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通天之梯 > 第1925章(一)

第1925章(一)

        信任是一种很滑稽的好感,而且人与人之间最难建立的就是好感,就在丁长生回到办公室琢磨着该从哪里下手时,李铁刚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让他迅速到办公室去一趟。

        书记,还有什么事吩咐?丁长生火速又赶回了李铁刚的办公室,问道。

        是这样,我考虑了一下,湖州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能力,但我们还是要慎重一些为好……丁长生听到这里就明白了李铁刚的意思,看来这是不想让自己去了,还是另外有别的打算。

        书记,您的意思是不查了?丁长生打断了李铁刚的话,他没有打断领导讲话的习惯,但是这一次的确是莽撞了,那是因为他的心里火急火燎的,这样的事如果一旦查起来,那都是大事,汉唐置业不会袖手旁观,刘成安只不过是一个尚有些利用价值的人而已,万一被汉唐置业的人发现是纪委的人拿了刘成安,那么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切断和刘成安的所有关系,那么查刘成安的意义将大打折扣。

        不,去查,还是你去,但是不是办案子,而是巡视,如果有问题,汇报再说,明白我的意思吗?李铁刚盯着丁长生,问道。

        丁长生岂能不明白,这就等于是自己即使是发现了问题,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等着汇报完了,很可能改抹的早就抹干净了,那还有什么意义?

        书记的意思是让我下去打草惊蛇?丁长生虽然没有讽刺李铁刚的意思,但是李铁刚听出了丁长生话里的不满,但却没有生气。

        算是吧,但是这个任务同样很重要,不要怕对方销毁证据,有些证据是抹不掉的。李铁刚吩咐道。

        丁长生点点头,没说话。

        把杨铭调回来,你再找两个人,你任组长,组成巡视组下去,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只是巡视,发现了线索汇报,案子办不办,决定权在我这里,明白吗?李铁刚再一次强调道。

        好,我知道了。丁长生转身出去了。

        看着丁长生一副不满意的样子,李铁刚的心暂时放下了,既然是朱明水的意思,而且这小子和省里的几位大佬都有或远或近的关系,所以即使要用,也得悠着点。

        最关键的是丁长生这家伙胆子太大,如果给他权力下去办案,那谁能知道他干出什么事来?万一抓了不该抓的人,万一抓早了,或者是抓了不好处理,那怎么办?到时候纪委很可能成为众矢之的,但愿这小子能理解自己的一片苦心。

        官场不是沙场,讲究的是细水长流,不是猛打猛冲,有时候计谋比勇敢更有杀伤力,这就是现实。

        老弟,行啊你,这么短时间,书记居然把你办下去巡视,你知道是来了几位几年才有资格下去巡视的吗?齐一航很快就听说了丁长生要下去巡视的事情,特意到丁长生办公室里问候道。

        但是丁长生却闷闷不乐,看到齐一航进来,只是起身递了一支烟,将齐一航让到了沙发上。

        怎么了这是?还不乐呢?齐一航继续问道。

        主任,我承认对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可以采取这样巡视的方式,将自己的耳朵扩展到最大规模,这样就能听的到更多的意见,但是湖州的有些问题是明摆着的,还采取这样的方式,这不是告诉那些东西,省纪委要对湖州下手了吗?丁长生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声音依然是不小。

        齐一航一进屋就猜到了丁长生肯定是这么想的,于是看了看门外,起身关上了门,又坐回到丁长生身边,小声说道:老弟,我能说件事吗?

        主任,请说,我正想找个机会好好和你学一学呢。丁长生这倒是实在话。

        没用。齐一航摆摆手说道。

        什么意思?丁长生不明白齐一航的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问道。

        老弟,你太年轻了,说实话,我很喜欢你,因为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我年轻时的影子,我把自己的半辈子都奉献给了纪委工作,但是你看到我的成果了吗?唉,想开了,其实就是那么回事,领导指哪里,我们打哪里,领导指不到的地方,我们就不要自己拿着手电筒到处挖了,我告诉你,有些地方埋的东西很可能是领导不想查的地方,你一撅头下去把什么都挖上来了,你说领导心里会怎么想?是夸你发挥了主官能动性呢,还是处罚你不按照领导的指示办呢?你知道那些东西是谁埋下的?万一是领导埋的呢?齐一航很严肃的问道。

        主任的意思是?丁长生当然不傻,齐一航说得这么明白了,他当然知道什么意思了,只是他现在拿不准这话是齐一航自己想说的还是李铁刚指示他来暗示自己的呢?

        这么说吧,其实我一直以为我这个职业很神圣,我挖的是国家机体上的烂肉,是那些烂了的东西,但是我却连自己的老人都救不了,前些天家里老人病了,按说我给省立医院打个电话,就是没有床位,他们也会给挤出来,但是我是纪委的人,这么做算是违反纪律吧,这个电话我打不了,到最后是我弟弟找了他的朋友,是个做生意的,人家一个电话这事就解决了,我当时在想,我是看着我爸妈死,还是守着我的纪律,算了,不说了,今天本来是聊你的,你看看,算了,我说了什么你也不要介意,走了……齐一航说到这里眼圈泛红,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丁长生也很是意外,此刻他明白了,这是齐一航在点化自己,绝不是李铁刚派来警告自己的,而那些话的内容却让丁长生思考了很久。

        齐主任,谢谢,我记住了。

        我可什么都没说。齐一航回头笑笑说道。

        丁长生也笑笑,彼此都是心照不宣。

        丁长生开车,加上他一共是四个人,杨铭坐在副驾驶上,一辆车直奔湖州而却,这一路上丁长生都在想,刘成安说闫光河那里有两本账,这会是真的吗?其实在审问刘成安时他就下了决定,湖州的盖子从新湖区揭开,而新湖区的盖子就从闫光河身上打开,他当了那么多年的财政局长,新湖区的财政肯定是门清,那就看他配合不配合了。

        唯一遗憾的是,这一次李铁刚没有提到湖州纪委的问题,其实在丁长生看来,湖州纪委其实也存在着很多问题,但是李铁刚居然没有指示自己巡视一下湖州市纪委,这很不正常,丁长生想不到李铁刚在等什么?

        白山市看守所里,孙琦想着自己这短短十几天的经历,简直是一脚天堂一脚地狱,如今落到了这步田地,省纪委的那个女人案子还在调查中,而李学金和孙传河的死却都是白山市局在负责调查,所以他一直拘押在白山,而没有移交给省公安厅。

        以前都是官面上的人物,虽然孙琦身不在官场,但是对市里的这些人却是颇为熟悉,他知道,这个人是成功的人,而他一直都在想,是谁想害死自己父亲,想来想去,想自己父亲死的人反倒不是纪委的人,而是自己父亲生前的那写老伙计,父亲一死,万事大吉,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死了一个人,幸福几代人,但是自己的运气很不幸,父亲死了,自己却成了一个穷光蛋,毛都没剩下一根。

        无论是从哪方面,作为一个男人,都很难咽下这口气去,可是以自己目前的情况,别说是报仇了,就是自己的命能不能保得住都很难说,而且自己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最清楚,虽然自以为那些事做的很隐秘,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雁过留声,要是自己哪里留下蛛丝马迹,那么自己的人头就铁定是保不住了。

        夜里,看守所的号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孙琦打碎了窗户的玻璃,将碎玻璃吞下去了,看守民警到了现场后,发现孙琦的嘴角血糊糊的都看不清脸上的嘴在什么地方了。

  https://www.65ws.com/a/105/105312/353791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