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通天之梯 > 2730:只可意会

2730:只可意会

        嗯,我知道,我会注意的以后。丁长生唯有点头称是,虽然有些话他不赞同仲华说的,但是仲华是为了他好,所以这个时候还是要答应下来,否则的话,他就太不地道了。

        行了,我知道你是个有主见的家伙,我说多了呢,你也不见得能听进去,无所谓,我说了,那是我的心尽到了,你听不听,那是你的事,再说了,你不吃亏,你是不知道这里面的厉害的,知道我为什么提起肖寒吗?仲华最后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不知道。

        说实话,当我听到你和肖寒走的很近的消息后,我真的是非常恼火,这股火我压了好长时间了,在走之前,我必须要发出来,否则的话,将来你非得怪我没和你说这事。仲华说道。

        丁长生一愣,不知道肖寒和他怎么了,于是没吱声只能是静静的听着。

        你还记得我在海阳县的时候,和我的前妻谢赫洋的事吧?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嗯,记得。

        那你也一定记得当时我和谢赫洋的婚姻闹的是沸沸扬扬,我不得不从海阳县县长的位置上灰溜溜的回到了省里,那是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候,我心里那个恨啊,我一度以为是谢赫洋搞的鬼,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不肯原谅她,离婚,是两口子的事,不想过了就离,干嘛搞的满城风雨,断了我的仕途,后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知道,不是谢赫洋搞的鬼,是肖寒爆出去的这件事,还恶意的在网上发布帖子,所以,这个女人,我真是恨死她了。仲华说道。

        还有这事?丁长生一愣,问道。

        嗯,消息来源千真万确,当时参与这事的人我都查了个遍,现在唯独没有和肖寒对质过,有机会你替我问问她,是不是她干的。仲华瞪着眼问丁长生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我明白,找机会我一定会问清楚这事的。

        仲华点点头,说道:谢赫洋出国了吧。

        好像是的。丁长生点点头,心里一阵惊慌,仲华能查到肖寒陷害的他,会不会也能查到谢赫洋的孩子是谁的?

        走了也好,好合好散,我和她的缘分是两家撮合的,本就没什么感情可言,在一起的那几年,连夫妻之实都很难完成,所以,早点放了她,也是早点放了我,只是没想到代价会这么大。仲华很无奈的说道。

        都已经过去了,事情都是要过去的。丁长生说道。

        嗯,我听说老谢要在湖州搞房地产?找过你吧?

        嗯,找我了,谢赫洋和他一起找的我,我准备把城市规划延伸到钢厂,这样可以照顾他们的房地产一下。

        仲华点点头,说道:好,再见到谢赫洋或者是老谢时,替我道个歉,说声对不起了,祝愿他们过的好,我离开了中南省,这一篇也就翻过去了。

        我记住了。丁长生说道。

        仲华和丁长生这一谈就谈到了下半夜,丁长生回到了干休所时,已然是凌晨两点了。

        没想到家里的灯还亮着,石梅贞和秦墨坐在客厅里的椅子上小声说着话,而石豆豆则睡在一旁的沙发上,身上盖着一件毛毯,好在屋里还算是暖和,不然的话,丁长生肯定会心疼。

        你们这是干什么,怎么不睡觉?

        等你嘛,这么晚才回来,也不打个电话回来,我们刚刚还在想,你会去哪呢?秦墨嗔怪道。

        唉,今天晚上仲华的话是真多,在饭店里吃完了还不算完,又把我拉到他家里,一直谈到现在,杨华然都受不了去睡了。丁长生说道。

        他是你的老领导,又是你的领路人,我猜,之所以谈这么多,肯定将来还是要你去中北省打冲锋吧?秦墨问道。

        你说的没错,他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还没说出这话来,还在犹豫,湖州的事我得抓紧了,再不干点的话,就没机会了。丁长生说道。

        嗯,对了,你明天回湖州吗?丁长生问道。

        怎么了,你有事?丁长生问道。

        我没事,明天不是周末了嘛,晚上的时候,朱叔叔给我打了个电话,问你周末还回来吗,我说你已经回来了,来省城处理点事,还没回家呢。

        他找我有事?什么事?丁长生问道。

        他别的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说邀请你明天一起去钓鱼,你有没有时间?我觉得吧,你该去,无论他是什么意思,既然他都开口了,你不去不合适,他和我爸生前关系很好,我们做小辈的不能……

        我明白你的意思,阿贞,咱爸的钓鱼竿呢,给我找出来,我明天去钓鱼。丁长生说道。

        没问题,就在外面车里呢,你到时候开车去就行。石梅贞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石梅贞抱起孩子去睡觉了,丁长生和秦墨也洗洗睡了。

        上了床,丁长生一伸手,摸到了旁边的秦墨。

        怎么还穿着衣服睡觉啊,不嫌难受啊?

        这不是被窝里凉嘛,我想待会再脱。秦墨说道。

        丁长生的手不老实,一边帮着秦墨脱衣服,一边说道:有我在,你还能凉的了,对了,待会和你说件事,很奇怪的事。

        丁长生哪是帮着秦墨脱衣服啊,扒层皮秦墨都信,开始时还能听到丁长生说什么,后来所有的话都成了耳旁风,她全身的神经都去感知丁长生的手在她身上留下的一路痕迹了,丁长生的手走到哪里,她的感觉神经就跑到哪里,这些信息传达到了脑子里,然后在她的脑神经里炸开。

        中国的常用汉字不过是四五千个,但是人身上的神经成千百万,尤其是当这个时候,活跃的神经更是不计其数,所以,到现在为止,很难有语言可以描绘出女人此时的感觉,因为人类语言在此时是极其匮乏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https://www.65ws.com/a/105/105312/353807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