喝一口甜汤都是靠着强大的意志,才能喝下去。

        她敢说,她现在转身出去的话,他绝对会把汤都倒进厕所里。

        当然,她不会出去,她就要在这里看着他喝。

        喝完所有甜汤为止。

        陆寒的确是靠着意志才能喝下这些甜汤,好不容易喝完了一碗汤,他觉得胃都要翻转过来了,他不敢吐,要是吐了,若若肯定恼他。

        忍着。

        这是若若亲自熬给他喝的天下第一补甜汤!

        “我再帮你盛一碗。”蓝若体贴地说道,眼底的戏谑更浓。

        陆寒的嘴角又抽了抽,但他还是笑着:“好。”

        蓝若又帮他盛了满满的一碗甜汤。

        “咚咚。”展林在外面敲门。

        陆寒迫不及待地说:“进来。”

        可以暂时不喝那些甜得腻死人的汤了。

        展林推门进来,恭敬地说道:“少爷,蓝小姐,刀爷来了。”

        陆寒嗯了一声,“来了就请他进来。”

        展林错开身子,不到一分钟,刀爷抱着两个儿子进来,他抱着两个儿子,一边手臂上还挽着一篮水果,跟在他后面进来的沈素则是两手空空。

        沈素想帮忙拎水果篮的,刀爷不让,说水果篮很重,她一个人是拎不动的。

        让他放下两个儿子,不用抱着,他也不肯。

        “蓝小姐也在呀。”刀爷放下了两个儿子,再把水果篮递给展林,笑眯眯地跟蓝若打了声招呼。

        蓝若回以微笑,弟弟这一次能够平安,不仅仅是陆寒的功劳也有刀爷的帮忙。

        恩是恩,怨是怨,蓝若能区分开来。

        “沈小姐。”蓝若对沈素很有好感,两个人虽说相互留了电话,由于彼此都很忙,还没有联系过对方,再次相见,蓝若觉得沈素比上次更漂亮了。

        沈素也笑,“蓝小姐,好久不见。”

        她又教着两个儿子向蓝若问好。

        “蓝姐姐好。”

        “蓝姐姐好。”

        大宝叫蓝若做姐姐,小宝便也跟着叫姐姐。

        陆寒忍不住抗议:“大宝,小宝,你们叫我叔叔,怎么叫她做姐姐呢?岂不是乱了辈份,你们该叫她阿姨,那样才与我平辈。”

        蓝子轩也是叫他叔叔,他教了几次,那小胖子只在难过的时候才会叫他哥哥,等回到亲人身边马上又叫他陆叔叔。

        刀爷的这两个儿子则是一直都叫他叔叔的。

        “就叫姐姐。”蓝若笑着蹲下身去,把两个孩子拉近前来,羡慕地对沈素说道:“沈小姐,你比我大不了多少岁,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大宝小宝是孪生子,长得一模一样,很像刀奕,刀奕现在是容颜有损,其实他是个帅哥,当然比不得陆寒,陆寒的俊美在刀爷的嘴里说出来那是妖孽。

        刀爷认为自己会被陆寒吃得死死的,就是因为他当初被陆寒的外表骗了,以为是个小姑娘,结果却是个货真价实的小男孩。

        可见陆寒以前是属于俊美得有点阴柔的,在他接管陆氏集团后,整天板着棺材脸,稳住公司后,他久居上位,便养出了冷漠及威严,反而中和了他的阴柔,虽然还是俊美得很过份,却不会再让人觉得他是个女的。

        蓝若抱起了小宝,问着他:“小宝贝,告诉姐姐,你是哥哥还是弟弟?”她又对沈素说道:“长得一模一样,都分不出谁是大的是谁是的小的。”

        她的一双儿女也是双胞胎,不过她的是龙凤胎,哪怕儿女长得也是一模一样的,男女还是很好区分的。

        沈素笑道:“不熟悉他们的是很难区分。熟悉的,像我们,一眼就能分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小宝礼貌地回答蓝若:“蓝姐姐,我是弟弟,我的名字叫做沈明轩,今年三岁多了,在东风幼儿园上中班。”

        蓝若夸着他:“宝宝真乖。”

        小宝还把自己哥哥的名字都告诉了蓝若。

        刀爷见蓝若很喜欢自己的两个儿子,凑到陆寒的耳边打趣着:“她很喜欢孩子呢,你加油,早点娶进门生几个孩子,以后就不用羡慕别人有孩子了。”

        陆寒也低低地答道:“放心,我和她一定会有孩子的。”

        还是一对龙凤胎。

        刀爷站直身子,见到陆寒的脸上有手指印,他一边摸着陆寒的光头,一边低声问老友:“陆寒,你又对人家小姑娘用强的了?怎么脸上有手指印呢。都说了,让你要以我为鉴,千万别做出伤害人家小姑娘的事。”

        他又笑,“你小子还真够拼的,连头发都剃了个精光。”

        “头发剃光了,还会再长出来。”讨好蓝若的机会却不是时时都有的。

        沈素也看到陆寒脸上的手指印,以及陆寒的光头,要不是知道陆寒就是被毒枭捅了一刀,沈素都会以为陆寒得了绝症,正在做化疗呢。

        “陆总好些了吗?”沈素跟着刀爷过来,就是探望的,自然要问问陆寒的身体情况。

        陆寒把那碗甜汤放回到床头柜上,“谢谢沈小姐的关心,我好多了,过两天便能出院。”那点伤,陆寒是不看在眼里的,就是贪恋蓝若对他的好,他才会在医院里住几天院。

        要是换作平时,处理好伤口,他会直接出院。

        “过两天就能出院了吗?陆总失血过多,还是在医院里多住几天吧。”沈素知道陆寒很拼的,不过坐在他这个位置上,他也不敢放松,一放松,谁知道当年的事会不会卷土重来?

        陆寒笑了笑,“没事的。”

        蓝若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回去。

        刀爷过来还有其他事情要和陆寒说说,沈素是知道的,在刀爷朝她使眼色的时候,她便牵起两个儿子的手,对蓝若说道:“蓝小姐,听说你弟弟也住院,不知道我方不方便去看看他?”

        这是找借口把蓝若叫出去。

        蓝若心知肚明,面上笑道:“谢谢沈小姐,我弟弟今天办理出院手续,我带你去看看他。”

        她今天过来本就是要接弟弟出院的。

        蓝立住了两三天的院,就叫着喊着无聊,要求出院回家调养。

        等蓝若和沈素带着两个孩子走了,刀爷拉过一张椅子在床前坐下。

        “调查得怎么样了?”

        “棘手。”刀爷敛起了平时的嬉皮笑脸,低冷地说道:“有外敌入侵。”

        陆寒黑眸闪烁,“道上的人?”

        能被刀爷说成是外敌,那便是道上的人,而且不是A市人。

        陆寒虽然不混道上,由于和刀爷是老铁,对于道上的事,他也很了解。

        “黑门你听说过吧,我帮你调查蓝立被算计的事,遭到了黑门势力的阻拦。黑门是个神秘的组织,势力有多大?连我们刀家都要礼让三分,特别是我们刀家现在已经成了正当的商人,在某方面的势力上就不如黑门了。”

        刀爷的脸上有着从来没有过的严峻。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黑门的手竟然伸进了A市,A市是他们刀家的地盘,哪怕刀家已经洗白,大家还是很给刀家面子,都不会把手伸到A市来,不想得罪刀家。

        黑门亦正亦邪,其势力不弱,哪有不知道A市是刀家的地盘,两家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突然间,黑门的手就伸了进来,一伸进来就阻拦着刀爷调查蓝立被算计加害之事,其意思很明显,就是挑衅刀爷。

        陆寒的神色也变得严峻,“难道丁静芳背后是黑门的人?”

        丁静芳是如何认识黑门的人?

        刀爷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不是她认识黑门的人,而是黑门借她来当跳板,跳过来跟我们作对,正确来说,黑门应该是冲着我刀家来的。”

        “你可知道现在在A市的是黑门哪个层次的人?”陆寒蹙着眉问,如果黑门出了手,那他们想搜集到丁静芳的犯罪证据,难度就会加大。

        还有,蓝立依旧会陷入危险之中。

        丁静芳是想毁掉蓝立,有黑门帮着她的话,她会更加的肆无忌惮,下手更加的毒辣。

        陆寒眉头深锁,上辈子并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辈子是不是因为他和若若的重生,既改变他和若若的轨迹,也会改变其他人,其他事?

        “有可能是黑门的少主。”刀爷也蹙着眉头,如果来的是黑门其他管理层,只要刀爷跟黑门的门主聊聊,或许黑门就不会再插手。

        但来的是黑门的少主,那是未来的门主,他的意思想必便是门主的意思了。

        再找人家门主聊,就没太大意义。

        “黑门的少主?”

        刀爷点头,“黑门的门主一生未娶,无儿无女,在前几年便收了个义子,那个义子成了黑门如今的少主,当初黑门主收了义子时,还曾请过客吃饭,介绍他的义子给大家认识,我爸妈去参加的。”

        陆寒问:“这么说,你都没有见过黑门的少主?”

        刀爷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头,说道:“我只见过他的背影,正面没有看到,算是没有见过面吧。黑少主不喜欢交际,能见到他真面目的人没有多少,他喜欢黑夜,做什么事都在黑夜中进行,又不喜欢见人,每次跟外人谈合作,他都是背对着别人的。”

        如果是吩咐别人办事,背对着别人还说得过去。

        谈合作的话,背对着别人便给人一种他不尊重人家的感觉。

        偏偏这个黑少主除了对自己人之外,对外人都是那副态度,故而黑少主的名声并不好。

        当然了,名声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不值一文钱。

        陆寒身为陆氏集团的当家总裁,他名声也不好,他都不在乎呢,更何况刀爷和黑少主这种人。

        陆寒深思着:“黑少主既然来了A市,还插手阻拦咱们调查丁静芳等人,就是冲着咱们来的,总有机会看到他,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自己找上门来。”

        刀爷的看法和陆寒一样。

        “在黑少主还没有离开之前,你小心一点,还有你在乎的人,保护好他们,黑门不能说是纯黑社会,但也不能说是纯好人,他们做事很多时候是看心情的。”

        “从现在我掌握到的消息来看,黑门少主要是针对着我刀家,我与你又关系铁,想来陆氏也会是他的目标,对方心狠手辣远在你我之上,我担心他会对咱们身边的人下手。”

        刀爷想着得哄沈素带两个儿子住进刀家才行,只要沈素和两个儿子没事,那他就无后顾之忧,黑少主想拿捏他,威胁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虽说现在的刀家对黑门都礼让三分。

        不代表刀爷就怕了黑门。

        他还有一句话没有对陆寒说,就是他见到黑门少主的背影时,觉得对方的背影有点眼熟,他在心底怀疑黑门少主是他认识的人,或者和他认识的人相像。

        “我早就安排人时刻保护着若若和蓝立的了,蓝永安自己有保镖跟随,我倒是没有派人暗中跟着。”陆寒想着要不要安排些人暗中保护着蓝永安?

        刀爷打趣着陆寒:“咱们的陆大总裁爱心泛滥了。真正能威胁到你的,也就是你妈和蓝若,你只要把她们两个保护好,其他人黑少主怕是还看不上眼。”

        打蛇打七寸,黑少主哪有不明白之理?

        能让陆寒方寸大乱的,便是他的母亲和蓝若。

        黑少主真要动手,只会对蓝若和陆太太动手。

        “我今天过来是给你提过醒的,让你做好防备,别到时候出了意外,阵脚大乱。你这汤的味道怎么闻着怪怪的,油也挺多的,是蓝若给你送过来的吧?”

        刀爷把该说的话说完了,便不再在黑门这个话题上打转了,兵来将来,水来土淹,他刀奕不曾怕过谁。

        “你要不要尝一口试试?”

        陆寒重新端起了汤碗,甜汤呀。

        刀爷笑,“我就不尝了,这是给你喝的,我要是真喝了你的,你还不得跟我急。蓝若一向对你不假辞色,现在你救了她的弟弟,她感激你,给你送补汤,你多喝点。”

        见陆寒一边喝着汤一边蹙紧眉,刀爷又笑:“怎么,你家若若熬的汤很难喝?也是,人家可是千金大小姐,哪里会熬什么汤呀,要是我家沈素熬的汤,那才叫做一个好喝,哪怕是青菜汤,我也觉得沈素牌的汤好喝。”

        陆寒刺他两句:“怪不得你越来越胖了,再喝沈素牌的补汤,就要变成二师兄了。”

        二师兄(猪):我又招谁惹谁了?

        刀爷乐呵呵地说:“我儿子都三岁了,变成二师兄怕什么,反倒是你,变丑了,被人家嫌弃,那就好玩了。”

        陆寒嫉妒地说:“你等着,我和若若也会有孩子的。”

        他们的孩子还是龙凤胎呢,儿子俊美,女儿俏丽,以后会有刀爷嫉妒他的时候。

        “等你追到人家再说吧,老婆都还没有娶到手呢,就想儿子的事了。陆寒,沈素已经教大宝小宝改口叫我做爸爸了。”刀爷现在是比陆寒幸福多了,至少他和沈素之间有两个儿子牵扯着,他追沈素也追了四年多,沈素铁打的心都被他融化了大半。

        陆寒越加的嫉妒:“是男人,总有机会当爸爸的,你少在我面前秀了。”

        甜汤本来就甜得难以入口,在嫉妒刀爷的情况下,陆寒忽然觉得这甜汤没那么甜了,很快便喝完了一碗汤。

        刀爷好心地拿过他手里的碗,问他:“还要吗?我帮你再盛一碗,可以为她剃光头,任她抽你的脸,这汤,怎么着也要喝完吧。”

        陆寒说他:“你少在这里取笑我了,我做过的事,你就没有做过?”

        刀爷嘿嘿地笑,倒是没有反驳陆寒。

        为了追妻,嗯,受点苦,受点委屈,丢点脸,都没事。

        刀爷的追妻宗旨就是不要脸。

        陆总的追妻宗旨是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

        刀爷在帮陆寒盛汤的时候,用汤勺试了一口汤,他不是想喝,他就是想试试蓝若厨艺如何,不如沈素的话,他便可以天天在陆寒面前吹嘘,气死这个老铁。

        谁叫这个老铁经常把他当牛使。

        一口汤入嘴,甜甜的滋味让刀爷一口汤全喷了出来。

        “刀奕!”

        陆寒那个肉疼呀。

        那可是他家若若亲自熬给他喝的甜汤,刀爷这样一喷,他的汤还能喝吗?

        陆寒是不会承认自己偷偷地松了一口气的。

        “陆寒,这什么汤,妈呀,都甜到咸了,蓝若该不会是连糖和盐都分不清吧?不对,就算分不清,也做不出这种味道来,她这是往里面放了多少糖呀。”

        刀爷万分同情着好友。

        难为好友刚才喝完了一碗汤。

        刀爷觉得换成是他,他是一口都喝不下去的。

        陆寒摊开五指,淡定地说道:“也不多,若若就放了五斤糖。”

        他都喝了两碗呢。

        见他吐了吗?

        刀爷才一口就喷出来了。

        “五斤糖!”刀爷叫起来,“怪不得那么甜,真的是甜到咸的地步。”他转身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温开水,一口气喝完了那杯温开水,才冲淡了嘴里的甜味。

        扭头看一眼一脸淡定的好友,刀爷很好心地帮好友也倒了一杯温开水过来,把那杯温开水递给陆寒,说道:“喝杯水洗洗你的肠胃,她要是天天给你熬这种补汤,相信很快就能把你补成糖尿病人。”

        刀爷特意地加重了“补汤”两个字。

        看来沈素让他吃肥肉还是好的了,虽说油了点儿,味道还不错。

        陆寒喝完了一杯水,“只要是若若做的,不管是什么味道,我都会喝。”

        刀爷立即朝他竖起大拇指,夸着他:“陆寒,我墙都不服就服你。”

  https://www.65ws.com/a/105/105831/463180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