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通天之梯 > 2752:一竿子打死

2752:一竿子打死

        这个电厂现在还是安家的吗?梁文祥问道。

        对,我刚刚联系过安靖,但是没联系上,他的经理来了,被我扣下了,就在外面的警车里。丁长生说道。

        接下来呢?梁文祥问道。

        这次的事太大了,无论如何,安家是跑不掉的,除了赔钱,没有其他的途径,梁书记,你的意思呢?丁长生问道。

        我的意思?梁文祥笑了笑,我的意思那么重要吗?

        那当然了,领导的意思我们当然会彻底贯彻了。丁长生恭维道。

        你拉倒吧,这次的事是个机会,明白我的意思吗?梁文祥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表示不懂。

        梁文祥说道:救援的差不多了,你们想想怎么办吧,我已经告诉薛桂昌怎么处理了,你们商量一下,但是唯有一点,不能出事,事关这次坍塌造成的伤亡人员的家属不能闹事,必须处理到位,明白吧?

        丁长生当然是不明白了,可是梁文祥说到这里就没下文了,直到省里的领导离开,救援还在挑灯夜战,现在还处在救援的黄金七十二小时里,所以,还在继续,必须要把最后一个人找到才算完。

        说说吧,现在咱们三个人在现场,最有发言权了,这事怎么处理?薛桂昌三人送走了领导,站在寒风里。

        怎么处理,还能怎么处理,老板赔钱,该抓的抓,该负责任的负责任呗,长生,你我是跑不掉的。何远志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能跑掉呗,这么大的事,市委领导班子谁也跑不掉处分。薛桂昌说道。

        我说两位领导,你们在这里争这个有什么意思?丁长生说道。

        你们商量吧,我先去县城了,一天了还没喝口水,累死我了。说完,何远志不管薛桂昌丁长生了,转身离开走了。

        临走之前,梁文祥书记告诉我,处理方案都告诉你了?薛书记。看着何远志走远了,丁长生小声问道。

        方案?哪有什么方案?薛桂昌反问道。

        丁长生一愣,按说梁文祥是省委书记,大领导,不会这么说话吧,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怎么会乱说呢?

        他确实是这么告诉我的,对了,他问我这起事故怎么处理,我说听领导的,他就说了一句,这是个机会,其他的就没说什么了,我再问,他就说处理方案都告诉你了?丁长生说道。

        薛桂昌闻言,手指着丁长生点了点,看看周围,说道:我明白了,他也是这么和我说的,也只是说这是个机会,到底是什么机会?

        我也不知道啊,我这不是在问你嘛,什么机会,会是什么机会呢?丁长生问道。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灯火通明的救援现场,薛桂昌说道:莫非是想说,这个机会就是要利用这机会搭上安家的车?

        丁长生看看他说道:我看未必,说不定是想利用这个机会让安家翻车呢?

        薛桂昌看了一眼丁长生,笑了,说道:你看,咱俩就是两个理解方向,唉,看来这事难办啊。

        是啊,就说是个机会,怎么处理都不说明,这让我们咋办?难整啊。丁长生说道。

        薛桂昌不再说话了,其实也不用再说了,薛桂昌的意思已经是很明显了,要利用这个机会巴结上安家,不出意外,这件事的后续处理,将不再需要丁长生,丁长生当然是有这样的自觉了。

        第二天早晨,丁长生接到了薛桂昌的电话,让他回市里准备香河风光带方案,明天开常委会定下来这个方案,力争年前开工。

        这是什么意思?丁长生和何远志正在吃早餐,接到电话后也没避讳何远志,电话的声音很大,所以即便是没开免提,何远志也听到了,所以问丁长生道。

        意思很简单,就是这事不归我管了,也好,和那些记者周旋不是好事,另外啊,那些死者和伤者的家属,我也硬不下心来去和他们砍价,都是娘生爹养的,哪个不是家里的顶梁柱,这一死,家里就塌了,就这么点钱还要一家一家的往下砍,实在是良心不安啊,所以,我回市区了,你们在这里继续处理吧。丁长生说道。

        昨晚我走了你们谈什么了?何远志问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对你的肝好,否则的话,对你的肝脏不利。

        你放心,我现在都不怎么生气了,再生气下去,我非得气死不可。何远志说道。

        丁长生觉得这事也没什么可保密的,于是说道:详细的我就不说了,各人呢有各人的机会,现在薛书记就是在把握他自己的机会,这我们谁也管不着,这不吗,昨晚,警察接到命令,把我扣下的许家铭给放回去了,这就是机会吧。

        何远志何其聪明,立刻回过味来了:他什么意思,这些赔偿款不会是想让市里出吧?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看来是有这想法。

        你放心,有我在,这个方案不会通过的,门都没有。何远志把筷子拍在桌子上,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是,有你在,肯定不行,但是你不在的时候呢?

        他有本事把我赶走?

        那倒未必,可是如果他真的搭上了安家的快车,想在湖州干点啥事干不了?丁长生问道。

        一句话点中了何远志的死穴,他没话反驳了,丁长生说的不错,现在的自己,在湖州中南省已经是苟延残喘了,别说再进一步了,就是保住现在的位置都难了。

        是啊,这样不要脸的事,他能做的出来,谁让人家是秘书出身呢,办公室主任,啥眼色看不透啊?何远志无奈的说道。

        哎哎哎,不要一竿子打死一船人,我也是秘书出身,我也当过办公室主任。丁先生白了他一眼,说道。

  https://www.65ws.com/a/105/105312/353807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